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太粗太硬不行了快退出去bl小东西好紧水都流出来了

火爆热点 272345℃ 0

他把英婉转过来,揭开她抹胸。他粗重的鼻息喷在她胸脯上,惹得她有些发痒,动身后挪。他手臂弯来揽住她腰,不让她躲,舌儿伸出,触了触那小奶儿,轻轻地舔,惹得她格格笑。不一会儿她就笑不出来了,文骏一会轻轻用牙齿咬,一会深深全含入口,一阵一样,手也没有停歇,摸着另一处,两处磋磨。她身子稚嫩,平时最柔软的布做出的抹胸肚兜,不小心都能磨得她发疼,被他这样细细把玩,密密品尝,如何能抵?

一阵又一阵陌生的快感,向她袭来,让她一阵发抖,又一阵发软。她耐守不住,伸手去推文骏,却丝毫推不动,浑身无力,微微呻吟,低声呜咽。

文骏毕竟还是生疏,没有控制好力度,不时惹得她轻轻抱怨道:“疼。”文骏舍不得停,她那处娇娇嫩嫩,清甜可口,来回数次,意犹未尽。

听她如泣如诉,他方顺着胸脯,往上亲来,亲到结白的下颚,抬头看她。

英婉额头细细香汗,脸颊一片绯红,眼眸三分清醒带恼,七份迷醉带娇。英婉想拿出点阿姊的势头训斥他,便道:“你怎得如此磨人,都在外面学了甚么,学的这般新手段欺负我。”她春意未散,软洋洋地,一番教训的话倒说的缠绵宛转,如在撒娇。

   柔弱温软,故作抵抗,可怜可爱

文骏这般想着,俯去亲她额头的汗,慢慢亲向脸颊,在她耳边低声道:“没人教我,是你身上太香。”佳人轻笑道:“我哪有什劳子香”说得温柔软绵,毫无反意,文骏便得寸进尺,去亲她唇,耐心描绘,伸舌试探,竟得她檀口微张。他坚定地探入,搅动毫无章法。

他未亲太久,一来并不熟练,二来已经够甜,过犹不及。趁她没反应发作,快手快脚给她穿好衣裳,装模作样地哄着她道:“见如此这般不疼,我就放心了。像小时候那般,亲亲你嘴,好久没亲了。”

等她喘息也平息了,才轻手轻脚地扶着她坐到梳妆台前,他拿起篦子,仔细给她梳头,一头秀发,乌黑及腰,一如以往,手法熟练。因在家,无他事,他也不是外人,两人合作,挽出了最简单的发样。她挑出他在她十二岁生日所送的金钗,十指芊芊把玩着,笑着问道:“送金钗的人在这,不知该不该戴这个呢?”他也不答话,伸手拿过,给她插上,见芙脸含笑,乌发髻挽,金钗斜插,清丽娇人,不由柔声道:“你看看我。”

英婉早看到他发髻所用,正是她回送的碧玉簪子,两人对视而笑。擦面漱口毕,文骏携着她的手,两人往饭厅走去。两人共相笑语。庭院中,花草摇曳,树木葱翠。她指着笑道:“去年你给我种的海棠。”春雨一夜,今日海棠正好,意态姗姗。文骏笑道:“还不是你胡乱作诗,说甚么,望年年月月,并肩绮窗下,观春棠秋桂,谈古今人事。”又道:“今年有甚么想头不,我好排时间给你弄。”英婉微笑道:“没想好呢,到时和你说。”文骏故意道:“可想快点,如今我忙着呢”英婉笑道道:“我晓得了,小大人,大忙人。”

两人一同用膳,一同去看他带来的两箱笼玩意儿,有她指定要的书籍、笔墨纸砚,有路淑媛准备的干果零嘴、纱娟布匹。她又带他入书房绣房,让他看她这一年所阅书籍笔记,所作画集,所绣屏风。两人午饭后,并肩坐庭院亭中,仍在互道别后诸事,听来是英婉说的多,文骏是逢问作答,余时一旁细细看她,听她柔声说话,一时痴醉了。宫女皆退,只他陪她。春风和薰,催人发困,两人回房小睡。

