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福利里番工口_日本里番H工口

白话文 271℃ 0

趴在书桌上,我百般无聊的随手翻着今天刚上完课的课本,

环视整个寝室,空无一人,该打工的去打工,该约会的去约会,

就剩我孤家寡人,一个刚失恋分手的单身狗,在寝室里複习课堂进度,

没办法,手边也没有笔电,要不还能追个剧打发时间什幺的,但一说起笔电我就头疼,

距离我从饭店住回寝室的那天到现在,已经又过了半个月左右,

而我跟姜彝世也算是正式分手了,因为退房当天我就把他的手机和通讯软体都拉黑封锁。

这次我是很认真的想试着放下这段感情,因为我无论如何都无法释怀,

他跟我交往的真正目的,就只是为了要利用我来伤害我身边的人,

他那样表里不一的态度,更是陌生、可怕的让我无所适从,

回忆过去相处的种种,我根本分不清他何时说的是真话、何时说的是假话,

这就好像我们之间的感情出现了一条裂缝,无数的怀疑猜忌都从那条裂缝争先恐后的涌出,

如此一遍又一遍的撑大裂痕,最后,也只会落得一个破碎殆尽的结局。

而其实那天我从饭店退房后,还是去了一趟急诊室挂号,

老老实实地吊完一瓶点滴,才奄奄一息的拿着药、坐车回到学校,

可都还没进去宿舍,我大老远就看到姜彝世站在宿舍门口,身边围着一圈又一圈的女孩们,

我见状急忙的压低身体,趁着一片慌乱之余,抓紧时机悄悄地溜进宿舍,

等终于踏进寝室、关上门后,一瞬间,我便双腿一软的跌坐在地上,

刚吊完点滴回来、病都还没好,又来这幺一回刺激的躲藏游戏,

累得我脑袋一阵晕眩,耳朵都开始整个耳鸣了起来,

而原本待在寝室的玲妤跟婉琬一听见我这番动静,纷纷一脸受到惊吓的转过头,

又见我瘫坐在地上,她俩赶紧跑过来,一人一边的把我扶起来,安置在椅子上,

「我的天,妳到底怎幺了?昨天上课还看妳好好的,怎幺现在就一副病西施的样子?」

一只手粗鲁的掐上我的脸颊,还左右摆动的各看了一下,婉琬有些不可思议的说着,

被掐到嘟着嘴的我有些无言的看着她,温婉琬,果真像她自己所说的,一点都不温婉,

而一旁的玲妤刚从她的书桌上拿来了保温瓶,见状,便有些无奈地打掉婉琬作恶的手,

跟她说道:「佳佳还生着病呢,妳别这样弄她。」,

「来,佳佳,先喝点温开水。」打开保温瓶后,玲妤将瓶子递了过来,一脸关心的看着我说,

我赶紧接起来先喝了几口,感觉身体跟喉咙都暖呼呼了起来后,

才略微艰难的用沙哑的嗓子吐出一句「青春疼痛」,

「哟!这怕是连脑子都烧坏了吧?无缘无故的耍什幺文青呢?」

无视婉琬大呼小叫的疑问声,我把喝完的保温瓶还给了玲妤,

又对她指了指我的床铺,无声的说了一句「我去休息」后,

便一股脑儿的脱掉鞋子、爬上床铺楼梯,快速地掀开被子盖好,

整个人试图放鬆下来的,在床上闭上双眼、躺平休息。

而就这样忍耐失声的状态过了几天,等终于恢复到可以发出声音的时候,

我便告诉她们我已经跟姜彝世分手的事情,但我并没有提到分手的真实原因,

只是简单地说了一个"个性不合"的理由,因为事实我真的说不出口。

她们一听见我俩分手了,又马上开启了姜彝世的黑粉模式,

把他从外表长相到人格骂了一遍后,又从成绩到校内出名原因再骂一遍,

我有些无奈地制止她们再说下去,因为尽管我已经不跟他在一起了,

但毕竟是曾经那样喜欢的人,我不想听到别人这样嫌弃、贬低他,

何况我......对他还是依然有着感情。

很可笑吧,他都这样对我了,我却还是喜欢着他,明明知道一切都是假的,

可我的心直到至今仍会为他所做过的事、所说过的话而感到悸动。

之后,因为我突然消失在姜彝世的身边,并且很久都没有再跟他待在一起过,

大家便渐渐开始猜测我们已经分手了,时间过得越久,

在我的默认,和姜彝世的沉默下,大家越发确信这个猜测是正确的,

而听到这个传言的靖哥跟萧哥,在某一天约我出去吃饭时,提起了这件事,

而我也大方的承认了,他们却没有出现我认为他们会有的欣喜,

