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岁雪雪婷第二篇肉肉多的文 抬起你的腿深深进

白话文 38865℃ 0

第三十三杯 那时夕阳下的回忆 *
放学后的夕阳余晖照耀整座操场,迎着光辉漫步在金澄澄的草坪上,我享受着与平时不同的黄昏韵味,陶醉其中。
右手牵得不是心仪的女孩,而是一颗中午午餐所剩的番石榴。
如此良辰美景不能与会长一同感受,实在可惜。
但,有人貌似不珍惜这美丽时刻,忽视夕阳营造的浪漫气氛,在遍布红土的跑道上挥洒汗水,一遍又一遍的全速奔跑练习。
她是田径队上的王牌,打扮中性的同级生。
「再这样下去不行!」
好胜加不甘心的情绪朝着前方发洩,站在三号跑道上的黑髮女孩慢慢地跪下来,膝盖、手掌沾满红土,混着尘土的汗液俨如没关紧水龙头似地滴着,红土吸收汗后渐变为深黑色。
「什么不行呐!关选手?」我咬了一口番石榴,慢慢的走到她右边蹲下。
「秒数……」她喘口气,「退步了。」
「那纪录有屈居于第二吗?」我卡滋卡滋的咬碎嘴里的果肉。
「倒没有,记录目前还是保持领先状态。」她用髒手背抹去遮住视线的汗水。
「既然如此,有必要大惊小怪吗?」我用不相干的语气,讥讽一番,「反正,还是第一不就行了。我想,万人迷拘泥在这种屁点大的事情上面,有点破坏形象。」
闻言,原本低下头的她忽然抬起头,眼尾细长的凤眼直勾勾地盯着我瞧。
「俗人肤浅的思想,难道我就该为还是保持第一的侥倖心态兴高采烈?」
「我可没这样讲。」我耸耸肩膀。
「退步的事实就是有可能会被同侪后辈追上,这点你并不明了对吧!」
「追上那又如何?再追回来嘛。」我张口咬一块可见到米黄色籽的白肉,不在乎又非常不负责任的说道。
她眼神忿恨的瞪视着我,「啊啊啊……跟你说话简直气死人了!」
「我安慰妳耶!」
「所谓的安慰是要与对方站在同等立场着想,像你搞不清楚状况,弄不懂我的心思的人,这叫什么安慰!」
我挠挠下巴点点头,我的确不懂她的心思。
「哼……你很挡路,还不滚开。」
汗水沾湿她乌黑的短髮,鼻尖悬着一颗小小的汗珠,无色。
夏日挥洒汗水,阴郁的天气被雨淋的浑身溼透,不像女孩子的魅力反而使她更突出,更吸引一群学妹,成为多数学生的憧憬,因为不喜欢隐藏性格,所以也有学生用酷的讚叹词来形容她……风云人物也不过如此。
沾了她风光的我,觉得她并无具有学习效法的优点,虽然我因为她而佔尽各种好处,但是却从没想过要拍马屁。
「我肤浅,妳愚蠢,半斤八两。」
「你说谁愚蠢!」她怒目而视的叫道。
「妳都说自己退步了。」我装无辜的辩解。
「就算退步你也没资格说我愚蠢,你是站在什么立场批评我的!」
「脸皮厚、没责任感、爱说风凉话、故意想惹妳生气,跑步无法持之以恆,讨厌汗臭运动……等等,几乎是缺点集于一身,像我这种人实在是找不出什么优点来评断妳。」我两手一摊唸道,右手捧着半颗的番石榴。
「真是一针见血,明知道自己的缺点也不改进,差劲!」她像女孩子似的暗骂一声。
「改进缺点重新塑造出完美的人种?那就不是我本人了。」我环抱手臂,眉毛翘得老高。
「自我检讨改进缺失不是常识吗?迈向完美之路是最基本的目标吧?」
「谁说的。」我嘻皮笑脸的反驳。
「基本的道理还需要别人说明吗?」她怒气又重新升起,不……或许她火气从没降下过,只是现阶段更严重罢了。
「好、好,妳的完美论对极了、棒极了!不过,难道妳都不觉得累吗?每天为了多出那一秒而情绪不佳,为了少那一分而自责,为了────」
「请等一下!不是我要泼你冷水打岔……」她吐出一口怒气,剪得平整的修长指尖用力戳着我的胸膛,「请问这位自我感觉良好的同学,你是不是不曾努力过才会说出如此事不关己的鬼话?」
关琼玉咬牙切齿的继续说:「连努力都不愿意……还讲这么多风凉话,太不要脸了。」
