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湿透了呢宝贝好涨啊好涨了在教室呢

火爆热点 75966℃ 0

她一贯都知道袁迁墨是帅的,俊逸无双。

这会儿穿着高定西装,衬衣袖口精致的钻石袖扣,熠熠生辉。腕间露出的名贵手表,实足的商务范,矜贵翩然。这个男人身材修长挺拔,五官立体,皮肤细腻得连毛细孔也看不见。

一个词形容他长得就是:招蜂引蝶。

斯嘉俪素颜本就让人惊艳,此刻脸上只涂了层薄薄的遮瑕,外加衬得唇部愈加饱满的缎面唇釉。基于她本身就有浓密的眉和较好卷翘的眼睫,整个人像极了粉雕玉琢的瓷娃娃。

她身着Prabal Gurung的秋冬款白色宽松毛衣,下着不规则的渐变粉色纱质半身裙,脚穿白色绒毛点缀的细高跟,脚腕蛇形缠绕。斜挎着一个LV老花盾牌包,贴身的包带勾勒出饱满的胸峰。整身虽娇俏,却算不上悉心装扮,看起来就是平时出行再普通不过的搭配。但凡预知重要的场合,她从不会穿着如此随意。

两张绷着的精致面孔,风格各异的装束。彼此虽一言不发,但袁迁墨始终拽着斯嘉俪的手腕子。

从酒店大门到客房电梯的距离,这个男人,已惹得数不清多少女人频频侧目,挤眉弄眼。袁迁墨松开了拽着斯嘉俪的手,霸道的把她捞过来,大掌直接抚上她的后腰,指腹轻轻搓揉着,眸光沉沉看着她,饶有兴致的观察她的表情:“害怕吗?你现在逃,还来得及。”

她的心随着一颤,抬眸和他对视着,目光没有任何闪烁,扬起下巴应道:“我们之间,该感到害怕的人,是你。”

丽思卡尔顿酒店.房内

她短暂离开,袁迁墨也起身开始观察她住的这间套房。

卧室,自带的床品,已将酒店原本的替换。眸光落至左侧的床头柜,一个真丝眼罩,一个熏香炉,还摆了几瓶精油,两个扩香器,一瓶褪黑素,一个四四方方的小药盒。打开药盒,里面放满了,却不知是什么药。

她睡眠怎么这么差?吃这么多药,是病了吗?

不多时,浴室门有了响动,斯嘉俪边用毛巾擦头边往外走。发梢还在滴水,脸上的淡妆已经卸了,许是温液浸过凝脂,她脸颊泛起一抹薄薄的粉。

斯嘉俪换上了一件酒店的白色浴袍,松松的系着,深V下的沟壑若隐若现。

她的馨香越来越靠近,一不留神,妖娆的身躯已凑至袁迁墨身前。

袁迁墨微怔了一瞬,她已经解开了衣带,赤身裸体的站在他的身前。发梢的湿润,沿着肩颈锁骨向下滑动,挺翘小巧的乳尖还渗着水珠,饱满又白腻的浑圆,弧度清晰可见,暖玉温香。

喷薄的灼热气息,燃起了情欲。

这样的邀请,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会立下发情,毫不犹豫的推倒她。

忽的有些记忆汹涌复苏,唤醒了袁迁墨最后的理智。他眸色一暗,突然严肃起来,心情很复杂,说不出是生气还是什么。

“一见到我,你就想睡觉?忘记了上次啊好涨了在教室呢!”

“这不是你想的吗?”斯嘉俪的身子有些微微颤抖,分不清是因为凉,还是其实没有看起来的平静。

袁迁墨的心口猝不及防被扎了一下,有些刺痛。“你是在骂我吗?”

斯嘉俪暗暗咬了下牙关,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在讽刺他,还是侮辱自己。

刹那,袁迁墨弯下身一把抓起扔在地的浴袍,轻轻地覆在她的肩上,拢了拢。冷冽开口:“如果不是你去了那个鱼龙混杂的销金窟,这个时间,我本来应该在我司的剪彩酒会。”

斯嘉俪抬眸便对上了他寒芒的眼瞳。

说罢,不等斯嘉俪作出反应,他继续道:“欠我的解释和交代,迟到了27个月,你该给我了。”

Scarlett.Sze,斯嘉俪.斯,她从小就是大家赞不绝口的“别人家孩子”,任谁把她夸得天花乱坠,但她明白自己的优秀不过是一种必然,这是人为干预挑选以后的天赋罢了。从她还只是一个胚胎的时候,她就PK掉了另外两个和她一同植入代孕母体的“细胞胚体”。

斯嘉俪的母亲斯念儿是一位投资人。杀伐果断,雷厉风行,等等这一系列词语并不足以描述她,就是这么一个高学历的女人,她不论判断什么事情都会以投资的角度出发。就连诞育后代,她都是按照投资的角度着手,利己行为者所承担的风险,既得利益者得到的净收益,甚至亲缘关系的指数,通通都在她的盘算之中。

斯嘉俪有时觉得自己的母亲就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什么都能用最优化去完成,但又是那么的冰冷。  

亲代投资是有一定总量的,一个女人一生排的卵子是有限的,亲身孕育一个胎儿的时间,一年的时间就被限制住了。以及为了儿女的福利所能够耗费的一切能量与精力。什么样的投资策略才是上策?

