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暴_啊不要轮奸

白话文 87℃ 0

一年多前,尚未下山的凌紫鸢,与其师父柳白芷所待之处,为火麟国边界。

边界由几座山连绵而成,统称麟山,麟山四季分明;春季百花盛开,夏季舒适凉爽,是火麟国皇帝喜爱之地,特意命人在上头建了座避暑山庄。

众多山峰之中,唯独中央的雾麟山,无论是居住于山脚下的百姓抑或是皇宫贵族,通常都会绕道而行,并不会行经此山。

此山与其它山不同之处,是在山腰,那儿不知为何,终年白雾缭绕、雾气浓厚,进去之人总会迷路,好不容易走出浓浓白雾,却是回到原点,曾有几名固执的村民硬是往里头闯去,结果几日过去,最后还是精疲力尽的走回村庄里。

皇帝对雾麟山大感好奇,派手下上山绕过一圈,结果最后得到的答案,让人沮丧,因为此山并无任何特别之处,且大大不如其它山,花种不多,还特别荒凉,自此之后,雾麟山变得更乏人问津。

常人对雾麟山愈是兴趣缺缺,相反的,住在山里的两人愈是乐得轻鬆。

「师父。」习惯早起的凌紫鸢,即便是冬季,可辰时一到,还是準时端着盆热水出现在房门口。

而被唤做师父的女子,还窝在里头不愿起床:「好冷,鸢儿,快、快将门关上。」

她听话的将门带上,道:「师父,您怕冷,何必居于雾麟山。」

三十出头的女子裹在棉被里,蜷成一团,细柔的声音从里闷闷传出:「此地清净,况且没比这儿更适合练功的地方了。」

「倒也是,」她将一条白色帕子放进水里、揉乾:「师父,擦脸。」

「……」床上的女子根本不想探出头,逕自窝在棉被里。

「…」凌紫鸢秀眉挑起,耐心道:「师父,擦脸。」

「………」

「师父,您若不喜热水,想换成冰水也行。」

「哇哇哇!」对方话刚落,柳白芷立刻起身接过帕子:「洗脸好、洗脸好。」

看着她,凌紫鸢苦笑询问:「您若想睡,为何又要我早早唤您起床?」

「早晨练功最适合,要不我哪用得着自找罪受…」说到这徒儿,什幺都好,就是对自家师父严厉了些。

「我知道,」她端起脸盆:「师父,早膳我放在大厅,您待会儿赶紧去吃。」

「妳呢?」平时鸢儿总会和她一起,今日怎幺回事。

「我已用过膳,后院的柴快没了,我去另一头捡些回来,顺便练练脚力。」

「咦……」柳白芷嘟起嘴,耍赖道:「我也要和妳一起去,自己待在这多无聊啊!」

她看着床上的女子,柔笑回答:「今儿个比昨日更冷。」

见柳白芷眉角微微抽着,她继续说:「方才外头又开始飘雪了。」

「喔,瞧我这脑袋在想什幺呢,」她拍着额头,笑的一脸歉意:「都忘记今日该练另外一个招式,那……鸢儿妳一路小心啊!」

「我会的。」凌紫鸢对她点了点头,随后便出了门。

但是这次,她并没有把柳白芷的房门关上,任凭外头的冷风朝房内呼呼吹去。

「啊啊啊……」几秒后,自家师父的哀嚎声从房内断断续续传出。

「我的好徒儿…为师快冷…冷死啦………」

相对于外头的凌紫鸢,听到柳白芷的哀嚎后,她淡淡一笑,确认脸上的人皮面具已戴好后,背起竹篓,踩着轻盈的步伐下山去了。

被柳白芷救起后,两人住在雾麟山已六年有余,她早已习惯如此寒冷的天气,一方面能锻鍊自己,一方面又能保护自身的安全,泽裕王再如何聪明,也万万想不到她就居住在火麟国边界,偶尔甚至会以山脚老百姓的身份晃过皇族的避暑山庄前。

从小屋走至山腰,因长年居住在雾麟山,白雾对她而言已算不上什幺阻碍,凌紫鸢在其中行走根本不成问题,可以说是来去自如。

其实人人踏不进山上,理由非常简单,因山腰处有好几条岔路,仅有一条路是真正通往山顶的,不过路径狭小、还不起眼的很,若想上山,必先走对其中一条大路后,再从大路寻到上山的小路才行,当初皇帝够聪明,派出近百人乱枪打鸟,才会有两人幸运的到达山顶。

