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男友一要我好几次_欧美插入

白话文 103℃ 0

张美琪按下叫号钮,走近柜檯的是一个衣着端整的削瘦中年人。

张美琪对他微笑,「请问今天要办理什幺业务呢?」

男人的视线扫过张美琪的脸庞没有多作停留,将目光移向她的身体。「我要存款。」他递出现金和存簿,蛇一般的眼睛肆无忌惮地看着她的胸口。

张美琪暗骂一声:「靠!遇到变态。」

张美琪的制服是改良式旗袍,包得紧紧的根本什幺都看不到,但那男人就是直勾勾盯着她的上身不放,在她鼓鼓的胸前游移着视线。

那目光实在太令人不快,张美琪只好弯低身体赶快把事情做完。把存簿还给男人的时候,他竟然舔舔嘴唇露出猥琐的笑,说了很露骨的话,「你的奶好大,真想摸一下。」

他声音低低的,恰恰好只有张美琪能听见,语气里掩不住的慾望让她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张美琪又惊又气,当场怒视男人,低吼一声:「滚。」

男人眼神闪了闪,一脸不甘地转身离开,临走前还嘴上不认输地说:「小野猫喔,真够味。」

张美琪气炸了。她在服务业称得上经验丰富,也不是没遇过男人吃她豆腐,像这样无耻大胆的家伙却还是头一回碰到。

她立刻向组长报告,把这变态男的姓名公布给全体柜檯行员知道,要同事们小心这个身材削瘦,打扮得人模人样的中年男人。

张美琪觉得噁心透顶,接下来的上班时间心情都不好。如果是在外面被这男人骚扰,她恐怕会随手拿起什幺就往他头上砸过去,无奈是在工作场合遇见的客户,只能气在心里眼睁睁看他走掉。

午休的时候她打电话跟王威友抱怨,王威友很紧张,「你要小心,别让坏人有机可乘。」

张美琪咬牙切齿地说:「他敢来我就用机车大锁打他。」

王威友还是不放心,「我去接你下班好了,这样比较安全。」

「不用啦。」张美琪并没有掉以轻心,只是不想麻烦王威友。

张美琪快下班的时候,王威友又打了一次电话,「你什幺时候下班?我去接你。」

「不用麻烦啦,我东西收收就要走了。放心,我会注意安全的。」

「你还是等我一下,我马上到。」

「真的不用,等你来我肚子都饿死了。」

张美琪离开公司时天色已经全暗,走过一排商店之后就只剩几盏路灯照明,通往停车场的路不怎幺亮,只有她一人独行。

张美琪绷紧神经不时留意周遭动静,小心翼翼地走着,突然一股凉意爬上背脊,她有种被窥探的感觉,猛然回头却没有见到人。张美琪不敢掉以轻心,立刻掉头往光亮处走去,并抓好皮包随时準备打人。

可惜张美琪的警戒敌不过坏人的恶意,才走了几步就被人从背后用力扯住,一双细瘦却有力的手臂箍了上来,拖着她就往暗处走。

张美琪奋力挣扎,想动手用包包打人却毫无办法,只觉得被愈勒愈紧,这才知道原来再瘦的男人也能发出很大的力气。她这辈子从来没有那幺害怕过。

张美琪想放声大叫,声音还没有出去嘴巴就被捂住了,略带腥气的体味窜入鼻腔,作呕的感觉激得她更用力踢蹬,徒劳无功。眼睁睁看着自己慢慢被拖向暗处,她脑袋一片空白,只能不停挣扎。

「放开她!」

张美琪听见一声大吼,身后紧箍着她的男人突然开始哀嚎,双手放鬆了。她赶紧逃开,跑了几公尺才回头确认发生什幺事。

只见王威友用力拽着早上那个变态,恶狠狠地瞪他,用非常吓人的声音咆哮:「不准再靠近她!如果还有下次就不只这只手了。」张美琪从来没听过王威友发出这幺可怕的声音。

是王威友!竟然是王威友救了她!

王威友吼完用力扭了变态男的胳膊,那只细瘦的手臂应声脱臼,男人发出惨绝人寰的哀嚎。

王威友怎幺使劲都觉得不够。这噁心的男人竟敢对张美琪做那种骯髒事,王威友只想让他叫得更惨一点。

远远看见张美琪被一个男人拖着走,王威友顿时气血冲脑,连架都没打过的他第一次有了杀人的冲动。他怒气腾腾大步跑向张美琪,用力扯下勒着她的手臂,如果可以,他真想直接把那两只手折了。

张美琪看着气势汹汹的王威友,觉得高大威猛的他根本就是来惩罚坏人的怒目金刚,虽然他扭曲着脸、发出可怖的声音,但张美琪一点也不害怕。

变态男在他手下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因为叫声太过凄厉,终于引来旁人的注意。

有个热心的年轻人跑过来探看究竟,看到个子高大的王威友拽着一个瘦弱的男人,那人还叫得挺恐怖,直觉是王威友打了他。年轻人站得远远的,紧张地问痛得大叫的男人:「要不要帮你报警?」

张美琪在旁边大喊,「快报警,他刚刚想抓我!是那个很高的先生见义勇为救了我。」

王威友被张美琪的叫声分了心,手下不觉一鬆,变态男立刻逃走。

年轻人吓了一大跳,问道:「要不要追?」

张美琪摇摇头,「没关係,我知道他是谁。我猜他应该不敢再接近我了。」

年轻人看张美琪好像没什幺事,慰问了几句就先行离开。

混乱过后,张美琪的肾上腺素开始消退,脚一软就要瘫到地上,被王威友一把接住。她跌进王威友怀里,正想推开他站好,却发现自己被牢牢抱着。

「别动。」他和缓的声音里有不容质疑的坚持。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