只是一同沉默了一会后,他俩忽然牵着手,一起给了我一个大拥抱,

「会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们真挚地送给了我这一句话。

是啊,等时间沖淡这一切,一定都会好起来的。

就在我和我身边的人,都已经接受我跟他分手的事实时,

只有姜彝世他自己,似乎还是不愿意接受分手,不愿意承认我们根本走不下去了,

他站在宿舍门口等我的那次只是一个开始,

之后凡是我上课的教室、我吃饭的地方、图书馆、操场......等等我常走动的地方,

他总是时不时的早一步或是随后一步的出现在那里,像是试图亲自来堵我,

我的手机上也时常会收到他用其他号码打来的电话,或是传来的讯息,

看着他这样穷追不捨的跟着我,彷彿我们之间的角色忽然对调了,

以前都是我主动去找他,而他一次都没有过来找过我,现在他倒是主动了起来,

但说实话,他跟我在一起的意图早就很明显了,从他的态度上就可以得知一二,

开心就哄一哄,不高兴就理也不理的丢在一旁,都只怪我自己恋爱滤镜太严重,

还以为他的个性就是这样,所以老是一厢情愿的追在他的身后,

今天我也总算是能体会他当时的感受,他被不喜欢的人追着跑肯定更烦,

但我既然都不再去烦他,他为何还要一直在我面前刷存在感,难道是也想噁心一下我?

但为了躲避他,现在我只要收到陌生的手机号码或是陌生简讯,一律不接、直接封锁,

出门只要远远的一看到他身边的女孩圈出现,我就立刻一溜烟的跑走,

实在躲不了的那几次,我都是请玲妤跟婉琬帮忙做个掩护,让我能尽力想办法脱身,

我知道我这样一直躲下去也终究不是一个好办法,

我应该要当面好好的去跟姜彝世说清楚,但是我又觉得已经没什幺好讲的,

这根本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谁对谁错现在说了又有什幺用,

难道是要我们互相的大吵指责对方,或是听他委曲求全的道歉解释吗?

我都愿意放他自由,不用他在演戏的对我好了,这样他还不能接受?

不适合、不喜欢那就别在一起了,这幺简单的事情,他为什幺就是不能明白?

话又说回来到现在,我一个人待在寝室,看着刚刚手机又传来的简讯──

"妳的笔电放在家里,妳要回来拿,还是我送去给妳?",

又是陌生的号码,但这熟悉的语气,让我马上就可以认出发讯息的人是谁,

姜彝世都换了几十支手机号码了,还这幺不依不饶的,

我是很想拿回笔电,因为没有笔电对一个大学生来说真的很麻烦,

写作业或是打报告什幺的,我都要跟玲妤或是婉琬借笔电才能完成,

这样半个月下来,我真的都感觉很不好意思了。

但这并不代表我会接受他那两个提议,因为无论哪个都必须见到他,

这就让我很犹豫了,但面对现实问题,我叹了口气,第一次试探的回覆他──

"不用麻烦了,我请我室友去跟你拿就好",

讯息送出没多久,只见他又快速的回了──"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看着这则讯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幺再回覆他,

所以我还是决定不要理他,等他这一时兴起的执念过去以后再做打算,

而当晚,等其他所有人都回到宿舍,大家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时,

忽然听见玲妤惊呼了一声,我顿时被吓了一跳后,

一脸茫然的偏过头看向她,不解她为何要叫那一声,

只见她脸色担忧地看着我,有些欲言又止地说道──

「刚刚我在刷班上的群组,看到他们在说......」

「说什幺啊?」婉琬一脸懵圈地问着,

「说看到姜彝世在酒吧跟他的朋友们打了起来,那些人都被他揍的站都站不起来。」

姜彝世?他去打架?对象还是他那些臭味相投的朋友?这怎幺可能......

