霸占一家娘三个_养女的滋润

白话文 12161℃ 0

梧音走进竹林里的閑云阁,照例在院里的亭子里放下药,环顾了一圈没看见宇文涟,觉得奇怪,走到屋子前正要敲门,门便开了,阿陌见到她,又看了里头的宇文涟一眼,道:「九殿下在里面,我去帮妳把药拿来吧。」

「多谢。」梧音颔首,走进屋里便看见宇文涟的轮椅,而他本人则躺在长椅上,她上前将他扶起。「你是哪儿不舒服吗?」

宇文涟坐正后立刻抽开被她抓着的手,有些不自然地迴避视线,道:「也没,就是腰又疼了,我让阿陌帮我揉揉。」

「我看看。」梧音伸手就要叹向他的腰,宇文涟立刻抓住她的手腕,不让她碰。梧音皱了皱眉望向他,发现他躲着自己,猛然想起昨夜的事,道:「自己说出口的话,自己羞个什幺劲儿?」她转了转手腕,示意他放开。

宇文涟意会过来,鬆手。「妳把事情都告诉如飞了吧?」

梧音点头,伸手探到他腰上轻轻按揉:「该说的都说了,来的路上还有听见其他侍女在谈论我们呢,你昨夜那样把我送回去,怕是整个王府都传遍了。」

「接下来如飞大概会想要严谨纪律,越压制越欲盖弥彰,最后纸包不住火,那倒是达成了我们的目的。」宇文涟咬着牙关忍痛,一手还接过阿陌端来的药,眼神示意他出去,仰头将药饮尽,梧音递给他一颗糖,他却没有马上吃下:「我只是有点担心,这样会不会太伤妳的声誉?」

梧音手上动作顿了顿,旋即恢复镇定:「你对我做什幺了吗?不就是假装亲近了些,让他们都以为你想娶我而已,又不是让你真的娶。」

不知为什幺,听见梧音不在乎的语气,宇文涟感到胸口有些闷,又无法反驳什幺,只得喃喃自语:「姑娘家倒是比我这大老爷们还不矜持⋯⋯」

「我就在你旁边,别以为我没听见。」梧音冷不防加重了力道,宇文涟一个闷声憋着了呼吸,强忍腰后传来的剧痛,手却不断拍打椅子。

梧音发现了他的动作,才放轻了力道,安抚似地揉了几下,弯下身来见他的脸色稍缓,笑道:「让你说我坏话,这样好点儿了吗?」

宇文涟舒了口气,对上她清澈的眸子,登时一愣。两人的脸不过一颗拳头的距离,四目交接,一切彷彿静止了,好似有什幺从眼底溜进了血管,通过心脏流过了指尖,打乱了一切思考,直到他发现梧音泛红的双颊,才稍稍回过神来,轻咳了几声:「好、好多了⋯⋯」

「⋯⋯嗯,那就好。」梧音转过身子用双手压了压臊热的脸颊,心跳稍缓后,拿起空了的药碗就要走。「我先回去了,你自己好好休息。」

「等一下!」宇文涟喊住她,顺手从茶几上拿起一只信封。「给妳的。」

「什幺东西?」信封上果真写着「无音」二字,她接了过来就要拆,宇文涟立刻抢了回来,眼珠子又不自然地飘向别处:「妳⋯⋯妳回去再拆!」

「回去之后又得防着人,我倒不如在这拆安全。」说着,她将信抢回来,拆开看了几行,好不容易退了红的双颊上又染起红霞:「宇文涟!」

----进入游戏----

Q:九殿下给梧音什幺东西?

A.一封情书

B.一张画像

截止:2019/09/2118:00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