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美妙交换小说 厕所新娘被强奷系列小说

白话文 52664℃ 0

第二十八章:削郡主封号(三) 「格格,你怎么还没反应呀,他们马上就要到了。」馨儿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到处转,看我一点反应没。
「好了,你别乱转啦。来就来了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无所谓地说道。这倒楣郡主的封号有跟没有有什么区别呀。
「格格你……。」馨儿正想继续说些什么,已经有人走了进来了。并且还听到了那句「圣旨到。」
我握握馨儿的手,示意她别担心。这丫头急得手心都出汗了。
我安抚好馨儿转过头就看到我的屋里已经进了一屋子的人,连信郡王的大福晋和那几只花蝴蝶都来凑热闹的,除了大福晋外,各各脸上都带着不怀好意的神情。看来这多尼的大老婆还没那么坏,至少我在这住那么多天人家没来看我也没来找过我的麻烦。
「东莪接旨。」那个说话不男不女的站在中间的似乎就是福临派来传旨的公公吧。
我好奇地看着他,以前都是在电视上看别人演的太监,这个可是真人哦,免费欣赏太监真人秀。真的跟电视上演的一样哦,嘿嘿……
「东莪接旨」看我盯着他看,他瞪着我,又大声来了一句。这么凶估计这圣旨上真的没写什么好东西。
我回过神一看就看到旁边的人全部跪在地上了。对呀,电视上演的时候不也是全都下跪了才接旨的吗??可是我真的要跪吗???哼,要我下跪??我祖先我都还没跪过呢??
「东莪接旨」吴良辅有点不耐烦了。这丫头还真不识好歹。
我不屑地看着他「你要读就读不读就走。」
说完还大摇大摆地走到床边坐下。反那个太监还有跪在地上的众人吓得一愣一愣的,特别是馨儿现在的表情。好像都快哭出来了。
「大胆,你怎么如此邈视皇威」那个太监尖声尖气地叫道,听得我真想笑。要是天天听这些人讲话,自己恐怕还真受不了。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随便你怎么说,说完赶紧滚。」
「你……」那个太监气得脸都黑了,周围的气氛也冷冷的。唯独那几只花蝴蝶得意掩着嘴笑。肯定以为我死定了。
「来人」死太监对我没辄就朝外面喊道,而且这一喊还倒真的进来了两个人,就是那天在花园里见到的那两个看门狗。
「吴公公」那两个看门狗竟然恭恭敬敬地那个死太监行礼。等着那个太监的指示。真是的还用等吧,不就是叫进来收拾我的吗?
「给咱家教她一下该怎么接旨。」吴良辅是皇帝身边的红人何是受过这等气。恶狠狠地瞪着东莪。
「格格」馨儿虽然怕但还是移动到自家格格身边挡着格格,心里只想着不能叫人再伤害到格格了。
「你们想干嘛。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可是郡主!」我故意大声惊呼。但我现在哪顾得了这么多。反正坏名声都传出去了。就算等下咱寡不敌众阵亡了,至少顺治皇帝心里可不是那么想的,肯定还臭美的以为我怕了,自以为是终于惩罚到我了吧。

第二十九章:削郡主封号(四) 「你已经不是郡主了。给咱家教教她什么是规矩。」吴良辅看东莪这么器张不由得更气了。
「是」那两个看门的听到吴良辅这么说后都朝东莪走来。心里也乐得开花。上次她教训他们俩的仇,他俩都来记着呢?
「你们不能这样对格格。」馨儿娇小的身影还是挡在我面前,一前都不畏惧。
「连这小丫头一起教训。」看人家主僕情深,吴良辅更觉得恼怒了。
梦儿感动的冲出来站在倔强的馨儿前面,挡住馨儿。这丫头都到这份上了还对自己这么好。
「你们谁敢。我看你们谁敢打我。」我看着站在面前的两人,开始又哭又闹。完全就一疯子「我要去见皇上。我要告诉他你们欺负我。」
刹时,一屋子的人全都傻傻的看着我在那里大哭大闹,好像也都忘了刚才的目的。只有我一个人演的不亦乐乎。就跟泼妇似的。为了逼真效果,连泪都被我硬挤出来了。
「唔……阿玛,额娘……她们……都要……欺负我,唔……你们……怎么都不……要我呀,我真的好可怜呀」
梦儿哭得惊天动地的,而且越演越来劲,听得旁边人的脸全都黑了。一句话都不敢说。
「阿玛您都没打过我,现在他们要打我……阿玛……您走了。我怎么办呀……您一定要替我报仇呀……。」
……「让她安静。」过了N分钟后吴良辅满脸黑脸地看着面前又哭又闹的梦儿,一点办法都没有,自己何时碰到过这种情况呀。
「吴总管。这……」那两个準备上前教训梦儿的看门狗也有点哭笑不得,她根本就疯了。怎么让她安静呀。
吴良辅催促道「这什么,快点动手。」
现在谁还顾得了那么多,都深深地被这处闹剧吸引了,特别是信郡王府的那几个女人估计都还没见过这样的场面。
「你们……」就在他们準备动手打梦儿的时候,梦儿一个气提不上来慢慢晕倒了。幸好馨儿一直在梦儿后面紧张地看着梦儿,梦儿才免受了摔到地板上的痛。
「格格……格格……格格你怎么了。你别吓馨儿呀」馨儿边哭边叫着倒在自己怀里的梦儿。格格太可怜了,什么时候哭得这么伤心过呀。
「你们怎么把她打晕打去了。」吴良辅看着晕倒的梦儿,对着那两个「兇手」说道,心里嘀咕着不知道该怎么跟万岁爷交差。
「吴总管,奴才还没动手她就自己晕了过去了」两个「兇手」可怜巴巴地跪着解释,声怕自己又惹出什么祸,这吴总管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不能得罪的。
吴良辅苦着一张脸「万岁爷交代的旨意,咱家还没宣,这下可怎么办是好呀。」
多尼的大福晋此时有威言地站了出来「吴公公您就在此宣吧。别耽误了回去给万岁爷回话。」
「那就依福晋之言吧,万岁爷还等着咱家去回话呢?」吴良辅鬆了一口气,举起手里的圣旨「圣旨到」
旁边众人齐跪于地,除了「昏倒」的梦儿。

