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辣h文乱穿_h文进入高辣np

白话文 22℃ 0

播出好几通的电话,另外一头还是没有接通,不再继续等待,叶宇默将两张电影票随手扔到一旁的垃圾桶。

原来,一切不过都是他在自欺欺人,叶宇默以为这段时间的相处,朱海晨对他或许还称不上喜欢,但应该多少有些好感,结果朱海晨的心始终还是在言晟威身上。

叶宇默独自一个人面对漆黑的房子,可笑自己方才居然还有一丝希望,希望打开门的时候能看到熟悉的身影。

「叶宇默,你到底还想当笨蛋到什幺时候。」他紧抓住胸口,喃喃自语着。

明明想让自己的心别在随着那个女人的一举一动起舞,却丝毫做不到,直到现在他还想着,如果朱海晨回来,跟自己好好解释今晚的事情,他可以当作什幺事情都没发生,藉口也好,谎言也罢,只要她愿意解释,他就能够继续欺骗自己。

朱海晨回来了,然而现实跟想像永远不会画上等号。

「我需要一笔钱。」她咬着下唇,几乎是硬着头皮开口,泛白的手指紧跩着衣服下襬。

「你之前说过我是你的女人,既然如此,那我提出的要求应该也不过分吧。」朱海晨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能够在压抑情绪的情况下,看似轻鬆地说出这段话。

叶宇默以为她至少会向他解释为何没有履行承诺赴约,以为她至少会编织谎言合理化原因,可朱海晨一踏进门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件事。

这不免让叶宇默联想到几个小时前看到的景象,言晟威来找她,而她的手任由他牵着,然后两人一起离开。

她的要求是为了言晟威吗?内心的忌妒无法抑制地蔓延开来。

叶宇默扯过朱海晨的身子,强迫她看着自己。

「想从我这得到好处,妳不需要拿什幺作为交换吗?」

是啊,她怎幺会觉得叶宇默会无条件的帮助她呢?

「……我知道了。」朱海晨歛下眼,转身背对着叶宇默,双手颤抖着缓慢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她感受得到身后的叶宇默正盯着她看,但不能停止动作,如果停下来,她就没有勇气继续了。

当朱海晨犹豫着要不要褪去贴身衣物的时候,叶宇默却自己走向前,将她转过来面对自己。

「帮我脱衣服。」没有任何让她拒绝的余地,朱海晨伸出手,不敢抬头看叶宇默此刻的表情,只能够盯着眼前被自己一一解开的衬衫钮釦。

「所以,你会答应我的要求,对吗?」

「那就要看妳的表现是否能够满足我了。」

朱海晨的动作在听到叶宇默丝毫没有感情的回答而明显一愣,随即她隐藏起内心的情绪,拉开叶宇默身上的衬衫。

大大小小的伤痕映入眼帘,朱海晨的指尖轻轻滑过,带着心疼和不捨。

那些人居然下手这幺狠,叶宇默当时是怎幺撑过来的……

「还痛吗?」

明明两人之间所剩下的就只有『交易』,可在听到朱海晨彷彿关心他的语气,让叶宇默原本冰冷的心有了温度。

「不痛了。」

不痛了,三个字打在朱海晨心底,她主动勾住叶宇默的颈脖,踮起脚尖贴上他的唇,将自己毫无保留的送到他面前。

到底是从什幺时候开始的呢?也许是他将她从王总手中救出来,也许是高中第一次见到他就因为好奇而想要靠近,这份好奇昇华至此刻令她难以言喻的情感。

她爱上了这个男人。如同失速般的往下坠落。

朱海晨几乎不清楚他们究竟是怎幺了,只能放纵自己紧贴着叶宇默,承受他给予她的一切。

看着主动迎合他的朱海晨,叶宇默眼底闪过一丝柔情,身心灵的满足让他不想停下来。

她爱不爱他都无所谓了,叶宇默想,自己不会再放她离开的。

不管是一开始的要她签的契约,还是让她成为他的女人,叶宇默做的这些事情全都是为了留下朱海晨。

儘管他不想承认,可冲动总是凌驾于理智。

「说妳爱我。」叶宇默没有问朱海晨爱不爱他,他不想给她有选择的机会,因为他害怕,害怕那个答案是他不希望听到的。

「我爱你。」朱海晨捧起他的脸,眼里闪着泪光,唇轻贴上叶宇默的,她只能够藉由这样来包覆住自己真正的心意。

「我爱你。」她又说了一次。

听到朱海晨类似告白的语气,叶宇默心尖无法抑制地颤抖着,他竟有那幺一瞬间认为朱海晨是真的爱他。

「记住妳说过的话。」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