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v1从头h到尾甜宠_少爷丫鬟肉辣H文小说

白话文 50106℃ 0

一只小麻雀飞到秦国公大庭院白砖墙上停下,乌溜溜的双眼歪头瞧着蹲在地上的碎碎念的华服男人。

「秦毓瑭脑子到底有什幺毛病!竟然活生生把墙给开出一个洞来了!」

说有钱就能任性大概就是秦毓瑭这种的了!不只买下秦国公府隔壁的大宅子,还一夜之间命人在宅子与秦国公府中间的墙壁给硬生生开出一个洞,好方便他通行。

傅苛脑仁一疼,又想到自己也是一夜之间被连人带床扛到秦国公府上这不堪又羞耻的回忆了。

大宅院中传来丝丝甜而不腻的香味,就见一美妇提着一竹篮走来,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穿着一袭深紫色高雅长裙却掩盖不住她身上散发的市井气息。

傅九夫人早年只是个乡下姑娘,被傅大人给看上,纳了傅家第九房小妾。

傅苛站起身,无奈道:「娘,妳这又是干什幺,我说了小瑭挑嘴的很,不吃这些的。」

「胡说什幺!这次我没放糖,世子肯定爱吃的。」傅九夫人瞪眼,接着续说:「世子替咱办置宅院,你连一声谢都没说,你娘我都替你感到不好意思了。」

「娘,我可没拜託他!妳瞧瞧这个!」傅苛指着墙壁上的洞,胸中憋着一口气出不去。

傅府宅子就在秦国公府比邻不过一条街,如今他又被强迫搬来秦国公府隔壁,跟本是方便秦毓瑭来串门子!

这说人人就到了,从皇宫回来的秦毓瑭信步而行,正想过去看看傅苛母子满不满意新宅子,不巧就在墙口遇见了人。

「哟!新宅子还满意吗?瞧着坪数大,爷还特意让人翻修了一下……」他露出一口白齿,像当自家似的微低头穿过白墙,摸了摸宅院中的参天大树,自言自语满意的说:「是百年松树,挺好的。」

「世子,我特别做了杏仁糕,您吃看看,合不合胃口。」傅九夫人献殷勤的从篮子里拿出刚做好的杏仁糕。

闻到杏仁香,秦毓瑭下意识的拧了眉,很快又收起不喜表情,接过杏仁糕小咬了一口,笑了笑说:「还是夫人厉害,十七肯定爱吃。」

看秦毓瑭给了娘亲面子,傅苛咳了几声,决定不跟他计较在墙上开了个洞的事了。

「十七手伤了,不如我明天炖个鸡汤给她补补身体吧。」得了秦毓瑭的夸奖,傅九夫人欣喜。

「那十七可有口福了。」秦毓瑭接口道。

「阿,那我得先去买只上好的鸡才行。」说完,傅九夫人将放着杏仁糕的篮子交到秦毓瑭手中,一边叨念着要买哪种鸡才好吃边走远了。

秦毓瑭望着有些空旷的院子与红柱长廊下,才后知后觉道:「疏忽了,该给你多配几个下人的,买鸡这事交给下人去做就行了。」

「别,我娘就爱瞎忙,她以前在家闲慌了,自己找些事也好,下人的事我自己看着办就行了。」望着娘亲欢天喜地离去的背影,傅苛眸中是满满柔意,「倒是许久没看到我娘这幺欢喜了。」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功劳。」秦毓瑭得意抬高下巴,若此时有一把摺扇在手,估计会更凸显他的傲然神情。

「啧!既然连我家新宅子都置办好了,我娘催我娶媳妇,不如这件事也交给你,如何?秦世子。」傅苛嗤了一声很是不以为然,坐在石子上拿出自家娘亲做的杏仁糕吃了起来。

「那有什幺问题,你看上哪家姑娘,都包在爷身上。」秦毓瑭闻着那杏仁味道就拧眉,将身前整篮的杏仁糕都推到傅苛面前。

傅苛笑道:「那可你说的阿。」眼珠子转了转,知秦毓瑭刚从皇宫回来,于是又问道:「十七手伤怎幺样?明天能比武吗?」

十七作为姑娘参加武举已是众所瞩目的焦点,又因是身分是秦国公府世子身旁的侍卫更让人津津乐道,这次骑射出了意外,不少人开赌盘押十七会不会出席明天的比武。

目前是三比七,押十七放弃比武的多。毕竟谁家姑娘愿意在脸上身上留疤的,以后还怎幺嫁人!你说是不?

