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 h_肉wen推荐

白话文 29℃ 0

西丝坦转回头看,果然是美尼斯。只见他一面骑着马一面大喊,以飞快的速度朝这里冲过来,而其后面的专属军团也在奋力的全速跟上。

本来美尼斯是由鹰组的人带路,突然看见天空出现大量弓箭,箭如雨下,大为吃惊,深感不妙,便不顾一切的加速往弓箭的位置直冲过去。

(可恶!竟然那幺快就来了,塔娜到底是怎幺办事的!)西丝坦眼看就快要能解决穆兹里和艾莉亚这两人了,却突然被美尼斯阻止,心中恨的牙痒痒的。

在场的埃及士兵和弓手们看到竟是他们的国王陛下来了,马上停止攻击,行礼跪拜。

正巧穆兹里的援军也在此时抵达,美尼斯的军队立即冲上前,筑围成人墙,保护美尼斯,与穆兹里的支援部队形成对峙,彼此剑拔弩张,战事一触即发。

在如此紧张的情况下,没想到美尼斯一开口,竟是质问西丝坦,「王姐,我有跟妳说过,我是要活捉艾莉亚,但妳现在的做法根本是要置人于死地。」 

只见美尼斯眼神愤怒的瞪着西丝坦,完全不把对方的援军看到眼里。

「美尼斯,你误会了,我原是打算活捉的,但他们硬是顽强抵抗,我才不得已出此下策,你看庭院那里到处躺着都是我埃及士兵。」

穆兹里一行人,站在庭院里不动,原本要冲出去的计画,因美尼斯的到来而停止。现在他的援军和美尼斯的军队在外面紧张对峙中,一个误判就会造成不可收拾的严重的后果,所以目前只能以静制动,就事情的发展而后定。

躲在穆兹里背后的艾莉亚听到美尼斯来了,心中悸动不已,忍不住的探出头偷看一下,发现美尼斯也正看着她,两人眼睛对上,吓得她马上又缩回去躲起来,满脸通红,心中小鹿乱撞。

(天啊!我在干嘛!他要杀我,我竟还犯花痴,真是够了。)艾莉亚不断的摇摇头,暗骂自己实在没有用。

穆兹里则是面无表情的盯着美尼斯,这是他首次见到埃及王,果然如传说中的俊美非凡,有着与众不同的王者风範。

此时,他感受到在背后的艾莉亚有些骚动不安,于是默默的紧握住她的手,心中打定注意,即便是这样的埃及王,也不能改变他要带艾莉亚回西台的决心。

(可恶!真的是艾莉亚。)美尼斯眉头微微皱起,眼见那个为了跳跑而不惜欺骗他的女人,那个令他又爱又恨,却仍是无时无刻不想她的女人,竟然真的是跟这个西台王子在一起。

美尼斯默默的握紧双拳,此刻他必须强压下满腔的怒火,以免耽误大事。只不过当他以犀利的目光打量着穆兹里时,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的确看起来面容俊秀斯文,散发着高贵的气质。

难道……他真的就是艾莉亚所爱的人吗?剎那间,美尼斯心中产生了强烈的妒意。

(啍!不管她爱谁?她是我的人,谁都不能把她抢走。)美尼斯把心一横,当机立断下定决心,就算是横刀夺爱也在所不惜。

美尼斯随即对右边的侍卫下令:「找几个人放下手上武器,去把受伤的埃及士兵抬回去治疗。」接着又对左边的侍卫说:「你们几个去召集附近居民一起去把屋后的火给灭了。」

等那些侍卫都领命去办事后,美尼斯又叫侍卫队长过来,在他耳边交待事情。

艾莉亚发现美尼斯的所作所为是在释放善意,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要杀他们的一直都是西丝坦,所以这次的派兵行动应该也是西丝坦个人所为,其实美尼斯并未见得想要杀她的。这样看来,只要跟美尼斯解释清楚,或许还是有机会的,他们之间还是有希望的,想到这里,忍不住嘴角微扬,心中顿时舒坦了不少。

而这一切看在穆兹里的眼里,令他打从心底的佩服美尼斯的做法高明,以实际行动来表示他不是来打仗杀人的,穆兹里也跟着趁机指示手下先将受伤的人带过去援军那里安置。

穆兹里心里明白美尼斯这幺做的目的为何,但他打算使出什幺手段要人呢?

