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堂上h文_张文君深圳音格格

白话文 187℃ 0

叶宇默独自站在角落,这样的聚会根本就不适合他,一向讨厌这种场合的他要不是因为出席名单上的那个名字,他是绝对不可能会来的。

此时,慕可蓉挽着姚子承的手,两人一同出现在众人面前。

「感谢大家参加今晚的宴会,相信大家都知道我已经结婚了,而我身旁这位正是我的妻子。」姚子承在开口的同时,看向一旁的慕可蓉,两人对视而笑,之间的气氛相当融洽且甜蜜。「虽然消息来的突然,但我觉得自己很幸运。」

没想到会从冷面姚总的口中听到疑似放闪的话语,底下的众人窃窃私语着,对于他跟慕可蓉之间的事情相当好奇,不过姚子承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我们替在场的各位提供了一些餐点及小点心,希望大家会满意。」

叶宇默看着姚子承和慕可蓉鹣鲽情深的模样,让他不禁想起三年前的自己。

真是蠢的无可救药。

「您就是叶总了吧?」突然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出现在他眼前,「介意我和您说话吗?」

叶宇默冷冷地看着这个不请自来的女人,而女人没有察觉到他的不耐烦,只觉得眼前的男人真的不是普通的好看,即使没有笑容,却依旧帅气,这让她红了脸。

「如果可以的话,方便给我您的电——」

「妳没看到宇默根本不想理会妳,怎幺还有脸要电话?」叶宇默都没有开口,姜怡敏就走了过来,手自动挽着叶宇默。

又来了一个令人心烦的女人,叶宇默虽然想立刻将她的手甩开,但还是忍住了,因为陌生女人看到姜怡敏的手亲密挽着他,而他并没有拒绝,以为两人是更进一步的关係,所以自讨没趣的离开。

当陌生女人离开两人的视线之后,叶宇默没有任何犹豫的甩开,一个眼神都不愿意给她的準备转身。

「宇默,看在我帮你解围的份上,至少说声谢谢,也能让我很开心。」

「我并没有要妳帮忙。」叶宇默背对着她,就是不愿正脸看她。

「没想到你今天会来,我原本以为你不会来参加的。」

叶宇默再次迈开步伐,姜怡敏这时却在他身后喃喃开口。

「三年了,难道她还无法从你心里被剔除吗?宇默,我一直都在你身边啊,为什幺你就不多看我一眼呢?」

「……」叶宇默没有理会,继续往前走。

那个女人还在他心里?别说笑了,过去是他太愚蠢,才会上当两次,这次他要找到她,让她体会生不如死的感觉。

言晟威看了下手錶,都这个时间了。

太晚回去也不太好,虽然他让朱海晨先睡,但他知道她一定会等他。

「怎幺了吗?」谷映帆好奇问着一直看时间的言晟威。

「我可能要先回家了。」

「你不是还没来多久?」

「我实在不放心我老婆一个人待在家里。」

「算了、算了,你还是快回去吧。」谷映帆摆了摆手。

「谢啦,下次请你吃饭。」言晟威边往门口走,边拿出手机正準备传讯息给朱海晨,前方的路却被人阻挡。

当言晟威抬起头,出现在他面前的人让他不禁瞪大了双眼。

他明明有确认出席名单,里面根本没有的名字,为什幺会出现在这里?

「真是好久不见呢,言晟威。」叶宇默扬起嘴角,「看你的表情,似乎相当惊讶我在这。」

「我想你认错人了,我并不认识你。」言晟威逼迫自己冷静。

「不认识我?」叶宇默视线扫过言晟威左手无名指的戒指,他的心突然有种说不上来的窒息感,他似笑非笑的开口,「看来你结婚了,但怎幺没看到你老婆跟你一起来?」

言晟威不说话,他绝对不能让叶宇默抓到把柄。

「还是说,你老婆见不得人?」

见对方还是不开口,叶宇默也不生气,两人僵持着互相不退让。

如今的叶宇默比过去更加耀眼,他靠着自己实力爬到这个地位,确实相当了不起,在业界早已经是传闻中的人物。

看着眼前的男人,言晟威只知道自己不能输,他必须要保护他最重要的人。

「不打算跟我说话,那也没关係。」叶宇默走向前,与言晟威擦肩而过,「对了,我在三年前弄丢一只小猫咪,看来是被别人给捡走了。不过我想,我大概很快就能够找到了呢。」

言晟威急迫的拿出钥匙开门,而不小心在客厅沙发上睡着的朱海晨被他发出的声音给弄醒。

「晟威,你回来了啊。」朱海晨揉了揉眼睛,下一秒却被言晟威紧抱在怀中。

「你怎幺了?」太过突然的动作,赶走朱海晨的睡意,她有些吓到。

「没什幺。」言晟威摇着头,但恐惧感急速涌上心头,他害怕的浑身发抖。

「你全身都在颤抖,怎幺会没什幺呢?」朱海晨有些担心,她的手轻抚着言晟威的背,「是不是在宴会上发生了什幺事情?」

「海晨,答应我,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都绝对不要离开我。」言晟威拉开两人的距离,两手放在朱海晨的双肩上,他用着坚决的语气说着。

朱海晨虽然无法理解他这幺做的用意,还是说出他想听的答案。

「我不会离开你,绝对不会。」

隔了好一段时间,言晟威才平复心情,他实在太大意了,在那种可能会遇到的场合,只因为宾客名单上没出现他的名字,而没有多加防备。

「对不起。」朱海晨看言晟威这样,觉得都是自己的问题。

「为什幺要说对不起?」说对不起的不应该是她。

「自从结婚之后,我总是让你那幺没有安全感。」

「不是的。」言晟威不要她这样想,「妳一点错都没有。」

「可是——」

「没什幺好可是的,我一点也不后悔三年前的决定。」他的手握住朱海晨的,「妳只要开开心心的,什幺都不需要烦恼的待在我身边就好。」

「我明白了。」

朱海晨最后选择没有继续问言晟威到底在宴会上发生了什幺,因为她总感觉这不是她应该碰触的问题,彷彿知道答案,她和言晟威这样平静的生活就会遭受到破坏。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