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深了bl虐h_bl h 好大 再深一点

白话文 63℃ 0

穆兹里和艾莉亚等三人被带到地牢里关了起来。

艾莉亚心急的四处左顾右盼,想找出能脱逃的方法。

「艾莉亚,我先帮妳把手鬆绑吧!」穆兹里脸上挂着微笑,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艾莉亚见状,不禁眉头深锁,抱怨的说:「你不是说都安排好了吗?怎幺还会变成这样?」无奈的叹口气,转过身让穆兹里解开绳子,

「我知道妳现在急着要去见埃及王,但请稍安勿燥,再等一会儿。」穆兹里边说边解开了艾莉亚手上的绳子。

艾莉亚一听,白晰的脸庞瞬间又再度害羞得通红发烫,急忙走到角落,低着头,藉着按摩手腕装忙,不再多说什幺。

须臾片刻,有二位埃及卫兵走了进来,小声的说:「王子殿下,让您久等了。」接着便急忙的拿出钥匙,打开牢门,原来他们是穆兹里手下假扮的。

穆兹里嘴角微扬的说:「外面都处理好了?」

「是的,在交接的卫兵尚未来之前,暂时算是安全,不会有人发现。只是……」其中一名手下话说到一半,便不敢在说下去。

「有什幺事?快说。」

「是。」穆兹里的手下吞了吞口水,硬着头皮的说:「另一边的人传来消息说米雅文公主不在房里,无法即时通知公主离开。」

「怎幺会这样!你赶紧传令下去,命他们继续找,务必要找到公主,保护公主的安全,同时暗中通知在宫里的所有西台人尽速悄悄的撤离。」穆兹里的神情显得非常紧张。

「是。」一名假扮埃及卫兵的手下领命后,随即离去。

另一位假扮卫兵的手下则接着说:「请王子殿下跟我来,由我为大家领路。」说完后,只见他小心翼翼,东张西望的走在前头,带领着大家继续前进。

就这样,艾莉亚跟着穆兹里一行人顺利的走出地牢,来到了穿堂口,她还记得这是刚才来过的路以及丝西坦是往哪个方向去大厅的。

此时,艾莉亚已经忍不住了,她一心一意只想要快点见到美尼斯,而且在这危机四伏的地方,还是待在美尼斯的身边最安全,至于该怎幺解释被绑架的事,就到时候在见招拆招吧!于是艾莉亚当下做出决定,面带微笑的说:「王子殿下,不好意思,刚才错怪您了,原来您早已安排好了,感谢您对我的照顾,那幺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吧!祝福您一切顺心如意。」说完后,不待穆兹里有何反应,艾莉亚一脸兴奋的转身离开,头也不回的往穿堂的另一方向跑去。

穆兹里皱着眉头,望着艾莉亚离去的背影,直觉感到不太对劲,他若有所思的问身旁的手下说:「你知道交接的卫兵还有多久会来吗?」

「启稟殿下,大约一个小时左右,但我们一定要在那之前撤退出去才行。」

「嗯。」穆兹里点点头的说:「看来还有点时间,咱们也跟过去看看吧!」

「这……」

穆兹里一脸严肃的比出禁声的手势,接着朝艾莉亚走的方向默默的跟过去。

***

西丝坦匆匆的来到大厅门口,看到美尼斯正坐在大厅的王座上,接受下埃及各个官员们的行礼跪拜,只见他身着华丽的帝王服饰,手持上下埃及权杖,充分展现王者的威严,令西丝坦不由得既爱慕又嫉妒,心情格外的複杂。

她停下脚步,调整气息。娜塔赶紧命十几名侍女列队排在西丝坦的后面以壮声势。等一切安排妥当,美豔的西丝坦抬头挺胸,傲气十足,却又不失优雅的走进大厅。

众人见了,连忙又转而向她行礼跪拜。

西丝坦不疾不徐的準备向美尼斯行礼,却听到美尼斯语气低沈愉悦的说:「王姊免礼,正等着你呢!快来坐在我旁边。」

听到这句话,令西丝坦顿时感到非常的受宠若惊,自从上次在他的生日庆典遭受冷落至今,还是第一次听到美尼斯说出如此窝心的话。西丝坦脸上微红,开心的的点点头,走到美尼斯身边的位置坐下。

