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开二个同学嫩苞_处 女 开 苞小说口述

白话文 168℃ 0

羊\\我说:

那次安排张淳学跟她还有另位男同事同时出去,三个人负责的地方分开没有交流,只有在完成任务回饭店休息才会遇上,过程顺畅普通没有激情甚至离奇插曲,回国时却炸出一件大事。

——『妳太可怜了吧?』

刚开始李于婷不晓得自己LINE的ID是怎幺流出去,忽然被陌生人加了好友,对方传一张照片跟好几句难听的话,李于婷看见照片时脑袋一片空白,好不容易打完一长串字回覆,对方却已经删了帐号。

那是张她跟张淳学在聊天的错位照。

场景是出差时住的饭店,在五十七楼有间星级餐厅,吃完饭可以去外面拍照、看风景。

当时李于婷吃完去外面吹风放鬆,张淳学忽然出现打招呼,因为那里不在公司,外加另位男同事早已吃完下楼去买伴手礼,所以她没有多想跟张淳学聊起天来。

那时缺了平常的压抑,两人有说有笑地一句接一句,却被有心人用错位的方式拍假接吻照。

从透明的窗看出去,照片上她像是背对镜头仰首、张淳学则低头吻上去。

自从被陌生人传了那张照片后,她的ID貌似被公开到处传。一夜间手机不断叮叮咚咚把她吓傻,想过要报警但是数量实在太多,不断有难听的字眼冒上来洗频,还有一堆人用打电话的方式骚扰,李于婷恢复冷静时才想到可以把接收陌生人传讯息跟用ID搜寻好友的功能关掉。

她在把聊天对话删除时,不小心点开内容差点气哭。

——『都出国了怎幺不约白屌黑屌啊?还是妳怕自己用过就回不去了?』

——『要不要嚐嚐老子的三十公分?包准爽歪歪下不了床,老子等妳回啊!』

——『妳的奶大不大啊?传几张照分享吧,回礼就给妳看我的鸟多大。』

那些跟风骂她的咬牙还能忍,但是有些人却传噁心的鸟照想约砲,用各种性骚扰的言词攻击。

那晚她又抱着马桶大吐特吐,李于婷请一天假,哭了半天又用半天平复好心情準备第二天去公司抓兇手。这已经超乎能忍耐的地步,李于婷没想到大公司里的员工水準低落到这种地步,平常爱聊八卦跟冷暴力对待就算了,现在居然散播她的隐私、不分青红皂白揪人挞伐……

「妳还是太客气了,如果是我绝对会把那些留言都保存下来,然后找律师协助,慢慢一个个提告!」吴乔萱感到愤愤不平:「去到公司后怎样了?有找到兇手吗?」

「我接着会说。」

她去到公司时一片祥和,只有累积一天的进度要危急处理。

李于婷原本打算听到有人提起照片的事情就翻脸,等了一天却无人在传,貌似这件事情跟常备的八卦军团无关?她顿时一头雾水,那时的交友圈封闭到不行哪有可能惹到外面的人?但是公司内部也没听见风声……在快下班时突然有通电话打进来,李于婷才刚接起问好,就被骂一声『婊子别想跑』后挂断。

当时部门里很安静,对方这声出来就把注意力全拉到她身上。

李于婷咬紧牙,之后的东西无法专心处理,一心二用思考到底是谁在背后乱搞,直到下班才有了答案。

她跟往常一样搭捷运后转公车回家,经过公园时突然有陌生人唤住名字,她心生不妙的预感,来不及跑就被几名混混捂嘴拖到公园里,李于婷吓得不敢动弹,各种网路上发生的惨况在脑中跑过一次,然后她被拉到一名女人面前,逼着下跪。

「我的天啊!」吴乔萱激动大喊:「怎幺回事?妳没有被怎幺样吧?有报警吗?」

此刻电梯同她一样激动,上空传来喀的一声、包厢小小蹬了一下,两人同时安静。

「有报警。」李于婷的心怦怦跳跳,担心会是先说完还是电梯先挂掉:「那女人是张淳学的女友,忘记是哪个网站小有名气的网红,我原本怀疑是不是公司里的人拍那张照片,结果不是,是他女友的粉丝恶意动手脚,原意想刺激他们分手吧,谁知道把火放到我身上,他女友也不先问清楚就动用粉丝查我的个资到处乱扩散,所以才会突然收到一堆陌生人的讯息。」

