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桌总揉我的胸_给同桌摸了一下午

白话文 16543℃ 0
214、傅傅立功

  老江非常忧伤,因为柑橘。

  开头很寻常,唐斯年吩咐让柑橘去迎接「贵客」。

  说是迎接,其实就是下马威。

  老江身为唐家一等驯兽师,指挥柑橘去扑个人就跟吃饭睡觉一样简单。

  于是他先喂了柑橘一块鲜肉,打个帅气无比的手势,跟着优哉游哉坐在庭院里的木椅看热闹,顺带吹吹晚风,赏赏繁星,好不惬意。

  哪知道纪长顾手上提了一块肉,还是精心烹製的五分熟5a级牛肉。

  柑橘原本眼里还冒着凶光,结果一瞧见那块肉,瞬间从猛兽化为猫,佯装高冷地把肉叼到一旁,嗷呜嗷呜吃得满嘴流油,还舔了舔爪子。

  扑人?不存在的。

  在它眼里,给它美味熟肉的都是小天使。

  老江远远瞧着简直要晕倒。

  猛兽界的耻辱啊,唐少要知道他把花豹养成花猫,还不削了他!

  纪长顾和傅景行被请到会客厅,足足等了大半个钟才等来唐斯年。

  唐斯年春风满面入座,「抱歉,让二位久等。」

  纪长顾斟酒,「正好,喝两杯。」酒红色液体注入高脚杯,颜色清润透着蛊惑。

  纪长顾依旧是一丝不苟的纯黑正装,领带却罕见地鬆了些,隐隐散颓然的气息。对比之下傅景行穿得随意,白色套头衫,黑长裤,再配上那张年轻清俊的脸,少年感十足。

  唐斯年不动声色地打量眼前两人,笑着接过酒,「怎幺了,纪总为情所困?」

  「你知道,我前女友失蹤了。」唐斯年懒懒倚在沙,仿佛初次听闻般的口吻,「昨天听你提起的时候我还觉得不可思议,那小姑娘居然活着。」

  「不管生什幺,人活着就好。只是没想到我出差回来,她就不见了。 」纪长顾仰头灌 下一杯酒,「原本我们已经準备複合。」

  充当背景板的傅景行: 我就静静地看你表演。

  如果不是事先被纪长顾警告不许乱说话,他一定要拍桌来一句:卧槽,枝枝明明是要跟他複合好吗。

  唐斯年原本游刃有余的品酒动作一顿, 似笑非笑,「我看你是遇上小骗子了。」

  可不就是小骗子,得多贪几次才学乖。

  纪长顾:「她很乖,也很聪明可爱,还特别黏我。」

  傅景行: 谁给你的勇气说出这幺不要脸的话,梁静茹吗。

  「之前经常跟着我去公司,在休息室里待着等我。」

  「她最喜欢待的地方就是我腿上。」

  「如果我稍微忽略她,她就会很委屈。这样的女孩,怎幺可能忽然就消失?」

  傅景行: 擦,说得跟真的似的。

  唐斯年轻晃酒液,一双多情迷人的桃花眼让人辨不出他情绪。

  「说了半天,纪总,我好像还没说要帮你。」

  不得不承认,唐斯年是掩藏情绪的高手。

  纪长顾没来得及捕捉到对方情绪异动,反倒丧失主动权,被迫谈起筹码。

  期间,唐斯年吩咐佣人上菜。然后俩人继续你来我往,没怎幺动筷。

  傅景行莫名感觉这俩男人在暗自较劲,却又不知道他们在比个什幺玩意儿,乾脆埋头苦吃。一桌的大鱼大肉是真腻,傅景行在每盘菜上夹了两筷就换下一道,心里还挺佩服唐斯年,这种菜难为他天天吃了,啧啧啧,都没枝枝做的一半好吃。

  一直吃到韭菜炒鸡蛋,傅景行眼睛终于亮了亮。

  唔,口感清新醇香,菜汁横流,好像在哪里吃过,好吃好吃。

  他来了胃口,大块大块地夹,越吃越香。

  等盘子里的韭菜炒鸡蛋没了一大半,他这才隐隐意识到什幺,停了筷子。

  在中餐里,同一个菜肴,同样的材料,由不同的人做出来还是有较明显差别的。

  尤其是没进行过专业烹饪训练的,差别更是显着。

  这盘韭菜炒鸡蛋,韭菜切得短,鸡蛋很嫩,每一段韭菜.上都黏了鸡蛋,只有一点点的鹹味,保证了食材新鲜过火的味道,口感上佳。

  枝枝曾经给他做过这道菜,外观,味道,一模一样。

  傅景行心跳得飞快,脑子里闪过一个可能,把盘子里最后的韭菜炒鸡蛋一扫而空,突兀插了一嘴,「你们这儿的韭菜炒鸡蛋好吃,能带我见见你们的厨师吗。」

  纪长顾警告地递了一眼,唐斯年笑,「当然可以。」

  傅景行见到了厨子,是一个中年大叔。变成猫

  难道他想错了?

  傅景行不死心,露出纯洁的小酒窝,「师傅,你做的韭菜炒鸡蛋很好吃,能给我现场炒一盘吗?」

  既然是唐少的贵客,厨子自然不敢怠慢,领着他去了厨房。

  沈望有一名佣人知道刚才沈灵枝还待在厨房里,见此情形急急忙忙先一步钻进厨房。

  结果扫了一眼没人,鬆一口气的同时一头雾水。

  奇怪,沈小姐已经回房了?

  厨子切好韭菜,拌匀鸡蛋下锅,没一会儿就炒好一大盘韭菜鸡蛋。

  腾起的热气掩去傅景行眼底的异样。

  韭菜是切大段的,炒得翠绿,跟鸡蛋是分开的。

  果然,刚才那盘不是唐家的厨子做的。

  枝枝就在别墅里!

  「我能在这里吃吗?听他们谈话实在无聊。」

  傅景行正经起来还是很有礼貌的。

  厨子哈哈大笑,「随便坐,那里有椅子。」

  傅景行绕过去,一眼就看到软软瘫在椅子上的米黄色连衣裙上还鼓起一个小包。

  他心脏扑通扑通狂跳,不动声色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手伸到裙子下方。

  是一团暖暖毛毛的小家伙,折着两只软乎乎的猫耳,正趴在椅子上呼呼大睡。

  枝枝!

  厨子正背对傅景行洗着锅,完全没注意他这边。

  傅景行强压下激动的心情,把菜汁滴到自己套头衫上,然后脱下衣服,把小白猫牢牢包进衣服里,藉故换衣服飞快回到纪长顾车上,对着毛茸茸的猫脸亲了好几口。

  终于找到你了。

  操,大家都被唐斯年那个大魔头给骗了。

  沈灵枝又做起了梦。

  梦里的她夜晚走在路.上突然被迷晕,醒来的时候躺在一张陌生的大床上。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