望着手中的番石榴抿起双唇,我一下子点点头,一下子又摇摇头,直到她蹙起秀眉面有难色才停止。
「我不是不想努力,而是有些事情是连努力都没屁用,在做之前就知道结果是失败的,才不愿意努力。」我认真回答。
「藉口在努力的面前是无效化,这完完全全是最烂最逊的理由。」
「但我觉得这是最单纯的念头。」我拍掉她的粗鲁食指。
「什么单纯!真搞笑!」她站直身体,两手像老妈子般的扠腰,「讨打欠揍,不教训一下你真的是……」
「大小姐的机车个性。」我缓缓抬头瞇起眼睛,「大小姐的卡车脾气。」
「再说一句大小姐我就揍你!」
她举高拳头作势要挥拳。
「努力看看似乎也不错。」我轻声说话,指腹轻轻地抚摸胸口,「毕竟,再这样下去不行,试着以妳这股气势努力一次也好……」
「什么?我不懂意思!」她满脸疑惑。
我搔搔额际也跟着直起身躯。
「我想说……自己应该可以尝试努力一些事情。」
她放下胳膊回道:「呃……人本来就得努力尝试各种事情,这是应该的。所以,你想努力什么事?」
「如果,结局是好的就告诉妳。」我微微一笑,「反之,就算了。今天特地放学后留下来看妳练习果然对我有帮助,大小姐精神我确实感受到了。」
「不是叫你别再讲大小姐三个字吗?」
我笑嘻嘻的从屁股口袋拿出铝箔包装的运动冷饮,虽说黄昏太阳下山了,但爱心饮料还是有点儿退冰,希望她能接受这瓶半成品。
关琼玉努努嘴瞧了瞧,很识趣接过去,毫不客气的插好吸管用力吸一大口。
「渴死了!你呀!浪费我一堆口水和时间。」
她斜眼冷哼一声,一副很伟大的模样。
「啊……」我装模作样的张大双眼,手掌激动的摀住嘴巴。
「又干麻?」她含着吸管回答的很不耐烦。
「这瓶运动饮料好像过期了。」
望着她那双惊讶过度又充满悲剧的美丽凤眼,我恶作剧的笑开怀,当然,事后被她修理得很惨。

第三十五杯 鬼才美少女 「对不起……」
「笨蛋!才不注意人就没影,害我担心死了!」
姚玟坐在树干上朝着可乐大骂,身上沾着树叶,小虫满天飞,思云则是脚上头下倒挂树上昏厥过去,如果穿裙子则是会彻底曝光的难看姿势。
据说思云畏高到歇斯底里的境界,方才那声凄厉的惨叫有些是她发出来的,这女高中生的嗓音是有特别锻鍊过吗?我打从心底感到好奇。还有……坟场那边的惨叫又是谁发的,撇开胆小的健健不谈,以芯仪姐的性格应该是不会叫那么夸张,但……会不会是那两个小鬼呢?
思索中,可乐瘦小的肩膀轻轻地碰到我的手臂,彷彿在向我求救,逼的我停止无用的猜想。
她像做错事的孩子模样,头低低的,双手紧张的磨搓,时不时的传出唔、嗯的声音,与她站在一起的我觉得很无语。
可乐啊……妳至少要有姐姐的样子吧!让年纪小的妹妹担心,这样立场颠倒过来了。
「因为情况危急,一时没注意……对不起啦!」看样子再骂下去,她等下会喷泪。
「好啦好啦,可乐都道歉了,到此为止好不?消消气。」我挡在可乐的面前,和颜悦色的说道。
「唔……呼……呼……」
姚玟噘嘴看了我一眼,自我调整气息,缓缓纾解紧绷的情绪,她也是因为担心才发火。
「你伤没事吧!」姚玟望着暂时用女用薄外套包扎止血的膝盖答道,表情有说不出的认真。
「幸亏可乐帮忙,虽然会疼,但至少是不会再出血。」
「那就好……」她叹了口气,擦乾脸上湿黏的汗水,「可乐接完电话什么都没说就失蹤了,着急了很久,然后又看到你被她搀扶一跛一跛的靠近这里,难免生气。」
「看不出来妳是个好孩子呢!」我笑着称讚她。
「……还好啦。」我察觉到她表情有一瞬间失落,但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蹤,「你身高的高度够,麻烦帮我扶住思云的身体,我会解开绳子慢慢的放她下去,记得要牢牢的接住她喔!」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很快的便将思云从树上解救下来,可乐也打起精神蹲在一旁观察思云有没有伤势。