「幼稚……」吴乔萱低语:「如果妳需要,我还是可以帮妳找到那些不查清真相就乱攻击的人是谁……」

「而且还不听人说话,不论我怎幺解释就是不信,真不知道张淳学是怎幺交到那种女友。」李于婷显然没有听到后面那句,继续抱怨着:「当时她要那群流氓刮花我的脸,还好义警这时出现,据说是下午有位大婶发现一群流氓聚集在公园不对劲,就跑去跟义警说注意这里。反正我得救了,找来警察处理这件事情,张淳学也有过来证明是假照片,他女友还在警察局哭闹,直到我跟他重现当时聊天的场景,然后让警察从那照片里的角度拍,那女人才心不甘情不愿的道歉。」

吴乔萱的眉头已经皱到不能再深,沉默许久后说:「之后事情有好转吗?」

「就算好转了,造成的伤害也无法忽视,我刚刚说过张淳学他女友是网红,这件事情发生时她在各个地方不同煽动,解开误会却只有在个人页面上打一句『误会』就要我接受。其他人看到会怎幺想?现在还是会有两三只小猫突然骚扰我,公司里也知道这件事情,那些八卦份子简直更开心了。」

那些冷漠的眼神,还有津津乐道的加油添醋。

——谁叫妳要乱跟别人男友聊天?活该踢到铁板吧?

——谁叫妳要一直跟张淳学纠缠不清,他女友肯定忍很久吧?

——我有看她女友的澄清影片,唉,真的是……不就是李于婷自己不先好好跟对方讲,搞成这样有比较高尚吗?

明明很多人都是第一次知道张淳学有女友,甚至不少人之前对他有意思才生出那股恐怖的仇视感,此时却纷纷像是认识他女友一样站队指责,李于婷就是当下深深体会到,讨厌一个人,不论发生什幺事情都是活该。

「但是『又』……」吴乔萱的声音拉回她的注意力。

「又?」

「我是刚刚才想到,妳很前面提到『又』抱着马桶大吐特吐,在这之前,是不是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才导致妳有这幺强烈的情绪反应?」

李于婷愣住了,她没想到吴乔萱居然注意到这个。

「抱歉这样说很残忍,但是我觉得妳之所以一直想在公司里寻找到归属感,是不是因为……有其它的事情还没有说?」

「我……」

「妳愿意告诉我吗?」吴乔萱眨眨眼睛:「我想更清楚妳的事情。」

李于婷为难地蹙眉,电梯内顿时安静。她挣扎一会才看去吴乔萱,对方依旧是那副认真聆听的模样,没有压力也没有怜悯,或许这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能跟公司有关的人诉苦,得到的反应不会大惊小怪让她心里平顺许多,所以像是豁出去般,李于婷深呼吸后吐气。

「可以,但是得先说一下,我、我……」

吴乔萱弯起好看的笑容点头,示意她不要紧张慢慢来。

「我是同性恋……」

「嗯?」吴乔萱歪头,不能理解为何要这幺沉重,然后换个方向想,非常正经地低头道歉:「抱歉,问到太隐私的事情。」

「不——不会,没关係的。」李于婷紧张摇手,视线往旁边飘:「所以被说想跟黄凯文还是张淳学在一起都是假的,我没那方面的意思,可是不想为了解释就到处说自己的性倾向……这感觉也糟糕透了,而且我正是因为喜欢女生……才被家里赶出来。」

「这感觉确实很难受。」

「嗯……」她看对方的反应不大鬆口气,趁机问着:「那妳呢?关于妳的事情……」

「我吗?嗯……太平顺了,没有记忆点。」吴乔萱不好意思地一笑:「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有爸爸妈妈跟一位哥哥。从小家人的感情很好,在我印象中没吵过架,如果遇到困难就会互相帮忙,而我在学时也没遇过什幺事情,就是上学考试、回家写功课,顺利毕业到外面工作,因为从小我就决定要做什幺,因此工作上手倒是没有难度,而是很顺利就完成了……就是这幺无聊的故事呢。没有比较的意思,只是我认为此时如果将注意力放在妳身上能多了解一些事情,在未来或许能得到更大的帮助?」

「能有什幺帮助?」

「这说不準,但是肯定比现在的情况好。」吴乔萱温柔说着,李于婷忽然有个想法,如果对方的一生都是如此平顺,那她说完之后有没有可能得到改善的意见?

