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继女江暖暖第一章_女儿一起做很久了

白话文 32835℃ 0

梧音绕到他身前,毫不绕圈子地直问:「襄王如何知道我的存在?」

南宫逸遥没想到她问得这幺直接,心道这姑娘比想像中还要更加单纯,这种事情一般不会问得如此单刀直入,失笑起来:「姑娘,妳的问题让人有种被剖开骨头挖骨髓的感觉,够刺激啊!」

梧音没有应声,只是静静的等待一个答案。

「涟没有什幺事情是襄王不知道的,包括这里每一个人的背景、企图、目的,以及真面目。」南宫逸遥撇了眼外头探头探脑不知道该不该进来的舞如飞,弯下身附上梧音的耳。「这王府多的是线人,姑娘的一举一动都暴露在他们的眼睛里,当然,也在襄王的掌握中,儘管我相信妳这一次,要是被我发现妳真的在利用涟,我和襄王都不会放过妳。」

语毕,他直起身子拍了拍梧音的肩才走,留下梧音独自思考他话中的用意。总觉得他并不是在警告她,而是一种请求,求她保护宇文涟。

但是,为什幺?

「无音,南宫将军没对妳做什幺吧?你们到底说了什幺,怎幺表情都这幺纠结?」舞如飞等南宫逸遥走了之后才进来,梧音愣神的模样让她很是担心。

「九殿下过去有得罪过谁吗?」梧音是打从心里好奇,因为南宫逸遥的话让她有些介怀,从怀疑自己开始,到最后的警告为止,都让她觉得事有蹊跷。

舞如飞偏头想了想:「我只知道九殿下跟太子不和,皇上也不太喜欢九殿下的样子,其他的我就不晓得了,我跟在九殿下身边是他封王之后,也不过这两年的事情。以前在皇宫里他就常常跟太子槓上,自从来到凌潇后才缓和些。」

「九殿下跟太子不和?」

「嗯!」舞如飞用力点了点头。「他们两人年龄相仿,资质天赋却是我们殿下更高一筹,太子当然嫉妒啦!之前太子不是来查妳的事情吗?听说太子根本就没给咱殿下好脸色看,也不看看辈份,叫个『皇叔』也带酸味儿的。」

同龄之间相互竞争倒是能够理解。「那皇上不喜欢九殿下又是怎幺回事?」

舞如飞耸肩一笑。「就态度上是那样呗,皇上也不喜欢襄王啊!」

梧音听完这些小道消息,不禁想起自己的父亲,同样不能继承大统,有些人可以接受现状,成为臣子;有些人只会成天妄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怎幺了吗?突然问这些。」舞如飞感到莫名,之前梧音对这些明明都不感兴趣的⋯⋯她突然想起稍早侍女们的八卦和南宫逸遥对梧音的称呼,脸色一变,抓着梧音的手臂,紧张道:「无音!他们说得该不会是真的吧?」

「什幺?」梧音被她这幺一抓,抓出了一脸不解。

「妳跟九殿下啊!九殿下不是说开玩笑的吗?可大家怎幺都在说妳跟殿下是⋯⋯」舞如飞两手各伸出一只食指,两指缓缓向彼此靠近。

梧音见状,脸上一臊,转身捡起地上的篮子,急急冲出药房:「药不够了,我出去买!师叔回来后帮我跟他说一声!」

----进入问题----

Q:请帮梧音选一个送给九殿下的回礼。

A.写一首诗

B.一个香烛

C.一根竹子

D.想不到就不送了

截止:2019/09/2318:00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