我展开双臂,面向姚玟,「需要我帮忙吗?我可以接住喔!」
「不必唷!对乡下的孩子来说爬树不算什么哩!」她轻轻鬆鬆的溜下来,像只身手矫健的猴子,笑容满满的对我比出YA的手势。
「很厉害嘛!」
「这算不了什么,能从树上跳下来的才厉害咧!」
有那种人吗?我嗤笑一声,舒展僵硬的臂膀。
趁着可乐照顾思云的时候,我悄悄的把姚玟拉到远一点的场所,并且将声音降低试探性的询问。
「妳说可乐接完电话什么话都没有说?意思是说妳根本不知道我受伤了?」
「废话,我连她跟谁通电话都不晓得。」红髮丫头胳膊环抱,气呼呼的扁扁嘴。
「那就好。」我安心的点点头,那时差点相信可乐的谎话,以为这丫头良心被狗吃了,竟然连这点小事都不愿意帮。
至少对于免费的白吃白食也要有所回馈才是人之常情,好吧,我承认我的确很在意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
「不过,话又说回来,思云到底是怎么踩到陷阱?」
「呃……这个嘛……」她眨了眨眼睛,简略的叙述。
事情的发生经过是这样的────
<i>号称鬼才美少女的姚玟被分配一个不需扮鬼却得出题的任务,当一号小路的这组人马走到路的二分之一时,必须献声提供十道残酷的题目,让冒险者选择其中六道来作答,假如冒险者全部答对,那就得请其中一名冒险者做为代表────与〝失控的卑劣冷姬〞进行夜语仪式。</i>
(听到这里实在很想吐嘈,无奈吐嘈点太多了。)
<i>凭着两位冒险者的相互扶持,极佳的默契,度过重重的六题关卡危机,那时双方已经伤痕累累……</i>
「容我打岔一下,不就解个谜……也需要伤痕累累?」
「我们有惩罚,其中最恐怖的就是恶鬼缠身和血兔颤抖。」
「那是什么惩罚?」以防万一,我伸出指头,无奈的加上补充,「请说我听得懂的语言。」
她垮下脸,不悦的道:「……仰卧起坐和兔子连续跳。」
「兔子跳不就蛙跳?我看妳们真的是夸张过头了。」
「别小看惩罚!她们答对我可是要做双倍的次数欸!」
所以,妳做完惩罚之后还能这样生龙活虎……唔!在下深感敬佩。
「总而言之,妳输了而她们赢了,可以直接跳到重点吗?我没耐性。」看见她一副想以之前的说故事型态继续说,我超级不耐烦的再次打断她。
「嘘!快进入重点了。」
姚玟清清喉咙,抬起手示意我闭上嘴巴。
<i>经过两位冒险者的从长计议,勇敢的思云自告奋勇成为第一位与〝失控的卑劣冷姬〞进行夜语仪式的牺牲者,这时,天空乌云密布,雷声大作,暴雨宛如利刃般地切开冒险者的肌肤,即便如此,这场受到〝卑劣冷姬〞诅咒的暴风雨还是浇不息冒险者的决心。</i>
<i>那只装载盔甲的右手颤抖着指向天空,勇者思云发狂的大叫嘶吼,忽然,一阵天摇地动,〝卑劣冷姬〞的冰冷回音震荡整座山,她毫无情感、残忍,甚至嗜血如命,连身为她部属的鬼才美少女也惧怕她万分。〝卑劣冷姬〞向勇者思云下达一道命令,只见勇者思云脸刷一下变色,进行夜语仪式的手抖动的厉害,但她的脸更多的是愤怒、震惊……</i>

第三十六杯 奇怪 我拍手打断讲到口沫横飞的红髮丫头,困惑道:
「刘筱姬是要求什么事啊?让思云反应那么大?」
「……你只有这点疑问喔?我还怕你听不懂,〝夜语仪式〞其实是以手机下达命令。」她眨眨双眼比出六的手势放在耳边,自认为贴心的向我说明。
而事实上我只听重点,胡说八道的我左耳进右耳出。
「不,我的疑问很多,尤其是那个不明所以的〝夜语仪式〞,但如果这是妳叙述的乐趣,倒也就算了。」
「无趣啊……」她故意尾句拉长音,沉吟半晌,才慢条斯理的道,「那时,手机不是扩音,所以也不明了小筱是出了什么难题。」
那我不是有问跟白问一样!
