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和老师H小说_色班主任H小说

白话文 280℃ 0

但儘管我再怎幺自欺欺人,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

本不是属于自己的,就算倾尽所有的去想拚命挽留,

最后还是注定如同掌中流沙一般,妄想自己已紧握着,

却看见其从指间不断一点一滴的流逝,最终无能为力的任由离去。

我还记得,那天是预定好要开那届学生会,最后一次集合会议的日子,

也刚好同一天,姜彝世跟他的朋友们约了一个唱歌的聚餐,他原本打算带上我,

但我有些抱歉的跟他说,因为要开会而无法参加,闻言,他也没说什幺,

只是神色淡淡的提醒我要是会开得太晚,记得打电话给他,他会过来接我。

看着他微微抿紧的嘴唇,我知道这是他不开心时的小习惯,

心里顿时流淌过一丝的暖意,我轻轻的在他细长的眼尾上落下几个吻后,

认真的告诉他,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不会再因为忙学生会的事而无法陪着他,

他听完,总算是恢复了一点好心情,只是依旧口是心非,硬要装出不在意的神情,

但是那抑制不住、微微上扬的嘴角,却洩漏出他其实很高兴我终于不再管学生会的事。

之后他送我到开会地点的那栋大楼门口,便转身离开,我看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

又抬头望向似乎渐渐转为昏暗的天空,心里莫名的涌起一阵烦躁。

这一场会开下来,我心神不宁的频频走神,就像是感觉有什幺事情将要发生,

一股风雨欲来、暴风雨前的宁静之感,让我整个心都处于惴惴不安的状态,

而靖哥看到我略显难看的脸色,还有些担心的叫我先回去休息,

闻言我连忙拒绝着,随后便努力强打起精神,专注的投入在后续的会议中,

就在会开到一半时,外头突然打落一声闷雷,

眼见天空早已昏暗一片,顿时间竟开始下起了倾盆大雨,

我有些心烦意乱的看着窗外,心里忽然很想见到姜彝世,

随着一声又一声的雷声响起,这样的意念却是越来越抑制不住。

之后汇报的声音几乎被阵阵雷声给掩盖住,只见靖哥微微地皱着眉头,

偏过脸望着外头这雷雨交加的恶劣天气,转头又看见大家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于是选择暂停会议,在大家一致的同意之下,决定择期再开,

随后他便挥了挥手说了一句散会,表示大家可以各自离开了,

可这场大雨下的根本寸步难行,窗外不断传来学生们被雨淋到时的惊呼声,

见状,会议室的众人更没有起身离席的意思,似乎都打算等雨小一点再离开,

但我等不了这场雨变小,现在我只想立刻离开,回到姜彝世的房子里等他回家,

就在我收拾好背包,正準备站起身时,我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

刚刚因为开会而将手机调成静音震动模式,

但这时候应该也不会有人打电话过来或是传讯息给我,

有些迟疑的拿起手机,我本想先离开,等回到家再看讯息,

但万一是姜彝世给我发讯息呢?

一想到这,我便赶紧滑开手机,只见一个从没有看过的号码给我发了一通简讯,

上面写着──「华琴会馆,308包厢,妳想知道的真相都在这里」。

乍看之下简直莫名其妙,就在我把它当作是一通广告骚扰讯息,正準备删除时,

又一通的简讯传来,还是这个号码,但这次没有文字,只附上一张照片,

而那张照片的内容显示着,在一个看起来像是包厢角落的地方,

姜彝世一副随性的坐在那裏,但怀里却抱着一个穿着性感的女人,

他甚至还将手揽上那个女人的腰间,两人一副亲暱的依偎着,

当看见那影像的瞬间,我彷彿整个人都坠入冰窟似的,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冻结了,

胸口一阵又一阵的闷痛,就像是破了一个大洞,正疯狂的往裏头灌进寒风似的发冷着,

我完全无法思考的死盯着那张照片,脑中一片空白,不知过了多久,

当萧哥发现我不对劲,走过来要拉起我时,

我猛然地站起身,一手扯过背包,便头也不回地冲出会议室,

一路下楼跑到校园的街道上,我淋着冰冷的雨,却好像无知无觉,

恍惚间感觉眼角似乎不断涌出温热的泪,混合着滴落的雨水,冷冷地浸溼着我的脸庞,

不顾一路上陆续投来的异样目光,我快跑出校门口,

站在路上,用身体硬拦下一辆计程车,随后上车报了简讯上的会馆名称,

无视着司机欲言又止的表情,我冷漠地转头看向车窗外,不言不语,

只见车子缓缓地起步,向前行驶着,我的心却一点一滴的下沉,直至坠落碎裂,

被雨水打湿的衣服正紧紧地黏贴在身上,一股冰冷极不舒服的寒意正往体内入侵着,

我伸手紧抱着,不知是因为身体冷,还是心冷而不忍住颤抖的身体,

咬紧牙关,死命地想忍住鼻头上涌的酸麻,和眼眶不断落下的眼泪,

我知道总有这幺一天,知道我迟早会被新的女人取代,

也早就做好这一天到来时的觉悟,

但当我亲眼看见,我却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心不要去疼痛、不要去愤怒,

我还是会感到椎心刺骨般的剧痛,还是会想去怨恨姜彝世的背叛,

但这样的痛不都是我自己选择的吗?可我就是没办法把这样的事当作理所当然!

我就是无法接受,明明不久前还感受着他的温柔宠爱,

这一刻却知晓,他也正把这样的宠爱给于其他的女人,

我可以接受他不再爱我的事实,但我不能忍受这样的侮辱,

被人蓄意的欺瞒着,在不知情的状况下与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男友,

呵,多幺可笑的一件事,对我来说,这简直是把我的自尊踩在脚底下糟蹋!

感受到背包里的手机正不断的震动着,不用看也知道是萧哥跟靖哥打来的,

我拿出手机,简略地给靖哥回了一条"没事,我去找姜彝世"的讯息后,

便又将手机扔回包里,不再去管手机的动静,

我现在实在无力再跟任何人解释什幺,我只想立刻冲到姜彝世的面前,

抓着他、狠狠地质问他究竟为何要这样的折辱我,

如果早就爱上了别人,为什幺又不愿意放我离开,试图赶走我身边所有的人,

把我囚禁在他的身旁,难道就只是为了让我睁大双眼的,看着他爱上别人吗?

那我这段期间所受的不安和煎熬呢?这又算什幺?

每一天我都好像是一个,正等待着执行死刑的囚犯,

被无尽的恐惧不安折磨得不成人形,却又在大刀落下的霎那,

一边承受着撕心裂肺的剧痛,一边庆幸自己终于从那样残忍的酷刑中解脱,

我绝望地笑着,在车子抵达会馆而停下的那刻起,我告诉自己,也许该醒了,

这场自以为与他心意相通的梦,既然早已注定没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那我只期盼姜彝世可以跟我坦白所有的真相,将他所有不堪的恶意都摊开在我眼前,

让我狠狠的痛过一回,从此以后,姜彝世这三个字与他的人,

还有跟他相关的一切人事物,全部,永远的离开我的人生。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