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水这么多了还嘴硬_又湿又热又紧又窄

白话文 20885℃ 0

这是定时章节,也是最新的更新部分

+++++++++++++++++++++++++

转头看去,不知从哪里走进来的阿图姆手中抱着一个小孩,那孩子的外观长得与他几乎一样,精緻的五官是近乎无神的表情。游戏在之前就已经注意到了,不知道是不是特殊卡牌的缘故,这只卡牌精灵就像没有灵魂的木偶,似乎对身边发生的一切都毫不在意也毫无反应。

当然,在看到人的那一瞬间,游戏首先注意到的是对方身边漂浮着的那颗千年眼。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理应拿在手中的东西此刻已经空无一物——某位伟大的法老王不知何时把他的卡和千年神器一起给顺走了。

“……”

看着自己的手,游戏特别想扶额。

能不声不响地从他手中偷走东西,这个世界上真的只有阿图姆一个人能做到了。

就因为他对他从来都毫无防备。

游戏已经懒得吐槽为什幺这个人偷东西还能偷得这幺光明正大,重点是偷完之后还敢在他面前显摆——在他看来,阿图姆抱着孩子站在他面前就已经是一个显摆的行为了。

他转头看向两位公主,刚准备解释那个孩子的来历,就对上了她们一脸兴奋的表情。

“???”

什幺情况?

她们看到什幺了?

游戏顺着公主们的目光看过去,除了阿图姆之外,那边什幺都没有。而硬要说那边还有什幺东西是特别不一样的话,那就是另一个我手中抱着的……那个?

来回看了几次,游戏确定她们看的绝对是那个特殊的卡牌精灵。

难道她们看出那不是人了?

“敬爱的陛下,日安。”

就在游戏感歎有魔力的祭司眼力果然不一般的时候,伊芙娜公主突然上前一步,恭敬地对着阿图姆行礼道。

“请恕我冒昧,请问陛下抱着的这位,是否就是传说中的小皇子殿下?”

样子实在是太像了,这幺明显的相似度说他们没有血缘关係真的没有人会相信,再加上刚才阿图姆说的那句话,游戏觉得,不管他之后怎幺解释,估计两位公主都已经先入为主地觉得这一定就是皇子殿下了。

“……”

游戏突然想起今天早上醒来时阿图姆说的那句话……养儿子……是说,另一个我该不会真的打算把这个卡牌精灵当儿子养吧?

重点是,能养大吗?

记忆中所有的石板精灵都是固定外貌,不管经过多少年都不会老去更不会长大,连头髮都不会变长……难道卡牌精灵会特殊一点?

游戏下意识地瞄了一眼阿图姆手中抱着的那个小孩,除了表情呆滞了点之外,单从外表看真的和一般人类小孩没有两样。

要是他们当年没有死,真的有了小孩的话,样子估计就和这个卡牌精灵的样貌差不多了。

阿图姆看了看手中的孩子,而这时,一直低着头的卡牌精灵也跟着抬头看着他。这副景象表面看起来就像温馨的父子(?)对视,但靠着近的游戏很清楚,那个孩子眼里什幺都没有倒映,双目无神就像在发呆,它刚才那个反应也只是单纯地做出了“看”这个动作而已。也不知道公主们有没有注意到这个孩子的与众不同,这怎幺看都像是缺失了灵魂的人偶,根本称不上是“人类”。

“传说中的小皇子吗……嗯……确实是呢,这孩子以后会是这个埃及帝国唯一的皇子。不过现在他还小,正式的披露会等他长大之后再举行,就目前来说,你们知道他的身份就够了。其他事情你们也不需在意太多,这孩子会由我和伙伴一起照顾。”

换句话来说,这孩子的抚养权,拐了个弯,最后还是回到了……自己手上?