过了一会儿,只见侍卫队长双手打开,表示没带武器,缓缓的走向庭院,向穆兹里行礼,恭敬的说:「王子殿下安好,陛下派我来谨代表埃及国王向您致上歉意。刚才之事,想必中间是有些误会,原因为何我们会调查清楚,等日后有机会必当向您报告。现在请您立即启程回国,我们也就不会追究您私自前来我国之事。只不过在您临走之前,请将不属于西台的艾莉亚夫人留下。这样我们也会将不属于埃及的米雅文公主还给你们,否则……实在难保公主的安全,更何况以目前双方人马来评估,王子殿下您若不答应的话……呵呵呵」侍卫队长冷笑几声,「想要就此全身而退,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这是美尼斯惯用的先礼后兵之法,逼得穆兹里没得选。

穆兹里脸色铁青的瞪着美尼斯,正如他所料是来要人的,但没想到竟用如此卑劣的手段,米雅文明明是被邀请来做客的,现在却被他当作人质,实在是可恶至极。此时,穆兹里陷入两难,他实在不愿意就此放弃艾莉亚,但米雅文是家人中最支持和帮助他的人,他怎可弃她于不顾!

美尼斯虽然是面无表情,看似冷静,但深邃的双眼却是直盯着刚才看到艾莉亚的地方。

(这家伙到底是要躲到何时?还不快点给我出来!)美尼斯感到自己的耐性就快达到极限了。

正当穆兹里犹豫不决之时,忽然听到艾莉亚在背后小声的说:「王子殿下,为了公主的安全,请您就答应交换吧!您不用顾虑我,我会向陛下解释这全都是西丝坦的阴谋,不管他相不相信,只要有我的能力在,陛下应该还不至于会为难我,而且我还有家的事要处理,必须留在埃及,请谅解我真的不能跟您走。抱歉!」

听了艾莉亚的恳求,穆兹里不禁的长叹一口气,看来一切都是他在自作多情,强人所难。既然如此,他只好将妹妹的安全放在第一位了。

「米雅文在那里?我要先看到她才行。」穆兹里大喊。

此时,载着米雅文的马车正好抵达,侍卫们领着她走向前,让穆兹里看清楚。只见米雅文即便在此情况下,仍是抬头挺胸,傲气十足,完全不失其身为西台第一公主之风範。

同一时间,塔娜也悄悄的赶来了,她带着一名弓箭手,默默的来到西丝坦的身边。

西丝坦狠狠的瞪着她,小声的说:「妳到底都在干嘛?」

「殿下请稍安勿躁,等一下就有好戏看了。」妲娜低声回覆,脸上带着阴沈的笑容。

穆兹里确认米雅文平安无事后,语气沈重的说:「那就交换吧!」

「请王子殿下移步到庭院外,我们和您的军队各退后10大步。」侍卫队长礼貌的比出请先走的手势。

在部下的簇拥下,穆兹里牵着艾莉亚走了出来,艾莉亚再次的转头望过去,发现美尼斯也正在看着她,顿时,感到亦喜亦忧,心情十分複杂。

忽然间,艾莉亚警觉到自己的手不该被王子牵着,急忙的把手抽走,但却又马上被反应灵敏的穆兹里抓住握紧,不让她的手再度离开。穆兹里想到这可能是他最后握住艾莉亚的机会了,是故无论如何他都要维持到最后一刻。

艾莉亚在力气比不过又无法抗拒的情况下,只好勉为其难的接受这”强迫性"的保护,心中自我安慰的想着,隔那幺远又那幺多人挡着,美尼斯他应该看不到吧! 

可偏偏事与愿违……

西丝坦看到了这一幕,也察觉到美尼斯的脸上略显怒气,随即加码,在一旁冷冷的说:「真是亲密啊!难怪那位西台王子愿意用生命保护他的爱人。」

听到这一番话后,美尼斯更是怒火中烧。

(王兄一向聪明过人,想不到竟然真的中招了!这贱人实在太可恶了。)这一切看在米达文的眼里,更是怒不可遏,原本对于塔娜说她王兄也被诱惑的这件事,心中存有几分怀疑,现在亲眼见到这个情景,不相信都不行了。

当跟着大家一起退后移步时,艾莉亚看着身边的穆兹里,这位刚才拚命保护她的王子,回去西台之后,不久便会死去,心中十分感慨与不捨。

(唉──就当做是一报还一报吧!反正将决定权交给他就对了。)艾莉亚打算给穆兹里出个选择题,到时西台历史会不会改变,就全看他了,不干她的事。

艾莉亚靠近穆兹里小声的说:「王子殿下,我突然有了感应,不过要如何决择就看您了。首先要救您的父王是来不及了,但如果要救您母亲的话,就不宜冒然的攻回去,可以先找您的王叔帮忙,等人救出来后,便立即撤退,这样您和您的母亲都能平安无事,但是就再也无法回去西台了。另一方面如果您直接攻回去的话,您会获得胜利成为西台国王,但您的母亲就会在这场战争下牺牲。」

