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经历 我想了很多 雪白 粗大 张开

白话文 21018℃ 0

3-1 夜晚,女人穿着白色宽鬆T恤和黑色短裤坐在自家公寓阳台设置的椅子上。
纤细的手摆在桌上,手上那白色的物品正在缓缓的燃烧着,白色的烟雾和味道彷彿不会碍她的思绪似的。
桌上的手机忽然铃声响起,打断了正在恍神的女人。
梁苡莳看了下来电显示,深吸了一大口后又缓缓吐出白烟,样子慵懒却好看。
「干啥呢——」
「忘了问妳有没有吃避孕药。」梁顗凯在另一头问着,口气淡然,梁苡莳却听的出来他担心她。
「放心吧⋯」梁苡莳勾起一抹微笑:「厉阳有做措施。」想起早晨床旁桌上被拆封的好几个包装,梁苡莳不禁吐槽这男人到底多饥渴?
不过他还能乖乖做防护措施,她也挺意外的。
「没做的话换我砍了他。」梁顗凯顿了顿,又道:「小心点。」
「我们凯凯会担心啦?」梁苡莳轻笑。
「梁苡莳,我可不想这么早当舅舅。」梁顗凯不悦的道。
「好了——」梁苡莳拉长了尾音,又缓缓道:「我想睡了。」
梁顗凯沈默了一会,又叮咛了几句才挂断电话。
梁苡莳将手上的物品熄灭,準备打算滚进房间滑手机时,手机又是传来一阵铃声。
她不悦的皱了皱眉,这时间是都不用睡觉了是不是?
看了下来电显示,她瞪大了眼,正犹豫要不要接起时,铃声断了。
她鬆了一口气,不料对方又是传了一封讯息。
鬼:接电话。
鬼:我知道妳还没睡。
才刚看完,对方就像算準好她看讯息的时间似的又打了过来。
这下梁苡莳也无法装死了,无奈只好默默拿起手机⋯
「Ann,妳真以为妳能装死?」
才刚接起,另一头用着英文说话的人就像在嘲笑着她的愚蠢似的,令梁苡莳有些许不快。
「Fuck⋯」梁苡莳无语的道。
「说过几次了,我叫Frank,不是Fuck。」他道。
梁苡莳都能感觉到他又隐约的皱着眉纠正他了。
「你想干嘛?」梁苡莳烦躁的又点了一根菸,眉头不自觉的皱起。
「想妳了。」
「不说我挂了?」梁苡莳彷彿对另一头的甜言蜜语免疫了似的,语气满满的不耐烦,她又重重的吸了口菸,随后慢慢吐出。
「什么时候回国?我想跟妳打架。」
「你有病吧?」
「是,只有妳能医好我的病。」
啪———
梁苡莳重重的将电话挂掉反盖在桌上。
老天⋯早知道大学时期就不该贪玩!
现在好了吧?
玩到这朵桃花怎么掐都掐不掉了吧!
「作死啊——」梁苡莳崩溃的喃喃自语着。
嘴里叼着菸,她美丽的眼眸看着那漆黑又有白色闪烁的星星点缀着的天空⋯
熄灭那根还有剩一半的菸,她赶紧走进客厅拿出一张纸和笔盒走出阳台坐下画着方才在脑海里闪过的灵感。
阳台设置了一个橘黄色灯泡,坐在阳台上的女人双脚放在椅子上,整个人像是缩成一团似的,只是她的手正忙碌的画着新的服装草稿。
披在胸前的捲髮令她感到些许不耐又懒得走进家里拿夹子夹起,随意的捲了捲头髮后用另一根铅笔固定住。
她现在的样子和方才那堕落又慵懒的样子完全不同,现在的她眼底没有任何複杂的情绪,她现在的眼里满满的干劲,完全就是一个认真画画的单纯女孩。
大略的将服装草图画完后,梁苡莳顿了顿,脑海闪过厉阳的画面。
他今天穿的是一套黑色西装,明明就是基本的颜色,他穿起来却又多了种神秘感。
梁苡莳皱了皱眉,思考了一下后,原先停下的手又画了另一套搭配方才那套礼服的西装。
不知道为什么,她刚才想到他的时候,又是另一个灵感跑了出来⋯
明明烦躁,梁苡莳却也无奈。
这辈子估计去除不了他在自己心中的地位了。
另一头,厉家大宅。
「阳哥哥!」
厉阳才刚驶车到厉宅大门前,一名顶着大浓妆的女人便奔到他车旁。
他皱了皱眉,他才刚回来这几天就已经听了柳晴许多事情,不禁心中有些不满。
他推开车门下车:「柳晴,这么晚了为什么还不回去?」边说,他边走进这熟悉的大宅里,目光曾未停留在在柳晴身上,一秒也没。
柳晴见厉阳连看都不看自己,心中不禁难过了一会。
「厉爷爷说你要回来,我就想说等你了。你也真是的,要回来也不跟我一起回来!明明我们都在英国!」柳晴走在他身旁不禁抱怨起,却忘了厉阳从以前就是个我行我素的人。
「妳该回去了。」厉阳不悦的摆了摆手,踏进厉宅后拐进偌大的客厅。
「你这个臭小子终于肯回来了。」
厉阳看着坐在客厅的厉老爷子,不禁笑了笑。
「爷爷。」他喊着。
厉家曾经是能跟梁家平起平坐的等级,却因为这几年来厉老爷子身体有些不适而暂时将厉氏交给二儿子管理,不料二儿子却将厉氏管理的越来越糟,三儿子也不悦自家二哥管理厉氏,两人时常都在暗斗着。也因如此,厉家的兄弟姊妹们大部分都不怎么和睦相处。
而厉阳的父亲早早就丢了句放弃继承人位置就和自家母亲逍遥去了⋯
厉老爷子只好将这个重任寄託在厉阳身上,无奈厉阳却丢了句他要学设计玩一下就飞出去英国了!
