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不要,这里h_长细节的污污小黄文

白话文 15225℃ 0

保健室阿姨用生理食盐水替她清理伤口,再用棉棒涂上优碘,阵阵刺痛的感觉从膝盖传来,虽然很痛、很痛,但是她紧咬住下唇,连一丝声音都没有发出。

「小朋友,妳都没有掉眼泪,好勇敢喔!」保健室阿姨动作轻柔地贴上纱布,笑着夸奖她。

虽然痛得她的脸都扭曲了,她还是勉强挤出笑容。

周励恩只是站在一旁冷眼看着她,两手放在口袋,看起来有点不耐烦。

「这几天尽量都不要让伤口碰到水喔。」保健室阿姨柔声叮咛,见她很乖巧,还送给她一颗糖。

王诗媛的嘴里含着糖果,甜甜的滋味总算平缓了膝盖的疼痛,她与周励恩慢慢走回教室。

周励恩就算再讨厌,但是那幺一丁点的同情心还是有的,一路上没兇她,也没有叫她走快点,只是脸色仍然不是很好。

伤口还未康复的那几天,两人一起走路上下学的时候,她的速度跟乌龟有得比,周励恩也只是臭着脸走在她的身旁,一句话也没吭声。

大约是第三天的放学,实在是因为王诗媛走路速度太慢,周励恩的表情更加阴沉了。

她偷偷觑了一眼他的表情。

想着他这些天陪着自己,也已经算很有耐心了,于是体贴地说:「如果嫌我走很慢,你可以先回家没关係的。」

没想到周励恩更不悦了。

「啊?妳想害我被骂啊?」他瞪向她。

王诗媛满头问号,这怎幺就是害他被骂了?

「妳以为我不知道妳在想什幺?要是我抛下妳,妳到时候跑去跟我妈告状怎幺办?」

……这个人到底是有多扭曲啊,为什幺可以把他人的好意曲解成这样呢?

「我才不会那样做呢。」她不满地道。

「哼,谁知道。」他摆明了不相信。

什幺嘛,好心被雷亲!她气得不想再开口跟他说话。

周励恩站在家门口,瞥了一眼她膝盖上的伤,冷不防地问道:「妳的脚还是很痛吗?」

「已经好很多了。」但还是会痛。她诚实地回答。

「喔。」他面无表情,关上大门。

王诗媛皱眉,他想表达什幺?

后来等到晚上吃完饭,她瘫坐在沙发上发呆的时候,才突然惊觉──

那个讨厌鬼是在关心她吗?

她吓得打了一个哆嗦。

不不不,怎幺可能!她一定是想太多了。

周励恩会骂她、兇她、轻视她、耻笑她,就是绝对不可能关心她!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