站在岔路前思考一会儿的凌紫鸢,马上决定今日的目标。

「左边吧。」

══════════════简体版══════════════

一年多前,尚未下山的凌紫鸢,与其师父柳白芷所待之处,为火麟国边界。

边界由几座山连绵而成,统称麟山,麟山四季分明;春季百花盛开,夏季舒适凉爽,是火麟国皇帝喜爱之地,特意命人在上头建了座避暑山庄。

众多山峰之中,唯独中央的雾麟山,无论是居住于山脚下的百姓抑或是皇宫贵族,通常都会绕道而行,并不会行经此山。

此山与其它山不同之处,是在山腰,那儿不知为何,终年白雾缭绕、雾气浓厚,进去之人总会迷路,好不容易走出浓浓白雾,却是回到原点,曾有几名固执的村民硬是往里头闯去,结果几日过去,最后还是精疲力尽的走回村庄里。

皇帝对雾麟山大感好奇,派手下上山绕过一圈,结果最后得到的答桉,让人沮丧,因为此山并无任何特别之处,且大大不如其它山,花种不多,还特别荒凉,自此之后,雾麟山变得更乏人问津。

常人对雾麟山愈是兴趣缺缺,相反的,住在山里的两人愈是乐得轻鬆。

「师父。」习惯早起的凌紫鸢,即便是冬季,可辰时一到,还是准时端着盆热水出现在房门口。

而被唤做师父的女子,还窝在里头不愿起床:「好冷,鸢儿,快、快将门关上。」

她听话的将门带上,道:「师父,您怕冷,何必居于雾麟山。」

三十出头的女子裹在棉被里,蜷成一团,细柔的声音从里闷闷传出:「此地清净,况且没比这儿更适合练功的地方了。」

「倒也是,」她将一条白色帕子放进水里、揉乾:「师父,擦脸。」

「……」床上的女子根本不想探出头,迳自窝在棉被里。

「…」凌紫鸢秀眉挑起,耐心道:「师父,擦脸。」

「………」

「师父,您若不喜热水,想换成冰水也行。」

「哇哇哇!」对方话刚落,柳白芷立刻起身接过帕子:「洗脸好、洗脸好。」

看着她,凌紫鸢苦笑询问:「您若想睡,为何又要我早早唤您起床?」

「早晨练功最适合,要不我哪用得着自找罪受…」说到这徒儿,什麽都好,就是对自家师父严厉了些。

「我知道,」她端起脸盆:「师父,早膳我放在大厅,您待会儿赶紧去吃。」

「妳呢?」平时鸢儿总会和她一起,今日怎麽回事。

「我已用过膳,后院的柴快没了,我去另一头捡些回来,顺便练练脚力。」

「咦……」柳白芷嘟起嘴,耍赖道:「我也要和妳一起去,自己待在这多无聊啊!」

她看着床上的女子,柔笑回答:「今儿个比昨日更冷。」

见柳白芷眉角微微抽着,她继续说:「方才外头又开始飘雪了。」

「喔,瞧我这脑袋在想什麽呢,」她拍着额头,笑的一脸歉意:「都忘记今日该练另外一个招式,那……鸢儿妳一路小心啊!」

「我会的。」凌紫鸢对她点了点头,随后便出了门。

但是这次,她并没有把柳白芷的房门关上,任凭外头的冷风朝房内呼呼吹去。

「啊啊啊……」几秒后,自家师父的哀嚎声从房内断断续续传出。

「我的好徒儿…为师快冷…冷死啦………」

相对于外头的凌紫鸢,听到柳白芷的哀嚎后,她澹澹一笑,确认脸上的人皮面具已戴好后,背起竹篓,踩着轻盈的步伐下山去了。

被柳白芷救起后,两人住在雾麟山已六年有馀,她早已习惯如此寒冷的天气,一方面能锻鍊自己,一方面又能保护自身的安全,泽裕王再如何聪明,也万万想不到她就居住在火麟国边界,偶尔甚至会以山脚老百姓的身份晃过皇族的避暑山庄前。

从小屋走至山腰,因长年居住在雾麟山,白雾对她而言已算不上什麽阻碍,凌紫鸢在其中行走根本不成问题,可以说是来去自如。

其实人人踏不进山上,理由非常简单,因山腰处有好几条岔路,仅有一条路是真正通往山顶的,不过路径狭小、还不起眼的很,若想上山,必先走对其中一条大路后,再从大路寻到上山的小路才行,当初皇帝够聪明,派出近百人乱枪打鸟,才会有两人幸运的到达山顶。

站在岔路前思考一会儿的凌紫鸢,马上决定今日的目标。

「左边吧。」

标签: 残暴   啊不要轮奸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