兰室一片静谧,兰帐内,两人并头睡着,对视而笑。英婉心想“有他在身边,有熟悉的檀香,有熟悉的安心,真好。”文骏看她眉眼如画,胯下是熟悉的燥热,熟悉的肿胀,熟悉的发硬。不由得拿起她的柔夷,把那软绵的纤手带到胯下,隔着衣裳,搭在他阳物上:“阿婉,知道吗?我哪里会欺负你,都是你在欺负我,在梦里,在现在,在每一天。”

那物昂让硕大,隔着衣物透着热气,传到她手上,传到她脸上,她脸颊一片绯红,睫毛上闪了闪,慌乱道:“我困了要睡了。”他搂过她,手伸入她的衣服,摸着她的乳头,在她耳边说:“那你好好想一想,这些年,在你心里,我只是皇弟吗?”

他伸手开始轻揉她的小乳儿,那小红点很快就硬起来,他捏着那儿,在她耳边问道:“舒服吗?你看这里回答得最快。”

   话说少年男女,情窦初开,情愫忽明,心意初通,在两人热烈大方之前,往往要经历含蓄回味、羞涩婉转的阶段,而后才能厚积薄发、情思不藏。此言来说文骏和英婉,就再对不过了。

当日午后,两人醒来,虽同行同坐,终一下午,书房内两人却非要不语,独自把昔年相处细细回味,自有一番甜蜜在心头。共处一室,虽无言,却温馨,含情脉脉,暗共此情。打开的书,英婉是是一字都没有看进去的,除了甜蜜,还有担忧,心想:“这个是我的异母弟弟,我们同出一源,我怎么能有此心思呢。”但是又想道先前被二皇子文睿教育时的那番话,这种事情,多得是。英婉脸上,一时开心,一时忧愁。

入夜,绮梦轩,睡房内,床榻上,英婉靠坐在床上,把碧罗账帘撩开固定,看向对着的窗扉,不时地仔细听,怕有声音被自己忽略。原来早前饭罢分开前,文骏趁周围无人,靠到她耳朵旁边,低声说:“今夜我来找你,等我。”未等她做出决定,仿佛是怕她问原因或甚至是拒绝,便随着常嬷嬷走开,去往绮梦轩厢房。

因他赶早了两天回宫来,他那边的宫内小院,尚未打理。他小时候玩累了或过时辰宫内禁止走动了,直在这厢房歇息。她这僻静,她不甚受宠又低调,仅有两侍女一嬷嬷,无人在意,无人察觉。常嬷嬷是老宫人,见着他俩长大,反而很喜欢文骏来,带给这几分生机和喧闹。

今夜并无月,只有稀疏星星,屋里并不明亮。明天是三月的最后一天,也是她十四岁生辰,英婉暗想:“所以他要过来也是应该的。”许久都没有声音,英婉在昏暗的房间内,静坐许久略累,便动了动。

动作间,她隐约觉着小乳儿隐隐轻痛,原来一个下午,她回味过往,心中甜蜜,神思不在,并无察觉。她伸手进入,摸了摸那,一时怨他:“想必是他太大力气了,弄疼我了,一会儿要跟他说说。”一时他的抚摸亲吻那处的情景和触觉,又浮上心头,小乳儿又很舒服,不由身子发软,又不觉他可恶了,只盼着他能快点来,那火气自是未燃而消。

良久,英婉迷迷糊糊中,听到开着的窗,被轻轻敲了敲,声音在安静的闺房十分突兀。她瞬间就醒来,窗外传来文骏低低的声音:“阿婉,醒着吗?”她嗯了一声,就听到他说:“知道了,那我进去了。”

片刻,听到门轻轻被推开,又被关上,上了门闩,然后脚步声,他转过屏风,向她床边来,一边低声说:“夜里黑,你不要下来。”原来英婉与两宫女几乎是一同长大,年岁相当。她偶尔夜里读书,睡时不定,便没有留人守夜的习惯,两侍女只需早上来服侍梳洗即可,所以门只被侍女从外面关上。

英婉轻声道:“那你小心点,暗着呢。”暗黑中只能模糊看到晃动的身影,她伸出手,探出去道:“这边。”他慢慢地走向她,两人晃动摸索的手遇到了一块儿,而后他坐到了床榻边。

英婉的手微微凉,而他的手好热,她心里忽然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似乎应该与他更加靠近,用他的热来温暖自己,如果他能来抱一抱自己就好,小乳儿又有一点发烫,如能再摸一摸那就更好了。

