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女人生理需求自述_我是女的好想要男人

白话文 59102℃ 0

隔日雅蕾亚就从病床上起来,本来医生说她还只能好好静养,但看她复原状况出乎意料的快,加上雅蕾亚不打算乱来,便让她自行活动,固定检查身体健康而已。

「呼......算是痊癒了。」雅蕾亚调整呼吸,控制着虚弱的【黑影】,确定没问题。

看来因为使用时间不常的关係,加上是神经毒影响,提早昏了过去......但这也是麻烦的原因。她苦脑叹气,在使用那【招式】完后,有一天的时间【黑影】是完全被强制封印住,如果以30分钟为一天代价计算,60分钟两天、90分钟三天......啊啊,太不实际了。

排除不依靠【黑影】的力量,光是10分钟就精神感到疲惫了,若是在长期战斗下,根本会是先过劳而死。

「要自己一个人活下去,是不可能的啊啊…...」雅蕾亚感叹道。

正当想着之后要面临的难题,有人敲门了,问道:「妳在吗?那卡斯特。」

「啊,请进。」

霍金斯开门入内,雅蕾亚默默找了一个位子坐了下来,反正找她的原因是有重要,随意显得太无礼。

「妳的状况如何?」

「还可以,不过......我不认为对方会让我有喘息的时间。」

「确实,我的船员已经打听到一些消息。」他边说边把一份文件递去,「我叫人整理出来的,自己看看吧。」

雅蕾亚收了下来,翻阅开文件的内容,大部份是简要的说明,和自己预想没有差太多,一些赏金猎人......嗯?

她的目光停在那一页,一张有着异色瞳孔的蓝髮男子照片。

「......妳认识吗?」霍金斯看她的神情微妙。

「不,严格来说,我对赏金猎人不是熟悉......但是,」雅蕾亚疑惑抓着大脑,「他的脸有点像谁......的样子?」

「......听说那人是因为发生一些事情,有一段时间没有露脸,目前只有叫做萨克的管理。」他自顾自地讲道,「可见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如果尼兹 席贾勒弗没有出现,至少避免掉伤亡。」

居然是用【伤亡】形容吗......雅蕾亚见霍金斯格外警戒,意识到那个男人危险性。

但说也奇怪,这个人的样貌老实觉得在哪里见过,但是我没有认识赏金猎人......

「如果没有事情,我要先离开了......」

「等等,我有一件事情,我想问你。」雅蕾亚叫住他。

「……什幺事?」

「我一直觉得很奇怪,」她不解的问道,「你不像是一个会做危险的事情,光是知道敌人是【一群】的状况下。」

「……」霍金斯没有露出任何反应。

「就算你的船员们可以抗衡,但都会知道有棘手的对手,还刻意如此吗?」

「那幺,妳当时又如何想?」霍金斯阖上眼,反问她:「明知道我不会被轻易的杀掉,为何选择替我挡下子弹?」

「我......」雅蕾亚想回答他,却马上顿时哑然。

是啊,为什幺我会有这种举动呢?这是不必要的......

见她无法回答他的话,淡然的说道:「我不急需要妳回答出答案,等妳想出来再答覆我的问题。」

目送对方离开,只留下困惑与矛盾的雅蕾亚一人。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