毕竟这个人太幸运了吧,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生活?上辈子又是烧了多少好香才可以活得如此平顺?不但长得好看、脾气也好,家庭听起来和乐融融、学历肯定非常好才能压制住会计部的大姊,工作上手也没有难度甚至不被同事排斥,一切都是按部就班顺利进行。

她的手隐隐发抖,感觉捉到一根救命稻草。

「其实我一开始不是想来这间公司,因为与擅长的地方有差异,但是前女友的关係,所以……我就选择了至少有关係的研发部。」

用这句话当开场,李于婷道出故事。

高中时她被赶出家门,因为家人无法接受同性恋的存在,是学校的班导跟前女友的家人救济她读完书。那段过程每次回想都有种又甜又酸的滋味,在家庭剧变的痛苦中认知到真爱,多曲折又有爱的故事?周遭朋友原本认定她们共同经历痛苦会一辈子走在一起,结果这段感情却抵不过机缘的摧残……

一起吃过苦,一起走过那些路,却因为该死的工作而分手。

她会面试这家是因为前女友希望毕业后能一起上下班,结果谁知道她应徵上了,前女友却没有……因为这是对方梦寐以求的工作机会,哪怕两人报名的部门不同,李于婷还是遭受前女友迁怒提分手。

「其实她个性本来就这样,比较冲动有攻击性,但是她愿意在我最无助时伸出援手,所以怎幺说……即使偶而会有点难忍受那个脾气,却也习惯迁就她了。」李于婷叹口气,所谓最难还的就是『人情』,只要欠了就难脱身,当下无法讲道理只能后退一步,李于婷打算像之前一样冷静半个月后再见面,等下次约出来时前女友已经跟别人交往了,那时她才知道这段感情是真的走到尽头。

过去互相扶持的时光,成为计较付出的时刻。

因为女友脾气的关係,所以她原本的朋友都是来来去去,最后能维持久的都是前女友那方的人脉。她们分手的事情造成朋友圈动荡,许多人都会先去问她前女友原因,然后一致的把毛头对準李于婷,认为她不够体贴、恩将仇报。

李于婷自之理亏,那段时间她的确是靠前女友家跟老师帮忙才不用半工半读、专心一致的完成课业,却不晓得好感被一次次扣掉还被贴上吃软饭又抢恩人工作机会的标籤,好像过去自己不曾付出一样。

最后庞大的压力将她击垮,这也是李于婷第一次抱着马桶大吐特吐。

被家人抛弃的她失去仅剩的支撑点,才转而仰赖公司的归属感。

「我这样是不是很无能?明明别人自己一个生活也行,我却没有办法……」

「别人是别人,妳是妳。」吴乔萱说着:「每个人承载压力的点不同,就好比我挑手机一定会选手电筒光强的,为什幺?因为我从小就怕黑,就算在家里睡觉也要开小夜灯才能安心入眠,选光强的就能应付现在这情况,使我不陷入慌张,做出正确的判断。」

「是吗?」李于婷十分讶异,原来对方能冷静得多亏手机的光。

「那他们的事情呢?」吴乔萱忽然说着:「我感觉事情还没有结束,不然妳看上去不会如此的……累。」

「呃……对,的确还没结束。」李于婷再次蹙起眉头,其实所有的事情跟前女友相比,她更乐意继续聊公司的事情。

李于婷想过,如果事情起因是黄凯文跟张淳学,那她就识相点,主动去找那两人一次说清楚。

讲明这不是在开玩笑,虽然过去曾在电话中提醒过,那两人却像是天生少根筋,又或者他们过去都是遇到这类『说不要但其实想要』的女人,所以用电话谈的效果不大,只能当面去表达。

最好谈话的时间在中午,李于婷常常跑出去所以不会让人起疑。她看黄凯文不在办公室里,就知道人跑去后方走廊的阳台抽菸。那里平常人很少,主要由清洁阿姨佔领,会去的不是抽菸就是走错路,李于婷快靠近时听见黄凯文跟人聊天的声音,立刻意识到对象是张淳学跟另外一名女同事。

谈话内容都在说她。

——李于婷到底什幺时候才辞职啊?

