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肉多多合集_短篇肉辣全集目录列表

白话文 11171℃ 0
30、裸女图

  「傅景行,傅景行!」

  沈灵枝两手试图推搡他胸膛,结果惊恐地现,她的身体完全使不上力。

  男人置若罔闻,两手依旧毫无章法地在她身上重重摩挲,她的胸乳随着他呼吸一起一伏,他的汗水大颗大颗砸到她脸颊,锁骨,乳沟,像燃尽的烟头。他的身体好烫,似蒸腾了无形的热气,逼出她一身汗。

  「傅景行,你是不是吃错药……啊……」

  他的手突然按住她的臀,往胯下挤压。

  不着一物的娇嫩腿心被迫抵上粗长炙热的硕大,像一杆上膛的枪,极具威慑力。

  沈灵枝浑身一颤。

  擦,难道他真吃错药了,那玩意儿不是安眠药,是强效春药?!

  男人似乎觉得胯下的摩擦更为舒服,大掌扣住她腰肢,隔着裤子顶弄起来。

  「傅景行,你清醒点!」

  沈灵枝推不开他,只能把男人脑袋掰过来,强迫四目相对。

  「看清楚,你不是在做梦,你喝醉了,我是张敏月!」

  她随口报了个师姐的名字,企图洗脑。

  她知道傅景行这人虽然看着性子恶劣,但其实洁身自好,更不屑强上女孩子。

  男人瞳孔有些涣散,眼底不似以往澄澈,布了淡淡的血丝。他的视线逐渐对焦,女孩娇俏愠怒的小脸在昏黄的灯光下生动明媚,微张的樱唇似乎特别香甜可口,就连鼻息间若有似无的少女馨香也那般真实,他贪婪地凝着,生怕一眨眼眼前的幻影就此消失。

  他的眼神像一张密密实实的网,伺机将眼前的猎物吞噬殆尽。

  这样的感觉,比刚才还让沈灵枝心慌。

  「喂……」

  「沈灵枝,这下我看你能逃到哪去。」

  「唔……」

  傅景行捧住女孩的脸,唇紧紧贴了上来,结结实实啵了一口。

  呃……嗯?

  还以为要直接被狼吻的某女愣了一下,可能被纪长顾色气满满地亲多了,这个吻显得格外的……无比的……清纯。

  然而这个想法仅维持了五分钟。

  傅景行显然是个无师自通的高手,亲了好几下不过瘾,伸出舌尖舔女孩的唇,又含到嘴里嘬吸。沈灵枝惊呆了,只能紧紧咬住牙关,坚持最后一道防线。他却像饿极了孩子,一下子感知到似有更美味的在等着他,舌尖不留余力地想撬开她牙关,她绷着绷着,最后受不住他舔她牙龈,男人舌头长驱直入,肆无忌惮扫蕩她唇内每一处软肉。

  「唔……啾……」

  房间里,粗重的呼吸声和唇舌交缠声暧昧交织。

  他的碎打在她额上,痒痒的。

  他嘴里还残留浓烈的酒气,沈灵枝冷不丁吃了他喂来的津液,整个人也仿佛醉了,大脑晕乎乎空白一片,小手软绵绵地抵在他胸膛,唇上火热的温度顺着脸蔓延到耳根,脖颈,背脊,乃至全身。

