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寡妇巨棒)宝贝你真紧水都出来了 我的异性按摩经历

白话文 148℃ 0

<part 41 吕家一夜翻身 > “ 你快吃啊!这是我新学的,应该很不错。”秦海杉看着班绍,满脸期待。
“ 哦。” 他应声,顺手打开了电视,电视机传来几句让秦海杉不由得多看了几秒的话。
“日前受到不明人士举发的军副司令吕平日前因证据不足而被释放………”
秦海杉听到这,愣了愣。
“ 是你么?”秦海杉问。
吕家这么欺负她!他怎么可能让他们好过!
“当然不是我”班绍铁青着脸说。
电视上的新闻还在报。
“ 副司令!请问对于这次不实的指控,您有没有想对观众说的?”
“ 据说您的小女儿吕荞在大学里也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是么?”
“ 这件事似乎已经影响到您在军营里的地位了,您对于这些事是什么想法。
画面上,吕平一脸狼狈的刚被释放出来,一群记者们穷追不捨的问着问题。
“ 我必须说,这次绝对是个误会,至于荞荞是我最孝顺的女儿,要不是我女儿一直在帮我找律师,证明我的清白,我或许到现在都出不来!”
他说的一字一句都打在秦海杉的心上,很疼,却无法发出声音求救。
他的女儿,从来就只有吕荞一个人。
班绍看她的眼眶已经红了一片,要掉泪又不掉泪的样子很是心疼,内心有些酸涩,他走向前,正想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又听见记者问
“我听说副司令有两个女儿,这次是哪个女儿帮助您的呢?”
吕平听到这句话,刚刚还保持着一点大度的脸突然变得阴冷至极。
“ 我以为我只有一个女儿。”
话一出,惊呆了所有在场的人。
还包括电视机前的秦海杉和班绍。
“副司令这是什么意思呢?”
记者反应过来后赶紧问。
娱乐版的新闻肯定又要增加许多了!
“ 秦海杉是养女,不过她从来就不孝顺,我根本就不觉得她是我的女儿,这次我被诬陷,我看就是她给我在背后抹黑!”
他说完,又是一片喧譁。
我在给他抹黑? 秦海杉自嘲的笑了笑,又继续盯着萤幕看。
“ 够了。”班绍沉沉的说,他关掉电视,气氛安静的可以。
“ 别同情我。”秦海杉轻轻的道,眸光暗了下来。
班绍听到她这么说,整个人都傻了。
温霓央也曾跟他这么说过。
“ 别同情我,我没办法接受别人那种眼光。”
这句话还烙在他的心上。
“ 吕家一夜翻身的事情,我会替妳查清楚。”
班绍依旧有磁性的嗓音说着。
班绍看着她的眼神多了一分坚定。
………………………
吕荞静静的坐在床上,想着汤佑宸和她说的话。
“条件?”
吕荞很诧异,他怎么知道她急迫需要条件交换?
“ 我告诉你秦海杉的习惯,让你可以得心应手的把她赶走,可是我要你救我爸爸,我,甚至是我家的名誉!”
吕荞眼中除了恐惧还有多余的愤怒。
“这个交易除了你们吕家知道,我知道,我希望不会再有其他人知道。”
汤佑宸说话的气场很强,不输班绍。
他说,他是陆氏集团的副总,一切都要听他的,否则,后果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事实上,吕荞比谁都还清楚跟汤佑宸合作的严重性。
一旦被班绍知道,吕家终将万劫不复,而陆氏,还没真正做稳又要陷入班绍的难关。
吕荞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不过,如果能救自己,又能够赶走秦海杉,一箭双鵰,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好。

