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头条文章页面强制缩小不了_网站禁止缩放代码

白话文 213℃ 0
落魄女奴X禁慾军官【九】抱大腿

德特里希觉得不管他说什幺,这个姑娘大约都会被吓得直哆嗦。于是他走远几步,让两人保持在一个安全的距离。

「这里有水和食物,」

他看了看厨房,对着黎莘道:

「你可以拿上一些离开。」

德特里希并不是一个擅长和女孩打交道的人,大约是他见惯了那些悲惨的事情。他的母亲是个很和蔼慈祥的夫人,一直教导他要尊重那些脆弱的姑娘。

可是战争来的太过突然,让人猝不及防。

亲眼见到母亲被欺辱死去的德特里希,深深厌恶着那些欺负女孩儿的行径。

所以,他会选择放她走。

不过显然黎莘不準备接受他的好意,听见德特里希的话语,她狠命的摇着头,那力道让人害怕极了,彷彿下一秒,她的头颅就会从纤细的脖颈上拧下来。

她似乎努力的想要说话,可是这对她来说太困难了。

德特里希有些看不下去,他可不想这个小姑娘因为或许激动晕倒在这儿。

于是他尝试着蹲下身子,用尽量缓和的语气对她说:

「你可以去找莱娜夫人,我不会把你的行蹤告诉别人。」

这大约是他最狼狈的一次承诺了。

从来都是发号施令的他,可不知道什幺叫做「温柔」。

所以他的语气,在旁人听来,还有些许的僵硬和肃然。

黎莘心里乐开了花,强忍的笑意让她的眼眶不自觉的泛红,加上她蓄意的神情,像极了一只受惊的小兔子。

黎莘:我几乎要笑哭了……

德特里希见状,只觉得太阳穴抽筋似的疼。

他放弃了沟通,打算离开这个厨房,让这个姑娘自行决定。好在这是他的家,没有他的吩咐,不会有旁人到来。

黎莘扒着橱柜的门,眼睁睁看着他起身,似乎有些无奈的望了她一眼。

旋即,他跨开长腿,想要转身就走。

不过显然这个想法很天真。

几乎是转身的剎那,德特里希就觉得腿上重重的一沈,连带着他的身体也不自觉的向那处倾斜。

他下意识的低头抬腿,却发现罪魁祸首就是刚刚还瑟缩着的小姑娘。

此时的她正牢牢的抱着他的大腿,姿势堪比抓着树枝的树獭。

德特里希瞬间沈默了。

他望着小姑娘红肿的眼眶,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幺。

他不开口,黎莘也不开口,就那幺可怜巴巴的瞧着他,试图他能够读懂自己传递出来的迫切信息。

留下来吧,让她留下来吧。

保证上得了厅堂下的了厨房还能暖床啊!

不过德特里希可没有什幺读心术,所以他将黎莘的眼神理解为害怕。大约是那些人让她有了阴影,让她不敢逃出去。

他叹了口气,心想大约还是需要莱娜夫人的帮助。

「你……」

德特里希抽了抽腿,没能够抽出来,只得对着黎莘道:

「你今晚可以先留在这儿,明天,我会让莱娜夫人来接你,好吗?」

上尉大人发誓,这绝对是他这辈子用过的最温柔的嗓音了。

可是黎莘还是哭了。

泪水将他的裤子都浸湿了。

黎莘:你懂什幺,这叫喜极而泣!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