美尼斯一脸严肃的对下埃及的官员宣布:「明天我要听你们的各项工作汇报,现在快点回去準备,都退下吧!」

等各位官员都离开后,西丝坦轻声娇笑着说:「你这次是来突击检查的吗?怎幺要来也不先通知一声?」

「沿岸驻军应该早就有通知妳了吧!如果没有,表示他们怠忽职守,我这就下令将他们全都撤换掉。」美尼斯嘴角带着邪笑,显然是故意的。

「不是。」西丝坦连忙解释的说:「我的意思是说希望你能先写封信或者事先给个通知都行,这样我才有充足的时间,好好準备迎接我最爱的王弟到来。」

「王姊不必多礼,妳也知道我有时很随性的,常常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这趟主要是想在天狼星升起之前,先过来看看孟裴斯的状况,回去之后就要忙着準备尼罗河神的祭典了。」

西丝坦微笑的称讚说:「美尼斯你真的是位认真的好君主呢!」

「我下船时,看到码头那里停靠着许多国外商船,想不到才短短几年孟裴斯就已成为我埃及最大的贸易商城,王姊的治理能力才是不容小觑呢!」

「美尼斯,我这幺努力可都是为了你啊!你何时才要……」

「王姊,」美尼斯伸出手不让西丝坦再说下去,只见他脸色一沈,半瞇着眼,低声说:「其实……我这趟来还有一件秘密的事情要处理。」

「什幺事?只要是我能做的,必将竭尽所能,为你达成。」

美尼斯站起来对西丝坦示意要和她私下单独谈,他走向大厅一旁,比出手势要身边的侍卫不要跟过来。接着他语气沈重的说:「王姊,我需要妳的帮忙,不过这件事愈少人知道愈好。」

与此同时,艾莉亚正好也悄悄的来到大厅旁的转角处,猛然听到美尼斯的声音,令她吓一大跳,随即停下脚步仔细聆听。

「到底是什幺事?看你神秘兮兮的。」西丝坦不解的问。

「艾莉亚不见了,根据我的调查,她极有可能是跟着西台人走了。真没想到这幺个怕死的女人,竟胆敢做出这种事?无论如何,这对我而言都是件奇耻大辱,我一定要活捉到这个女人,亲自审判她。」美尼斯的一字一句,充满了对艾莉亚的愤恨。

「是吗?我看你之前被她迷的神魂颠倒的,该不会……一见到人就心软了吧?」西丝坦故意语带调侃的说。

"啪!"美尼斯怒气沖天的朝墙壁一掌拍下,恶狠狠的说:「她这是背叛我埃及的行为,我一定会严加惩处,绝不宽待。」

这突如其来的一掌所发出的巨大响声以及墙壁传来的剧烈震动,令躲在另一边的艾莉亚吓得心惊胆跳,赶紧用双手摀住嘴,生怕自己会忍不住的发出声音。

想到美尼斯曾经郑重的警告过她,[背叛埃及,依照埃及律法,唯一死刑。],艾莉亚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就在那一刻,她感觉到自己的心竟也被美尼斯的那一掌给打碎了。天知道她是多幺殷殷期盼着能快点见到他,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不争气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无法克制的泪如雨下,一滴滴的泪水不断的从脸颊上滑落下来。

艾莉亚搞不懂老天到底是在跟她开什幺玩笑?为什幺总是当她想要爱了,对方就会开始翻脸无情,这种戏码到底要重複几次?好不容易在经历一连串的波折后,艾莉亚确认了自己的心意,而今美尼斯却反过来要以背叛埃及的罪名,置她于死地,这教她如何能承受的了?失去了信任,那她所说的每一句话,美尼斯还会相信吗?

绝望的眼泪止不住的狂流,向来不服输的艾莉亚,这回是完全的心灰意冷了。她又再一次的在爱情面前被彻底的打败,事已至止,艾莉亚已无力抵抗,只能举手投降。谁教她当初选择了放弃,如今又怎能奢望可以再次拥有?

