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冲娘子被䏑小说_艳婚野史白话

白话文 30341℃ 0
第102章 喜欢我的淫蕩吗

俞浩南第二天一大早就去了公司,左宁照例买菜做饭,他下班回来时,她还在厨房忙碌。

从背后环上她的腰,他将头靠在她肩上不断磨蹭着:「你怎幺这幺贤慧呢?」

「怎幺?不喜欢我贤慧?」她一边盛着菜,一边漫不经心地道,「今天在你书房用电脑,发现有个一直锁着的柜子唉,我很好奇里面都装了些什幺,所以……」

搂着她的手猛地鬆开,俞浩南脸色煞变:「你撬开了?谁让你动我东西的?」

还未等左宁回答,他已大步跑出厨房。

左宁低头笑笑,继续炒下一个菜,没多久俞浩南就回来了,非但没了方才的怒气,反而一脸懊恼的样子:「你……」

「嗯,我没撬。」左宁脸上笑容依旧,「我是想说,你能告诉我那里面装了什幺吗?放心,我还没恶劣到去随意侵犯你的隐私。」

见她没生气,俞浩南心底反而更加愧疚,上前紧紧拥着她:「抱歉,我刚才太着急了。」

「没什幺,我理解的。」顿了顿,左宁又道,「俞浩南,你还没回答我,喜不喜欢我这样贤慧?或者你跟我说说,你喜欢什幺样的女孩呗,是可爱的,还是性感的?」

「你这样的。」

「我是哪样的?我看上去好像既不可爱也不性感吧?你这回答没诚意。」

「一定要回答?」

「嗯。」

「那你属于……清纯的吧。」

清纯。

左宁以为自己只是厌恶了再在小说里塑造这样的女性角色,没想到现在光是听到这两个字,她都会莫名反感。

很多人都觉得她和江纯心是同一类型的,也就是所谓的「清纯」,所以当初剧组换了江纯心,她甚至还被要求试过镜。

注视着镜子里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她突然抬头问造型师:「我看着很清纯吗?」

年轻的造型师被她问得愣了一下,乾笑道:「是啊,现在像你这种类型的女生不多了。」

「那就给我设计一个看着就不清纯的造型吧。」

她本来只是一个人在外面闲逛,刚好遇到新开的工作室发广告,从来不愿意搭理的她,这次倒是突然就想剪了和那群替身们一样的黑长直。

似乎是从未听过她这样的要求,造型师愣了一下,试探性地问道:「左小姐还有更详细的要求吗?」

「我这头髮,剪了,不要长髮,颜色也换一个,不要黑色,别的随你安排。」

都说剪头髮的时候最担心理髮师胡来,左宁却没有这样的烦恼,反正于她而言,只要能把这头长髮剪了,她就已经觉得很爽了。

折腾了好几个小时,就在她昏昏欲睡的时候,听到身后的人说完成了。

造型师跟她介绍,这个中长鲍勃发型是时下最流行的,结合她的脸型,给她在发尾做了些弯度,让两边刘海向外卷,会显得人柔媚一些。而她本就是浅冷色调的皮肤,如今染了深酒红色,看上去更加高冷。

左宁也说不上满不满意,但终归是与之前的形象大相径庭,想了想她又道:「给我化个妆吧,要浓一些的,口红不用涂,我待会儿自己去买。」

从工作室出来,她直奔商场,将小巧的耳钉换成夸张的长耳饰,又把从前不曾试过的正红色及各种深红色口红全都买了个遍,直接在商场涂了上去,配上她的短髮和略显浓豔的妆容,只怕就连熟悉的人也很难第一眼认出她来。

当然,这样的造型与她身上的亚麻连衣裙也是极其不搭的,于是她又去女装区血拼了一番。

虽然天气转凉不适合买太露的衣服,但她也都找着平时从不会多看一眼的那些挑,无论性感的还是中性的,或者酷到很难驾驭的,她都买,总之不要所谓清纯的。

所以等俞浩南下班回家,看到的便是一身机车皮夹克加透视长裙的左宁,她那烈焰红唇的造型,十足一冷豔御姐,哪还有半点昔日清纯可人的模样?

见他直愣愣地看着自己,满脸都是不敢置信,左甯勾唇一笑:「怎幺?认不出来了?那你还不赶紧报警?家里闯进了陌生女人,可是很危险的。」

「你怎幺……怎幺突然变成这样了?」

左宁无辜地耸耸肩:「今天去逛街,被一个新开的工作室拉着换造型,见那小姑娘可怜兮兮的,我就照顾他们生意了,看你这样子,是很不满意啊,人家现在是不是很丑?」

她嘴上撒着娇,心里却已冷笑出声:自然是不满意的,这可完全不符合他对替身的要求。

那句经典的网路语不是说,这个女生真的好单纯好不做作,跟外面那些妖豔贱货好不一样幺?她现在就非要当一回妖豔贱货!

俞浩南又认真打量她一番才摇头:「不丑,你长那幺漂亮,什幺造型都好看。」

「真的吗?」她一副欢天喜地的模样蹦到他面前,猛地啄了一下他的唇,又凑近他耳边低声道,「其实……我里面没穿内衣,这个裙子料子有些硬,磨得好难受,在商场的时候就受不了了。」

俞浩南眸色一沉,一把拉开她没扣拉鍊的皮夹克,这才发现她里面的黑色裙子不仅大腿以下都是透的,上半身的布料更是少得可怜,而她胸前的两颗小乳尖早已挺立着,薄薄的布料根本遮不住。

「在商场就这样穿了?」

衣服当然是左宁回来后才换的,但听着他愤怒的语气,她便笑着点点头,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人家想给你个惊喜嘛,怕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先下班了,被你看到了原来的样子再去换衣服,哪还有惊喜可言?」

「下次不许再穿成这样!」

「是不许在外面穿成这样,还是不许在你面前穿成这样?」左宁轻轻舔了一下他的耳垂,忽然探手到他胯间,「可是你好像看硬了,真的不喜欢?」

俞浩南呼吸一滞,声音微哑:「你今天……究竟怎幺了?突然变得……」

「变得怎幺样?很淫蕩?」她手上用力,不断套弄着他越来越硬的阳物,在他耳边吐气如兰,「那你……喜欢我的淫蕩吗?」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