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文人_一女多男黄h文

白话文 291℃ 0
玛丽苏黑道篇•番外【二】禇清独白

自我记事以来,我就不曾见过娘亲。

姑姑教导我成人,让我识字念书,钻研权谋计策。那些日子里,我学会了太多,也明白了太多。

十五岁那年,我第一次见到娘亲。

她是个极美的女人,盛装华服,姿态雍容,只是她见我的第一面,便将姑姑斩杀于我面前。

温热的鲜血喷涌而出,溅在我的脸上,浓郁的腥味令人作呕。

我就这样被带回了南朝。

头一个月,我依然恍惚,即便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却仍旧空落落的。姑姑虽待我严厉,可她养育我十五年,是我唯一的亲人。

娘亲,竟是如此残忍的称呼吗?

我不懂,也不愿懂。

在南朝的日子,我除了往日习得的那些,还要学上武艺。我已经忘记了那时的酸楚和痛苦,只有日复一日的练习着,直到姑姑的脸越来越模糊。

我就像一个傀儡,恍惚的过了一日,又一日。

如果没有那件事的发生,或许我会永远的这幺下去。

我还记得那日是我的生辰,娘亲为我準备了一桌珍馐,与我共饮。不见许久的孺慕之情就那幺钻了头,可我压抑着,心里却是欢喜又愧疚的。

欢喜这份迟来的母子缘,愧疚的是惨死的姑姑。

然而没有几杯,我便醉了。

朦胧间,我看见娘亲扶我上了床榻,轻轻的抚着我的额头。她的手冰冷,却让我觉得凉爽。

我本想享受这份难得的宁静,可很快,这份安逸之心就被撕的粉碎。

娘亲,解开了我的衣裳。

原本温柔的双手,此刻却像粘腻的蛇信,肆意的揉捏着我的身体,甚至还有那些私密之处。

我并非一无所知,自然知道这是有违人伦的腌臜之事。

可我没有丝毫的气力,就像被抽空了一般。

此时此刻,我才知道自己被下了药,下药之人,就是我的娘亲。

或许是冥冥中的安排,当娘亲脱下衣裳与我赤裸相对,甚至想要坐在我身上时,我咬破了舌尖,狠狠的推开了她。

不知是哪里来的念头,我这幺衣不蔽体的跑了。

只有跑,才能摆脱这个骯脏的女人。

————

「这便是你要杀我的理由吗?」

狄兰被缚在她曾经最爱的王座上,象徵着权势与地位,那幺高高在上,那幺不可一世。

可现在,她发髻散乱,浑身鲜血,就像是一个面容可怖的疯婆子。

「不是,」

禇清站在她面前,缓缓的俯下身子,与她四目相对。

只是这回,狼狈的是她。

「你不该一次次的构陷我,让那恶心的女人来对我下药。」

「你不该在我身上下蛊,让我有了你的蹤迹。」

「你不该……害死她。」

说到最后时,他的面庞微微动容,眼中泛起了猩红的血丝。

「你生下我,我却恨不能生啖你的血肉。」

他抽出佩剑,缓缓的贴在她的脖颈上。

冰凉的剑刃,锋锐的吹毛立断,只是稍稍贴着,就切开了她的肌肤,渗出点点血珠。

可狄兰却丝毫不以为意,反而状若疯狂:

「傻孩子,你为什幺不懂,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配得上你。那些阻碍我们的人,就应该统统杀掉!」

没错,她从来都没有做错!

禇清平静的望着她癫狂的容颜,缓缓的勾起一个讥讽的笑容:

「我最后悔的,便是让你生下我。」

音落,剑锋便毫不留情的切割开她的血肉,斩下了她的头颅。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