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吧不会吧《火箭少女101》都解散了 还有人想成团吗

火爆热点 142℃ 0
限定时间两年的火箭少女101,终于迎来了告别的一天。和八个NPC解散的情景完全不一样,上一次是唯粉的狂欢,而这一次则是很多团粉失落,在微博超话里面团粉们以解散为节点,一直倒计时。微博也是各种上热搜,#火箭少女告别单曲##火箭少女告别典礼#》......比起NPC以一张“0合唱曲目”的专辑收尾,而火箭少女101的告别,则是精心的准备了一场“毕业”典礼。11个女孩子结束了两年的团体生活的同时,也为我们带来了新一轮的问题“国内还会再次出现同级别的女团吗?”恐怕有点难,2018年的偶像元年之后,国内的偶像市场开始喷发,但是更难的就是偶像团队市场越来越难做的现状,乐华自产男团,还面临着内部发展极度不平衡的窘境,出身爱豆世纪的NPC,曾面临团体割裂的尴尬境地等等。热度不足,团体内部破裂。而要如何运营优质的偶像团队,对国内的经纪公司而言,也成为了不小的挑战。在而在这种情况下诞生的火箭少女101,从第一期节目的热度之后持续曝光圈粉,也就成为了国内现象级的女团。能够在限定两年的时间内,打破秀粉受众圈层,每位成员都自带话题热度,背后的制作团队也为日后的国内偶像团队发展了可行性的参考。

在国内的偶像市场一直都有一句话流传——这年头做偶像不难,难的是做偶像团体。对于经纪公司来说,一个团体的运营比个人要难多了,那就更别提是选秀节目出身的限定团了,国内第一个限定团出身的NPC,在限定时间一年半当中,每个人出单曲、上杂志、跑综艺等等,每个人的成绩单都很亮眼,但是一到团体活动上,短板就出来了。成团18个月,合体仅仅60次,无疑让所谓的打造“中国第一男团”的初衷变味儿了,与之相对的还有无线延期的团综,和当初成团的口号天差地别的业务,刚出道时候17场粉丝见面会,都成为了回忆。所以很显然,在NPC的运营上,背后的团队有所准备,但是实际上操作起来却忙手忙脚的。很多团体所暴露的问题就在于,国内的经纪公司都想好了如何去参加诞生偶像团体,但是没有想好怎样去管理偶像团体。《创造101》节目收官了之后,都属于“宇宙少女”组合的孟美岐和吴宣仪,也因为“两团并行”的问题,把限定团的内部矛盾推到大众的眼前,然而火箭少女101的应对方式很主动,在两年的限定时间里,团体成员都只能够顶着火箭少女101的头衔进行活动,一开始就签订了“割裂合约”。而签订了合约之后,火箭少女101的成天次数也确实得到了很好的验证。比起NPC组合的千呼万唤的难以合体,火箭少女101的成团次数更多,并且在限定成团的两年时间内,团综就出了两档《火箭少女101研究所》《横冲直撞20岁》。第二档团综在火箭少女101解散的3天之前就播放完了最后一集,为团综画上了完美的句号,也成为了火箭少女101告别倒计时的一个重要的节点。

并且火箭少女101在成团2年内,除了团综没有断过,飞行见面会、卫视综艺、跨年演唱会都持续保持输出,虽然每次的集体活动也不一定全都到,但是成员们频繁的合体,反而让大家忘记了这是一个限定团,到了快解散的时候,依然有五条登顶热搜,再对比2019年一共合体登上过11次热搜的NPC来说,望尘莫及。所以火箭少女101能够在内地市场团体割裂的情况下,还能做到这样已经很难得了。但是在师弟团“R1SE”身上,限定团的概念就更让模糊了,作为国内第一个全场中控援、没有个人灯牌的偶像团体,R1SE的演唱会不仅所有应援灯由官方统一派送,并且表演内容也几乎以团歌的方式呈现。没有灯牌大战,没有互相BATTLE的口号,所谓的饭圈割裂在这里全然没有痕迹,而且成员们的身上关于“团魂”的设定也很足,虽然是一个限定团,但是就像队长周震南所说的“这是R1SE的演唱会,没有南、洛、焉、光、琛、翟、齐、也、豪、磊只有R1SE只有闪电,只有破晓。”每次更换头像,R1SE全体出动,就算有成员缺席,其他成员也会空出他的位置,细节虽然是细节,但是给粉丝们留下的印象很深。所以在“最想延长的限定团”的话题下,大家第一个就会想到R1SE。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