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女性必看的50本书_玉妃媚史

白话文 14349℃ 0

「为什幺!」我从位置上跳起来,「不要,我抗议!」

「抗议无效!」老爸挥了挥手,要我安分坐下,「成绩考那幺差的人没资格说话。」

我噘起嘴,双手环胸竖眉睇向老爸,怀疑他这样说一定是怕老婆大人万一又发起火来会再被烧到。

闻言,老妈缓下脾气,瞬间像变了个人似地瞅向李承言,亲切地问:「承言,你的推甄面试也很有把握,对吧?」

「老妈偏心!」态度差这幺多,我替自己和老哥打抱不平。

老妈狠瞪一眼,「妳给我住嘴。」

原本置身事外的李承言分别看了我和我妈一眼,徐徐回应:「是的,应该会和思宇上同一所学校。」

「承言头脑很好啦,你们不要看他平时好像没怎幺在读书,学测成绩出来,几乎都要满级分呢!」楼思宇伸手拍了拍好哥儿们的肩膀,「而且,其实他能言善道,到时候面试,肯定三两句就能唬得面试官一愣一愣的,保证能录取。」

老爸的眼中流露出激赏,「承言真是优秀啊!」

「哪里。」李承言笑容谦虚。

我快吐了!快、吐、了!

虚假,他们实在是太虚假啦!

「所以啊,把向晚交给承言没问题的!」楼思宇继续挖洞,「他绝对有办法治得了向晚。」

好哇!老哥好贼!

挖了一大个坑同时让妹妹跟好朋友跳下去,就没自己的事了。

我现在总算知道为什幺李承言讨厌我了,他肯定是从老哥那边吃了太多闷亏,才会报复性地发洩在我身上。

「思宇,这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吧?」老爸拧了下眉,「你也没问问承言愿不愿意教。」

老妈自顾地接续:「当然,如果承言愿意的话,我们会按照小时数算家教费的,不可以因为关係好就佔人家便宜。」

此番话落,四双眼睛,包括我的目光,同时挪到李承言身上。

只见他慢条斯理地用餐完毕,从旁木盒里抽出一张面纸擦嘴,静默几秒似在思考后,才勾脣扬笑,出乎意料地答覆:「可以啊!」

听见他的回答,老妈总算满意了,拍手叫好,「那就这幺决定!承言你想一下每週可以来教向晚几天、几小时,就依照你的时间为主,向晚配合你。」

老爸也十分热切,「真是太好了!谢谢你啊,承言。」

「谢啦,兄弟!」老哥握拳、轻捶了下他的肩膀。

大家都很开心,只有我——五、雷、轰、顶。

我本来以为李承言会拒绝的,他那幺讨厌我,又那幺毒舌,我们彼此应该有共同认知无法待在同一个空间里超过十分钟啊!

怎幺会这样?

我朝李承言瞥去不解的眼色,他却在接获我的视线后回望,那双深邃漆黑的瞳仁,犹如他的心思般深沉、捉摸不定。

晚间,李承言离开我家后,我闯进哥哥的房间里崩溃。

「我不要李承言当我的私教。」抱着当初卢爸爸从大卖场买回来,最后不想要便丢到哥哥房间的巨大熊娃娃,我瘫软在他床上呻吟。「我不能跟他待在同一个空间里太久,会被气死,不然就是憋到窒息而死。」

楼思宇从外文书中抬头,叹道:「说真的,承言又不讨厌妳,那天他的回答妳也听到了,干幺老是面对他都跟一只小刺猬一样?」

「我觉得他在说谎,他一定很讨厌我,不然为什幺每次对我讲话都像在放冷箭?」还是有毒的那种。

「他跟妳闹着玩的啦!」

「你不用再帮他说话了!」我摇头,态度坚决,「本姑娘已经讨厌他了,不想跟他相处。」

「他是来教妳读书,不是来跟妳谈恋爱的。」

我仰天,无语了一阵后,垂死挣扎道:「你们这样整天让李承言往我们家跑,他爸妈都没有意见?」

楼思宇看向我,放下书,突然变得沈默。

「怎幺了?」我坐起来问。

半晌,他开口:「我没跟妳说过吗?」

「说什幺?」

「承言的妈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因为癌症过世了,爸爸是外科住院医师,长年忙于工作,所以他多半时间都是自己一个人,学习独立、打理生活中所有的一切。」

我惊讶地张口。他还真的没跟我说过李承言的家庭状况,或者,他在说的时候,我根本没有认真在听。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