厉氏的状况越来越糟,厉阳也知道。
今日被召回厉家他大概也猜到什么事了。
「还知道叫我爷爷!」厉老爷子不悦的哼了一声:「柳晴那ㄚ头自从回国就会来找我,反倒你这个孙子都不来!」
「爷爷,别跟我提到柳晴。」厉阳无奈的捏了捏眉心。
他这几天真的不想再听到柳晴的任何事了。
「怎么?柳晴不好吗?柳家还不错啊!更何况你们从小在一起,感情也差不多了吧!」厉老爷子瞇了瞇眼,正观察着自家孙子为何这么懊恼。
「小莳回来了,我可不想再失去她一次。」厉阳无奈道。
厉老爷子顿了顿,随即又反应了过来。
「小莳?她不是出国了吗?现在跟你可是平起平坐的设计师呢!」厉老爷子说着,嘴角不禁扬起微笑。
梁苡莳,是他最看好的孙媳妇人选。
梁苡莳学生时代总和厉阳回厉宅,原先爱乱跑不爱待在家的孙子因为梁苡莳待在家里使他对这可能是未来的孙媳妇好感又上升了一点。
梁苡莳还会时常将出国或者自家人出国买回来的茶叶带了几包给他,又时常将那个严肃又固执的厉老爷逗得乐呵呵的,厉家佣人也都不禁佩服起她。
再加上梁苡莳的家世背景,正是刚好的孙媳妇人选。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前几年两人突然分手了。
再次听到梁苡莳的消息,是在某次管家和他报告厉阳第一次设计的珠宝首饰红遍了整个欧洲,管家将电视节目转至时尚品牌设计的频道时刚好播着巴黎时装周的节目,他看着台上男男女女身穿的衣服,不禁佩服了这位设计师的想法和构思。在主持人介绍这位设计师时才发现原来这位设计师就是梁苡莳。
后来又因为某天某个知名女星穿着梁苡莳设计的礼服,又搭配了厉阳设计的珠宝首饰,出自于不同人的手和构思,却莫名的搭配。这才有许多人渐渐尝试着将两人的设计搭配在一起。
也就这麽凑巧的,两人的设计真的很配。
后来的两人便渐渐的红了起来,连工作室名字也配,两人的绯闻也越来越多。
「是,平起平坐。」厉阳无奈又好笑的道。
明明之前那个总爱在他身后跑,常常跑怨他成绩太好了她追不上的女孩。现在她却已经是个闪闪发亮,甚至走在他前头的女人了。
「我记得你的设计室叫Sunlight,小莳的是Moonlight?」厉老爷子瞇了瞇眼,盯着孙子。
厉阳无奈又冤枉的看着自家爷爷:「我可没抄袭,我们两个分手之后就没联络了!我也查过了,我们两个工作室还是同一天开幕的!而名字我也是在之后才知道的⋯」
「真的?」厉老爷子不信任的盯着自家孙子。
「爷爷!」厉阳无奈的抹了抹脸又好笑的看着他:「你怎么老站在小莳那边?我还是不是你孙子了?」
「孙媳妇自然重要。」厉老爷子哼了一声,又道:「好吧,小莳回来了,你自己看着办。不过我要提醒你,可别伤害了我们小莳的心。」
我们小莳?
老天!
他还是不是他爷爷了?