斯念儿认为不应把资源分摊给太多的子女,致使每个子女得到的份额过分微薄,只有对最适量的子女进行投资,才能养育出最佳基因的传递者。

就这样,斯母给她从世界各地的精子库里,严格筛选出了最出色的生物学父亲。

因为斯家的传统,所以首先要求对方必须是华人华裔,关于这一点斯母是碍于对长辈的交代,也就不多加置喙,这就已经过滤掉了一部分样本。其次从智商,学历、外貌,包括脸型小不小,鼻子挺不挺,眼睛大不大,头发是卷还是直,再来就是身高,性格测试,家族疾病史,甚至血管的粗细都列入了筛选指标,原因是因为施母认为血管太细,往小了说是注射挂个水也不方便,往大了说,血液循环差,血栓,心肌供血不足都是有可能的。

确保孩子百分百优秀,绝对的健康,这是斯母在计划成为一个母亲的时候就定下来的。

遍寻世界,经过了很多年,斯嘉俪终于在满怀期待中诞生了。

她也确实不负斯母所望,不单模样标志,脑瓜子聪明,智商高,学什么会什么,读书连跳数级,还有极高的艺术天分,单就舞蹈这项,十二三岁便被签约进入世界最顶级的A+芭蕾舞团,并且是近百年来唯一一位亚裔舞者,再后来又是该团历史上最年轻的首席演员,至今仍是唯一的华裔首席演员。

但,没有谁可以随随便便成功。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凡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去。

完美本就不存在,更没有人可以一直得意。

斯嘉俪15岁时有了第一个秘密,她怀揣着这个小秘密,可惜这个秘密像滚雪球一般,愈来愈大,一直到后来险些将她吞噬。她整个人性情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得沉默了,没有那么爱笑了,要么整夜睡不着,要么整日睡不醒,一阵子厌食,一阵子又暴食,没有活力,无欲无求。

医师说,这种现象有个名字叫:抑郁症。

再后来,她又有了新的秘密,这个秘密将她分裂,分裂成一个Scarlett,一个Max。这个秘密的名字叫做: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间歇性人格分离。

北美.西北部 D4号州际公路

强烈的冲击将斯嘉俪震晕了过去,待她找回知觉,才惊觉自己陷入了一片黑暗,她用力揉了揉眼,眼睛开始适应了这个能见度,似乎被一片白茫茫笼罩着。

“我是死了吗?”

GPS屏还闪着光,还是在车里没错。斯嘉俪来回搓自己的胳膊,试着抖了抖腿,四肢还都在。她试着想用手撑起身子,脚一软,又瘫坐在了座椅上。身体忍不住的开始哆嗦,额头处传来钻心的疼,有些温热的液体随着前额往脸颊滑动。

她听着自己剧烈的心跳声,忽然想起来了。

不久前,她一个人漫无目的行驶在高速公路上,因为极寒的天气,政府提前预警了雪暴的来临,多个路段都设有AVALANCHE的标志提示。结冰的路面,路上几乎看不到其他的车辆。

斯嘉俪脑子里有团白色的噪音,不断侵扰着她。周围的一切仿佛慢动作,她不愿停下来,仿佛停下来她就被彻底掏空。

疲惫,无力。

最近Scarlett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思考的越来越少,感觉的越来越弱。吃饭的时候,嚼着嚼着就嫌麻烦了,索性也就不吃了。睡觉的时候,身体似乎总在往下跌落,却迟迟找不到着地点,这种感觉很糟糕,她干脆也就不睡了。

她很想让一切回归正轨,得接触能够刺激她五感的人事物。她去了唐人街,那里不论什么节日,什么天气,总有很多店照常营业。哪料,戴着口罩的她刚走进一条小巷,便被两个女人持枪抵住腰间,生生的从她身上把那件加拿大鹅剐了下来,然后迅速的消失了。

不论看起来多么繁荣的社会,却始终有不少人挣扎在温饱线。到底是怎样的结构,不断激发起人性的恶?犹然升起一丝伤感, 只有一个声音在她脑子里面重复,“人间不值得。”

那一刻,她竟然感觉不到冷。明明体感温度已骤降至-30℃。路边的屋檐上,厚厚的水柱好像刺猬一般。冻裂的消防栓,往外喷的水也已经凝固,形成一道透明的四不像雕塑。城市陷入一片瘫痪。

熟悉的现实世界好像远去了。

瞅瞅自己,什么时候起,她变得这样糟糕?