  直到腿心陡然传来乾涩撑开的撕裂感,她才猛然惊醒,「啊,痛痛痛!出去……」

  男人不知何时释放出硕大,青筋盘虬的粗长直顶娇嫩乾涩花穴口。

  沈灵枝疼得脸色煞白,眼圈迅泛红,像受尽了委屈。

  傅景行其实身下已经硬到要爆炸,可看到女孩的惨兮兮样儿,心头一软,还是强忍欲望把男根退了出来,手指不由分说撚上她花蕊,眉头一皱。

  「怎幺没湿?」

  「我没感觉肯定没湿啊,你放开我!」

  沈灵枝趁机挣扎,傅景行眉头拧得更紧,一掌拍上她翘臀,「别动,等我一下。」

  他的嗓音依旧懒懒的,却因情欲染上性感的沙哑。

  所谓的等,竟不是她在原地等他,而是他托着她的臀,抱着她一起行动。

  沈灵枝见他要打开房门,魂都要吓飞了。

  「别,外面有人的,你不要……」

  门哗地一下开了。

  沈灵枝立刻把脸埋到他颈窝,耳根红了个彻底。

  卧槽卧槽,你个……%#¥

  客厅并没人,杨大雕原来已经进了客房。

  沈灵枝并没敢放鬆,客房门下隐隐飘出光线,说明杨大雕没睡,随时会出来。

  而她此刻正两腿大张,羞耻地挂在傅景行身上,衣衫半露,双唇红肿,他裸露勃起的肉棒打在她股沟上,随着走动一蹭一蹭的,这画面简直不要太色情。

  别看她情期时放浪形骸,她还是要面子的啊。

  所幸傅景行动作很快,他抱着她去了趟杂物室翻找了个东西,又重新回到主卧。

  沈灵枝飞善后——反锁!

  她认真思考了下,自己现在浑身无力,打不过傅景行,傅景行又疑似吃了春药,来势汹汹。既然逃不掉,与其做无谓抵抗,不如来个正面迎击。

  反正她身体每个月都需要补充阳气,多多益善!

  沈灵枝被男人放倒在床上,他唰地甩开图纸,眯眼瞧了好一会儿。

  都这时候了,他还有闲情看别的?

  简直跟看实验报告时的表情一模一样。

  然而不得不承认,这时候的傅景行虽然衣不遮体,但那若隐若现的锁骨腹肌,胯下狰狞骇人的硕大,还有脸上慵懒的表情,让他整个人呈现邪气的性感。

  「傅……唔……」

  他忽地脱掉自己的t恤,径直堵住她的唇,图纸被他拍在床头边,他的手像被按了加键,迅把俩人的衣物剥得一乾二净,动作粗鲁,却乾净俐落。

  她的伤口有点被撕扯到,皱眉,「我不要躺床上,背有伤……」

  女孩的声音真是娇软得不行。

  傅景行浑身都酥了半边,立刻把她抱坐起来,滚烫的唇沿着她脖颈湿漉漉下移,女孩的每一寸肌肤都嫩得像豆腐,又软又香,他着迷地含住一只奶子,大口吞吐雪白的乳肉,顶端的粉色小蓓蕾被他嘬成娇豔的红,他一手揉着她另一团雪乳,一手扣着她的臀,胯下的粗长就抵在少女的花缝间,他不断按压,摩擦,惹得怀里的娇人儿颤慄连连。

  傅景行此刻无比的后悔。

  早知道亲她的感觉都这幺爽,当时为什幺就没把她直接吃干抹净?

  操,如果这是梦,真希望永远也不要醒。

  男人扣着女孩,把她从头到脚结结实实亲了个遍,花穴更是被他吃得直接高潮一次,沈灵枝浑身软得连一根指头都抬不起来,腿心的爱液早已氾滥成灾。

  唔……好痒。

  这人,刚才还没等她湿就火急火燎要做了她,怎幺现在跟情场老手似的?

  沈灵枝直觉跟他刚才看的图纸有关。

  回头一瞧,她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居然是那幅她怀疑许久的诡异裸体图!

  所以,上面的红色叉叉,不是标记截肢的意思,而是……女人敏感点的备注?

  他当场拿来学习?

  学霸不愧是学霸,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沈灵枝被他撩得受不了,瘫在他肩上有气无力,「傅景行,进来吧……」

  傅景行双眼满含浓稠的情欲,喘着粗气,将涨大一圈的龟头抵在泥泞的穴口。

  他也忍到极限了。

  硕大的龟头一点点挤入紧致的花径,花唇瞬间像饑渴的孩子,拼命吸吮粗长的肉棒。

  「呃嗯……好紧……」

  男人爽得浑身麻,忍不住抱紧女孩,唇再度吸吮她柔嫩的小舌。

  沈灵枝被亲得连连颤慄,花穴忍不住一个收缩。

  突然,刚陷入沼泽地的龟头一抖……

  世界静止了。

  沈灵枝睁开眼睛,对上男人同样有些迷茫的神情,她低头,果然有些许浓烫的浊白从交合处微微溢出……他他他,居然秒射了?!

  她足足呆滞了五秒。

  「太棒了,我就喜欢你战决的精神!」

  沈灵枝无视男人黑沉的脸色,大喜过望地在他唇上亲了一下,爽待了,不用费力就能白得一堆阳气,天掉馅饼的好事!

  「操。」

  男人阴着俊脸,把女孩的臀往下重重一压,粗长的肉茎撑开窄小的花缝,直捣子宫口。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