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娇喘_边吃胸边膜下免费

白话文 10983℃ 0

「哈……还给我……」

夜半三更,寒风直呼,呼声中依稀听见男人痛苦的喘息声。

声声惊恐,与冬夜的寒风一样凄凉。

循着声音而走,穿过楼与楼之间的社区中庭,发现在到数第三颗树上方,那半开的二楼的窗户,有着微弱的声响。

「还给我——」

忽然间,男人的呼声划破了夜,惊起树梢鸦雀!

「白漓!」

黎炎昊忽地从床上弹起身,穿着粗气,口中呢喃的仍是那女孩的名字,「白漓、白漓……」

最近的他常常做梦。潜藏在记忆里的那些残片,是他最不想面对的回忆。

他梦到自己是一个大户人家的下人,那家人迎娶了新娘子,他本来只觉的那新娘很有气质,有些被她吸引住。

直到新娘的头盖不小心被风吹起时,他才惊觉,新娘就是自己找了许久的她。

他想靠近她一点,可他捨不得破坏她那美丽的样子,只能默默守在她和别人的洞房外头痛哭、懊悔。

后来,有后几世都像这样相错而过。

即便能和她对上话,得来的永远只剩一句:「我认识你吗?」

黎炎昊那苍白的薄唇便笑得无奈,想不到接下来的日子还有什幺未来可言。

他想记住她的味道,让纪婶婶把她曾用过的床单、枕套,卫浴品全数送来。

他把每面墙全贴满她的照片,从全身到特写,每个角度都清清楚楚。

以为这样,就可以当做从未发生过一样——

他仍然拥有她。

可他仍睡的不安稳,每每醒时总是泪流满面,一颗心更是揪得发疼!

蔓儿,也许妳不记得了。

但是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妳喊我名字时,我就已经忘不了妳了。

每次,找到妳的时候,儘管只能看着妳幸福、儘管自己多幺痛苦,我也能笑笑地祝福妳,觉得自己那一世值得了。

可是,这一次,妳能不能成全我?

让我和妳相爱一次、相恋一世。

「啊……哈……」黎炎昊捂着发疼的胃喘息。

他晚餐未进食只喝了几杯酒,老毛病又发作。

强忍着痛意,撑着身体下床,在黑暗中摸索,总算在西装袋里翻出几颗白色胃药,随意操起桌上未喝完的威士服下。

这要是让闵少淇那家伙知道,大概又无法清净了吧。他想。

沙——

走到窗台旁,淋着冷风清醒自己。

双眼不自觉往那人的住宅望去,才发现那扇紧闭的窗没拉上窗帘。

皎洁月光抚上洁白的睡容,屋里的她看似睡得安详,可那蹙起的眉梢却透露了人儿的心情。

噩梦连连。

大概是如此吧?

黎炎昊情不自禁,出了门往白漓的方向走,一见她浴室通风窗口没上锁,便翻窗而入。

他不害怕被人发现,只想更靠近她一点。

踏……

他轻声走到主卧房,凝视着那已翻身的人儿。

她好看的眉梢仍没舒展开,樱色红唇也痛苦得苍白,就像个睡不安稳的孩子,蜷曲着身体,瑟瑟发抖。

黎炎昊向白漓靠近,伸出了手想要抚平她的不安,眼角撇见她手上的银戒后,不甘地缩回了。

「妳记不记的自己以前说过要娶我?怎幺又忘记了?」

蹲在床边,他苦笑着说:「妳知道吗?妳穿婚纱的时候好美,美的我不想让人多看妳一眼。我一直以为,只要爬到今天的地位,就能够跟妳在一起,直到白首……可是,这次我输了,输的彻底。」

有人说:人生要有目标,有时候无法达成也没关係,重点在于那段过程……

全是鬼扯。

当你花了一生的时间去努力追求,得来的还是一场空,你会是什幺感想?

像现在的他,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

「我努力过了,什幺方法都试过了,可是,为什幺最后还是得不到妳?」

「妳可不可以告诉我,我要怎幺做才能跟妳在一起?」

黎炎昊拉起白漓的手在自己唇上摩娑,他抿着薄唇想要拿下那碍眼的戒指。

她本来弯曲的手关节好似听见了他的乞求,渐渐的鬆开,让他拿了下来。

黎炎昊欣喜若狂,给白漓套上了早上未能交付给她的金色戒指,套牢她的今生。

只有这样他自然不会满足,翻开了棉被窝了进去。

身上的冷空气使窝被里的人儿,打了冷颤,但她并没有因此而醒过来。

黎炎昊安心地搂着她睡去。

呼……呼……

不过片刻,呼吸声已逐渐平息。

他熟睡了,黑暗中,却有一双如秋水般的眸,渐渐睁开。

其实,浅眠的白漓从黎炎昊一入门就清醒了。

本来对他这种行为有些生气,可在听完那段自白后,便忍不住软下心。

他说得没错,是她没有遵守承诺,也是她为了隐瞒那些令自己害怕的事实而撒谎,

看他痛苦,她心也难受。

抚上他微冰的脸颊,生涩地吻上那薄唇,白漓眼底有着不寻常的温柔。

黎炎昊半梦半醒,下意识张嘴回吻,更将白漓往自己身体搂,恋恋不捨。

无论这是真还是梦都无所谓,他只想要享受现在这一个夜晚——

翌日早晨,鸟儿初啼。

「恩……」

从窗外落下的零星金光,闪过屋里两人的身影,黎炎昊蹙着眉头逐渐甦醒。

揉了揉太阳穴,他眼前模糊、脑袋昏胀,仍有睡意,只感觉身后隐隐传来刺痛感。

他转了转头想舒展筋骨,惊见自己身旁的多了一个身影,惊呼道:「妳!」

清醒的白漓已坐起身,幽黑的睫毛捲翘,胭脂般的红唇微张,散落的黑髮从白皙肩头垂降至腰间,就和平时一样诱人。

唯一差别只在于,现在的她一丝不挂,颈间依稀可见一块又一块的青红印记,连两臂都有着淡淡的青块……

黎炎昊顿了顿,掀开棉被查看,果见自己也裸着身子,顿时慌了不少!

他愧疚地说:「抱、抱歉……我……」

他们昨天到底做了什幺?他现在头痛的要命,根本一点印象也没有!

「什幺也没发生……我们什幺也没发生。」白漓说得有些心虚。

本来她应该要拒绝他的,但是……不知道为什幺只要他一喊自己的名字,她便狠不下心了。

「我……对不起……我大概又喝多了。」黎炎昊身手想触碰白漓,却怕又再次伤害她,而迟迟没靠近。

脑袋逐渐清醒,他也慢慢回忆起昨夜的缠绵,还有那喘息的声音……

白漓淡淡地说:「你该走了,时间不早了。」没有赶他的意思,单纯只是希望他能给自己一点空间,缓和一下这心情。

女方都开口了,黎炎昊也不好说什幺,捡起散落在地面的衣物,匆匆下床了。

「白漓……」

黎炎昊在走出门前,突然停下脚步,告诉她说:「未来无论发生什幺事,妳能不能像以前一样一直相信着我?」

随后,他有告诉她「妳可以晚点上班」才离开她的住处。

半小时过去了,白漓仍只是裹着棉被待在床上,面色潮红,身体还记着昨夜的种种……

他昨天说的话是真的吗?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