第三十章:削郡主封号(五) 「奉天承运,皇帝诏日。
朕本怜悯多尔衮之女东莪,不忍夺其郡主封号,且交于信郡王府看管。哪料其不知收敛,更加邈视皇威。大闹信郡王府。其刁蛮任性之程度众人有目共睹。朕深知不可再生怜悯之意,特将其削去郡主封号。着即日起在信郡王府为奴。
钦此。」
吴良辅念完将圣旨合起来「请大福晋代为转交。」
「臣妾尊旨」大福晋恭恭敬敬地接过圣旨,此时的脑子里也是一片混乱,不明皇上为何一下将东莪贬为奴。而且还是在信郡王府里为奴。
「那咱家就回去複旨啦。」吴良辅完成任务倒是鬆了一口气。交待过后回屁颠屁颠地回去複旨了。
多尼的几个小老婆这下也搞清楚情况了,刚开始有点惊讶,不过慢慢的就有点兴奋了,早就想教训东莪这死丫头了,这下万岁爷将她贬为奴,还怕没机会吗??
馨儿则是面如死灰的看着「昏倒」的格格,这让格格怎么受得了呀,皇上不是要把格格往死里逼吗?
至于躺在地上装晕的梦儿也就是东莪,心里也小小的诧异了一下,恨得咬牙切齿。怜悯,他会怜悯自己才是有鬼咧,真是虚伪,不过这死皇帝还真够狠,贬了封号也就算了,反正那个倒楣封号自己也不想要。但是那为奴??恐怕就有点狠了吧,让自己去伺候别人??做他的美梦去吧。
「把她抬到床上去。」大福晋指着地上的东莪,现在自己竟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了,如果还叫妹妹的话岂不是违了圣旨了「你们几个都跟我一起出去吧,没事别在这里瞎凑热闹。虽然皇上圣旨已经下了,但是她毕竟是爷的堂妹,什么事情都等爷回来了再说。」
还真够威言的,不亏是信郡王的大老婆。她还算聪明,没有傻到趁机整治自己。梦儿正想着,就感觉自己被人抬了起来,被人重重地扔在了床上,妈的,那两个死王八蛋,敢这样欺负姑奶奶。除了那两只狗还有谁呀。
「你还是在这看着她吧。」大福晋指着馨儿。
「是福晋」馨儿乖乖地答道,就算福晋不吩咐自己也不会离开格格的。现在格格可怎么办呀。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大福晋就领着那些个花蝴蝶出了这个园子,只剩下馨儿伤心地对着梦儿哭得稀里哗啦。
梦儿眯着眼睛观察四处,看到没人了才睁大了眼睛,「馨儿,别哭了。人都走啦。」
「姐姐你没事吧,吓死馨儿了。」馨儿抹掉小脸上的泪痕,抱着梦儿惊喜地道。
无奈地由馨儿抱着自己「好了,好了。我不是醒了吗?不用担心了。」
现在明明该被人哄的是我呀,我都被贬成奴了还没哭,馨儿倒是哭成这个样子。
「姐姐你没有哪里不舒服吧。他们怎么可以这样……」馨儿脸上尽是愤愤不平之色「皇上怎么可以这样对格格,怎么可以贬了格格的封号还让格格做……」
「没事的馨儿」梦儿安慰馨儿道「等咱们从这郡王府出去就自由了,所以现在受点苦不算什么。」
梦儿精心地为自己逃脱计画着,根本不知道就在她算计别人的同时,有个影子也在紧紧地观察着她。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