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玉足榨精h文_不许穿内裤去学校小说

白话文 6172℃ 0

「姊,妳知道自己在说什幺吗?」朱希赫神情严肃的看着朱海晨。

「我跟医生讨论过了,你现在的身体撑不久,况且等着换心脏的人实在太多,我觉得这是目前最好的方法。」

「可是……人工心脏的价格想当昂贵,我们根本付不起。」

「钱的事情你不需要担心,我……」朱海晨知道绝不能让朱希赫发现钱的出处,只能看向言晟威,「跟晟威会想办法的。」

「我不需要。」朱希赫负气地开口,「你们不要再为我做这幺多了。」

「反正这颗心脏本来就好不了。」他紧抓住自己胸口的位置,「浪费再多的钱,我最后还是会死,所以——」

还未说完的话语,被一个巴掌替代,脸颊有些发烫的疼痛,但朱希赫知道是他说错了话。

朱海晨似乎也没想到自己会出手,她抿着唇,看着床上的朱希赫却什幺也开不了口,只能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病房。

「希赫,海晨她是因为太爱你了,才会愿意为你做这些。」言晟威看着朱希赫说着,「她把你的命,看得比自己的还重要。」

「难道我做错了吗?」朱海晨坐在病房外的椅子,将脸埋在手心。

看着这样的她,言晟威心疼又无能为力,她身上的担负是如此沉重,可他却没办法替她分担。

「没这回事。」言晟威在她身边坐下,「妳一直都很努力。」

她的努力,他怎幺会不清楚呢?

「妳还记得我高中第一次见到妳的时候吗?」

「怎幺突然说这个?」朱海晨抬起头,看向突然扯开话题的言晟威。

「这个人是不一样的。」言晟威说着,「眼前的这个人,跟只看到我伪装表面的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在别人眼中,我是个样样都优秀的资优生,而在妳眼里,我就只是言晟威。待在妳的身边,就算别人如何的评论我,也一点都不需要去在意他们的目光。」

「之前因为我的关係,让你被叫去教官是好几次,好学生跟坏学生,差了一个字,却完全相反。一个是人人称讚的存在,另一个则是人人唯恐不及。」

「那是他们不了解。」

朱海晨摇了摇头,「晟威,是你把我想得太好了。我一点也不好,连希赫我都守护不住,这样的我,真是个不合格的姊姊。」

「那妳打算怎幺做?」言晟威再次扯开话题,「人工心脏的价格确实相当昂贵,我这里有些钱,剩下的我在想办法。」

「你已经帮我够多了。晟威,别再总是为我考虑,替你自己多想点吧,我根本一点都不值得你这样付出。」

言晟威的感情是那幺明确的摆在她的面前,而她却视而不见,甚至还喜欢上了其他的男人。

「做这些都是我自愿的,况且我也已经把妳跟希赫当成自己的家人,帮助家人度过难关不就是应该的事情吗?」言晟威用亲情包裹住他对朱海晨的喜欢。

即使疼痛,却还是心甘情愿地想为她做些什幺。

「没关係的。」朱海晨看向言晟威,露出浅笑,「钱的事情你不用帮我承担,刚刚会这幺说只是为了不让希赫怀疑。」

「他给我的钱够用的,就连希赫未来的住院费都非常够喔,这样我就不用再因为没钱而伤脑筋,想想这样也挺不错的。」

朱海晨说的极为轻鬆平淡,可她口中的那个『他』,言晟威不用思考也知道是谁。

「海晨,妳告诉我,妳付出了什幺?」他看着朱海晨,语气有些激动。

「只是做了一点交易而已,没什幺的。」

依朱海晨的个性,越沉重的事情她越是轻描淡写,言晟威清楚事情绝对没有她说的这幺简单。

「交易?妳跟他的交易是什幺?海晨妳该不会——」

「好了。」朱海晨站起身,打断了他想继续说出口的话,「晟威你先回去吧,要不然希赫跟亚琴会担心的。」

不留给言晟威余地,她扯开嘴角笑着说再见,这样伪装的笑容自然是无法骗过言晟威,然而言晟威还是没有戳破她想掩盖的事实,用着他一如既往的温柔。

「刚刚,你们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安亚琴拉着言晟威到一个比较不会有人经过的地方,终于开口询问自己方才听到的事情。

她起初只是因为担心朱海晨,想说两人怎幺会这幺久都还没回来,没想到却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难怪海晨跟你最近都变得这幺奇怪。」安亚琴紧握双拳,忍不住眼眶泛着泪水。

「亚琴,是妳听错了。」言晟威不想也不能承认。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别每次都把我当作小孩看待,我跟希赫也有应该知道的权利!」她的眼泪滑过脸颊,「那个男人是谁?海晨为什幺会跟他认识?」

面对安亚琴的逼问,言晟威知道隐瞒不下去的,他叹了一口气。

「叶宇默。」

这个名字让安亚琴回忆起多年前似乎也听过。

「妳还记得他吗?」

「叶宇默?他不是高中的时候……我记得他浏海几乎遮盖住了眼睛,印象中是个很怪的人……」随即她也感觉到不寻常的地方,「为什幺会突然说到他,难道他跟那个男人有什幺关係吗?」

「那个男人,就是叶宇默。」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