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进入你的身体_他的巨大还在身体里面

白话文 157430℃ 0

饭店外面是一条宽广的林荫大道,散起步来满舒服。

王威友和张美琪并肩走着,两人时不时会碰到一块,虽然隔着衣服,还是可以感受到不同于自己的柔软,王威友只觉得身体愈来愈热,血液咕噜咕噜不停冒泡。终于,有颗泡泡滚到嘴边,让他忍不住想把泡泡化成言语吐露出来。

两人恰好走到一个路口,行人号誌灯的小绿人正忙着加紧脚步。王威友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张美琪心急地喊:「快快快快快,要红灯了,我们快过马路。」说完拉了王威友的手就往马路对面冲过去。

王威友先是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以后,心里满是甜滋滋的快乐。

他们及时过了马路,踩上对面人行道后张美琪低声欢呼,和同样喘着气的王威友相视而笑。张美琪想鬆开王威友的手,却被他紧紧握住。

「你干嘛?」莫名的预感让张美琪非常惊恐,拼命想把手抽回来,没想到愈用力王威友就把手握得愈紧。

王威友把张美琪的手抓得死紧,「我…我…」了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急得不得了,只能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望着他灼热的眼神,张美琪恍然明白王威友的心意,预感成真,她顿时手足无措起来。

「放…放手啦!」张美琪觉得自己也太没用了,竟然慌得结巴。

两人拉扯了半天,王威友怎幺也不愿意鬆手,他鼓足勇气表白:「我喜欢……」

「别说,不要说,再多说一个字我就揍你!」她用粗鲁来掩饰自己的羞怯。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王威友决定无视张美琪的抗拒坚持到底,他表情非常认真,一鼓作气,「我很喜欢你,当我女朋友好不好?」

一直以来张美琪就只是单纯地把王威友视为好友,这突如其来的告白让她心慌意乱,反射性地想拒绝。她涨红着脸,想明白告诉他:「你不是我喜欢的那一型。」话到嘴边却成了「哪有人在大马路上告白的啊?」语气里竟带着点娇嗔的意味。

发现张美琪没有拒绝自己,王威友高兴到快疯了,「你愿意,你愿意,你愿意!」

张美琪百口莫辩,「我没有说愿意。」

王威友的脸马上垮了下来。

那失望的表情简直像小男孩被夺走心爱的玩具,张美琪看了不忍心,竟然自打嘴巴提醒他,「我也没有说不愿意啊。」

他傻愣愣地看她,「什幺意思?所以你想不想当我女朋友?」

张美琪被他看得又羞又恼,「我不知道啦!」这次是真的娇嗔了,「你好讨厌,干嘛把事情搞得那幺複杂。」

王威友哪听过英勇的张美琪这样软绵绵的声音,心都酥了。

她瞪了他好一会才恨恨地说:「让我想一下。」

「好,你慢慢想,我先送你回家。」王威友笑得合不拢嘴。

回家的时候张美琪脸色非常难看。许芳菁看到站在门口笑瞇瞇的王威友和一脸大便的张美琪,觉得这情景实在诡异,她无法理解为什幺一起出门的两个人会如此情绪一高一低。

王威友离开以后,许芳菁问张美琪发生什幺事,「怎幺了,东西不好吃吗?还是太贵不值那个价?」

张美琪叹了口气,「跟食物无关。」

「那跟什幺有关?」

她烦躁地抓抓头,「王威友啦。」

许芳菁推推眼镜,淡淡地说:「明天我要吃晨之香的玉米蛋烤吐司和冰红茶。」

「许芳菁,你有没有朋友爱啊?我在这边烦得要死你还在说明天早上要吃什幺,你都不问问我为什幺烦!」

「我知道啊。」

「知道什幺?」

「我知道你为什幺烦,因为王威友跟你告白让你很苦恼。我就说他在追你吧,你输了,要请我吃一个礼拜的早餐。」

张美琪惊恐地看着许芳菁,「你是柯南吗?」

她浅浅一笑,「好说好说。」

张美琪抱着头不停唉声叹气,「唉,好烦。啊,好烦。吼,好烦。烦烦烦烦烦。」

许芳菁好笑地看她,「我真不懂,王威友跟你告白就告白,喜欢他就说好,不喜欢就拒绝,有什幺好烦的?」

「我是喜欢跟他在一起,可是根本没办法想像他变成男朋友,他又不是我的菜。」

「说到这件事,我一直很好奇,到底你对『是不是你的菜』这件事是怎幺定义的?」

张美琪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愣住了。她想了一会,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大概就是想不想把他推倒那样。像罗天保根本我天菜,每次看到他在揉麵团就会想『喔!好想当他手里的麵团』,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许芳菁摸摸下巴,若有所思了一会,「所以是不是你的菜牵涉到所谓性吸引力。不过我个人认为性吸引力这件事并不是全有全无的,而是一种连续性的光谱。王威友完全不是你的菜吗?他对你真的一点吸引力也没有?」

张美琪无法回答许芳菁的问题,但觉得她的分析实在太精闢了,「果然不愧是国家级研究单位的研究员,完全切中要点。我从来没想过所谓我的菜就是对我有性吸引力耶。」

「那王威友对你有性吸引力吗?」许芳菁这次问得非常直白。

张美琪害臊得耳朵都热了,「没想过啦。」

「你从来没有对他脸红心跳过?」

当然有。张美琪想起自己坐在机车后座时感受到的宽厚背肌,想起手臂环住的结实腰腹,立刻脸红心跳起来。光用想的都这样,更何况是真人在眼前,那种心跳如擂鼓、脸红像发烧的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张美琪虽然没有回答,愈来愈红的脸蛋却透露出答案。她试图理清自己的想法,「可是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像他这型的男生。我喜欢帅哥,韩国欧巴那种五官精緻的花美男,而且身材要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王威友太壮了。」

「不要管以前,我只问你,王威友现在真的、确实对你一点性吸引力都没有?你一定脸红心跳过,对吧?」

张美琪很不甘心地承认,「是有脸红心跳过啦,可是我担心那只是因为他救了我,被他的英雄光环所迷惑才会这样。万一这种意乱情迷的感觉只是短暂的怎幺办?」

「我说过,性吸引力是种光谱,而且强度不是固定不变的,也许相处过后王威友会变成你天菜也说不定。你要不要给彼此一个机会,试试看?」

张美琪反覆思考许芳菁的建议,一时之间无法做出决定。「谢谢,我再想想。」

许芳菁补充说明,「你再想想之前,我想跟你分享一件事。我认为感情好的情侣一定也会是彼此最好的朋友,生活中再细微的小事都会想跟对方分享,无论快乐悲伤。就我这旁观者的立场来看,你和王威友其实有成为好情人的潜力,因为你们是感情很好的朋友。」

张美琪若有所思,「谢谢你跟我说这件事,我会很认真参考。」

张美琪躺在床上想了很多事,久久无法入睡。她想着今天西装代言人般英挺的王威友,帅得让人脸红心跳,还有他瞇着眼睛看自己的样子。想着王威友每天风雨无阻接送她上下班。想着王威友救她那天,平常低缓温和的声音竟能变成恐怖的大吼。想着王威友找尽理由坚持要借她钱,只因为不想她辛苦打工。想着王威友看到床戏时紧张到绷紧身体。她还记起尚未相认的时候,王威友曾在大雨中热心帮她挪机车。

这个善良老实又体贴的男人,牵着她的手不肯放,说喜欢她。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心,动了。爱情早在不知不觉间从友谊的沃土中萌芽。

认清了这个事实,张美琪弯起嘴角,沉沉睡去。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