「爷爷,你这样柳晴那边怎么说?」
「哼,放心吧。我没在柳家说过要凑合你跟柳晴。」厉老爷喝了口茶,又道:「不过你什么时候要接手厉氏了?可别以为你爷爷我还有很多时间等你慢慢磨蹭!」
「爷爷!你肯定还有很多时间的。」厉阳无奈又心疼的道。
「臭小子,我自己身体我自己清楚。」厉老爷子嘴上说说,心中却因为厉阳的一番话心情较好了许多。
「过几天把苡莳带来给我看看,我可想死她了!」
「她不一定会见我啊⋯」厉阳想起今天的事,又道:「对了爷爷,你可知道市中心那间百货被梁氏收购了?」
厉老爷子皱了皱眉:「你说医院旁边那间?哼!你三伯经营的真好,一间小小的百货公司也搞不定!」想到自家其中一间百货公司被收走,厉老爷子心中就有气。
厉阳见自家爷爷不是怪梁氏,反而怪自己儿子经营不好,心中更是无奈的笑了笑。
「好了爷爷,再给我三个月。处理好伦敦跟工作室的事情后我就回来帮你了。」厉阳安抚着。
厉老爷子满意的挑了挑眉:「真的?」
「真的。」
「好!」厉老爷子开心的笑了几声。
他对于厉阳那颗头脑早就了若指掌了,他和他父亲一样都有非常优秀的智商。只可惜他父亲不想和自家兄弟争斗,自然乖乖退出。
而厉老爷子发现厉阳似乎有非常善于经商的头脑,是之前某些文件不小心被正在书房玩躲猫猫的厉阳看见,他拿起一旁的铅笔圈了圈又用又那小学二三年级略懂的字备注着要不要收购的原因。
厉老爷子看见便拿起厉阳看过的较无影响的合同,原先这份合同他是不打算合作的,毕竟浪费钱又浪费时间。但他看着厉阳备注上写要收购,并且改造成百货公司,那歪歪斜斜又参杂着注音的字令他不禁感到好笑。况且他又想试着用厉阳的想法,只好收购了这间平凡的不起眼的小公司并且改造成百货公司,怎么知道才过没多久,原先不起眼的小公司现在居然成了这市中心最大的百货公司。
也因为这样,那时候厉阳偶尔会被厉老爷子召唤去讨论合同的事情。原先就不错的厉氏又因为厉阳小小的帮忙,厉氏集团的成绩一个月比一个月好。
谁还敢说厉阳只是个贪玩的公子?
他若是认真起来厉氏也许还在梁氏之上也不一定!
厉老爷子想起当初的厉氏和如今的厉氏,不禁感叹了一下,就希望厉阳赶紧回来厉家接手了。

3-2 八年前的早晨,梁苡莳正苦读着简苏借给她的笔记。没办法,毕竟这可是高中第一次月考,她要再不考好可就被自家父母打死了!
只是,忽然有人说要找简苏。这种情形常见,梁苡莳却也看不腻。
抬眸时望入眼帘的不是单蔚海,而是他身旁那个一脸痞样的男孩。
貌似叫什么来着?
算了,简苏的事情比较重要。她转过头和简苏互看了一眼:
「我去!居然是单蔚海?该不会他不爽妳秒甩了他所以直接找上门了吧?」她轻笑,明明表现的一副担心简苏的样子,却还是被简苏看穿了自己爱看戏的心态。
跟着简苏上战场后,看着简苏直接的拒绝了单蔚海的告白,梁苡莳不禁感到好笑。
在安慰单蔚海的同时,她和厉阳异口同声的说着同样的话,梁苡莳又是觉得好笑又尴尬。
但那个小小的坏习惯又蹦了出来:「真有默契喔。」她勾起一抹好看的微笑,那个她最有自信的笑颜,朝他眨了眨眼。
嗯,是的。
她就喜欢撩撩那些玩世不恭的人,谁让他们长的一脸就像会欺负女孩子的样?也因为这样,许多人包括那些玩世不恭的公子们都会向她告白,然后她就会狠狠的数落了对方全身上下一次后又问:「听完你的缺点,你认为你还有什么资格跟我在一起?」
对,就是这么的霸道强势又太过有自信。
但也因为她有这足以迷倒众人的脸蛋和羡煞旁人的家世背景,所以别人也觉得理所当然。
因为她有这个资格说这种话。
梁苡莳从不觉得说出自己家世背景是一个不好的事情,是家里的人太过保护和担心。
她不多说,却也没隐瞒。有些人则是小时候见过她,所以也不少人知道她是梁家人。
但也没人敢轻易惹上那个不该惹的人,所以她是梁家人的事情知情的人不会多说,不知情的人就继续不知情。
当天中午,梁苡莳又看见了早上那个痞样男孩朝着自己走来。
对,她知道他在看她。只是装作若无其事罢了。
坐下后,他和她介绍了自己。
他是厉阳。
