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小说H学长_沉沦的教室全文阅读 小说

白话文 57℃ 0

鲁纳斯目前下落不明,普诺拉则是被苏里姆叫到房里问话,普诺拉哭着回说,艾莉亚除了晚上会跟塔西尔共进晚餐外,其他时间都是在拚命的整理图书馆,甚至连人就睡在那里。巴库曼也的确是被派去帮忙,至于艾莉亚有没有写信,她只看到艾莉亚是一直都在写字,但写的是什幺她全都看不懂。

美尼斯失魂落魄的在房里喝酒,几杯黄汤下肚后,理智全部溃散了。他不停的用酒精麻痺心中的愤怒和落寞,一想到今晚精心策划的计谋眼看就要实现了,他终于可以和艾莉亚两情相悦,开开心心的共度春宵,没想到这一切竟然都是假的……他被艾莉亚反将一军,而且是再一次的利用色诱,背叛他逃走。

一口气喝乾手中的酒,用力将酒杯丢出去,美尼斯怒不可遏的大喊:「艾莉亚妳这个女人,我一定要妳为自己的所做的事,付出惨痛的代价。」

原本美尼斯自觉他的心不应该会如此轻易动摇,毕竟跟艾莉亚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了,但巴库曼的话却又是如此真实的难以推翻。他解释了为何艾莉亚一个人被丢弃在沙漠里,而且有一次艾莉亚喝醉时难过的说,只有一个人会来找她,却又不愿说那个人是谁?看来那个人就是巴库曼口中说的穆里兹王子。

同时,巴库曼也说明了艾莉亚为何如此坚决要学埃及文的理由,为何她如此坚持的要去神殿,还有若不是艾莉亚跟巴库曼说,他决不可能知道艾莉亚是兵工厂的官理大臣,握有埃及的军事机密。

「该死。」美尼斯拿起酒瓶疯狂灌下肚后,将手中的酒瓶猛砸在地上。他喘着气恶狠狠的说:「艾莉亚,妳背叛我,背叛埃及,不管妳跑到天涯海角,我一定都要把妳抓回来。」

***

「艾莉亚……」鲁纳斯大喊一声,猛然睁开眼睛,看看四周,是间陌生的民房,他想要起身却全身疼痛无力。

此时一位妇人端着一碗粥走进来,看见鲁纳斯醒了,急忙把粥放在桌上,返回去叫人。

不久,进来一位满头白髮,身体硬朗的老先生,亲切的笑笑说:「不错嘛!看你浑身是伤,竟才躺了一天就醒来了。」

「请问这里是那里?」鲁纳斯语气虚弱的问。

「这里是阿玛尔那城郊外的一个小村落,昨晚我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你一个人昏倒在沙漠里,就将你带回来了,「是遇到强盗了吗?」

「不是。」鲁纳斯摇摇头,努力想要起身,「请帮帮我,我必须马上出发去阿玛尔那城。」一想到艾莉亚下落不明,而且陛下也一定正在到处找他,鲁纳斯没办法就这样躺在这里疗伤。

「哎呀!我扶你起来,你不要乱动,这样伤口会裂开的。」老先生看鲁纳斯如此坚持只好帮忙让他坐起。

「我有非常紧急事,要向阿玛尔那城的守军指挥官报告,麻烦你带我过去。」鲁纳斯焦急的说。

「你脚伤很严重,现在不能动啊!」老老先生想了一下说:「这样好了,明早我帮你跑一趟就是了,你先吃点东西吧!这样才好的快。」说完将桌上的粥拿给鲁纳斯食用。

「真的是太感谢你了。请问要如何称呼呢?」鲁纳斯评估他这个样子,就算硬是去也只会拖慢时间。

「叫我尚恩即可,那个明天我过去要怎幺说呢?」

「我叫鲁纳斯,只要告诉他们我在这里就可以了,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就会马上派人过来接我。」

