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禁欲很肉很肉细腻小说_男主谪仙禁欲腹黑的古言

白话文 10842℃ 0

听到可以解除褚冥漾身上的诅咒,众人皆打起精神,只要可以救回漾漾,就算是多幺险恶的环境,他们都愿意去闯。

「小朋友中的是古老的禁忌术法─生缚之息,是专门用来杀害黑暗种族的禁咒。此法术是聚集大气中的光明之力,强硬地将之封印在目标的体内,让体内的黑暗气息被光明之力所侵蚀。中咒后黑暗与光明在体内互相拉扯,中咒的人会力气全无,属性的冲击会让体内产生不断被撕扯的痛楚,内脏也会因为被光明之力侵袭而开始衰竭,到最后会不断地呕血,中咒者可以清楚地感受自己的生命一点一滴地流失,直至生命结束。」

「漾漾‧‧‧‧‧‧」儘管稍早已从冰炎口中听到漾漾的情况,但再次听到漾漾所受到的伤害,仍是让喵喵为着好友的遭遇而心疼。

「而这个咒术之所以被称为禁咒,除了过程残忍以外,中咒的人在死后也无法得到安宁。中咒者死后无法到安息之地,灵魂会被锁在施术的媒介上。每天,都会再次重複死亡前的痛苦,日复一日,直到灵魂消散‧‧‧‧‧‧或是‧‧‧‧‧‧扭曲、恶化为鬼族。」

听到这里众人已经快要忍不住,无法想像究竟是有多大的仇恨,才会使用这幺恶毒的术法。

「竟然这样对漾漾‧‧‧‧‧‧雅多,我们去杀掉那个女精灵!」

「该死的!敢这样对本大爷的小弟,打狗也要看主人!难道不知道本大爷是顶港有名声、下港尚出名、来无影去无蹤的西瑞大爷吗!」

「小朋友可是我们黑馆的吉祥物,竟然咒杀我们可爱的小朋友,那就要有承受恶魔报复的勇气,呵呵‧‧‧‧‧‧」

绯流所做的事情引起了大家的愤怒,没想到那女人表现出来的温柔、娴静竟然都是假的!想到之前还把那女精灵当好朋友,心里有说不出的后悔。

「扇董事,我们要找的东西是什幺呢?」即便是阿斯利安也在脸上出现了怒气。狩人的天性是指引迷途的人,即便是黑暗种族也是生命,更何况现在受伤害的是那个虽有着强大力量却只会为别人着想又纯净如水的单纯学弟。

「你们要找出绯流·伊恩·沙洛夏的施术媒介及收集光明之力的地方。」

「光明之力的收集地?」

「生缚之息需要非常纯净的古老光明之力才有直接侵蚀黑暗种族的力量,而被收集过光明之力的圣地都会产生变异,无声无息,无光无影,只有一片沉默死寂的大地。你们需要将施术者放置的镇灵结界毁掉,漾漾小朋友身上的光明之力才会脱离禁制。」

「了解,简单来说搜查最近有产生异变的古老圣地,就可以找出绯流·伊恩·沙洛夏收集光明之力的地方。」

千冬岁从身上掏出四张白符。「降神、归一咒、东之青龙、西之白虎、北之玄武、南之朱雀,听吾诏命。」

四张白符飞至半空中排列成一个圆形,一道青色火焰瞬间吞没了符纸,在空中形成一个燃烧的火圈。

「神喻四方之神,古之诡地,现」

火圈中逐渐现出了影像,但却出现了三个隐约可以辨识出是古老遗迹的影像。

「四眼田鸡你行不行啊?该不会是你眼镜度数不够,才会连法术显现出来的都是模糊的吧!」西瑞再一次地想把手搭在千冬岁肩膀上,却在感受到一双紫眸的主人身上散发出的黑气后,又将手给放了下来。

「哼!古老的圣地本身就有古老的隐蔽咒术保护着,这种高深的术法跟你这种流氓解释也没用。」千冬岁连看都不看西瑞一眼,专注地观察神谕显现的三个画面。

「你个四眼田鸡!你‧‧‧‧‧‧咦?这地方怎幺那幺眼熟?」西瑞看着左上方显现的黑色石头建筑,建筑周围开满了黑色花卉,他记得他好像在哪里看过这个景象‧‧‧‧‧‧

「这是狩人一族的禁地─飓风遗迹,我们小时候曾经有闯进去玩过。」

就在西瑞还在回想时,阿斯利安率先指着右上的影像,那是一尊座落在一片草地的石头雕像,由于画面模糊无法分辨雕像的型,但在雕像的下方却有着一个较显眼的眼睛雕刻。

「那这地方就由我和阿利跟休狄一起去吧。」戴洛看向休狄,本以为会得到王子一贯的反弹,没想到却只看到他轻微的点了一下头。

「即使是高贵的精灵,只要犯错,负责纠正秩序的奇欧妖精一族也不会姑息,帮助低贱的种族只是顺便而已。」

看着明明是要帮漾漾,但是嘴巴说出的却尽是反话,阿斯利安只觉得此时彆扭的休狄有说不出的可爱。「那飓风遗迹就交给我们,其他地方‧‧‧‧‧‧」

「啊!我想起来了!这不是本大爷闯天涯时曾经睡过一晚的客栈吗?想不到大爷睡过的地方竟然也变成了圣地!哈哈哈!」

「西瑞你还记得在哪里吗?」雷多双眼闪亮地看着西瑞华丽的五彩头,兴致勃勃地问着。

「当然啰!本大爷‧‧‧‧‧‧爱笑神经病你干嘛笑成这样?」

「伊多、雅多,我们和西瑞一起去吧?」

「谁说要和你们一起去的?本大爷可是人称江湖一阵风,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这是我的小弟,当然要靠他老大我去挑掉那座乌漆抹黑的乌龙客栈,让小弟重出江湖!」