——你就故意害她出错离职负责呀,这样不就解决了?

——我也想,但是她非常有警戒心,就算在结构里藏了地雷也被发现,我总不能为了逼她辞职也把自己的声誉赔上吧?

李于婷那时候才知道自己被当成玩笑看待。

对于公司内的高菁英分子,一张白纸的新人能应徵上这里简直是天地不容之事,他们当初为了进来可是拼死拼活,不是拼学历就是拼资历或是其它优异的成绩,之后公司慢慢改变客群就算了,居然开始收些什幺都不懂的社会新鲜人,没有耀眼的学历也没有资历,家世背景也普普通通却能享受成果,好像他们先付出的汗水只是在铺成别人起飞的道路。

她站在那里默默听着,然后回位置上坐好。

「简单来说,我变成类似出气筒的存在。」李于婷咬咬嘴唇。

李于婷从原本的难过转为不甘,她想搞清楚被针对的原因,就主动接触那些会刺伤自己的荆棘,终于在非法的行动里拼出起因。

当初黄凯文跟张淳学还有一名朋友想进公司,结果那两人没上只有黄凯文应徵上。

由于研发部的人员变动不大再加上前几年没人辞职,所以剩下的两人一直没有机会,直到公司终于再次开出新名额,好死不死又是内部改革的第一砲,位置再次被别人抢走,那时恰巧遇到老主管想退休,黄凯文就趁机利用自己的人气联合不爽新制度的老鸟推举那位新人当主管,再策划计谋让新人『请辞负责』离开公司。

然后中途公司又开放名额,李于婷凭着运气得到位置,黄凯文这才决定不等了,等下次应徵不晓得是不是五、六年后,他提前逼走新人自己升上主管后放张淳学进来,接下来就是赶走她好让最后一位友人补上——只要她承受不住公司内部的流言蜚语辞职,目的就达成了。

——那个李于婷啊。

——我讨厌她。

——凭什幺啊?她什幺都不会就可以享有一样的权利?当初我们付出多少心力?天啊,公司到底是怎幺决定的?收人不会经过大脑吗?当这是小公司吗?嫌我们事情不够多所以抓菜鸟进来碍手碍脚?要是工作出错了谁可以负责啊!

李于婷终于彻底明白,不管她说什幺、做什幺,那些人也不会改变,因为目的就是在逼她辞职。

「太过份了!」吴乔萱的情绪终于有了明显的起伏:「他们以外的不是人吗?公司是他家开的吗?居然敢在私底下胡乱瞎搅?很好……现在被我知道了,黄凯文跟张淳学没错对吧?」她说到这里时一顿,语气转为轻柔:「那妳之后有什幺打算?辞职?继续待着?」

「我要离职,所以才来公司加班。」李于婷静静说着,当初她知道真相时气到不行,故意继续赖着不走想看那些人急跳脚,可是现在公司除了薪水跟福利之外,其它的压力已经远远超过负荷力,没必要再为了这种事情牺牲自己的健康,没必要了。

从来到这里,她不断遭受攻击还被分手。

已经受够了。

「我支持妳的决定。」吴乔萱再次拥抱她,灿烂笑着:「放心!那些人交给我处理,早点离开这里吧!」

李于婷内心一阵感动,慌乱说着:「谢谢妳,但是不用麻烦了!我曾经想过收集证据却没有成功。而且黄凯文那些事情公司里的老人不全然无知,我多多少少也知道他家背景如何,所以更大尾的上司会选择帮助一名被欺压的小员工还是主管,我想答案很明显了……不用做什幺啦,我是打算离职才说出来,而妳还会待下去就别淌混水了。」

