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过好几个男友都做了_婚后第一次和别的男人

白话文 179℃ 0

《摇曳之心》

#59——

『观望』

-

圆满在爱情中,仅仅是一个笑话。

幸福这个词语,本就是针对一个指定的集体人员而已。打个简单的比方,在很多言情小说中,为了让故事跌宕起伏,经常会有男配角和女配角来砸男女主角的场。最俗滥的设定,就是暖男男二和婊子女二了吧。

女二基本上是负责虐女主的,她在男主面前好纯真好不做作,在女主面前却是骄纵无礼、横行霸道,一心想要把男主佔为己有。男二负责在女主角颠踬的时候给她温暖,让读者有一点心灵的慰籍,同时也可以使女主的心有一丝丝的动摇。

如果想写一个喜大普奔的结局的话,通常都是男女主相爱,两情缱绻。不管中途有多少曲折,最终一定会在一起。

或许从女主人公的视角来看,是令人甜到心坎的收尾。反观,若是以配角的角度来看的话呢?

不管女二再怎幺霸道,不管男二再怎幺阳光,他们都败给了爱情故事所拟定下来的公式。当男女主两人结下鸳盟的时候,男女二去了哪?当男主角深情拥吻女主的时候,他们又是什幺表情?

没有人知道配角结局后最终的命运会是如何,这个时候就可以设下了许多假设:男二含笑退场,表现得泰然自若,女二痛哭流涕,心里满是不忿,却无可奈何。

当然这些只是假设而已。言而总之,配角多数都是担当在情场吃败仗的那一方。对于配角来说,贴上『HE』(HappyEnd)的标籤,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嘲笑。

热衷于这种美丽故事的少女们,多少都会妄想自己能够成为一名女主人公,并且遇见心目中的男主角。但是就算在现实中真的遇见了,自己却总不是那位女主角。

何其悲伤的笑话。

……

又是一个寒冷的季节,忠班的学生们紧锣密鼓地练习着在之后的学校活动中要呈现的节目。一位身形较瘦小的男孩趁着课余时间躲在舞台旁的阶梯,观望着他们的彩排。

舞台上伫立着两位男孩,一位戴着眼镜,穿得彬彬有礼,而另一位则是奇装异服,髮型也很怪异。他们似乎是饰演主角的父母。

「我们的宝贝是个男孩,要叫什幺名字呢?」眼镜男孩手持着麦克风,说话平淡直叙。

「他既然是在圣诞节出生的,表示幸福与喜乐,不如就叫他福乐吧。」另一个男孩紧挨着眼镜男孩的肩膀。

「好啊就叫他福乐。」

三句台词结束,眼镜男孩搭着另一个男孩的肩膀,徐徐地退出舞台中间,把时间交接给了接下来的角色。后台的人匆匆地搬出了道具,时间可谓刻不容缓。

一位女孩穿着学校正装,小小的身子站在台前,面对眼前空蕩蕩的羽球场,她神情依然不改,说出早就已经被编排好的台词。

「在众人悉心的照顾下,小福乐也逐渐长大,现在已经是个小学六年级的小学生了。」

她的语声沉稳,却同时保留了女生的稚嫩,就连退场的转身也丝毫不慌张,完全不像初次站在舞台上容易怯场的人。

福乐的母亲走了出来,她恶狠狠地盯着匆匆準备好的狼藉,边收拾残局边絮絮叨叨,声音带有厉色:「你这个福乐啊,都已经小学六年级了,玩具玩完了都不收起来,你看看这个书桌还有写字的空间吗?」

「叮、咚——」

话音刚落,舞台的另一侧走来了两个人,一人高举手指,按下看不见的门铃,还帮忙自己配音,一人背着大书包,站在后面低头一脸忏悔,好像是做错了什幺事情一般。那两个人看上去身材圆浑丰腴,十分讨喜。

躲在角落的瘦弱男孩把视线锁定在了一人身上,心有余悸。

三人都走到了舞台中间,按门铃的人意味深长地反剪双手正视着福乐的母亲。福乐畏畏缩缩地站在一边,引颈就戮。

「妈妈您好,我是福乐的老师,今天课堂上写的作文题目是『我的梦想』。」自称是老师的男孩装着大人说话的语气,但因为声音太过圆润,出来的效果实在引人发噱,「写了两堂课大家都写完了,可是福乐却一个字也没有写,这种不负责任的学习态度,希望妈妈能督促一下。」

老师的台词告了一段落,由于麦克风不够的关係,在将手交叉到背后的时候偷偷把麦克风交给了后方的福乐,福乐身躯发抖,兀自接了过去。

「老师真是对不起我会好好督导他的。」母亲鞠躬如仪,他看着转身退场的老师说,「老师慢走啊。」

在矮墩墩的福乐要偷偷离开的时候,母亲的吼声一下叫住了他。

「福乐,还不赶快去写!」母亲手里拿着麦克风对他破口大骂,福乐抓了抓屁股,用很委屈的表情看着他,「没有写完就不准走出房间,听见没有!」

母亲掉头疾步离开,福乐转身面向台前,正準备要说出台词。顷刻间,他变得跟哑巴一样说不出话,脑袋空白了。

迟疑了半响,羽球场恢复了宁静。

「福、乐!」

一道快要震破耳膜的声响惊动了所有的人,包括暗地观望的瘦弱男孩。福乐蓦地脸色惨白,痴痴地呆站在原地。

「怎幺每次都是你!」一位包子头,个子小小的女孩快步跑了上前,而她的身后也跟上了好几位场外人员。

「齁,难道连好好把台词说出来也不能哦?」另一个男孩也跟着抱怨,「你不是平时很爱在镜头面前表现自己吗?为什幺到这个节骨眼就紧张了?」

「可是、我就会紧张啊……」福乐嗫嚅,刚刚就已经紧张得快要窒息,现在还被数落几顿,他都快哭出来了。

瘦弱男孩的双眼直冒火光,他很想上前去拔刀相助,只是他仅仅是一个孝班的人,和他们没有瓜葛,要是自己上前去的话一定会被当成奇怪的人吧。

「好啦好啦不讲了啦,这次福乐你不准再失误了哦!」

「好啦……」

「张、浩、毅,你在这里干什幺?」

最后一把声音特别清晰可闻,清晰得就像是从耳边传来的。不到几秒,浩毅心里觉得不对,一个回首就吓得要叫出声。

眼前是这所国小的校长,同时也是一位修女。她目光矍铄,一脸祥和地望着浩毅。

「等等就要上圣经课了,你待在这里干嘛?」虽然是诘难,语气还是那幺温柔。

「呃、那个、我……」想不出好理由的浩毅只好随便掰了个,「上厕所!」

随后,他窘迫地逃之夭夭,校长看着他的瘦弱背影,只是笑笑不说话。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