厉这个姓氏很少见,又加上读这间学校的百分之九十都是有钱人家的小孩。所以厉阳这个人,梁苡莳大概能猜到他就是厉家小公子了。
厉阳左耳那个蓝色钻石耳环格外显眼,梁苡莳盯了一会,大约能看出那耳环肯定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珠宝设计师的设计。
厉阳长的很好看,但那黑眸却像是深邃而不可测似的。
那时候的梁苡莳,对这个一天遇上了两次的男孩只有一点兴趣。
而又在某天,梁顗浩回国了,梁家也正式撕破脸了。
自家父亲打算将公司传给梁顗浩,因为梁顗浩和苏简两人去日本时梁顗浩将日本的分公司打理的非常好。然而这件事情却引来了梁家许多兄弟姊妹的不满⋯甚至是长辈们的不支持。他们自认为自家孩子一个个比梁顗浩还要优秀,那时候的梁家闹哄哄的。
一天到晚爷爷就是听着自己的孙子们抱怨彼此⋯亦或者一起抱怨梁顗浩。
只有梁顗浩不抱怨,默默地继续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梁苡莳非常郁闷。
她无法接受别人怀疑梁顗浩。
可是梁家闹翻的事情,外界任何人都不知道。
梁家一直有规定,家丑不得外扬,还有自家人不得互相厮杀。
所以这件事情,简苏也不知道。
这天中午,简苏正在休息,梁苡莳则偷偷跑了出来。她坐在时常和简苏休息的一个隐密的校园角落的小穿堂盯着树上的两只鸟在吱吱喳喳的,思绪却一直担忧梁顗浩会不会因为亲戚们的不满导致受到伤害。
「妳怎么了?不开心?」
梁苡莳转过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坐在自己身边的厉阳问着自己。
「你怎么知道?」她诧异的看着身旁男孩的侧颜,她第一次这么近的看着他。
他的轮廓很好看,和单蔚海那白皙又看似无辜的颜容比起,厉阳的肤色较接近古铜色,那薄唇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就像是个玩世不恭的男孩,却令人无法自拔。尤其那双黑眸简直就像是会人看穿似的。
果真跟传闻中的一样出众啊。
「感觉。」厉阳转过头看着梁苡莳,后者则是对上那深邃的眼眸后却又皱了皱眉移开目光。
「是挺不开心的,不过说了又能改变什么?」她轻笑。
家族的事情,谁也无法干涉。
「嗯…是不能改变什么,」厉阳耸肩,又说:「不过我可以当妳的太阳,或许能改变妳的心情?」
「嗯?」梁苡莳呆愣的盯着眼前的男孩,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太阳?
梁苡莳顿时对他起了很大的兴趣。
而从那次之后,两人才算是真正的热络了起来。
清晨,透过落地窗窗帘照射至房内的阳光使床上可人的颜容更清晰了。
梁苡莳缓缓睁开眼,她盯着那洁白的天花板,意识还停留在梦里的一切。
那是她跟厉阳的一切。
这五年来自己的脑袋总是时常提醒着自己,彷彿像是不给她忘掉这一切的样子。
翻过身子,梁苡莳打算继续睡,只是身体貌似不打算让她再赖床了。
梁苡莳莫名的烦躁,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
才九点零四分。
梁苡莳正準备要起身时,手机传来了铃声,她瞥见来电显示后又躺下,缓缓的接起:「喂⋯」
慵懒的语气在另一头传来,厉阳不禁笑了一下。这种样子就像之前学生时期他每天早上喊梁苡莳起床一样。
「小莳,起床了。」厉阳宠溺的道,梁苡莳那原先那烦躁的情绪因为厉阳的声音早就消失了。
「要干嘛?」梁苡莳听着另一头一样貌似刚睡醒的声音,比平常还要低一点的嗓音令她不禁感到全身酥麻。
「找爷爷。」
梁苡莳起身,笑容渐渐扩大。她开心的道:「厉爷爷?」
「是,爷爷想妳。」厉阳感受到了女人的开心,不禁失笑了。
「厉宅吗?我等等过去。」
「不用了,妳跟我说地址,我过去接妳吧。」
梁苡莳皱了皱眉:「厉阳,我不想跟你见面。」他可是连续吃了自己两天豆腐,她又怎么可能让自己再次被拐走?