西瑞握紧拳头,向着不知名的方向高举右手,一脸的正气凛然,彷彿正在演着什幺热血武侠剧,却不知自己根本已经完全搞错了这次出任务的目的。

「那这地方就交给你们了。」

夏碎无视身后正金光闪闪、彷彿夕阳都照射在身上的台客鸡,一脸慎重的帮他决定了队伍。

「没问题,水镜会帮我们省略掉很多麻烦,而且还有雅多和雷多,我们会儘快完成任务的。」伊多脸上带着一贯儒雅的微笑,之前漾漾为了重铸先见之镜而和雅多他们一起跋山涉水、历经多场艰辛的战斗才找到了足够复原水镜的水精之石。

那是多幺体贴又善良的男孩,想到漾漾遭受了这幺多的折磨,他的心隐隐作痛了起来。

「本大爷可没有答应!我‧‧‧‧‧‧好啦!爱笑神经病你们到时候可别妨碍我为了小弟奋勇杀敌,不然本大爷连你们都砍!」

看着夏碎微笑看着他的表情,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西瑞也勉强答应了下来。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紫袍很可怕,惹他生气一定会很麻烦,就和紫袍那个恶鬼黑袍搭档一样,都不是他惹得起的家伙。

「很好,接下来,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地方‧‧‧‧‧‧」夏碎瞇着眼看着下方最后一个影像,一座白色鸟居矗立在湖边,在鸟居中间还有一条从湖岸连接到湖中央的木栈道。湖中央有一块小小的土地,上面生长着一棵樱花树,树干上还绑着一条绳子,绳子上挂着几块绘马,他总觉得这个地方好熟悉,但他敢肯定他没有到过这个地方。

「夏碎哥,你觉不觉得‧‧‧‧‧‧这个地方好像‧‧‧‧‧‧」

听到千冬岁的问话,夏碎转过头回望,却发现千冬岁神色涣散,而那双已变成紫金色的眼里正闪烁着一抹妖异的红光,。

「岁你‧‧‧‧‧‧」

「终于‧‧‧‧‧‧找到你了‧‧‧‧‧‧」

空气中忽然传来一个低沈的嗓音,不知何时,影像中鸟居下方出现了一名长相俊美、穿着雪白和服的蓝色长髮男子,而本来模糊的景象,也变得清晰。

看到那名男子,夏碎立即挡在千冬岁面前,手中的冬翎甩一挥,千冬岁的周围出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淡淡的粉色慢慢飘到了地上,在地上散成一片片的樱花瓣。

「‧‧‧‧‧‧是你啊,你竟然还黏在樱旁边,十二年前就应该把你杀掉才对‧‧‧‧‧‧」

男子嘴角噙着一抹妖豔的笑,双眼盯着夏碎,目光里的浓烈杀意让现场的众人都能明显感受到。

「你想对哥做什幺事!」

清醒过来的千冬岁一个箭步又挡在夏碎前方,充满敌意的看着男子。毕竟这男子刚刚可是说要杀了他最爱的夏碎哥,且又让他在不经意间就中了他的迷术,这让千冬岁对于男子直接给予了最高的警戒。

「樱‧‧‧‧‧‧这幺久没见了,你又把我遗忘了吗‧‧‧‧‧‧?」

男子的面容透露着一股哀伤。「好不容易在十二年前找到了你,可是却被雪野家和药师寺家给阻拦,害我们又分离了‧‧‧‧‧‧樱,已经过了四百年了,你还不原谅我吗‧‧‧‧‧‧?」

「他不是樱,他是千冬岁!」一直在旁的莱恩站在千冬岁旁边,杀气腾腾地看着男子。

「不,平千冬樱,他的真名。」

在听到男子提到了平千冬樱,千冬岁脸色倏然变地惨白,表情也涣散了起来,眼神空洞的望着男子。

「源‧‧‧‧‧‧秋水‧‧‧‧‧‧」

千冬岁无神的双眼流出了眼泪,颤抖地说了三个字后就像是脱力般晕了过去,后面的夏碎赶忙把它抱住,查看千冬岁的状况。

其他两个圣地影像在千冬岁晕倒后就消失不见,但是男子所在的影像却仍存在着,不过却也慢慢变地透明。

「药师寺夏碎‧‧‧‧‧‧不,源夏碎,我一定要杀了你‧‧‧‧‧‧我在夕云湖等你们‧‧‧‧‧‧」男子充满着杀意的看着夏碎,然后随着影像消失不见。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