<part 42 视察的小意外> 吕荞陷入深思,电话铃声突然打断了她。
“ 喂?请问哪位?”她问
“ 这么快就忘了我?”
这样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一样的稳重,一样的气场。
“ 副总,有什么事吗?”
吕荞有些无奈的道,身体却不自觉的坐正。
“ 我要你把吕家这次遭到你们所谓的「诬衊」这件事情能扩大就扩大。”
汤佑宸说「诬衊」这两个字的时候,特别加重了音调。
轻蔑的语气再明显不过。
“你要我把吕家这次的丑闻扩大?!” 她的声音尖锐了起来。
电话筒那边沉默。
“ 你答应我们你要帮我重拾吕家名誉,现在这又是什么意思!”
吕荞把自己的头髮弄得一团乱,满脑子莫名的烦意。
“ 你必须得这么做。”他缓缓道,“但是髒水,你们一定知道怎么泼才是正确的。”
闻言,吕荞眼前一亮。
“ 你要我把髒水往她身上泼?”
她,指的就是秦海杉。
“ 挺聪明的。”
汤佑宸邪恶的笑,一边看着秦海杉的资料。
嗯。他对这个女人的兴趣又更多了。
“我知道了,我马上跟我父母说。”
电话被切断。
…………………………
“ 我们等等会去视察,我会叫上康宥宇。”班绍看着正在忙碌着的秦海杉。
康宥宇这三个字让秦海杉的心跳漏了一拍。
她抬眸,看着班绍,有些不情愿。
算了,反正他不知道她在在意什么,去就去吧,反正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少。
“好。”她埋头继续整理向山一样的资料。
班绍看着她,心情没有变得比较好,以前看着秦海杉,心里总是有一种很安心的幸福感,可现在却没有。
刚刚传来的消息是,跟蹤秦海杉的那辆车已经被报销了,根本找不到车主,而且车牌也是假的。
而吕家为什么一夜翻身,竟然是陆氏出资赎人,重点是,不止出钱,还出力,一併将官司都打赢了。
陆氏,一个与吕家不存在一点关係的公司,到底又是为了什么?
………………………
很快的,他们到了景岚墅专案的工地现场。
“ 总裁,目前已经开始正式施工,我们都是照习氏的设计图在弄的。”
一个工头出来,不敢怠慢的说着。
“知道了,把事情做好,有你们的好处。”班绍冷冷的说着,工头听到有好处的时候很是兴奋的向其他工人们说,大伙都更加努力了。
秦海杉看着旁边的男人,虽然每次面对别人的时候脸都是很冷淡,但丝毫不影响他一出场就能震慑四方的那种感觉。
他看着她的时候,目光总是特别的不同。
秦海杉跟着班绍走到另一边的工地,还没走进休息区,就听见有人大叫一声
“ 小心!”

<part 43 谁等不及了?> 是康宥宇的声音。
秦海杉停下脚步,抬眸一看。
只见一片大玻璃从天而降,而康宥宇正朝她这个方向跑来。
“秦海杉!” 班绍惊呼一声。
一个有力的臂弯将她拽了过去,她整个人转了一圈,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 匡啷!”  玻璃刮过了男人的后背,衬衫滑过一道血渍,玻璃掉地后应声而碎。
秦海杉吓了一大跳,又愣了好几秒。
“ 你有没有怎么样?!”
班绍放开她,目光灼灼又带有着担忧焦急的语气问她“ 妳有没有被玻璃割到?啊?”
一边说着,还一边把她转来转去,确认了没事才肯鬆手。
康宥宇跑到他们身边,眼中的焦急是秦海杉在他失忆后从来都没有看过的。
这样的目光,让秦海杉多看了几眼。
“ 哥,你的背!” 康宥宇看着班绍沾血的背很是吃惊。
秦海杉顺着看向班绍的背,整个眼眶都红了。
“ 眼眶那么红干么?我又不是死了。”
班绍盯着她,幽幽的说着。
工头也急忙的跑过来
“ 总裁,真的是很对不起!我不知道会出这种事…”
工头抱歉的看着班绍,等到他看到班绍背后的血渍的时候脸都白了。
班绍没有说话,还是低眸沉沉的看着秦海杉。
工头看总裁没有怪罪下来,赶紧吩咐工地的医护人员帮班绍处理伤口。
工头看着秦海杉的眼神有着决绝,杀气,更多的是愧疚。
秦海杉扫过他的眼神,内心暗暗的吃惊。
“ 疼么?”秦海杉接过医生递过来的棉花和优碘,眼眶里满是不捨。
康宥宇抿脣,将这一幕一览无遗,内心很不是滋味。
“ 当然疼!”班绍几乎是不加思索的脱口而出,可是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
秦海杉的眼泪扑簌簌的掉,喃喃的说
“ 谁让你帮我挡!……”
“好了好了别哭,是我不对,妳再哭就丑死了。”
话是这样说,可是他怎么可能会让那片玻璃砸到她呢!他又不是傻子,那片玻璃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重力加速度下要是真的砸到秦海杉,肯定会出人命的。
“ 哥!”康宥宇插话,“现在还是先查这片玻璃怎么会掉下来吧!”
闻言,班绍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秦海杉诧异的抬头“ 你的意思是这不是单纯的意外?”
其实班绍也不相信这只是意外,如果这真的只是意外,那最近吕家、陆氏的反常,还有那个开车跟蹤秦海杉的人,到今天的玻璃事件,又怎么解释?
是谁等不及了?
“ 海杉,妳最近要小心一点,我想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只有一次而已。”
康宥宇叮咛道,突然觉得自己行为是不是有点关心过度,看了班绍一眼,又看看秦海杉。
两个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这是康宥宇第一次这么关心她,在他失忆之后…
班绍定定的看着秦海杉,抓过她正在帮他上药的手。
“ 你干嘛呢?” 秦海杉问。
她还没帮他上好药呢!
“ 我怕妳累,药已经上够了,最近妳一定要跟着我,不要自己单独行动知道吗?”
“ 哦”她似懂非懂的点头。
班绍和康宥宇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