未等她说话,文骏道:“你手好冷,坐近一点,我抱着你。”英婉心里忽而就暖了,乖顺地靠过去。文骏伸出双手,把她搂住。她侧着顺势把头靠到他肩膀处,脸向着他脖子,闻到他沐浴后的味道,觉着前所未有的舒服和安心。

英婉的呼吸,轻轻微微,吹在了他的脖子处,她头顶的发丝,轻轻痒痒,扫着他的下颚。静夜无声,文骏忽然听到了自己的心跳,浑身充满劲头,身子逐渐发热,柔弱在怀,那些春梦一下子鲜活,属于男孩子的本能被焕发,不禁热血沸腾。他本就是为靠近她而来的,如何能忍,也不不会想着忍。

他双手搂着怀中女孩儿的腰,嘴轻轻地吻在她的头顶,心想:“轻吻她的脸颊,怕是比这滋味更好”,想着便一路向下,亲向往她粉脸。她脸颊香嫩凉滑,仿佛需要他的热情,顺着他的心意似得,慢慢扬起,任着他施为。文骏心中欢喜,“阿婉如此柔顺,受着我一路的轻吻舔咬,她也同我一般快活么?”直到他来到她的樱桃小嘴处,才略有抵抗。文骏吻着她的小嘴,伸出舌头,轻轻地舔着唇儿,他经验近无,仅凭着本能去亲,去含着,去逗弄。他带着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单纯和坚定,一直在反反复复轻咬着她的小嘴,徘徊着不走。

不一会儿,她受不住他在外面任意放肆,小嘴微张,他的舌却直呼呼地闯她,没有章法,左右挑弄,急着在她嘴里找到依靠或对手似得。毕竟前几日,英婉在别处有一点经验。她小舌不自觉就主动迎上去,与他舌儿来回地交缠,他来势强,她就放得缓,等他慢下,又缠上去。

两人嘴对嘴,两条舌儿绞在一起,你吃着我的津液,我追着你的舌儿,暗中无声地戏弄,欢愉无比。文骏觉着越来越有滋味,心里想到:“她的唇儿就像她人这么柔软可心,滋味真好。”又想道:“为何我下午时,竟浑然不识。”遗憾上来,他舌儿又钻入她嘴里,逗着她来迎合自己。

就这么亲吻着,他们的身子逐渐转向正面相对,他的舌头一路进攻,她想稍稍地向后,却被他放在她身后的手扣住,纹丝不能动,便只能仰着头,承受着他的掠夺。英婉的手越过他的腰,虚着放在他背后。他却气势十足,按着她的腰,让她紧紧贴着自己。非但如此,他的手还很热,那的热气腾冲冲地穿透过她的单衣小衫,传到她白嫩的肌肤里。

英婉说声说道:“阿骏,你松一松我,压得我都痛了。”原来前面的他,不依不饶,追着吃她小嘴,求而不得,就亲她的脸颊,稍过片刻,再来堵着嘴儿,锲而不舍,或者是轻咬着她的唇珠儿,等待她松动,再伺机进入。后面是他有力强劲的双手,紧紧地揽住拒绝她后退,温柔坚定地让她向前贴近他。尽管两人衣裳未除,他的热气从胸膛传来,透过小衣,暖热她的小乳儿。拥抱间,英婉又想:“他坚硬如石,我这儿却柔软稚嫩,小奶儿被他紧紧磨压着,痛,偏生我又想他继续压着我,他痛不痛呢?”。

厢房昏暗,四下无声,英婉所有的感觉都被面前男子掌控,感受他的胸膛起伏,感受他舌头一进一出,感受他强劲手臂。不一会儿,英婉一阵阵温酥,感知被迷惑了,于是痛也不痛了,任他施为。他的热情,像一把火,把微凉的她,温热了不算,还把她整个儿都融化了。她浑身软绵,低低轻喘,柔声道:“阿骏,你亲得我都发软了。”

文骏只问道:“舒服吗?”她如何能答不舒服,都微喘吁吁,软绵绵任意他揽着,还用说么。黑暗中,他紧紧抱住她,在她耳边温柔又坚定地说:“好阿婉,承受住,再让我摸摸你。”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