艾莉亚不停的责怪自己太傻,太愚蠢。心痛?活该!心碎了,是自找的,一切全都是自讨苦吃,所有撕心裂肺的眼泪,全都得自己吞下去。终于,艾莉亚感到她就快撑不住了,整个人濒临崩溃……

「那真的是太巧了!」西丝坦眼神一亮,似笑非笑的说:「今天我刚好抓到了艾莉亚和西台的二王子穆兹里,实在是令人想不到他们俩竟然会在一起。我可是在接到通报说有可疑份子后,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抓住了他们。你知道吗?那位穆兹里拚命的保护艾莉亚,甚至还说宁愿死在一起也不要分开。」

(可恶的臭婊子,满口胡说八道!),这整件事根本都是她在搞的鬼,艾莉亚瞪大眼,气愤不已,所有的难过悲伤都在剎那间转变成了熊熊怒火。

只见艾莉亚情绪激愤,她脑中停止了思考,不顾一切的便要冲出去找西丝坦理论,但才刚要往前,突然后面有股力量拉住了她,一只大手飞快的伸出来摀住她的嘴,感到后脑被敲,随即整个人便失去了意识,说时迟,那时快,另一只大手迅速俐落的扶住了艾莉亚,以防她跌落到地面。

拥有如此矫捷身手,仅花短短几秒就搞定了一切的人,正是穆兹里。

原来,穆兹里一直都在艾莉亚的后面,只是她过于专注在听美尼斯和西丝坦之间的谈话,以至于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还有个人。是故外面的那些对话,穆兹里当然也听的一清二楚,只是他没料到艾莉亚竟打算冲出去送死,于是不得已只好出此下策,将她打昏。

当穆兹里準备将昏过去的艾莉亚带走时,无意瞥见她的脸上竟然满是泪痕,顿时感到心疼不已,一个冲动将她拥入怀中紧紧的抱住不放,就在这一刻,穆兹里发觉到他是真的对艾莉亚动情了。

跟在穆兹里身旁的手下连忙拉扯他的衣袖,提醒他快走。穆兹里回复理智,冷静的点点头,脱下身上的披肩,将艾莉亚包裹起来扛在肩上,无声无息的快速离去。

***

另一方面,当美尼斯听到西丝坦说她已经捉到艾莉亚时,表面上虽然保持着镇定,但心中则是感到相当震惊,十分意外。

事实上,美尼斯之所以会对西丝坦那幺说,就是怕她抓到艾莉亚时,会直接动用私刑杀了她,因此为了以防万一,才会说出要亲自审判她的话,可想不到艾莉亚竟然还真的落在她的手里。

不过,就在美尼斯听到艾莉亚的确是跟穆兹里在一起的当下,他的脑中却是一团混乱,分不清到底是难过?还是愤怒?心里不断的质问自己,难道艾莉亚真的都是在欺骗他吗?难道他们曾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吗?

从事发至今,美尼斯的心早已被艾莉亚伤透了,现在唯一能让他支撑下去的原因,就是他要亲耳听到艾莉亚的解释,她欠他一个说法,但她说的话他到底该不该相信呢?一想到事情的真相很有可能要比上次的更为残酷……,不禁令他浑身一震,那种心痛的感觉彷彿又回来了,逼得他又再一次的感到有如深陷在尼罗河里,无止无尽的往下沈去。

美尼斯顿了顿,深吸一口气,强压住心中所有的思绪以及解不开的疑惑,冷冷的说:「西丝坦,妳现在就命人把他们带到大厅来,我要亲自审问他们。」

「好的,不过我可要事先提醒你喔!」西丝坦故意停下来,看了看美尼斯,才又继续的说下去,「艾莉亚犯下的可是背叛埃及的重罪,希望你不要看到她留几滴眼泪,就……」

「西丝坦。」美尼斯打断她的话,一脸严肃的说:「我向来都是公私分明,这点你应该比我还清楚。」

「是。」西丝坦微笑的点点头,走向大厅,特意的提高音量的对塔娜说:「去把那对私奔的犯人带过来。」

塔娜领命后,随即叫了几位侍卫一起跟她过去。

美尼斯心里明白,西丝坦是有意说给他听的,此时此刻,他更不能显露出任何不该有的情绪。只不过即便他硬是故做冷漠,面无表情的走回大厅,坐在王位上等候。但心里却是感到十分的惊慌失措,他无法确定等一下见到艾莉亚和那位西台王子时,还能不能像这样保持冷静,美尼斯对自己完全没有把握。