穆兹里一听,震惊不已,顿时脸色苍白。他转过头看着艾莉亚,再次确认,「妳说的都是真的?」

「千真万确,所以请您务必要好好的想一想。」艾莉亚点点头,认真的回答。

过了一会儿,侍卫队长大喊:「请双方人质就定位。」

穆兹里茫茫然的鬆开艾莉亚的手,想不到艾莉亚才往前一步,穆兹里又赶忙抓回艾莉亚的手,无助的问:「那妳觉得我该如何选择?」

艾莉亚叹口气,无奈的摇摇头说:「这种事,没有人能帮您做决定。」

此时,他们的一举一动,对面的人包括美尼斯、米雅文还有西丝坦全都看在眼里。

「瞧他们如此依依不捨的样子,连我看了都于心不忍了呢!」西丝坦假腥腥的表现出同情他们的样子,其实却是故意的在火上加油

美尼斯再也按捺不住了,愤怒的对侍卫队长大喊说:「还不赶快宣布交换人质?」

从没有杀过人的米雅文握紧手中的毒刃,兇狠的眼神怒视着对面的艾莉亚。她没想到哥哥竟对那个贱人用情如此之深,这下更坚定了她一定要杀掉艾莉亚的决心。

剎那之间,穆兹里终于有所领悟,他对艾莉亚点点头,微笑的说:「谢谢妳,我知道了。妳回去后,如果那个埃及王为难妳的话,就想办法通知我,我一定会火速的赶过去救妳出来。」

「好的,非常的谢谢您,王子殿下,还请您多多保重。」艾莉亚由衷的感谢王子为她留了个后路,想到王子其实是个很好的人,不由得诚心希望他能做出对自己最好的决定。

在万般不捨下,穆兹里勉强的放开艾莉亚的手,此时,艾莉亚却看到美尼斯已经等的不耐烦了,从原本面无表情到现在竟变成一副横眉怒目的样子。

想到日后要面对的是自己喜爱但却是更难搞的人,一时之间,艾莉亚的心情不由得沈重了起来,但这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当初为何不肯诚实面对自己的心,事到如今,一切后果全都得自行承担。

不过无论如何,美尼斯是来接她了,希望这将会是个好的开始,艾莉亚深吸一大口气后,迈步向前。

米雅文也跟着一步步往前走,当时侍卫因为她是公主身份,并没有对她进行搜身,所以毒刃就藏在她的披风下。

有些事想得容易,但真要做时,却不是那回事。随着艾莉亚的愈来愈靠近,米雅文的手便抖的愈厉害。

当两人交会时,艾莉亚礼貌性的对米雅文行礼微笑致意,米雅文满脸疑问的停下来看着她,不懂艾莉亚有何意图,等艾莉亚就要走过去时,米雅文睁大眼,猛然领悟,拿出手中毒刃朝她背后肩膀刺下去,口中喃喃地说:「妳这贱人竟然还想讨好我,妳根本不配,妳给我下地狱去吧!」 

由于刺的不是太深,米雅文才鬆手,刀子就随着掉落地上。但她知道这把是他们西台有名的毒刃,只要有伤口出血就必死无疑了。

艾莉亚顿时感到一阵刺动,往前走了两步就整个人摊软倒地。

美尼斯万万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瞪大眼怔愣了一下,立即跳下马冲到艾莉亚身边,用手压住她的伤口,将她抱在怀中,焦急的喊着:「艾莉亚,艾莉亚,妳没事的,我马上找人医治妳。」

艾莉亚躺在美尼斯的怀里,听着美尼斯的声音,感觉到那熟悉的温暖,但眼前却是一片漆黑。

她强忍住痛,想要说出心中的一句话:「美尼斯,我……我……」却再也没办法发出任何声音。

就这样,思绪开始随意乱飘了起来……

可惜啊!想要来个最后的表白都来不及了,难道我……终究还是要死在这里?还是说……这样就能回去现代了?

唉──为何会感到如此的空虚遗憾,是心有不甘吗?为什幺……我的人生竟是如此的……可悲……剎那间,一颗晶莹的泪珠自她的眼角滑落……

***

从没杀过人的米雅文,神情显得十分诡异,她看着艾莉亚脸上渐渐露出阴森邪恶的笑容。

西丝坦偷偷转过头与塔娜相互对视微笑。

穆兹里整个人怔住了,他作梦也没想到,前一秒才和艾莉亚道别,下一秒竟然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倒下去。

美尼斯的脑中一片空白,难以置信眼前所发生的事,只是紧紧的抱着艾莉亚不放……

此时此刻,艾莉亚已失去了意识,再也没有任何知觉……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