「好的,从我们这里到阿玛尔那城,最快至少要3个多小时才能到,明天我一大早出发,预计中午左右回来。这段时间,你就安心在这好好养伤吧!」

「麻烦你了,谢谢!」鲁纳斯深深低头致意。

尚恩连忙挥挥手,「没事,应该的,我知道你们军人是很辛苦的,请早点休息吧!我就不吵你了。」说完将鲁纳斯吃完的碗收走,便匆匆离去。

鲁纳斯慢慢的躺下来,闭上眼回想当时情况……

他跟艾莉亚走进巷子里后,突然一支箭射过来,但射偏了擦过他的手臂,此时有四个人从民房冲出来持剑攻击他,另二个人则趁机将艾莉亚抓走,其中一人说了一句,「穆兹里王子来救您了。」接着拿出一块布巾把她迷昏,然后将艾莉亚扛在肩上快步离去。

留下五个人和弓手一起围攻他,虽然他撂倒了二个人,但仍不敌对方人多势众,身上多处是伤,最后只记得自己用手中的剑在民房墙上画上大大的记号,再来就什幺都不知道了。

鲁纳斯心中疑惑,既然他们的主要目标是艾莉亚,得手后为何不当场杀了他?从他身上并没有致命伤来看,应该是原本就没有要杀他的打算,还刻意将他载到离王宫有段距离的沙漠弃置,这幺做的目的为何呢?难道是想要拖延他传达讯息的时间。

(可是艾莉亚现在人在何处呢?即便暂时可能没有生命危险但人是否安好呢?)

鲁纳斯皱起眉头,长叹一口气,对于自己没有尽到保护艾莉亚的责任,深深感到内疚,自责不已。

***

「美尼斯救我。」艾莉亚迷迷糊糊中,不断的呓语喊着。

突然,艾莉亚被人用力摇醒,她慢慢的睁开双眼,但整个人还是恍恍惚惚的。接着她被人用手臂挽起,一个陌生的脸孔,有这一对深褐色的眼睛,冷漠的发号命令,叫她喝下一碗流质的粥。

虚弱的艾莉亚毫无抵抗能力只能遵照喝下去。

回躺下后,艾莉亚再度陷入沈睡中。

***

一辆马车停在尚恩家门口,罗思特带着四个人进到鲁纳斯房里。

「罗思特大人……」

「不要说话,我现在带你回宫,到时会让你一个人说个够。」罗思特打断鲁纳斯的话,对旁人说:「动手,快。」

四个人连忙走向前为鲁纳斯换药包扎。

「尚恩,非常感谢你,你这次可是立了一件大功,这是给您的奨赏。」高壮的罗思特亲切的将手搭在尚恩的肩上,拿出一袋赏金交给他。接着板起面孔,在他耳边低声警告说:「我希望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所以要麻烦你打点一下这附近所有知道或看到的人。不然,如果还要我再回来处理将事情传出去的人,那真的是很烦人。到那时候我只好把这里所有的相关人士全部聚集起来,一次解决掉以绝后患。」说完还故意两手一摊,做出无奈的样子,表示他是逼不得已才会这样做。

「大……人请您放心,这里住的都是亲戚自家人,我请他们吃顿饭交待下去就行了,保……保证事情不会传出去。」尚恩顿时被吓得脸色发白。

「很好。」罗思特一脸豪气的拍拍尚恩的肩膀,「就知道你是个热心又爱国的人。」

「能为国家尽点力,是我的荣幸。」尚恩脸上流露出腼腆又带了点尴尬的奇怪表情,不知是因为受宠若惊还是胆颤心惊?

鲁纳斯冷眼看着这一切,心想胡萝蔔加鞭子,这是罗思特操控人心,最擅长的手段。

此时,只见鲁纳斯的伤口已经处理好并用木板加以固定住。

罗斯特走近查看鲁纳斯包扎完成的样子后,笑了笑说:「你可要忍着点,上马车之后,会以最快的速度到达阿玛尔那城码头,接着在搭快船,应该明晚深夜可以抵达王宫。」

「是,我可以的。」鲁纳斯已做好心里準备,他知道高速中的马车格外颠簸,不过他更想快点将回到王宫将一切事情稟报陛下。

「很好,果然有军人本色。」罗斯特一本正经的下令,「走吧!出发。」

只见驾车的人扬起马鞭抽打,马车如风驰电掣般疾驶而去,像一阵风似的消失在滚滚沙尘中。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