「小莳⋯」厉阳也皱了皱眉。
「就这样,别让我看到你。」语毕,不等厉阳说话,梁苡莳早在他之前挂了电话。
果断又俐落。
从以前就这样。
厉阳无奈的看着手机,最终还是收起,準备起身梳洗完去单氏看看单蔚海到底收购那块地了没。
梁苡莳想到之前总是在厉爷爷身旁,不禁失笑了。
厉老爷子就像自家爷爷一样,对她好又宠着她,简直就把她当孙女看待了!
只是自从跟厉阳分手后,梁苡莳也不好再联络厉老爷子。
梳洗完后,梁苡莳决定只涂隔离霜和画个眉毛及口红就好。开心的站在全身镜前,拿出一套白色吊带长裤搭配深色T恤,随意的绑了个包头戴上圆框无镜片眼镜后,梁苡莳满意的看着自己。
很好,不会太浓的装扮。
拿了在国外要买给自家爷爷那箱茶叶里拿出几个茶叶装进纸袋后,背起小小的黑色后背包后套上黑色帆布鞋,她拿着车钥匙走出家门。
梁苡莳买了高级住宅区的某间小套房,这一区的人大部分都是有钱人,隐私也做的很好,所以也有少许明星住在这里。
而这里地下室的车子,自然也高级了一些。不过,还是属那台红色跑车最为显眼⋯但是现在,停在红色跑车旁边的则是一台黑色限量版跑车才是重点。
「我去,这台谁的?我想抢都抢不到啊!」梁苡莳喃喃自语的盯着自家车子身旁的跑车,那可是她心心念念的限量版跑车啊!
这台连梁顗浩都不肯给她,从买来到现在她可是还没开过,不过也因为她才刚回来没多久加上太忙了都没时间回梁家大宅试试看那台车到底如何。
梁苡莳忍着心痒痒的冲动,依依不捨的又盯着那辆跑车,安慰着自己回来再看它,现在厉爷爷最重要。
「怎么一直盯着我的车?」
一道低沉的男声在梁苡莳身后出现,这声音听来也耳熟⋯像是再哪听过⋯
貌似在电话里听过?
电话?
厉阳?
乾!
梁苡莳回过头,望入眼帘的果然是那不让人失望的面容,还有那颗一直闪闪发亮貌似在和自己耳朵上那东西打招呼的蓝色耳环。
「我去,这台车你的?你住这里?」梁苡莳诧异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因为没穿高跟鞋的关係,她足足和他差了二十几公分,只好抬头看着他。
「嗯。」厉阳眼底满满的笑意,原来他们还非常有默契的在同一区买房子啦?
看着梁苡莳耳朵上闪闪发亮的耳环,心情更加愉悦了。
她今天的穿着就像个大学生似的,不像平常那浓妆豔抹的样子,非常的清纯。绑着包子头戴着圆框眼镜的样子更可爱了。
嗯,他很满意。
「该死的⋯」梁苡莳咬了咬唇,转过身準备开车门。
嗯,只是想。
然而她身后那个男人貌似不打算让她这么做。
「放手。」梁苡莳瞪着那紧紧捉着自己的手。
厉阳将她转过身,抬起她下颚:「妳怎么对我忽冷忽热的?」他轻笑。
「去你的忽冷忽热,我对你一直都很冷!」梁苡莳甩开他的手,又道:「厉阳,我不想因为你,又让自己惹上麻烦。」
「柳晴到底做了什么?」厉阳皱眉,只见梁苡莳眼底闪过一丝厌恶,却不肯多说。
「梁苡莳,妳明知道我根本就不会离开妳。」厉阳又无奈又生气,到底为什么这女人就是不肯信他?
「嗯,我知道。」梁苡莳轻笑:「所以我不想要了。」
「梁苡莳!」
「我会见爷爷,是因为他之前都把我当孙女一样对待,不是因为你。」语毕,梁苡莳打开车门,结果又被抓住了。
「你到底要不要让我上车?!」她怒了。
谁会因为同一个人做了同样动作两次而不生气?
至少她会。
厉阳将车钥匙塞给她,随后又将她的车钥匙拿走。
「干嘛?」梁苡莳没好气的道。
「车给妳,喜欢的话就送妳。」厉阳打开她车门,坐进车里后又说:「那台车我开腻了,妳开。更何况大宅的人看到你的车肯定会把妳拦下。」语毕,关上车门后他便开着她的车离开了。
梁苡莳呆愣的看着那男人把自己的车开走,瘪了瘪嘴:「神经病。」不过这心情莫名的好⋯真该死。
坐进车里,梁苡莳开心的看着车里的设备。
老天,真的太舒服了!
