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s禁止浏览器缩放_放大水什么意思

白话文 38℃ 0

「……!」幽影痕双颊霎时染上绯红色彩,双手一撑就想往后退,怎知碰的一声,撞上木板的声音随之响起,身后床板好端端立在那儿,哪有办法逃?根本是动弹不得。

凌紫鸢坐在幽影痕大腿上,与其说是镇定,不如说她根本无所谓,望着他绝对惊吓的表情,女子红唇似笑非笑。

「我呢,向来不讨厌被人误解,」女子声音似是催眠般,娇柔无比,「但这个误会,我想我有必要澄清一下。」她把他落在后颈那搓长髮捞至胸前,分成左右两边,接着用双手紧紧捉住,不让他有机会移动或逃跑。

语落,男子腿上的柔软身躯向前移动,两人间距离只剩几公分,甚至乎,她已坐定在危险区域上。

「什、什幺误会?」幽影痕甫问出口,却又马上改口:「不对、不对,小紫鸢,妳先下来…」他可以乖乖听她解释,但绝不是在这种状况下!天,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正坐在哪个地方……。

「不要,」她爽快拒绝,「你不是说对我起不了什幺欲望?有什幺好担心的。」

被迫与她近距离对视,幽影痕头次感到自己有多幺窝囊,「起不了欲望是在妳不是她的前提下……妳明明知道!」该死,滚烫从颊边几乎延伸至耳根,要让小紫鸢发现,他一世英名都要毁于一旦了啊!

幽影痕殊不知他的担心根本是在浪费时间,因为凌紫鸢早把那张堪比熟透苹果般,红到不能再红的脸蛋尽收眼底,此番有趣的情景,惹得她嘴角不禁缓缓扬起。

「听闻修罗公子聪明得很,可在我看来,倒像是一个笨蛋?」

「……什幺?」他眼眸带出疑惑,什幺意思?

「幽影痕,你或许擅长揣测他人内心,但你并不是我,又怎能知道我在想什幺?」

当收到幽影痕眼底闪过的惊讶后,女子颇为满意,淡淡道:「我对于不愿搭理之人,即便对方拿刀架在脖子上,不理、就是不理了。」

她朝他额头轻轻拍了下,有点责怪的意味,「所以,我绝不可能因秘密一事勉强去迎合你,明白?」

男子似乎不太相信,反驳她:「但方才……若非我说中妳心事,妳又何必如此苦恼?」

「苦恼?」思索一会,凌紫鸢立即会意过来,这误会可真深哪。

「说过你不是我,乱猜什幺呢,」捉住黑髮的小手收紧,她极其认真对他道:「我刚刚只是在想:"这人到底从哪感觉出来我讨厌他?"。」

咦?难道真是自己会错意了?

讶异染上幽影痕的双眸,但更多的,是喜悦,「小紫鸢…妳、妳真不讨厌我?」

女子面具后柳眉蹙起,怎幺这男人发起烧来,特别没安全感?「要真讨厌,我大可转身就走,和你解释这幺多做什幺?罢了罢了,不信就算了,我回房。」

说完作势要起身,怎知下秒腰间一紧,幽影痕抱住了自己。

「等等、等等,」他语气很是慌张,「小紫鸢说什幺我都信,所以…所以留在这儿陪我好幺?」

「唔,」她故意停顿下,见他一脸紧张的模样,才笑道:「都说是来照顾你的,我能去哪?」

「小紫鸢……」男子原紧皱起的眉头总算是舒展开来,他漾起阳光般的笑颜,将脸埋进她颈项,闻着她身上特有的香味,嘴底不忘低喃:「…谢谢妳……」

感谢她,肯特地解释给他听;感谢她,肯告诉他,她从没讨厌过他;感谢她…把他从那长久以来不断困着自己的黑暗中,拯救出来。

══════════════简体版══════════════

「……!」幽影痕双颊霎时染上绯红色彩,双手一撑就想往后退,怎知碰的一声,撞上木板的声音随之响起,身后床板好端端立在那儿,哪有办法逃?根本是动弹不得。

凌紫鸢坐在幽影痕大腿上,与其说是镇定,不如说她根本无所谓,望着他绝对惊吓的表情,女子红唇似笑非笑。

「我呢,向来不讨厌被人误解,」女子声音似是催眠般,娇柔无比,「但这个误会,我想我有必要澄清一下。」她把他落在后颈那搓长发捞至胸前,分成左右两边,接着用双手紧紧捉住,不让他有机会移动或逃跑。

语落,男子腿上的柔软身躯向前移动,两人间距离只剩几公分,甚至乎,她已坐定在危险区域上。

「什、什幺误会?」幽影痕甫问出口,却又马上改口:「不对、不对,小紫鸢,妳先下来…」他可以乖乖听她解释,但绝不是在这种状况下!天,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正坐在哪个地方……。

「不要,」她爽快拒绝,「你不是说对我起不了什幺欲望?有什幺好担心的。」

被迫与她近距离对视,幽影痕头次感到自己有多幺窝囊,「起不了欲望是在妳不是她的前提下……妳明明知道!」该死,滚烫从颊边几乎延伸至耳根,要让小紫鸢发现,他一世英名都要毁于一旦了啊!

幽影痕殊不知他的担心根本是在浪费时间,因为凌紫鸢早把那张堪比熟透苹果般,红到不能再红的脸蛋尽收眼底,此番有趣的情景,惹得她嘴角不禁缓缓扬起。

「听闻修罗公子聪明得很,可在我看来,倒像是一个笨蛋?」

「……什幺?」他眼眸带出疑惑,什幺意思?

「幽影痕,你或许擅长揣测他人内心,但你并不是我,又怎能知道我在想什幺?」

当收到幽影痕眼底闪过的惊讶后,女子颇为满意,淡淡道:「我对于不愿搭理之人,即便对方拿刀架在脖子上,不理、就是不理了。」

她朝他额头轻轻拍了下,有点责怪的意味,「所以,我绝不可能因秘密一事勉强去迎合你,明白?」

男子似乎不太相信,反驳她:「但方才……若非我说中妳心事,妳又何必如此苦恼?」

「苦恼?」思索一会,凌紫鸢立即会意过来,这误会可真深哪。

「说过你不是我,乱猜什幺呢,」捉住黑发的小手收紧,她极其认真对他道:「我刚刚只是在想:"这人到底从哪感觉出来我讨厌他?"。」

咦?难道真是自己会错意了?

讶异染上幽影痕的双眸,但更多的,是喜悦,「小紫鸢…妳、妳真不讨厌我?」

女子面具后柳眉蹙起,怎幺这男人发起烧来,特别没安全感?「要真讨厌,我大可转身就走,和你解释这幺多做什幺?罢了罢了,不信就算了,我回房。」

说完作势要起身,怎知下秒腰间一紧,幽影痕抱住了自己。

「等等、等等,」他语气很是慌张,「小紫鸢说什幺我都信,所以…所以留在这儿陪我好幺?」

「唔,」她故意停顿下,见他一脸紧张的模样,才笑道:「都说是来照顾你的,我能去哪?」

「小紫鸢……」男子原紧皱起的眉头总算是舒展开来,他漾起阳光般的笑颜,将脸埋进她颈项,闻着她身上特有的香味,嘴底不忘低喃:「…谢谢妳……」

感谢她,肯特地解释给他听;感谢她,肯告诉他,她从没讨厌过他;感谢她…把他从那长久以来不断困着自己的黑暗中,拯救出来。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