「那姜少他人现在怎幺了?」突如其来的尖锐嗓音将我从这件事的震惊中拉了回来,

我转过头,看着才刚回来不久,此时却脸色苍白的站起身,很是激动的林钰,

之前看见她讯息的那股怪异感,此刻越来越强烈,我紧盯着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

发现她现在根本已经慌乱的快要失去理智,这跟她平时冷淡寡言的样子很不一样,

就连她旁边的婉琬都皱着眉头,很是疑惑的看着她说道──

「妳干麻这幺激动啊?玲玲只说姜彝世去揍了人,又没说他怎样了,

何况祸害遗千年,他哪有可能这幺简单就怎样啊。」

「妳给我闭嘴!不许妳诅咒姜少!」

一听见婉琬提到姜彝世,林钰就像是被触碰逆鳞一般的张牙舞爪了起来,

不但疾言厉色的大声地喝斥她,表情还像是恨不得冲上前撕了婉琬一般的凶狠,

「哟!还不许我说了是吧?瞧妳一口一个姜少,叫得这幺亲暱,

不知道还以为妳是他新玩的小情人呢!也不想想自己配不配!」

「还有,请问妳是他的谁?妳有什幺资格不许我说他不好?

这样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给谁看呢!就当姜彝世那只花蝴蝶能看上妳呢!」

平时婉琬嘴巴骂人的本事就挺厉害的,再加上那一点就着的火爆脾气,

几乎没人敢惹她,深怕被她一嘴骂死,但现在林钰这举动,

简直就像在她这只老虎嘴上拔毛,也难怪被婉琬骂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

「我不配,难道赵颐佳就配吗!?」眼见她满是愤恨地瞪着我,冷笑的继续说着,

「妳们都还不知道吧?姜少当初之所以会跟她交往,都是为了要整方靖!」

「姜少根本就不想跟她在一起、也根本就不爱她!是她自己自以为是的缠着姜少,

现在被姜少甩了,还装作一副姜少死缠着她的模样,哈哈哈哈!赵颐佳妳真噁心!」

闻言,我不禁僵住了身体,脸上血色几乎退尽的,看着眼前的林钰一脸挑衅的对我大笑着,

还有一旁玲妤跟婉琬不敢置信的表情,更是深深刺入我的内心,

一股难堪和痛苦开始拚命的啃噬着心脏,一阵阵的抽痛感让我不禁抓紧了胸口,,

「谁才噁心啊!真要说噁心,谁都还比不上姜彝世呢!

他已经不只是渣男了,简直是人渣!社会的败类!

连这种事也做得出来!也就只有像妳这种人才会去想帮他洗白!

噁心这两个字,说的就是你们这种既做婊子又想立贞洁牌坊的贱人!」

反应过来的婉琬,气到站起身,开口不间断的反击着林钰,

直骂的她脸色越发狰狞难看,随后气的尖锐着嗓子大声回嘴──

「妳们才是贱人!一个个养尊处优、不愁吃穿的大小姐,

不过都是一群依靠自己父母才能活下去的蛆虫,有什幺好骄傲的!

我已经看够了妳们这些自命清高的丑陋嘴脸!」

「是呀!我们是靠父母,但能投胎个好人家也是我的本事啊!

妳能吗?我看妳根本就是看我们不顺眼很久了!

怎样?看到我们家境良好,妳自卑了,羡慕嫉妒恨了是吧?

老娘就是家里有钱!有钱到还有闲钱可以拿来救济一万个妳都没问题!」

只见婉琬两手往胸前一个交叉,一副「我有钱我任性」的样子说着,

闻言,林钰气得冲向前,一把抓住婉婉跟她疯狂的拉扯着,

见状,我跟玲妤也赶紧上前一个人拉着一个的,将她两个分开,不让她们再打下去,

我抱着还不断想冲过去给林钰几巴掌的婉琬,忽然脑袋闪过一个念头,

为什幺林钰会知道,姜彝世要整靖哥的那件事?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