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吃她奶头_医生吃我吃奶头

白话文 43℃ 0

凌紫鸢走进幽影痕院内,它与狗儿院落没什幺不同,一样是绿竹包围四方、中间设有座六角凉亭,然而最大不同之处是多了条小河,河边放置一张长椅,上头插着数把飞刀,刀刃在月光反射下隐隐发亮,带出种淡淡美感,以及…莫名的孤独。

推开房门,里头烛火已弄熄,除床外渗进来的月光外,再无任何照明,房内非常安静,唯能听见外头竹叶、里头竹帘被风吹动的小小声响。

女子拿张椅子坐至床边,双手交叠于大腿,仔细端详躺在床上满头是汗的男子,对方看上去似乎睡得不太安稳,向来总挂副阳光笑颜的他,现下却眉头紧蹙。

床旁放有一盆水和布,她拿起布,轻轻为他擦去额角汗水。

「…嗯……」似乎感觉到有人在触碰自己,他头微侧,似是想躲开。

她如哄着孩子般道:「别动。」语落,男子僵硬的身体才逐渐放鬆。

凌紫鸢动作很柔、很轻,直到把汗水全都擦去,最后将布浸溼拧乾后,贴在他额上。

不一会儿,幽影痕眉头稍稍纾展开来,再度进入昏睡状态,凌紫鸢安静坐在床侧,看来这次烧得很彻底哪,否则以刚刚那种状况,怎可能不清醒过来。

她目光环视一周,发觉房内摆设大多为冷兵器,各个皆摆放整齐且井然有序,但在众多家具中最为不协调、最为突出的,便是立于不远处的书架,上头书籍凌乱,有几本甚至掉在地面,主人貌似没有把它放回架上的打算。

随手捡起几本书翻看,赫然发觉被弃置在地的书,每本皆是有关雨凤国,内容不外乎是介绍该国的历史、地理位置、气候、习俗…等等之类的相关讯息。

凌紫鸢沉思一会,喃喃道:「雨凤国…幺。」

「……唔…」男子小小声音忽然由后传来,她把书籍全数丢回地面,快步走上前。

「幽影痕?」她试着叫他的名字,却只听到对方断断续续的低吟。

「…等…等……」

「…你醒了幺?」她试着与他交谈,几次后,对方没给出任何反应。

看来是说梦话呢,「邵宣的药会不会开太重了…」

凌紫鸢自言自语道,一边将布重新浸湿,放在他额上试图降温。

她双手托腮,看着床上不时颤动的眼睫毛,以及因发烧导致绯红的脸颊,忍不住伸手戳了戳。

「皮肤真好…」话还没说完,幽影痕突地握住她的手。

原以为吵醒了男子,怎知他依旧不断的低喃,「…等等……」

凌紫鸢眉挑起,把长髮塞到耳后,上身前倾,想把他的梦话听得更仔细些。

然而传进耳里的,是幽影痕几近哀求的话语。

「…不……不要…不要抛下我……」那声音听来,与其说害怕,不如说是恐惧。

「…不要走……父…亲…」最后二字从他口中道出之时,两行清泪竟也同时从幽影痕眼角落下。

女子眼底带出惊讶之色,如此脆弱的幽影痕她从未见过,印象中,他总笑得自信、笑得灿烂,笑得…让人眩目。

她垂眸,使人看不清眼底任何情绪,另只纤纤玉手缓缓伸向男子,轻轻拍着攥紧自己的手,似是安慰、似是承诺,仿若催眠、柔得几乎能化在微风里的声音,从女子红唇微微吐出。

「不怕,我哪儿都不去。」

「我在这,」语落,男子紧握成拳的手指逐渐放鬆,凌紫鸢回握住他的手。

「我会一直在这。」

══════════════简体版══════════════

凌紫鸢走进幽影痕院内,它与狗儿院落没什幺不同,一样是绿竹包围四方、中间设有座六角凉亭,然而最大不同之处是多了条小河,河边放置一张长椅,上头插着数把飞刀,刀刃在月光反射下隐隐发亮,带出种淡淡美感,以及…莫名的孤独。

推开房门,里头烛火已弄熄,除床外渗进来的月光外,再无任何照明,房内非常安静,唯能听见外头竹叶、里头竹帘被风吹动的小小声响。

女子拿张椅子坐至床边,双手交叠于大腿,仔细端详躺在床上满头是汗的男子,对方看上去似乎睡得不太安稳,向来总挂副阳光笑颜的他,现下却眉头紧蹙。

床旁放有一盆水和布,她拿起布,轻轻为他擦去额角汗水。

「…嗯……」似乎感觉到有人在触碰自己,他头微侧,似是想躲开。

她如哄着孩子般道:「别动。」语落,男子僵硬的身体才逐渐放松。

凌紫鸢动作很柔、很轻,直到把汗水全都擦去,最后将布浸湿拧干后,贴在他额上。

不一会儿,幽影痕眉头稍稍纾展开来,再度进入昏睡状态,凌紫鸢安静坐在床侧,看来这次烧得很彻底哪,否则以刚刚那种状况,怎可能不清醒过来。

她目光环视一周,发觉房内摆设大多为冷兵器,各个皆摆放整齐且井然有序,但在众多家具中最为不协调、最为突出的,便是立于不远处的书架,上头书籍凌乱,有几本甚至掉在地面,主人貌似没有把它放回架上的打算。

随手捡起几本书翻看,赫然发觉被弃置在地的书,每本皆是有关雨凤国,内容不外乎是介绍该国的历史、地理位置、气候、习俗…等等之类的相关讯息。

凌紫鸢沉思一会,喃喃道:「雨凤国…幺。」

「……唔…」男子小小声音忽然由后传来,她把书籍全数丢回地面,快步走上前。

「幽影痕?」她试着叫他的名字,却只听到对方断断续续的低吟。

「…等…等……」

「…你醒了幺?」她试着与他交谈,几次后,对方没给出任何反应。

看来是说梦话呢,「邵宣的药会不会开太重了…」

凌紫鸢自言自语道,一边将布重新浸湿,放在他额上试图降温。

她双手托腮,看着床上不时颤动的眼睫毛,以及因发烧导致绯红的脸颊,忍不住伸手戳了戳。

「皮肤真好…」话还没说完,幽影痕突地握住她的手。

原以为吵醒了男子,怎知他依旧不断的低喃,「…等等……」

凌紫鸢眉挑起,把长发塞到耳后,上身前倾,想把他的梦话听得更仔细些。

然而传进耳里的,是幽影痕几近哀求的话语。

「…不……不要…不要抛下我……」那声音听来,与其说害怕,不如说是恐惧。

「…不要走……父…亲…」最后二字从他口中道出之时,两行清泪竟也同时从幽影痕眼角落下。

女子眼底带出惊讶之色,如此脆弱的幽影痕她从未见过,印象中,他总笑得自信、笑得灿烂,笑得…让人眩目。

她垂眸,使人看不清眼底任何情绪,另只纤纤玉手缓缓伸向男子,轻轻拍着攥紧自己的手,似是安慰、似是承诺,仿若催眠、柔得几乎能化在微风里的声音,从女子红唇微微吐出。

「不怕,我哪儿都不去。」

「我在这,」语落,男子紧握成拳的手指逐渐放松,凌紫鸢回握住他的手。

「我会一直在这。」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