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着的姿势_刚结婚不好意思和老公

白话文 133℃ 0

他没起身,淡淡道:「…醒了。」

「嗯。」女子把手抽离,起身端药。

那一刻,幽影痕内心似是被挖空般,失落感莫名涌现。

她扶他坐起身子,把药端到男子面前,「喝药。」

幽影痕接过药,拍拍身旁的空位,「小紫鸢。」

「…」她没拒绝,坐到床沿,与他肩併肩而坐。

「来多久了?」他头微低,目光落至手捧的药上,难得没有与她直视。

现下反倒是她望着他侧脸,道:「一个时辰多。」

「怎幺不叫醒我。」

「无妨,反正今晚是由我照顾你。」

「我能照顾自己,小紫鸢妳赶紧去歇息。」幽影痕鲜少与她这幺正常的对话,说实话,凌紫鸢真不太习惯,而令她更不习惯的,是他从头到尾没与自己对上一眼。

「我不想睡,想待在这。」她毫不考虑,直接拒绝掉他的提议。

瞧他不说话,凌紫鸢也不觉尴尬,伸出手环住曲起的腿,侧头看向他,问:「为何替我挡?你明知道不需要。」她会武、拥有内力,即便故意挨下一针,也死不了人。

「为何不挡,」他语气很是理所当然,「无关其它事,我想保护妳,有何不对?」

「是幺,」她未做任何反驳,「谢谢你。」

她率直的道谢,反倒惹得他有点不自在。

「…我是自己想这幺做的,小紫鸢妳不用道谢。」

由始自终,幽影痕目光迟迟未落到凌紫鸢身上,只见女子面具后眼睛微瞇,伸手就往他背后那搓最长的头髮用力扯去。

「嘶…」男子被突如其来的拉力扯得向后仰,吃痛一声,接着极其讶异往拉他头髮的元兇看去,「…小紫鸢?」

她皮笑肉不笑地紧盯着他,「总算肯看着别人眼睛说话了?」

「…」听她这幺一说,幽影痕目光又开始闪烁不定。

凌紫鸢耸耸肩,看似无所谓,却幽幽开口:「莫不是看着我,会让你联想到我身上那些丑陋的疤痕,所以你觉得噁心,不想看?」

「才不是!」他抬头,与她直视,「妳明知我不可能在意那种东西!」

「可你很不对劲。」

「…不是不对劲,只是…」他抿唇,「只是想收敛些,好让妳不那幺讨厌我。」

「我?」她语带纳闷:「讨厌你?」她何时说过,自己怎幺没印象。

「即便算不上讨厌,至少也会想和我划清界线吧?」

幽影痕声音不大,但字里行间在在透露出他的消极:「我知道妳是因武功一事才勉强迎合我,否则像我这种人,妳该避我避得远远的。」

这些话早藏在幽影痕心底许久,修罗公子是如何恶名昭彰他再清楚不过,常人怎会愿意与他有任何关係,更甭说一介女子;可再如何说服自己该放手,到了最后,终究是做不到,他捨不得、更不想远离。

凌紫鸢那边,反倒被搞得一头雾水;她手摸脸颊,处于伤脑筋状态之下。

为何幽影痕会有这种错觉?她并没有不想理他的意思,会与他打交道,并非因为武功一事,而是所有事情全是顺其自然,真要说,他掳自己进山庄感谢都来不及,又何来讨厌之有?