外面疯开赌盘的事自然逃不过咱们秦世子,秦世子摸摸自己完美无瑕的下巴,内心盘算着,秦国公府出去的姑娘怎幺可能嫁不出去,再说,嫁不出去,内销也是行的。

白墙隔壁的秦国公府院子传来一阵骚动,伴随着翅膀扑腾的〝哎哟哎哟〞折腾声,惊吓住墙上歪头探脑的小麻雀展翅离去,就见手伤还未好的十七追赶着一只公鸡,脸上挂着汗珠,却掩盖不住眉眼上的灿烂笑意。

「哎呀!你别动!燕居兄骑射也入取了,我说公鸡大老爷您就光荣献身吧!别动!我求你了!」

一边跟惊吓奔逃的公鸡斗智斗勇,十七看準时机,舔了舔嘴唇扑过去,捉住公鸡的一对翅膀,那公鸡估计是知道自已逃不掉了,乱瞪着脚发出咕咕咕的悲鸣。

「你瞧着看她明天是否能比武?活蹦乱跳的。」目睹了这一切的秦毓瑭叹了口气,眸底却是宠溺。

「是活蹦乱跳的……不过,你家怎幺除了种菜也养鸡了?」傅苛诧异的看着秦毓瑭。

下回如果再见到十七在杀猪,估计傅苛都能淡定面对,顺便讨块猪蹄子回去给娘亲炖了。

十七顺利抓到公鸡,一抬头就见秦毓瑭与傅苛在树下望着她,她目光锁定在桌上的点心,于是气喘喘的跑过来,「主子!我同你说,今天燕居兄那儿报了喜讯,说是也进了第三试,我捉了只鸡準备来给他庆贺一下!这是什幺?我能吃吗?」她双眼直勾勾,嘴馋的紧。

秦毓瑭伸手捻去十七头髮上沾着的一根鸡毛,道:「妳手还捉过鸡,不嫌髒吗?」

十七看看自己的手,掌心不只尘泥,指甲缝里还卡着小鸡毛,她露出失望的表情。

「偌。」秦毓瑭修长的手指拿起一块杏仁糕,递到十七面前。

十七先是眨了眨眼睛,兴高采烈的张口含住秦毓瑭递过来的杏仁糕,舌尖不小心刮了一下秦毓瑭的手指。

温热的滑过触感让秦毓瑭顿了顿,他装作若无其事的用拇指指腹擦拭十七嘴角,「好吃?」

「嗯!」十七笑咪咪点头,提着鸡跑向灶房,说是要跟孙大娘学炖鸡汤。

看秦毓瑭简直把十七当女儿在养了,傅苛瞇起眼,「兄弟,你可别告诉我,你看上那小姑娘了。」

秦毓瑭收回目光,耸耸肩,语意不明,「十七已经不是小姑娘了。」

傅苛抽了抽嘴角,不可置信的说:「不是吧!凭你的身分要啥姑娘没有,就连皇后都要有意将亲姪女嫁你,你何至于要个来路不明的小姑娘。」

「来路不明又如何?总比那来路阴险的人好。」秦毓瑭讽刺的勾了勾唇。

片片回忆在脑中闪过,过往的甜蜜回忆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化作插入他胸口的凶器,让他痛不欲生。秦毓瑭讽刺的勾了勾唇。

又是这种笑。

傅苛已经不知道认识多年的好友究竟是经历了甚幺才能露出这种让人不寒而慄却寒心彻骨的笑。

不过他知道即便问了,秦毓瑭也不会告诉他的。

秦毓瑭斜眼看了沉思的傅苛,拍了拍他的肩,站起身,说道:「别多吃了,一会儿送来我那,这可是你娘要做给我的。」

「你又不吃杏仁!还不如我吃!」傅苛不满大喊。

弯腰过墙,秦毓瑭头也不回的挥挥手,「爷不吃,十七吃。」

好呀!女人比兄弟重要!傅苛咬牙。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