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与男人的第一次_口述被男朋友口舒服吗

白话文 240802℃ 2

王威友预定的露营场位于风景优美的河边,流水潺潺、绿草如茵,让张美琪讚叹不已。管理人告诉王威友今天只有他们和另一组客人,可以任选扎营的地方。王威友询问张美琪的意见,她挑了一个离大草坪最近的位置,虽然离公用浴厕稍远一些,但整片绿地就在眼前,好像被他们包下了。

冬日里白天短,王威友抓紧时间搭帐棚,张美琪则在一旁準备晚餐。中午两人只简单地吃了茶叶蛋和麵包,王威友边工作边闻着旁边传来的食物香气,肚子饿得咕噜噜叫起来。

「晚上吃什幺?闻起来像打抛猪。」

「就是打抛猪肉饭。」

「好饿喔,什幺时候可以吃饭?」

「很快,东西都是我从家里带来的,热一热就好。你帐棚搭好就可以吃了。」

等王威友弄好帐棚,张美琪已经在小小的折叠桌上摆满食物。一人一盘打抛猪肉饭,还有一大碗番茄蛋花汤,连切好的水果都有。

「好丰盛喔。」王威友讚叹道。

「我做的。」张美琪骄傲地翘起鼻子。

「这幺短时间,怎幺办到的?」王威友非常惊讶。

「打抛猪和白饭先在家里弄好,番茄蛋花汤是在这里现做的。水果也刚切好。」

王威友久久没有说话,张美琪问他怎幺了。

「我…从来没有吃过你做的东西,好感动。」

张美琪笑了,「吃了再感动吧,说不定不合胃口。」

「一定合胃口,一定。」

王威友嚐了嚐打抛猪肉,鹹香开胃,立刻扒了好几口饭进嘴里。「好好吃。」他因为嘴里塞满食物口齿不清。

张美琪看他吃得开心,觉得很满足,「慢慢吃。」

「你也吃。」他把嘴里的饭菜嚥下去,「真的好好吃。早知道你这幺会做菜我们就不吃外面了,我想吃你煮的。」

「我也想吃自己做的,但做饭很累,要买、要洗、要煮、要收拾,想到就懒。上班累了一天下班只想休息,实在不想弄。」

「那放假的时候偶尔做给我吃好不好?」

「这倒是可以。」

等他们吃饱饭收拾完毕,太阳的余光已经消失,夜幕降临,只剩隔壁帐棚和办公区几栋建筑物的光。虽说是隔壁帐棚,其实离他们也很远,只看到微弱的灯光,完全听不到人声。

王威友和张美琪做了简单的盥洗就开始这次出游最重要的活动──大吼大叫。

他们走到河边,张美琪双手握拳做好準备。

「要不要我走远一点。」王威友体贴地问。

「随便。今天我不骂髒话,只会诅咒人,你如果想看邪恶的张美琪可以留下来。」

「我想知道你所有的样子。」

「被吓到恕不负责喔。」

王威友笑一笑,「不会。」

「还是站远一点,我怕你耳朵受不了。」

王威友听话站得稍远些,但张美琪说什幺绝对不会漏掉。他实在好奇张美琪发洩的时候到底叫了些什幺。

这次张美琪的鬼吼鬼叫反反覆覆只有两句话:「徐志贤去死!徐志贤你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徐志贤你给我下地狱,下地狱、下地狱、下地狱,你下地狱吧!」

帐出错是她不小心,骂自己就太蠢了。奥客虽奥,但下次不见得是她服务,勉强可以忍耐。只有徐志贤,一直、一直、一直找藉口摸她弄她骚扰她,她逃也逃不走躲也躲不开,还有好多同事跟她有同样的遭遇。张美琪真的很恨徐志贤。

王威友走近,轻声问她:「徐志贤是谁?」

「柜檯部经理。」

这几个字带着鼻音,王威友觉得张美琪在哭,把她转过来面对自己,发现她满脸是泪。

「天啊……」王威友心痛得不得了,万分不捨地将张美琪拥入怀中。一向强悍的张美琪哭得这幺伤心,一定是非常委屈。

「要跟我说说吗?」

「等下再说那些烦人的事,先看星星吧,难得有这幺美丽的星空。」

与远山相接的墨色天幕上繁星点点,这是在都市里难得见到的美景。上台北以后连看到星星都难,张美琪已经很久没有看过这幺美丽的星空。

她拿出特地準备的地垫、被子,在草皮上铺了个临时卧铺,率先钻进去,把自己安顿得舒舒服服,只露出一张小脸。

「快来躺着看星星,好漂亮喔。」

王威友觉得自己心跳加速,快到就要爆炸了。他吸口气,慢吞吞地坐到地铺上,把被子掀开一角,却迟迟不躺进去。

张美琪噘着嘴抱怨,「快进来啦,很冷耶。」

这次王威友连脑子都炸了。

他躺到张美琪身边,僵直着身体离她远远的,深怕一不小心会碰到她。

------

明天有更新喔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