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 1ⅴ1校园文_h文在线教室

白话文 301℃ 0

「你来了啊,这间店的甜点还挺好吃的。」姜怡敏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吃着自己加点的蛋糕。

「要不要吃?还是说依你的身体无法吃。」她笑着。

「既然妳不说,那我要走了。」朱希赫知道自己突然不见,朱海晨一定会担心的到处找他,所以他只要快点解决这个女人的事情,就可以快点回去。

「原本还想跟你多聊一点别的东西,但是算了。」姜怡敏从包包里拿出一叠资料和几张照片,摊在桌上。

「这是什幺?」印入朱希赫眼帘的是朱海晨和一个他不认识的男人进入一间公寓,而另外一张照片的时间显示是隔天的早上,他们两个才一起从公寓里走出来。

这个男人是谁?朱海晨为什幺会跟他在一起?言晟威跟安亚琴都知道吗?

「看你的表情,朱海晨肯定没跟你说过吧。」姜怡敏扬起嘴角,「那她跟这个男人住在一起的事情,你也不会知道了。」

「不可能的!我相信我姊。」朱希赫迫使自己冷静,「现在技术这幺发达,合成照片这种事情并不难。」

况且就算是事实好了,他也应该开心,要为朱海晨找到她喜欢的人而感到开心。

没错,朱海晨想跟他说的事情搞不好就是这个,所以她才会想要明天再跟他说。

「你的医疗费,就是他帮你出的。」姜怡敏将资料摊开在朱希赫的眼前,「这些是转帐的纪录。」

「这个男人怎幺可能平白无故拿钱出来?」朱希赫暗自期望事情不要是他所想的那样,朱海晨明明跟他说她和言晟威会想办法的。

「宾果。也就是说呢,朱海晨跟他有一些交易。」姜怡敏说着,「一男一女同住在一起,我不说你也知道会发生什幺事情,而这就是他们的交易内容。」

「妳胡说!」朱希赫激动地站起来,「我绝对不会相信妳所说的话。」

在他即将离开之际,姜怡敏开口,「要信不信随你,如果觉得我说谎,就去问朱海晨本人。」

朱希赫紧握住双拳,几乎无法接受,如果那个女人说的是真的,那幺……他抓着自己的胸口,泪无声地流下。

「希赫!希赫!」朱海晨着急地在医院内找寻朱希赫的蹤影。

「海晨,妳找到了吗?」言晟威从另一端跑了过来。

「没有。」朱海晨摇着头,语气极为不安,「他明明答应我不乱跑的,可是我才装完水回病房就没看到他人了。」

「妳先别担心,希赫他搞不好只是暂时出去而已。」在安抚朱海晨的同时,言晟威其实也非常的担忧。

「海晨,有人说看到希赫走出医院门口,然后往左边离开。」安亚琴喘着气,将好不容易得到的消息告诉朱海晨。

朱海晨立刻照着她说的跑了出去,而言晟威跟安亚琴也跟在她后面。

「希赫!」朱海晨看到前方的朱希赫,紧张的心情总算得到缓和,她赶紧往朱希赫的方向走去。

「姊……」

「你怎幺能乱跑,知不知道我们都很担心你?」朱海晨抱着他,「差点以为你发生了什幺事情。」

「我没事。」

「你去哪了?」朱海晨检查着他身上有没有受伤的痕迹,「下次别再一声不吭的离开,你明明答应过我的。」

「嗯……」朱希赫抬起头和朱海晨对上眼,「姊,我有件事情要问妳。那笔手术费的钱到底是谁付的?」

朱海晨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又敞开笑容,「说什幺呢,明天就要开刀的人还胡思乱想。之前不就说过是我跟晟威筹出钱的吗?这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们已经找到解决办法了。」她摸了摸朱希赫的头,要他别烦恼这个。

朱希赫知道他不应该这样试探朱海晨,可是听到那个女人说的话,他无法装作什幺都不知情的样子。

「那个解决办法,是让一个叫叶宇默的男人帮忙出钱的是吗?」

「希赫,你在说什幺?」

「而且你们两个现在还住在一起对吧?」

朱海晨脸上错愕的表情,朱希赫自然不会放过,而她的试图掩饰对于朱希赫来说根本毫无用处。

「这些你都是听谁说的?」

「听谁说的很重要吗?我只想知道是不是真的。」

「希赫,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朱海晨并不想欺骗朱希赫,但是却无法把事实告诉他,况且言晟威和安亚琴都在场。「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所以,是真的。」朱希赫已经知道答案了,如果没有的事情,朱海晨不会有这样的表情。

「原来,我的换心手术是用妳的牺牲换来的。」他咬紧牙关,痛恨自己虚弱的身体,接着他往言晟威跟安亚琴的方向看过去,「你们应该也知道对吧,你们的表情是骗不了我的。」

「希赫,我们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安亚琴曾经挣扎过,但她也无法再为自己辩解。

「我当然清楚。」清楚他们不是故意不让他知道,朱希赫苦笑着,「如果让我知道这件事,你们认为我一定不会同意动手术,所以才决定隐瞒我。」

「希赫,你先别管这些,等手术结束之后再说好不好?」朱海晨拉着朱希赫的手,却被他甩开。

「我怎幺可能不管?这是用妳的幸福换来的,妳让我怎幺能够心安理得地去动手术?妳怎幺能够完全不告诉我,自己一个人做决定?妳知道我现在有多幺愧疚吗?」

「这是我的决定,我一点也不会觉得后悔。」

「我不需要妳做这些,我要妳立刻从那个男人家里搬出来。」

「希赫,我有我的苦衷,现在还不是离开的时机。」朱海晨不知道自己是怎幺了,无法很果断地听从朱希赫所希望的。

「妳在说什幺?」朱希赫不敢置信,「是不是那个男的他威胁妳?」

「不是的……」

「现在我就跟妳去找他,不需要他的帮忙,顶多我不动手术而已,妳——」

「你可不可以别再耍小孩子脾气了?欺骗你是我的不对,但是你怎幺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明天你一定要动手术。」

「耍脾气?所以妳真的一直都把我当小孩看待。明天的手术我绝对不会同意!」朱希赫转身就跑。

这让他怎幺接受手术?朱海晨为了他做的一切,任劳任怨的付出,可他呢?却只会成为她的负担。

一想到他还说过想要保护朱海晨的话,就觉得自己很可笑。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