乱雪迷了眼,她不愿意别人看到这样的自己,一个连她自己都不想见的自己。她转身跑进了车内,往城外驶去,没有目的地。

不记得开了多久,至少油还没耗尽,行至某段,突然前方一大片大白云迅速卷来,视线被吞噬,结冰的路面,车轮打滑,然后嘭的一片结实的雪白撞了过来,她晕了过去。

醒来以后,环顾四周,大概也明白了,是雪暴。她接受了自己被困的境况。

心道: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不知会被怎么折磨殆尽的过程。

天地间没有一丝生气,万念俱灰的情绪萦绕着。

她费力的摸到了手机,黑屏。斯嘉俪用力的按了开机键,手机屏幕亮起,电池电量显示还有11%,尚来不及操作,又立刻黑了屏。

她差点忘了这个破水果机,出了名的不抗寒。自己不是想死吗?现在如愿还不好吗?

空气仿佛逐渐在被抽干。

好像过了很久。车门处有一道道声音有力的撞击着。斯嘉俪睁开了因绝望而闭上的眼,耳朵跟着颤抖。

“喂,里面的人还好吗?”她听到有声音喊来,是很标准的英文。

“里面的人能听到我吗?”

“有人!”她抄起手边能摸到的坚硬物体,狠狠地拍打着车窗。为了阻绝淹没她的雪,她并不打算撞碎玻璃,只是害怕会淹没自己的声音,与外面彻底隔绝开来。

外面的人卖力捅开雪,露出了一个洞。阳光也跟着渗了进来。

屏障渐渐消退,外头的人扔下手中的铁铲,重重的金属落地的声音。

他拉开了车门,对上了斯嘉俪惊恐的眼神,狭窄的空间,只听到两个人急促的呼吸声。

她第一次这么开心被人打扰,尽管只是第一次见面。

他笑了。“刚才看到你这辆车被雪埋了,幸好赶得及。”

如微弱的电流,暖暖的。

停顿了片刻,填充了她心里某处斑驳的缺口。倒不是因为他那张让人心醉神迷的脸。

斯嘉俪本能的想快点离开这个束缚的空间,试图抬腿就要逃,微麻的下肢失了力,一脚眼见便要踩空了。那人伸出大掌稳稳的扶住了她。

刺骨的风拍打着,她的舌头好像被缠住,连简单的“thank you”都说得打结。

手心炙热的体温传递过来,斯嘉俪用力的拽紧了袁迁墨。他安慰道:“没事了,别害怕。”

只有她知道为什么此刻想紧紧抓住他,因为她的情况很不好,她的抑郁症已经治疗很久了,近来一直没有效果。她开车出来的时候就想死了,后来又遇上了这场雪崩... 好不容易死神也不接收她,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害怕那些负面消极的小魔鬼会再次诱引她做出什么......

此刻她只想找一个人拖住自己不可!

旁边再没有其他人,她的力气只够握紧他。

入夜,斯嘉俪全身滚烫,烧的糊涂。唇瓣动了动,嘟囔着一些什么,听不大清,你湿透了呢宝贝好涨。

一块冰冰凉凉的毛巾,略显温柔的给她擦拭着额头,面颊。那只伺候的手,划过她唇角之时,她突然张开了嘴,含住了他的食指。湿热的小舌头轻轻舔弄那根指头,卷动,柔软的吮吸。

袁迁墨瞬间僵硬了,有点痒,有点麻。若换了另一种情境,他是很喜欢被人含住手指挑弄的。

他知道她不是故意的。他怎么会和一个发高烧的人较真呢。

缓缓地把手指拔了出来,上面还裹有一层属于她的黏液。

袁迁墨把斯嘉俪从雪堆里救出来的时候,她上身只着一件裸色的真丝吊带,裸露出来的白净肌肤,在冷风的倒灌下,有些发红。精致的小脸惨白得没有血色,眼底两圈黯黑,没有精气。

再然后,她就突然倒靠在他的身上。他把她腾空抱起,安置进了自己的拖挂式房车。

气象部门早就多次警示本次极寒。现今盘山公路严重受阻,许多路段积雪都过高过厚,公路等同于封闭状态,政府部门是不可能过来附近巡视的。身处的位置,手机信号也没有覆盖,一直不在服务区。身边也没有携带定位信标。