「妳这样真的好吗?」

「我觉得很好!」李于婷苦笑:「谢谢妳,我以为这件事情会闷在心里一辈子都不会说出去,可是现在心里舒服多了。」

「但是我不会就这样满足。」吴乔萱挑眉、说着:「妳真的没想要什幺?连道歉都不需要吗?」

「就算得到道歉也不是真心的。」李于婷乾笑几声:「而且在公司里他们最喜欢欺负完我后随口说一句道歉,超级没有诚意的,所以我宁愿他们闭嘴什幺话都不要说。」

「喔……好吧。」吴乔萱叹气,手机忽然嗡嗡震动。

由于手机放在架子上,架子又夹着扶手,产生的巨大共鸣让两人同时吓到,吴乔萱急忙将手机拆下来靠近门缝接听,依旧有杂讯可是人音清楚了许多。李于婷再次身陷黑漆漆的空间,她凝视对方因为手机光照而清楚的面孔,回想前女友也是这样热心助人,内心隐隐抽痛。

——小婷别担心,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她牵着自己的手说着,但是转眼间两人都毕业了,原本十指交扣的手也放开。

——分手吧,我不想每次都被妳夺走好运,真的已经受够了!

「于婷,刚刚维修人员打电话过来说快到了,我们最快五分钟内就能脱困。」吴乔萱讲完电话时回头一笑,挂断后重开手电筒:「还好手机新买的,电池续航力不错!」

「太好了。」

「一点也不好,妳的事情我没帮上忙。」

李于婷的嘴角一僵,没想到吴乔萱坚持到这种程度,此时这件事情对她来说已经是能放就放,说出来就算无法解决也没关係的程度。吴乔萱或许是有看见她脸上那抹僵硬的笑容,最终鬆口气:「好吧,那答应我一件事情,离职一定要跑正确流程,好吗?别一声不吭就消失了,刚刚提到的所有事情我会保密,绝对不外洩给其他人知道。」

「好,就这幺说定了。」

「嗯嗯。」吴乔萱再次给了她拥抱,李于婷心头一紧,任由对方轻拍后背,思考对方为什幺会主动碰她?甚至完全不嫌弃自己的性向……还有相信她的清白。

莫名其妙地,一条眼泪滑下来。

李于婷愕然同时注意力被门外传来的声响拉过去,救援的人来了,电梯门很快被拉开一道光照射进来,剎时时间的流动变得缓慢,像是经历了脱胎换骨,李于婷回头对上吴乔萱的笑脸,伸手擦掉滑落的泪水。

在帮忙下两人安全地离开电梯,简单说明发生的状况后,保全关掉这台电梯的电源,两名维修人员开始检查线路,她们改搭另外一台上楼。

「等等妳到八楼怎幺下来?」

这次进去换李于婷主动搭话,吴乔萱没有多想,说着:「有备用卡,我借了之后提早来上班归还就不会被发现了。」

「好,如果还是有什幺需要帮忙可以来六楼,我会加班到下午五点才走。」

「好唷,那——再见了,祝工作顺利!」

「谢谢,再见。」

六楼到了,李于婷跟吴乔萱挥手道别。

当她走出去时电梯门也关上,李于婷情不自禁看着不断往上爬的数字,剩下她一个人待在这安安静静的办公室里。

——啧,她来了。

——能不能走路小声点啊?有够吵的。

——真希望听见她辞职的消息。

李于婷深吸口气,彷彿能听见同事们的抱怨声在耳边缠绕,办公室里沉重的压力袭来,可是此时她不再感到冰冷,毕竟从一开始就被排斥在外,怎幺可能找到归属感呢?

穿过许多办公桌,来到自己的位置开启电脑解除密码锁,李于婷想起早上忘记买早餐,刚刚在电梯里吓得没胃口,现在肚子倒是咕哝叫起来。她拉开最下层的抽屉拿出杯麵,从茶水间回来时发现桌上多了一盒饼乾跟奶茶包。她愣了三秒才将杯麵放下往电梯的方向小跑步过去,那里已经没有人迹,电梯显示的数字正持续下降,空气里只留一丝淡淡的香水味。

「吴乔萱……」

明明只是陌生人,却温暖她的内心。

在週六的加班日里,完成架构最后一个步骤,李于婷储存档案后伸懒腰,看着外头已经暗下来的风景,桌上除了凌乱的文件只剩空饼乾盒跟髒杯子,她舔舔嘴唇想再回味,但是一切该结束了。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