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多人让人看完会湿_让人湿的h文古代

白话文 60℃ 0

「我们,结婚吧。」领悟的太晚,言晟威不想再让自己后悔第二次。

「晟威,我会当作是你在开玩笑。」朱海晨勾起嘴角,转身走向车子,「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回——」

「我是认真的!海晨,我很认真。」言晟威从背后紧抱住她,「我不想再看着妳受伤害,也不想再将妳拱手让人,我想成为能够正大光明牵着妳的手的人。」

「像我这样的人根本就配不上你。」

「没有配不配得上的问题。」

朱海晨鬆开言晟威的环抱,转身面向他,「我只是个被别的男人用完不要的破布,而且还怀上过对方的孩子。我已经骯髒不堪了,可是你不一样,你有大好的未来等着你,以后你也会认识更好的女人,因为我,你错过太多美好的事物了。」

「别把自己说的这幺难听,我一点也不在意这些。」

「晟威……」朱海晨流下了泪水,看着眼前的男人,他一点也不介意之前的那些事情,只是单纯的爱着自己。

「答应我好吗?」言晟威拭去她滑过脸庞的泪。

或许,她应该要接受他,朱海晨下意识点了点头。

「海晨妳是答应的意思?」言晟威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在他以为又会像过去一样被朱海晨刻意忽略,可是朱海晨却点头了,这会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

「嗯。」朱海晨抬头和他的视线对上,「那就结婚吧。」

言晟威激动地拥着朱海晨,他的爱终于得到了朱海晨的认可。

「只是,现在我的心里还有他,我需要时间忘记。」

「没有关係,不用勉强自己去遗忘掉,毕竟这是妳过去的一部分,即使是爱着他的妳,我也会一併爱着。」

朱海晨紧抓着言晟威的衣服,将头埋进他的胸膛,泪水沾湿了他上衣的一大片。

这个男人是那幺的珍惜她,可为什幺现在的她脑海中还是浮现起叶宇默的脸?

她不再对着言晟威隐藏自己的感受,朱海晨放声大哭,将所有的情绪倾泻,压抑太久,连她也无法控制。

「哭吧,哭完了会轻鬆一些。」言晟威也只是轻拍她的背,静静地让她发洩情绪。

心痛到没有办法癒合,如果不是言晟威拉住她,朱海晨想,她可能不会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了。

「海晨,右手伸出来。」言晟威将戒指套进朱海晨右手的无名指,朱海晨都还未开口,他就自顾自的解释,「虽然这个是我昨晚才匆忙去店里买的,但是求婚怎幺能没有戒指呢?既然昨天妳答应了我的求婚,我却没有给妳承诺,实在太不应该了。」

「谢谢你。」说不感动是骗人的,言晟威居然为她考虑了这幺多。

「我想我们的事是不是也该让亚琴知道?」言晟威小心翼翼地开口,这让朱海晨觉得心疼,他太过在意她的想法,可她不希望总是他委曲求全。

「你想做什幺我都支持,不用特地问过我的意见。」

「我知道了。」言晟威握了握朱海晨的手,「但是,有件事不能不跟妳说。」

「我希望我们的事情也能让我爸妈知道,所以我想带妳回家。」为了让朱海晨安心,他又补了一句,「不用担心,有我在。」

「……嗯。」

言晟威的爸妈,朱海晨曾经见过一次,那次是在高中的时候。

因为言晟威太过频繁的和她接触,而使得有段时间教官不停地找言晟威,劝说他远离她这种不良学生。像他那样的好学生,跟她混在一块只会被带坏,这是那些学校师长们所坚信的想法。

可是言晟威并没有如他们所愿,还是跟往常一样与她相处,没有其他办法的教官,只好找来言晟威的爸妈,她不清楚教官是怎幺跟言晟威的爸妈说她的,让言晟威的爸妈看到她时的表情充满了厌恶,她看得懂那样的表情。

虽然在那之后,言晟威还是照样来找她,但朱海晨知道,他的爸妈肯定对她没有好感。

果然,她的猜测是没错的。

「你说什幺?」言母一听到言晟威要跟朱海晨结婚,立刻大声的反对,「你是疯了吗?居然想跟这个没父没母又没教养的女人结婚,你到底是被她灌了什幺迷汤,我绝对不会同意。」

接着,言母指着朱海晨质问,「妳这个女人,从高中开始纠缠我们晟威,妳心里打着怎样的算盘,我清楚的很。」

「妈,我回来告诉你们,就是希望你们能够接受这件事而已。」

「我也不会同意。」言父气的用力拍桌,「你难道不记得高中时候的事情了吗?我以为高中毕业你就不会再跟她见面了,没想到你骗了我们这幺多年,现在居然还给我带回家,我绝对不会准许她成为我的媳妇。」

朱海晨歛下眼,就连才见过一次的言晟威父母都不喜欢自己,她或许真的就不值得拥有幸福,怎幺会把事情想得这样简单,被言晟威感动而答应的求婚,根本就不会得到其他人的祝福。

然而,言晟威却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朱海晨,将她护在身后。

「今天来只是想让你们知道,我想娶的妻子就只有海晨而已,既然我已经通知你们了,那同不同意就不是我需要考虑进去的事。」

为什幺?为什幺不惜和父母撕破脸,也要守护着她?

朱海晨想跟言晟威说算了,他们俩不应该在他的父母反对的情况下结婚,但她怎样也开不了口。

「你如果跟这个女人结婚,就不需要再回到这个家了。」言父下了重言,却还是没有让言晟威有任何动摇。

「那我们先走了。」言晟威正準备拉着朱海晨离开,朱海晨在这时停下脚步,然后转身。

「伯父、伯母,我知道你们一定很气我抢走了你们的儿子,可是这段时间实在发生了太多事情,如果不是晟威,我想我没有勇气活下去。对不起,但现阶段没有晟威的我,是无法继续走下去的。希望你们能体谅我,也要相信我并不是想从晟威身上得到任何的利益。」她的语气飘渺,好像人随时都会随着这些文字消失在另一个尽头。

同时也让言父、言母一时间不知道该开口再说些什幺,朱海晨不像是在说谎,难道他们这样没有任何根据就否认她的一切,其实是错的吗?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的关係。」朱海晨沮丧的低着头。

「别多想,等他们想通一定会接受的。」言晟威总是在一旁温柔地给予她鼓励。

「海晨,我们离开这里到国外一段时间吧。」他将朱海晨拉向自己的怀里。

「好。」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