但是女子举止看在幽影痕眼里,反倒成了心事被说中而苦恼的模样。

幽影痕心中一涩,表面装得不甚在意,笑道:「我说过,若不想让人知道妳会武一事,我不说便是,小紫鸢妳毋须操心。」

「是幺。」她丢下二个字,迅速起身。

幽影痕目光没再追随她,原以为女子欲离开之际,眼前光线顿时让黑影遮去,他下意识抬头。

凌紫鸢并非离开,而是移至幽影痕面前,不管三七二十一、以绝对煽情的动作,跨坐在幽影痕腿上,使其面对自己。

══════════════简体版══════════════

他没起身,淡淡道:「…醒了。」

「嗯。」女子把手抽离,起身端药。

那一刻,幽影痕内心似是被挖空般,失落感莫名涌现。

她扶他坐起身子,把药端到男子面前,「喝药。」

幽影痕接过药,拍拍身旁的空位,「小紫鸢。」

「…」她没拒绝,坐到床沿,与他肩并肩而坐。

「来多久了?」他头微低,目光落至手捧的药上,难得没有与她直视。

现下反倒是她望着他侧脸,道:「一个时辰多。」

「怎幺不叫醒我。」

「无妨,反正今晚是由我照顾你。」

「我能照顾自己,小紫鸢妳赶紧去歇息。」幽影痕鲜少与她这幺正常的对话,说实话,凌紫鸢真不太习惯,而令她更不习惯的,是他从头到尾没与自己对上一眼。

「我不想睡,想待在这。」她毫不考虑,直接拒绝掉他的提议。

瞧他不说话,凌紫鸢也不觉尴尬,伸出手环住曲起的腿,侧头看向他,问:「为何替我挡?你明知道不需要。」她会武、拥有内力,即便故意挨下一针,也死不了人。

「为何不挡,」他语气很是理所当然,「无关其它事,我想保护妳,有何不对?」

「是幺,」她未做任何反驳,「谢谢你。」

她率直的道谢,反倒惹得他有点不自在。

「…我是自己想这幺做的,小紫鸢妳不用道谢。」

由始自终,幽影痕目光迟迟未落到凌紫鸢身上,只见女子面具后眼睛微眯,伸手就往他背后那搓最长的头发用力扯去。

「嘶…」男子被突如其来的拉力扯得向后仰,吃痛一声,接着极其讶异往拉他头发的元凶看去,「…小紫鸢?」

她皮笑肉不笑地紧盯着他,「总算肯看着别人眼睛说话了?」

「…」听她这幺一说,幽影痕目光又开始闪烁不定。

凌紫鸢耸耸肩,看似无所谓,却幽幽开口:「莫不是看着我,会让你联想到我身上那些丑陋的疤痕,所以你觉得恶心,不想看?」

「才不是!」他抬头,与她直视,「妳明知我不可能在意那种东西!」

「可你很不对劲。」

「…不是不对劲,只是…」他抿唇,「只是想收敛些,好让妳不那幺讨厌我。」

「我?」她语带纳闷:「讨厌你?」她何时说过,自己怎幺没印象。

「即便算不上讨厌,至少也会想和我划清界线吧?」

幽影痕声音不大,但字里行间在在透露出他的消极:「我知道妳是因武功一事才勉强迎合我,否则像我这种人,妳该避我避得远远的。」

这些话早藏在幽影痕心底许久,修罗公子是如何恶名昭彰他再清楚不过,常人怎会愿意与他有任何关系,更甭说一介女子;可再如何说服自己该放手,到了最后,终究是做不到,他舍不得、更不想远离。

凌紫鸢那边,反倒被搞得一头雾水;她手摸脸颊,处于伤脑筋状态之下。

为何幽影痕会有这种错觉?她并没有不想理他的意思,会与他打交道,并非因为武功一事,而是所有事情全是顺其自然,真要说,他掳自己进山庄感谢都来不及,又何来讨厌之有?

但是女子举止看在幽影痕眼里,反倒成了心事被说中而苦恼的模样。

幽影痕心中一涩,表面装得不甚在意,笑道:「我说过,若不想让人知道妳会武一事,我不说便是,小紫鸢妳毋须操心。」

「是幺。」她丢下二个字,迅速起身。

幽影痕目光没再追随她,原以为女子欲离开之际,眼前光线顿时让黑影遮去,他下意识抬头。

凌紫鸢并非离开,而是移至幽影痕面前,不管三七二十一、以绝对煽情的动作,跨坐在幽影痕腿上,使其面对自己。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