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做饭他在下添_男朋友吸下边的感觉

白话文 19021℃ 0

花了好长一段时间到那片海,风划过皮肤却让人清爽,原来我很容易被感染,虽然现在说这些没有用,但要是早点和黎子相处,是不是会更早改变?

点开手机,二十几通未接来电、十多封未读讯息,对不起叶杰勋,请允许我耍任性,再给我一点时间。

在我和他的聊天室中发出,等我,便直接关掉打开通讯录。

屏住气盯着那个熟悉的号码,等接通的过程彷彿过了半个四季。

「喂。」

「莫褐?」对方憔悴的声音让我愣了愣。

「是我,怎幺了?」一股怒气升上,你又怎幺了,成天传邮件给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联络你。

我咬牙轻声说:「我是吴宇晴。」

电话另一头沉默了好一会,出声却像是要哭了一样,心漏了一拍,能让徐莫褐动摇的事能马上想到的只有悸姚,「宇晴,我该怎幺办才好…」,最后的声音小到我不确定是不是听错。

即使他不知道是我打来的也无所谓了。

我马上要徐莫褐讲出他在哪,他缓缓地说出,纵然心急也不想让徐莫褐发现情绪的变动,而我马上跑向街上拦车,走出沙滩我忽然停住,回头一看,只见夕阳的亮度刺进眼球。

「莫褐!」现在的他和那时后的他重叠,就好像出事的人是他,让人心疼也难受,我的心揪成一团,难以呼吸,我跑向他,紧紧地拥住他,徐莫褐你不能倒下,我还有好多事想告诉你,想和你分享,想和你一起走下去。

他口中不断祈求对方别离开,「莫褐,没事的,我在我在这。」

徐莫褐将我整个人抱入怀中,力道渐渐变重,手掌触碰的地方能感受到微微刺痛,宛如新生儿般脆弱,如果我没打电话给他,就会让他独自面对,那种恐惧我不允许徐莫褐走进,只要我还在的一天,我默默在心中发誓。

当他缓和下来后,我带他到医院附近的简餐店休息,起初他还不愿意,见我也不让步只好妥协,一路上他牵着我的手,就像当初一样怕我走开,而我紧握回去,让他感受到我得温度以及存在,他才稍微放轻鬆。

麻烦的事是他连坐下点餐也不放手,原本服务员带我们去两人坐,他看我面有难色地开口询问,我拜託他带我们到四人座,好方便徐莫褐坐在我旁边,还好店里人不多,也就答应我的要求。

在餐点还没送上前,我侧坐面向他,他抖了一下显然是吓着了,一手轻轻拍他的手背,「我在我在这。」一手紧握住。

徐莫褐低着头,彷彿将用尽剩下的力气告诉我发生的事情经过。我倒抽口气,好在他叙述时一直没抬头,我要守护好他,不能让他担心。

岚易曾经询问过悸姚的主治医师她的病情,那时候是说稳定的话半年,不稳定的话随时,到现在悸姚已经撑过那些说词,全都是多亏岚易定时带悸姚去做複检,然而撑得了一时撑不了一世。

在刚升上大二的那年暑假病发,便休学住院观察,一直到现在,徐莫褐也跟着休学,一心地照顾悸姚,岚易时不时回来看她,但更多时间是到国外找资料,岚易嫌时间不够,每天几乎只睡2到3个小时,意识清醒的悸姚知道这件事后,便要徐莫褐和她一起劝岚易放弃,但谁来他也不听,只要一有机会他就会把握,过程中也得知岚易在悸姚高中毕业后跟她告白,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

眼泪忍不住落下,我期望他们在一起,但我更希望他们永远幸福,当徐莫褐要用手抚去我的泪水时,我阻止他示意要他继续说去。

徐莫褐说岚易在第一时间打算打电话告诉我这个好消息,但被徐莫褐挡下,既然我一走了之就别让我再有机会回头,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再承受离别时的绝望的。

所以岚易要和我报备现况时,一字不提那两兄妹,发病的那段期间岚易都昏昏欲睡,为了要跟我保持联络,每次在通话前都逼自己不要漏馅,当心中想是不是又无意间伤害了岚易时,徐莫褐轻笑摇头,他说岚易很疼我,正因为把我当自己妹妹看待,才不想让我担心,所以别责怪自己。

那你呢?当你知道悸姚发病时,你又是什幺心情,为什幺你字字句句都没说。

不过就算他不提及,看到现在的他足以让人放不下手。

餐点送上后徐莫褐依然没胃口,好在他愿意喝口汤,不至于昏倒,接着我们回到医院,在悸姚的手术房外等着,徐莫褐没力气再站着,扶他坐在一旁,我没有坐下而是站在他前面,那怕是一下也好,徐莫褐抬头看看我。

不要低头胡思乱想不要沉默,好好地注视着我阿笨蛋。

讲什幺也好,把你的情绪全部宣洩在我身上也好,说我无情、冷血都行,怪我没联络你们,把一切的事情都放在我头上,只要你愿意,我一定接住你。

「……我。」虽然徐莫褐没抬头,至少你开口了。

我静静地等待着他的下文,徐莫褐抬起另一只手,缓慢地牵起我另一只手,将我的双手埋入他的脸,温热的液体浸湿我的手背。

不愿强迫他,但更不想看到徐莫褐这附失魂落魄的模样,我蹲下把手抽起,捧着他的脸颊,他的眼神空洞无助,眼睛周围红肿,加上最近没怎幺睡,黑眼圈显得突兀,我将额头贴上他的额头。

轻声说:「我在,我永远都在。」这是我的答案……,曾经一逃再逃,如今因为他我不能再无视。

徐莫褐拉开与我的距离,再次牵起我的手,只见他一眼紧闭呼吸急促,想必是哭太久,造成头痛或是刺激胃部,胃疼了吧。

「妳……会像之前丢下他们,一样丢下我吗?」

我睁大眼,终于理解徐莫褐话中得意思,原来那通电话的最后,他果然是在说悸姚最后还是丢下他了,他说的丢下从来就不是我所想得分别。

但也证实徐莫褐老早就知道悸姚的病情,才会在高三那年在导师室……他一直承受着悸姚可能会离去得心情,甚至害怕我也跟着悸姚一起,但是岚易从未跟我说过我有什幺病,不过我和悸姚的情况特殊,所以整院都知道我们的情况。

曾问过别的医师我是不是真的正常,岚易一定会不想让我因为病因而影响生活,显然是我没事。

这次我注视着他的双眼,扯开笑容,深吸口气:「没事,我一直在你身边的。」

或许这才是徐莫褐想要的答案,他听见我的话彷彿找到救命草般,再也忍不住地嚎啕大哭,我轻轻地将他拥入怀中,节奏性地拍着他的背。

没事的,我们都会没事的。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