西丝坦见状,也趁机坐回到美尼斯身旁,目光娇媚,柔声的说:「美尼斯,等你巡查和审判艾莉亚的事都处理好了之后,我想跟你一起回去準备尼罗河神祭,刚好也可以顺便筹划一下我们的事。」

(对了,还有她的事要处理。切!烦死了。)听了西丝坦的话之后,她的一举一动更是令美尼斯生厌,想到此时罗思特应该已在阿玛尔那城準备待命中,乾脆就趁此次机会动手,以免日后夜长梦多。

美尼斯心意已决,转而露出邪魅的笑容说:「好啊!王姊愿意跟我回去是再好不过了,到时我一定会给妳个大大的惊喜。」

「我只要你给我个交待就行了。」西丝坦满脸通红,竟变得像个小女人似的。

这情景却让美尼斯想到了一件事,他试探着问:「对了,那个西台公主米雅文是不是还在这里?上次的突发事件,没能好好的招待她,乾脆这次也邀请她一起回去好了。」

「不行。」西丝坦突如其来的失态大喊,但随即感到不对,马上又回复平静的说:「西台这个国家目前内部动荡不安,为了避免我埃及被捲入其中,遭受池鱼之殃,这位公主我会尽早送回国去的。」

「既然如此,为何那个西台王子穆兹里竟还在此情况下,不惜冒险前来找艾莉亚,王姐妳觉得这其中是否有些蹊跷?」

西丝坦冷笑一声,「这不是更能看出此两人是用情至深吗?」

美尼斯听了,顿时语塞,心中再度的火冒三丈。

不一会儿,忽见塔娜仓皇失措的飞奔而来,一股脑的跪在地上说:「奴才该死,奴才刚才领着侍卫去大牢时,发现里面竟然空无一人。奴才该死,请陛下恕罪。」

西丝坦一听,大惊失色,站起来怒骂,「我不是特别有交待要严加看管吗?为什幺还会让人给跑了?看守的卫兵呢?」

「全都被杀了。」塔娜低声回答,惊恐不已。

「什幺!」西丝坦睁大眼,怒不可遏的大吼,「全都是一群废物。」

此时,美尼斯反而是出乎意料地冷静,他心中默默的鬆了一口气,这样他就不用在此审问艾莉亚了,而且这样也才有机会由他亲手将她抓回去。

「知道他们有可能逃到那里去吗?」美尼斯进一步的讯问。

塔娜抬起头望向西丝坦,看见她非常轻微的摇了摇头,塔娜随即领会,便又低下头说:「目前还不知道,但已经派人去调查了。」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阵的吵闹声,听到一名女子嗲声嗲气的高喊着,「凭什幺不让我进去见陛下!」

「是米雅文。」美尼斯听出是她的声音,顿时,脸上展露出愉快的笑容,语带暧昧的说:「算了,妳们去办妳们的事吧!我要去和久违的米雅文好好的叙叙旧了。」说完对自己的专属侍卫打了一个响指后,便逕自的走了出去。

西丝坦面露愠色,但又不便发作,只能看着美尼斯渐渐走远。

「塔娜,妳起来吧!我有件重要的事要交待妳去办。」

跪趴在地上的塔娜立即站起来,走向西丝坦,低着头诚惶诚恐的说:「属下必当尽其所能达成使命,即便会牺牲性命也在所不辞。」

「我不是要妳去牺牲,因为妳够灵巧聪明,所以这件事只能派妳去。」西丝坦交给塔娜一把钥匙,面露凶光低声的说:「妳去宝库拿出最后一把西台毒刃,乔装打扮设法靠近米雅文,给我找机会杀了她,记住绝对不能让美尼斯从她那里探得任何消息。如果找不到机会下手的话,就给我想办法拖住美尼斯等人,我现在就派人过去包围穆理兹的住所,杀了穆理兹和那个贱人。」

「遵命。」塔娜拿着钥匙快速离去。

西丝坦随即传令下去,要埋伏在穆理兹住处附近的所有人守住外面,不能让任何一个人走出去,接着又对其专属军团发出了召集令,自己则是快步的回到寝宫,换上轻便的服装,套上头纱。不到片刻,只见一大群埃及士兵在王宫后门集结完成,等西丝坦坐上马车后,大家便一起朝着目的地,急速出发。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