启动车子后,她稍微踩了下油门,不料车速忽然加快。老天!这速度飙起车来真的太爽了!
厉阳太懂她了!还乖乖缴上车子!
「不不不,不能想厉阳。」梁苡莳拍拍自己的小脑袋,开心的开着那台车前往厉家大宅去。

3-3 厉家大宅,保镳们看见远处那台熟悉的黑色限量版跑车后马上打开大宅大门。
梁苡莳看着保镳们一一向厉阳鞠躬,不禁挑了挑眉。
如果里面的人看到下车的不是他们家小少爷反而是个女人不知道是什么反应?
五年了,大宅依然没变。
梁苡莳将车停在大门前,见管家早已快步走到车门旁,她打开车门。
管家见下车的不是自家小少爷而是梁苡莳,愣了一下后才笑着鞠躬:「苡莳小姐。」
「管家爷爷好久不见——」梁苡莳见许多年不见的管家,不禁激动的抱了他一下。
厉家管家当初也是对她照顾有加,她真的非常喜欢厉家的人。
「小姐,我们先进宅里吧。」管家轻笑。
梁苡莳拿出放在副驾驶座的茶叶后将车子关上门后锁上,他勾着管家走进厉家大宅。
「小姐,多年不见您又更美了。」
「爷爷您太夸张了!」梁苡莳大笑:「爷爷呢?」
「老爷子在书房呢,我去通知老爷子。」
「不用了!」梁苡莳拍拍他的手:「不用辛苦了!你去休息吧,我去书房找他!」
「小姐,这不太好。」
「没事,快去吧!」梁苡莳抽开勾着管家的手小跑步到楼梯上:「书房一样位置吗?」
「是的小姐。」
「好勒!」梁苡莳朝他挥挥手后便转身走上二楼。
梁苡莳绕着那熟悉的路线,边看着曾未改变的厉宅,又勾起一抹好看的微笑。
真怀念。
走到书房后,梁苡莳看着一位面生的女佣刚好要端茶。女佣看见梁苡莳诧异了一下,梁苡莳赶紧伸出食指放在嘴边示意她别惊扰书房里的人。
「别别别!我是找厉爷爷的!我来端就好,妳去忙吧!」梁苡莳用气音说着,接过托盘后,朝书房敲了敲。
「进来。」那个低沉又稳重的声音从书房里传来。
梁苡莳笑了笑,打开门走了进去。女佣慌张的跟在梁苡莳身后,深怕自家老爷出事。
「老爷子,您的茶。」梁苡莳将茶放在厉老爷的书桌上,又笑看着身旁那坐在书桌前看着书的老人。
「嗯,可以退下了。」厉老爷子道。
只见对方都未离开,他不禁皱了皱眉,他看佣人未穿制服,又疑惑的抬眸。
望入眼帘的不是厉家大宅的人,而是一个熟悉又怀念的面孔。
「小莳啊⋯」厉老爷子站起身,诧异的看着眼前那比之前更加成熟的女人。
「爷爷!」梁苡莳勾起一抹好看的微笑轻拥着他。
「哎呀,真的是妳啊?我昨天才刚跟厉阳说让他带你来呢!妳也真是的,来就来了还端什么茶!这些事情让女佣们去做就好了啊!」厉老爷子的眼神扫过站在门口的女佣。
「爷爷,是我跟她说我要端的,别看人家!」梁苡莳赶紧牵着厉老爷子,又道:「要去客厅吗?」
「走走走,真是的,来了也不让厉阳通知我一声!」厉老爷子和蔼的笑着,又朝女佣道:「把茶端到客厅来。」
「我端吧爷爷,让他们忙。」梁苡莳轻笑。
女佣赶紧走上前:「小姐,我来吧,不忙。」语毕,她赶紧端起茶。
梁苡莳无奈的笑了笑,又看向厉老爷:「走吧?」
「嗯,走走走!」
「爷爷,这几年过得好吗?」
「不好。」
「为什么?」梁苡莳看着身旁的老人,只见他哀怨的看着自己。
梁苡莳无奈的笑着说:「我这几年出国了啦!」
「哼,臭ㄚ头,也不知道要打给我或回国看看我!」厉老爷子不悦的道。
「爷爷!我现在不就回来看看您了吗?」梁苡莳轻笑,又到:「还是爷爷不高兴我回来看您?那我现在回家找我爷爷去了喔?我从回国到现在可是连我家爷爷都没见过呢。」
「臭ㄚ头!」厉老爷子不禁笑了笑:「梁清城那老头知道了肯定羡慕死我!」
「爷爷别啊!别跟我爷爷说!我怕他会不高兴!」想到爷爷宠她宠的无法无天的,梁苡莳不禁笑了笑。不过还没回梁家老宅找自家爷爷,太远,她还没时间。
「ㄚ头,怕妳爷爷不高兴,就不怕我不高兴吗?」厉老爷子拍了拍梁苡莳的手背:「好啦,答应妳不说!但是妳要常回来看我,知道吗?」
「好的爷爷。」梁苡莳轻笑,又道:「奶奶呢?」
「哼,别说了!她出国玩去了,说不想跟我腻在一起,拖着行李箱就飞出去玩了!」厉老爷子无奈的道,语气又是生气又是宠溺的。简直拿自己家老婆没辄!