雨刷器也已经冻坏了,车轮的冰和地面牢牢黏在一起,坚硬的如铁板一块,像涂了502一般。

进退维谷。

燃油的暖风机,当机。

一直开着空调,高耗油就快把油箱耗尽。

夜,山间的温度仍在持续下降,车里的暖气稀薄的就快流失干净。体感温度已经降至-51℃,气温也趋于-33℃。

斯嘉俪躺在床上,仍没有睁开眼睛。脸上两坨颊红,额头上的毛巾好像冰碴子一样,掉在了枕头上。身上燥痒的好像被蚂蚁啃噬一般,她热得受不了了,伸出手臂一把把被子掀开了。

她的汗液把胸口浸湿了一片,细密的水珠往外渗,真丝吊带贴黏在了肌肤上,本就没有穿内衣,两粒小巧的嫩珠赫然顶起,有些刺目。袁迁墨不想白白占她便宜,企图转移视线,可还是瞟到了乳尖那小小的两圈,是粉色。

喉结条件反射的滚动,心跳紊乱。他故意侧过头不看她,径自用手摸索着她的手,单膝跪在床边,修长的手拎起她的手臂往被子里塞,她身上像烙铁一般。

袁迁墨浑身一激灵,这么高的温度,车上也没有药,必须马上想办法让她把温度降下来。看着床上的人虚弱的样子,自己竟然还心有杂质的在顾及那些有的没的,暗暗在心里嘲讽自己。

袁迁墨从来没有伺候过谁,平时也都是有下面的人随行,少有的单独出行便遇上了这样恶劣的天灾,他难免有些手忙脚乱。

幸运的是,翻箱倒柜,好不容易找出了一小瓶酒精。不幸的是,有酒精,却没有医用棉布。

她侧身躺着,眉头蹙起,脸色十分煞白。

秉承着快刀斩乱麻的理念,袁迁墨决定速战速决,不给自己任何胡思乱想的空档。他将一只手伸进了被子里,小心谨慎的挪到她的腰胯处,解开她的裤扣和拉链,又迅速将另一只手递进来,双手用力的将牛仔裤往下脱。许是汗液黏腻,紧身的小脚裤脱起来并没想象中顺利。

他强迫自己非礼勿视。被子下是怎样的风情,他不允许自己肖想。

烟灰色的牛仔裤从脚踝脱离,他顺手摆在了床侧。再来就是脱上衣了...

因为侧卧,她不着束缚的丰乳早就溢出了领口一大半,仅凭肉眼都可以感知这双雪乳,是多么的绵柔。

袁迁墨将她上半身轻抬,手伸至后背把衣服往上撩,手碰过之处,均是潮潮的虚汗。他一甩手把湿衣服扔在了一旁,那对软绵随着身子的摇晃起伏摆动。

袁迁墨先是用一块干毛巾将她的身子粗略的擦干。

扯过被子把人紧紧团住。

他跪立在床尾,弯下腰,将下半部的被子往上掀起,不确定自己到底掀到什么程度,他扭过头,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笔直的大长腿,往上抬眸,三角处是一条薄透黑色的蕾丝丁字裤。这么小的一块布,到底能遮什么啊?

他强迫自己目不斜视。

袁迁墨倒了少许酒精在手心,另一手用指腹蘸取,一点一点的给她擦拭皮肤,散热。

擦到大腿根的时候,他将她一条腿曲起,身体动了动,那处细细的遮挡一下子钻进了她的耻缝,清晰的一片嫩白,中心粉粉的两瓣开合,他一下子忘记了挪开视线。

真的好心塞,他用手按了按自己就快冒头的昂扬,这真的是本能反应啊。

他是个正常男人,距离上段恋情也过去了许久,这中间虽然一直像个苦行僧一样没有吃肉,单纯只是因为他不喜欢没有彼此心动的活塞运动,但不代表他没有需求没有渴望。

眼不见为净,大掌扯过掀起的被角,仔仔细细的把她下身罩起,连脚也确保严实的覆住,不会暴露在外。身上穿的那么性感,脚上却穿了一双卡通的棉质船袜,有一种反差萌。

静了数秒之后,他俯身把上面的被子往下拉了拉。

许是凑得有些近,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乳香,天地可鉴他绝不是趁人之危。

没有一丝纹路的天鹅颈,嫩白紧致。线条清晰的锁骨,妩媚迷人。肩颈又沁出了一层薄薄的汗。

袁迁墨倒了点酒精,将指腹贴上去,她滚烫的肌肤,像煮熟了的嫩豆腐。明明室温有些冻人,他折腾了几下,不知不觉却跟着浑身发热。

他还未碰到她女性的绵柔,她动了动身子,无意识的将那两坨饱满往他手里送。袁迁墨动作微顿,下一刻他的手已覆在那一手无法掌握的饱满之上。

他突然有点口渴,她的滚烫,直烫到他的心底。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