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_男主糙痞黄的宠文

白话文 45481℃ 0
第二一一章如果这都不算爱情的话(一更,H)

  有人在观察他!

  苏拉处于深度睡眠,依然对外界保有一份警觉。他苏醒了却装睡,静静的不说话,把思绪交给内心,把沉睡时自己最无害的一面交给痴看他的傻人。

  臂弯里全身纤细温暖的女人悄悄撑起身子,以爲这样的姿势不会弄醒他,之后便陷入无边无际的凝望。

  苏拉腹中嘲弄地讥笑狗东西颠三倒四的行事步骤,他睡觉时痴看示爱,他清醒时却装作混事小霸王,爱胡闹,爱嘴坏,就是一只需要啃两口才肯乖乖显露本性的贱骨头。

  噗苏爷啃黄骨头,那他自己成什麽了,显然他的脑子也中了黄骨头的化骨绵掌,软趴趴的还没硬起来。

  只怪昨夜的女人太美太媚,他卸载所有坚硬的躯壳,甘愿跳进去,跟她一起化爲一潭春水。

  苏拉不是个温柔人,可与黄小善相遇相知相爱后,却爲她做尽了温柔事。

  卧房配备顶级的隔音效果,房中静得只有臂弯中偷看他的小贼的呼吸声。他闭合的双眼上方飘来一片暗影,对方迟疑后小心翼翼地拨动他的眼睫毛,幷附上一声软软地叹息:

  「好长。」

  男人愤慨:胆大包天的女淫贼敢如此非礼他,定要起身与她拼个鱼死网破!

  大掌在空中一晃,精准击向女贼光溜溜的小屁股,清脆的啪声让听到的男人上瘾,于是忍不住又击打一下,凑个好事成双的好彩头。

  翻身压她在身下,苏拉睁开眼,见身下的女贼面上毫无惧色,居然还张开双腿夹住他的腰身,嚣张地上下其手。

  一口咬住她的眼睑,嫩嫩薄薄的,很好入口,他考虑要不要撕下来吃掉,恰好他菩萨心肠发作,决定给她留个全尸,嘴巴往下移动吃起其它地方,比如能産奶水的某处。

  掌心罩住她的乳房,轻轻按摩,他两边乳头轮流吸吮,甚至配合挤奶的手法,乳房都被捏得发红变形,也没有一滴他想喝的奶水出来,徒有一股清淡的奶香味。

  苏拉老大不爽,咬住她的乳头,俊脸对着乳房,阴郁沙哑地说:「老子命令你马上出奶!」

  黄小善向天花板翻了个白眼:R老大的起床气又犯了,这是命令就能有的东西吗!药效过了,里面自然就空了,而且还是睡前被他吸空的。那麽沉的两坨奶乳压在她胸口,一下子被掏空,她还真有些不习惯。

  「你别任性,里面的东西昨晚就全进你老大的肚子里了。」

  男人怎麽吸都不出奶的乳房,这会儿正跟她的乳房较劲儿呢,突然听到某人幸灾乐祸的风凉话,乍然抬首,眯着眼提出无理的要求:

  「偷看我那麽久,老子的脸难道不能让你出奶水?!我命令你马上叫你胸口的这两块肉出奶水!」

  黄小善哭笑不得,深深感受到这个霸道的男人起床气已经进化到某个人类不能攀登的高度了,捧起俊脸虎吻一口,嗔駡:

  「你儿子可以让我出奶水,至于你,建议你牵一头奶牛过来,用你的帅脸和它的牛脸大眼瞪小眼一天,看它能不能出奶!」

  她的前半句话正中苏拉下怀,男人勾起嘴角,将人压严实了,扶起下体能让她生出儿子的某条肉乎乎的棒状物插进他儿子未来居住的小房子里。

  「那我们就来造儿子,造好了你就能産奶水了。」

  黄小善被一觉醒来就提各种无赖要求的男人气笑了,笑着在他身下拳打脚踢,「讨厌,原来名声响噹噹的R首领喜好逼良家妇女给他生孩子,这个癖好可真不同凡响。」

  巢穴里的肉条退至洞口再狠狠撞进去,苏拉强行堵住她笑个不停的小嘴,她双眸流露出狡黠的笑意,紧闭双唇就是不让他越雷池一步。

  苏爷对付她还不是小菜一碟,嘴巴紧密吻着她,腾出右手捏住琼鼻,舌头在她牙门口待命,才五六秒,她就涨红脸,勾魂地白他一眼后打开牙关吸气,正好吸进一条肥厚的红舌。

  津液互渡,黄小善躺在男人身下,双手攀着他宽阔的肩头,小穴塞着他的巨物,小嘴也塞着他的肉舌,在漫长火热的湿吻中与他达成灵与肉的完美结合。

  爱情就是肉体、精神、生活的依赖,黄小善现在睡他的人,花他的钱,看他的帅脸时舒服得两条腿合不拢,如果这都不算爱情的话,那爱情这个小婊砸也太难伺候了。

  她摸到男人狭窄的翘臀,脑中灵光乍现。拍拍坚韧的臀肉,将重燃欲火的男人从自己嘴上分开,男人厚实的大肉舌退出时舌尖还意犹未尽地勾住她的牙齿,把唇瓣又拉向自己的嘴巴轻咬慢舔。

  黄小善装模作样地推拒,实则心里对自己的身体能对他産生这麽大的影响力而洋洋得意,她的身子骨可是自动自发地按照他身体的契合度成长的,哼哼,迷不死他。

  「好了啦,别闹了……」

  该死,R首领的吻技太高明,不是她这种小学生程度的可以抗衡,趁自己又被吻迷糊前,她故意狠咬一口他的舌尖,趁他吃痛动作凝滞时人像泥鳅似的从他身下滑出来,在大床上滚一圈,手撑着脑袋侧躺,灵动的双眸得意地笑看怀里突然变空的男人,包括他下体那根失去温暖家园的巨物。

  「哈,R首领,不给你一点顔色瞧瞧,你还以爲老娘好欺负,任你予取予求。」

  「小混蛋!」

  苏拉眼神撇过去,看见女人懒洋洋地侧躺,粉嫩舌尖正在舔弄嘴角,肌肤红润似海棠醉日,映衬得腿间三角更加乌亮,勾人探索,他现在身体就有股想在里面狠狠捣弄的欲望。

  强大身躯敏捷地扑过去,迫不及待分开她的大腿,硕大肉棒对準娇滴滴的穴口,狠狠刺入……

  「嗯好满,好涨!」黄小善綳直腿,抱住他的头颅高吟。

  「真要命,操弄了一天,小穴还这麽会咬……狗东西,你的胃口跟老子一样大,所以才需要那麽多男人一起喂你。」

  苏拉快被她不停收缩的肉穴吸上天了,肉棒狠狠捣弄,用力抽插,撞击一下重过一下,次次一插到底。

  「嗯啊太重了……轻,点……」在他汗湿的肩膀咬一口,她气喘吁吁地问:「那晚你流落香港,爲什麽不躲进我家隔壁的基佬家?哎呀,别插了,认真回答我!」

  「爲什麽?」苏拉加重抽插的力道,猛力操奸她的小穴,「那晚老子被爆炸时産生的余波扫到,脑子不清醒才躲进你那间破房子,事后老子悔得恨不得开坦克把那间破房子碾平,连你也一幷碾成渣渣。」

  他越说下体抖动地越大力,恨不得将她干得天翻地覆,干到她在他身下烂成一滩肉泥。

  「口是心非……明明疼我疼得要死。」

  四肢缠到他身上,她觉得自己快被男人插死了,他的大坚硬如铁,每次进入都插到最深,刮到最深,她甚至能在心中描绘出男人肉棒上的每一处纹路。

  「疼你……」苏拉重重冲击一下子宫口,「疼你会这麽粗暴地干你?疼你会狠不得操翻你?这叫疼你的话,老子一定好好疼你!」

  他大力冲刺,肉棒与肉穴紧密结合,每次拔出,她的阴唇也一起翻开肉花,乳白的汁液在两人交合处越捣越粘稠。

  黄小善浑身窜起一阵妙不可言的痉挛抽搐,阴道腔中的嫩肉粘膜密密缠绕着那根在里面猛操的巨大肉棒,阴道深处泄出浓稠的阴精,而他也将滚滚精液射入她的子宫深处。

  疯狂交媾的男女同登性欲的极乐高峰,一丝不挂地相搂相拥,在奢华的房中灵肉结合了三天三夜,才堪堪把分别积压的欲望倾泻乾净。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