「虽然这恭喜晚了,不过我还是要恭喜妳,红遍了整个欧洲呢!」厉老爷满意的笑着,语气就像是在说自己家孙女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似的。
「谢谢爷爷。」梁苡莳当然听的出来厉老爷子非常满意。他总是把自己当亲孙女一样看待,她也把他当亲爷爷一样尊重。
两人走到客厅,管家递上了一杯红茶:「苡莳小姐,红茶按照您的爱好去做的。」
梁苡莳看着红茶里那两块冰块,管家居然还记得她喜欢喝冰的!嗷!好感动!
「管家爷爷谢谢。」梁苡莳笑着道。
梁苡莳忽然才想起纸袋还在自家手上,将纸袋递给厉老爷:「爷爷,这是我在国外买的!」
「来就来,带什么礼物?真是浪费钱!」厉老爷笑呵呵的道。
「真是的,要不然我带回去给我家爷爷了啊?」梁苡莳佯装收起,只见厉老爷无奈的笑了笑。
「臭ㄚ头,别老是拿妳家那梁老头激我!」厉老爷子道。
梁苡莳笑嘻嘻的将茶叶放在桌上:「那你就收下嘛!真是的!」
「好好好!我收!」
厉老爷子巡视了整个客厅,都未见到自家孙子,不禁皱了皱眉:「小莳,厉阳那家伙跑哪去了?」
「他忙。」梁苡莳轻笑,心想厉老爷子怎么过这么久了才想起自家孙子不在?
喝了一口红茶后心情非常愉悦。管家爷爷的红茶果然最好喝!
「他丢妳一个人来?」厉老爷子有点不悦,心想自家孙子就这么不浪漫?
「呃⋯爷爷,是我跟他说我一个人来就好了。」梁苡莳思考了一下,又笑着说:「他早上约我,不过我怕耽误他的事,就自己来了。」
「那个臭小子!什么事比妳还重要!」厉老爷子不悦的哼了声。
「爷爷!没事没事!要不我让他过来?」梁苡莳赶紧放下红茶起身安抚着厉老爷的情绪。
「不用了!别让他来打扰咱们叙旧!」厉老爷子挥了挥手:「去坐好吧,我没事。」
梁苡莳乖乖坐在沙发上继续喝着红茶。
「阳哥哥!」一道女声打破了两人的气氛。
梁苡莳抬眸,看见一个身穿浅色洋装又画着浓妆的女人站在客厅门口。
「柳晴,妳怎么来了?」厉老爷子看着柳晴,又看见她的妆容,不禁皱了皱眉。
厉老爷不喜欢浓妆豔抹的女人,梁苡莳是知道的。但柳晴不一定知道。
柳晴呆愣的看着坐在厉老爷子身旁的女人,又想起门口那辆跑车。
厉阳没来,所以梁苡莳开着他的车过来了?
厉阳的车为什么会给梁苡莳开?那台可是他的爱车,她想碰一下都不能的!还有为什么梁苡莳跟厉老爷子看起来这么好?
心中的妒忌和怒火慢慢燃烧,柳晴深吸了一口气后牵强的笑了笑:
「厉爷爷,我来找您呀!」
「小晴,我今天有客人,可能不太方便招待妳。」厉老爷子笑了笑:「改天再招待妳,好吗?」
听到被下逐客令,柳晴脸色瞬间刷白了。
瞥了梁苡莳一眼后又道:「厉爷爷,这客人是阳哥哥的朋友吗?」
「怎么了?」厉老爷子看着柳晴笑着走到沙发上坐下。
梁苡莳则是轻挑了挑眉,安静的看着柳晴又打算说些什么话。
「妳好,我叫柳晴。是阳哥哥的女⋯哦,是青梅竹马。」柳晴轻笑,佯装不好意思说错话似的,看着对面那清纯却还是耀眼夺目的女人。
「我叫梁苡莳。」梁苡莳配合着柳晴的演出,眼底满满的讽刺。
「梁小姐,我能问门外那台黑色跑车是妳的吗?」柳晴又问。
「不是。」
「我看那台限量版跑车和车牌,是阳哥哥的吧?」
「嗯。」梁苡莳喝了一口红茶:「柳小姐有什么疑问?」
「阳哥哥怎么会让妳开他的车?你们两个同居吗?」柳晴勾起一抹得意的微笑。
老一辈的人最讨厌未婚男女同居了,更何况厉阳还是厉家的继承人,厉老爷子自然对他的未来媳妇标準高一点。
若是听到梁苡莳和厉阳同居,厉老爷子肯定觉得这女人随便!
