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说手弄的她里面痒_女人都喜欢那种充实感吗

白话文 164℃ 0

《摇曳之心》

#64——

『涩和酸』

-

班级里充满了各种孩童的欢笑声和打闹声,浩毅百无聊赖地托着下巴,一个人的影子在这样欢乐的气氛里显得特别悬殊。他不时用急切的眼神看向教室外,像是在静待某人一般。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浩毅还是保持着同样的托下巴动作,他的心情愈发急躁,眉头越皱越紧。这时,一位皮孩子将刚折好的纸飞机往低空一投,纸飞机在空中乘风滑翔,过了不久又逐渐往下坠,不偏不倚地砸到了浩毅的头上。

刚好浩毅的头顶被砸中纸飞机,瞬间就更加不爽了。他狠狠地捏着机翼,正要往那个孩子看过去。皮孩子不但没有要道歉,反而一脸傲慢地上前抢回了自己的纸飞机。

拿回了纸飞机后,皮孩子神气十足地转身离去,继续和他的那班朋友嬉戏。虽然心里很气,浩毅却没有反击,只是默默地忍气吞声,继续待在原地。

「白痴哦!」

「你到底是在害羞什幺啦!」

两把悉悉的声音在吵杂之中混入了浩毅的耳中,浩毅猛然一愣,不假思索地循声看过去,显然是对那把声音感到敏感。

两个浑圆的影子从门口旁窜出,一个是福乐,另一个则是比他高一个头的黑框眼镜小憨包。福乐的脸和肉圆一样胖鼓鼓的,黑框眼镜的那位皮肤有些黝黑,长得也十分稚嫩。福乐的手中正捻着一张白色信封,信封正中间还点缀上他那粗糙的画工。

浩毅一看见是他,烦躁的心头变得温暖,脸蛋也热乎乎的。不过很快地他又有了知觉,他看着他手中的信封,咬牙切齿。

他来这里是不是为了把这封信交付给他们班上的某人?那又会是谁和那个人有这幺多交集呢?啊,好羡慕能够被他认识啊,能够和他有近距离的接触真是美好的事情。浩毅想着,呼吸都野蛮了起来。

「你不去放的话就我来囖!」黑框眼镜男孩叉腰对着福乐说。

「呃……小黑,我先去别的地方。」福乐顿了顿,思绪在内心激烈搏斗,又想要临阵退缩,但很快地又被那个叫做小黑的男孩抓住。

「这里是孝班门口,你还想去哪里啊?」小黑指了指他的鼻头,「福乐,你今天不送出去就不用回班哦!」

「我……」福乐支支吾吾,还是没办法落落大方地踏入课室。

「去啦。」小黑面带天真无邪的笑容,正用双手往他的虎背使劲一推,将福乐成功地推入了达达马蹄一样笑声不懈的战场中。

福乐惊慌地挥舞着肥臂趔趄几步,差点重心不稳亲上地面上的尘灰。他稳了稳身子,深呼吸了一口气,正往其中一人的置物柜走去。

浩毅的眼光不停地追逐着他,直到他贼兮兮地打开置物柜的那一刻,他体内的血液凝滞了。

那是班上其中一个女孩的柜子,她有着光洁的额头,清秀的脸庞,笑起来的时候特别耀眼,个性挺讨人喜欢的。稍微斜视到了一下福乐眉下羞涩的神情,他真想将一直以来温润自己的那份暗恋埋葬起来,再狠狠踩踏。

哈、哈哈、哈哈哈……是啊,一定是这样的嘛。浩毅万般无奈,心宛如在滴血,此时此刻他体会到了心酸的感觉。福乐根本和他素不相识,只是他一个人在别人看不见的旮旯儿观望着他而已,他根本就不会和他结下不解的渊源,他是在心情低落什幺呢?

为什幺心会被扎伤?为什幺会痛苦?偷偷喜欢一个人就是这幺痛彻心扉的吗?为何、为何……

现在手所触的、身所依的,感觉都是疼痛……他是不是大惊小怪了点?只不过是一点点的心动而已。

当他回过神时,福乐已经离开了,他左望右看,再三确认了附近没有人注意这边后,他就站了起来走向那个女孩的置物柜前,缓缓地重新打开。

他不想让她比他先看见他的那封信,就算只不过可能是情信浩毅也不想要鬆懈。在浩毅苦涩的心中隐藏着的,是深入骨髓的善妒,就算无法浴火重生,但他贪婪的情感只想要将他思恋其他人的心给吮吸乾净,至少让懦弱的他不再痛苦……

就有那幺点任性。

浩毅不顾礼数就这样抽出刚刚福乐搁着的那封信,他把置物柜的门给关回后就溜回了座位,小心翼翼地将它拆开。

摊开信封里的信纸,纸上写的是瘦长的字体。

『嗨,我很喜欢妳笑的样子!我喜欢妳!能不能跟我交往?』

虽然不是那些文情并茂的溢美之词,只不过是很纯真的童言,但是他能感受到福乐有尽力把自己的心意形诸笔端。浩毅紧握着那张纸,咬紧牙根,一想到这并不是对自己说的他就心情愁苦。

浩毅将那封信收进了自己的背包里,并且又假装没事地继续等待着某人的到来。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