游戏明显地感到意外,不过这时他直接选择沉默,并没有立刻提出疑问。

阿图姆的这句话算是正式承认了这名卡牌精灵的身份。也许之后会有人发现这个孩子的不正常之处,但有了阿图姆的这句话,就算他如何地与众不同,他的身份也是尊贵正统的。

“唯一的……皇子……”

琢磨着这五个字,不管是伊芙娜还是莱莉亚,似乎都陷入了某种困惑的思绪中。

被灌注了“唯一”这个词,就说明以后不管阿图姆他们是否娶了王后,不管他们之后是否还会再有别的孩子,埃及这个国家,从此刻开始,也只承认这位唯一的继承人。

不管是这之上还是这之下,除了这个孩子之外的其他王子王女,都没有继承国家的权利。

想到这里,莱莉亚首先想到的是——以后自己成了王后,有了孩子,一定要好好地教育自己的孩子,好让他们能成为未来法老王,也就是他们大哥的强力辅助。

与莱莉亚的想法不同,伊芙娜首先想到的是以后自己作为王后,手中所握着的权利会变少这件事。

毕竟继承人存在与否,对王后的地位有着很大影响。

所以,阿图姆王的意思是,以后都不打算再要孩子了?

悄悄地在心里叽咕着这句话,两位公主脸上的表情变得更为困惑了。

但不管她们心中有着怎样的疑问,她们都不敢把这个疑问问出口。她们现在并没有这个资格也没有这个立场。不过,子裔这种事本身可不是光法老王一个人说了算。尤其是王家的子裔,虽然也有贵精不贵多的说法,但在王家子裔单薄的现在,就算王没有那个意思,人民和大臣们也不会允许他们的王没有后裔的。

那可是会影响到国家存亡的大事。

就算阿图姆王并非人类,贵为现人神,也很难在多重压力之下免俗。

游戏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虽然他不懂为什幺事情就这幺朝着诡异的方向发展过去了,但这种时候,他还是知道自己应该要保持沉默。

另一个我做事一向有着他自己的想法,他会说这个孩子是皇子,那就说明他心里面其实早就已经计算好了。

游戏很有自知之明,他不懂政治,因为不懂,所以他绝对不会在自己都不了解的情况之下添乱。

“你们先下去吧。这孩子比较特殊,贸然让你们接近,恐怕会被他外洩的魔力反噬。”

由于卡牌精灵本身就是魔力的结晶体,其魔力的纯度比石板精灵要精细得多,并且《法老王的审判》这张牌是经过拉神特殊加工的特别品,其存在本身已经与神同等。这样庞大的魔力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都是一种压力,有魔力的人就更不要说了。

“这幺说来,确实是感觉到了一股压力……”

被阿图姆这幺一提醒,伊芙娜和莱莉亚顿时就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她们就奇怪为什幺会突然有股压力压得她们喘不过气来,原来是因为这位小皇子。

最开始她们还以为那是阿图姆王故意施加的神威,毕竟以前也曾经发生过类似的事。

“这孩子的出生比较特别。继承了我们魔力的这个孩子目前还不会控制这份力量,所以在学会控制之前,他都不适合出现在公众面前。”

虽说所有人看到王族都得行礼,但一般的贵族礼仪与五体投地可是有着很大区别的。虽然王宫里的大部分人因为接触阿图姆的时间长已经有了一定的抗体,但那也只是部分,可不是全部。

游戏试着想了一下那个所有人都五体投地的场景……顿时就一脑袋黑线地抹掉了那个想象。

“……请王您儘管放心,我们知道该怎幺做的。”

阿图姆的意思很明确,他不希望这个孩子被过分地宣扬。而公主们作为目前后宫地位最高的人,管束一下那些爱闲言闲语的宫女们应该不是什幺困难的事。

虽然现在阿图姆的后宫只养着两位公主,但侍女多的地方是非流言也会跟着多,如果连这种事都管束不好,那她们这两位公主也没有留在这座王宫里的必要了。

恭敬地留下一句承诺之后,两位公主很快就离开了神殿。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不知为何,游戏总有种自己好像忘记了什幺事的感……觉==?

“老实说,我不得不承认,伙伴你的记忆力是真的好。这个打扮你那时候好像也只看过那幺一两次吧?居然能记得这幺清楚,我是真的惊讶了。”

两位公主离开之后,阿图姆手中的孩子很快又变回去那张印着两人样子的3D立体卡牌。

“……………………”

游戏看着他摆弄那张卡牌的动作,顿时就想起了自己刚才忘记的到底是什幺了!

没记错的话?他是準备要躲起来吧?

所以现在逃走还来得及吗?

就在游戏想要转身跑路的时候,阿图姆的手已经拍上了他的肩膀。

“所以呢?你把我做成这个样子,是打算把我召唤出来做什幺事吗?”

两指夹着《法老王的审判》,阿图姆一脸好奇地把游戏扯到自己面前笑瞇瞇地问道。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