柳晴又佯装说错话的样子:「啊⋯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这样问的⋯只是担心阳哥哥在外头做了什么⋯」柳晴看向厉老爷子,只见厉老爷子面无表情的听着两人的对话。
梁苡莳看着柳晴演着戏,不禁感到好笑。
啊⋯这么久了她还是没变。
真作。
梁苡莳抿着唇,看向厉老爷子。厉老爷子皱了皱眉:「小莳,柳晴说的是真的吗?」
「爷爷您说哪个?」梁苡莳问。
爷爷?梁苡莳好到直接称呼厉老爷子爷爷?
柳晴咬着唇瞪了梁苡莳一眼。
「车子。」
「嗯,他借我的。」梁苡莳诚实的道。
「那个混小子,把他叫回来!」厉老爷子不悦的朝管家说。
「爷爷!」梁苡莳无奈的笑了笑:「别,他忙。」
「忙什么?今天不陪妳来就算了!车子也不送妳,还小气到要用借的!我不打死他我就不叫厉修!」
柳晴听见厉老爷子的话,脸色瞬间刷白了。
怎么可能?厉老爷子怎么会是这种反应?
「还有,你们两个同居了?」厉老爷子微瞇起眼:「他跟你同居了还不把妳娶进门?真是太委屈妳了!小莳妳放心,爷爷肯定帮妳!」
「爷爷——」梁苡莳无奈的扶额,又见柳晴那苍白的脸色,不禁感到好笑。
看来柳晴跟厉老爷子没有很熟,否则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小莳,妳别担心!爷爷不会让妳委屈!若是厉阳那小子不小心让妳有我们厉家的骨肉还不把妳娶进门的话我肯定打断他根子!」厉老爷子不悦的道。
管家无奈的擦了擦汗,心想,别啊,老爷子!
当事人梁苡莳则是崩溃又无助的看了管家又看看有没有人能帮她解释⋯
老天,她虽然不觉得厉老爷子会生气到讨厌她,但她也没想到厉老爷子已经想那么远了啊!
「爷爷,您冷静一点!」梁苡莳站起身拍拍厉老爷子的肩后又乖乖按摩:「您再生气我可要回家了啊?」
「哎呀!」厉老爷子拍拍梁苡莳的手:「别忙了,去坐!我怎么捨得妳来帮我按摩!我不生气了,快去坐下!」
「好勒爷爷——」梁苡莳笑嘻嘻的道,暗自庆幸还好厉老爷子还是会听进她的话。
「不过柳晴说的都是真的吗?妳们同居了?」厉老爷子开心的问着梁苡莳。
「爷爷,别乱想。」梁苡莳无奈的笑了笑:「我们只是今天早上在地下室碰到,恰巧他买的房子跟我买在同一栋而已。」
「原来啊⋯不好意思梁小姐,我以为妳们⋯」柳晴牵强的笑了笑。
「没事。」梁苡莳看也没看她,只是又跟厉老爷子解释:「厉阳说那台跑车他开腻了,若是我喜欢就直接送我。不过我只是跟他借而已,我不打算接受他的车。」
「小莳,别跟我们厉家客气!」
「爷爷,我收的够多了。」
「喔?妳收了什么?」
梁苡莳勾起一抹甜美的微笑:「我收了爷爷您跟管家爷爷的宠爱跟关心了呀!」
「哎唷喂呀,老李啊,看看着ㄚ头,怎么那么会说话呢!」厉老爷子笑呵呵的看着管家又看着梁苡莳,心情非常明显的大悦。
柳晴看着眼前的画面,心中实在妒忌,心想梁苡莳抢了厉阳,又抢了厉老爷子,真是不要脸!
「厉爷爷,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不等厉老爷子开口,柳晴匆忙的走出厉家大宅。
看着柳晴匆忙的离开,梁苡莳顿时感到心中无比舒服。
还好还好,还好厉老爷子是宠她的。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