「但可得知的是思云无法达成那项命令。」姚玟神情严肃的咬着指甲思付,「很少看过她那种模样,像被人抓到把柄似的。」
「唉唉唉……妳应该清楚了解她的把柄吧!不是一起混吃等死的酒肉朋友?」我摊开双臂没礼貌的回道。
「少机车了,收集把柄这种卑鄙行径只有小筱才会做的事情!」
「所以她是怎么踩到陷阱吊在树上的?难道这是丫头的命令?」我把话题绕回来。
「不是啦!因为思云一听到小筱的命令后,气急败坏的在电话中跟她大吵一架,可乐和我都被吓着,从未见过思云会因游戏而发飙。」红髮丫头举起手慢慢摸向后颈,一副在回想方才的事发经过。
「然后,她边走边骂,朝着有陷阱的方向走过去,哎!就是她被倒挂的大树下,那真的是瞬间,连一秒都不到,噗哗!思云就像被宰杀的猪只般地吊起,因为惧高症的关係,她失去原有的冷静,开始一呀一呀的疯狂鬼吼鬼叫,乱踢乱动,导致绳结愈缠愈紧,要她保持冷静,倒是苦了我跟可乐,后来她惊吓过度晕了。」
「什么叫惊吓过度晕了!是妳尝试爬树乱晃绳子好吗!别把自身的罪孽轻轻带过就算了!」留着及肩黑色头髮的少女晃呼呼地撑起半个身子,不满的对着我们这边大骂。
「她的听力真好。」
姚玟吐吐舌头,俏皮的扮鬼脸,悄声回答。
「思云有一个绰号叫米格鲁,很可爱是吧!韵颖取的喔!」
「干么不叫吉娃娃?女生不是要小只一点才可爱?」
「好奇呀!那你就得去问问韵颖啰!」
我轻轻的点着头,没答腔。
望着刚刚还挂着一个人的树上,我突然想起一件看似不重要却很微妙的事情,在那阵尖叫声过去后,我有打电话给丫头,照理来说,她是不可能不知道尖叫声这档事,除非,思云倒挂之前就切断电话或者是手机在意外中飞了出去,就像之前我跌倒时的情况。
得好好确认一下,总觉得有哪边说不上的奇怪。
「当时进行夜语仪式的手机在哪?」
「这里。」姚玟从牛仔短裤口袋掏出橙色的手机,表情疑惑的递到我手中,「怎么?这有什么问题吗?」
「这是谁的手机?思云的还是妳的?」我一面按着键,一面问话。
柳橙色手机是前年市面上流行的滑盖手机,操作并不困难,随便摆弄一下就能了解其原理。手机萤幕画面是一只红通通的生物,样子很像猕猴。
她似乎也瞧见萤幕上充斥着整只红的生物,视线盯着没多久,嘴巴立刻嫌弃起来,「我的品味才没那么低,这是思云的手机。」
「既然如此,那她的手机为何在妳这里?」
「你可不可以不要用问犯人的语气说话,我才不会偷她的没品味手机!」她大声抗议。
「喔,也是。」我放鬆脸部表情,略带歉意回答,「很抱歉,我只是想知道手机是不是在思云踩到陷阱后脱离手中的。」
「严格来讲也不算是,因为她是挂在树上鬼吼鬼叫后丢出来的,而且是朝我的方向投掷,那时候我正设法爬树想解开绳子……你也知道惊吓过度的人就像疯子般的不可理喻。」
「妳有接到手机?」
「你以为我是杂耍猴子啊!是她愚蠢力道太小卡在树丛,然后是本姑娘好心帮她拿下来的。」
「当时手机是通话状态吗?」
「倒没注意哪,不过印象中我好像有切断通话……你的问题真的很多,至少先告诉我原因才对吧!把人蒙在鼓里问东问西的举动真的很讨厌!」
唔……不理会她的反感,我沉默地思考一番,将姚玟的答案和跟丫头通话情形联繫起来,可以推测的结论就是……刘筱姬当时说不晓得有尖叫声的事情肯定是谎言。
不过,这有必要说谎?又不是能从里头获得什么好处利益,我皱紧眉头闷闷地想。
然后,我像好奇宝宝般的对她产生兴趣。
「妳对刘筱姬的了解到哪种程度?」
望着姚玟困惑的神情,我重複用相近的词句再询问一遍,她才慢慢理解我的意思。
「说实在话,同班半年了解她的程度可能没好你多少,她的特性是可以深入人群里面,掌握每人的性格,有时冷静的让人觉得挺可怕,彷彿天生俱来窥探人隐私的能力。」这我认同,尤其是上次可乐事件让我不得不加深这个想法。
「同班半年?最少有一年吧!妳们不是高二生?」
「她是高一下学期从明星学校转学过来班上,说是回老家读书,小筱小时候曾经有段时间在这座城镇居住,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全家搬家到大都市生活哩!」
她搓揉圆润的耳垂,一付若有所思的模样。
「小筱曾说她是来找人的。」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