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你得太大了慢点插 欧美女人和马栍交

白话文 35280℃ 0

第六十六章:我的处女秀(三) 晚上大门敞开的豔绝楼到处迷漫着情慾的气息,来这里的大多都是一些养尊处优的人,完全不知外面世界的残酷在这里过着花天酒地,纸醉金迷,酒林肉池的糜烂生活。
豔绝楼如今最受欢迎的有3人:千娇百媚温婉大方的涵荷;楚楚可人我见犹怜的迎蕊;心直口快调皮可爱的妙蕊。
这三人不仅仅是拥有倾国倾城的美色,更是冰雪聪明人见人爱。不知令多少人气也都不分上下。是支撑着豔绝楼名气的关键人物。同是也是李哲熙最重要的帮手。
而涵烟则是最为重要的人物啦。才敢就如她的外表一般出众,是李哲熙必不可少的帮手。如果放到现代的话绝对是一女强人,商界的佼佼者。不知道要令多少大男人为人汗颜呢?
看着正在忙着给我打扮的涵烟,我不禁有些不好意思,这李哲熙怎么能让涵烟来做这些小事呢?
「涵烟姐姐,不要再给我涂那些胭脂水粉了。」我哭着一张脸看着眼前摆放的化妆用具,真是讨厌闻到这些胭脂的味道就觉的不舒服。
「呃,那怎么行。」涵烟不理会我继续忙碌着。
「反正也没人看得到我的脸,不用涂了吧」我捂着自己的脸,还是不肯放弃,都说了要带面纱了,还涂这些东西给谁看呀。
我可不能让自己的脸受到这些化妆品的毒害,太恐怖了。
「好吧,那就不涂了吧」涵烟摇摇头,无奈地看着梦儿,停下了手上正在忙碌的工作。
终于解脱了,我心里有点好奇地观察着晚上的豔绝楼,试图消除心里的那份不平静。
在这个时候,如果说不紧张的话,那肯定是骗人的,毕竟自己看到这么多人多少也会有点怕呀,但是没办法,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由不得我退缩。
「别那么紧张,不会出什么事情的。」涵烟看梦儿有点紧张的样子安慰道。心里寻思着这小丫头的脑袋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竟然会非要到这里登台表演。
「我才没紧张呢?我只是看到这么多人好奇而己。」我还嘴硬地不肯承认。
现在说自己紧张了不被人笑死呀,想当初在李哲熙面前的时候自己是何等的坚持呀。绝对不能让别人看不起自己。
「呵呵……是嘛」涵烟觉得有些好笑,明明紧张的在这大冷天都出汗了还非得说自己不紧张真不知是何苦呢?
「嗯……嗯」某人努力地点头,生怕别人不相信自己。

第六十七章:我的处女秀(四) 涵烟一副无可奈何地样子走了出去,留我一个人在屋里,我鬆了一口气,反倒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真是奇怪的事情。
无聊地把玩着从迎蕊那里借来的古琴,真不愧是头牌用的,瞧瞧这手工,瞧瞧这品质……真是太不一般了。我一边欣赏一边讚歎着。
想起当初我学习时用的那把破琴,真是没法拿出手来。难怪那三个美女死活都不肯把自己的宝贝古琴借给我用,要是我的话打死我,我都不借给别人。要是以前我有这么好的琴,肯定早拿去跟那几个整天笑话我琴破的几个死丫头炫耀了,非羡慕死她们同个不可。一个个眼睛长在头顶上,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呀。
一想到这里我就气得咬牙切齿的,可惜自己再也回不去了。好像有点扯远了。
话说回来这李哲熙的魅力还真不小,要不是我悄悄告诉迎蕊,李哲熙老是夸她(「牺牲」了一点李哲熙的「美色」),人家哪肯勉为其难地把自己的古琴借给我。不过,这李哲熙到底哪点好呀,我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你在发什么呆呢?等下可别把我的场子给砸了。」就在我思考着李哲熙到底迷人在哪的时候,李哲熙已经站在我面前了。
这人走路怎么都不发出声音的。他刚说什么来着?
「你什么意思呀,竟然不相信本姑娘的实力。」我瞪着那个没眼光的家伙「说不定以后你这豔绝楼还少不了我呢?」
我再次确定李哲熙就一混蛋,一点优点没有。而且还总是那么刹风景。
「但愿如此吧。」李哲熙还是不相信我,似在自我安慰似的说道。
「你知道今天晚上还有谁来了。」
李哲熙一反常态坏笑地看着我。
肯定有阴谋,看着他那不怀好意地坏笑,我暗自警剔着「你们这里每天都来那么鑫不要脸的人,我哪知道还有谁呀」
「这么说欧阳博也是不要脸的人了」李哲熙似阴谋得逞般地怪笑着,漂亮的双眼都眯成一条线了「你说的还真挺对的。」
说完还点点头表示赞同。
「他来跟我……」有什么关係呀,我后半句话还没说完,就醒悟过来了,他刚说那个谁来了……
「你刚说什么……」我激动地一下跳了起来。
欧阳博怎么也来这个地方了?我有些诧异,这欧阳博要知道我在这地方还得了。他要是真的想通了倒还好,要是较起真来,会对我怎样呀?
「你不是说无所谓嘛,干嘛这么激动,难道你跟他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李哲熙用危险的眼神看着我,似乎只要我一说是他就準备揍我一样。
「鬼才跟他有关係呢?」我恨得牙痒痒地,真是想把李哲熙掐死。
「不过,就算我跟那个谁真的有私情,跟你也没什么关係吧。」我慢吞吞地说出来。
看着李哲熙正在微笑着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我不禁更觉得好笑了,每次一提这个话题李哲熙就是这种表情,真是好玩。
一时间,房间里静寂下来。我们都望着彼此没有说话。李哲熙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黑了,这证明他正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第六十八章:我的处女秀(五) 「梦儿,该你上场了」涵烟着急地走了进来对梦儿说道,并有点疑惑地看了一眼脸都变黑的李哲熙。
心想难怪在外面怎么也找不到他,原来跑这里来了。不过这俩人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涵烟有点疑惑却没胆问李哲熙。
「我知道了,涵烟姐姐。」我脸上马上挂起笑容走到涵烟身边甜甜地朝涵烟说道,看得涵烟一愣一愣的。更加莫名其妙了,这梦儿怎么看起来像是挺高兴的样子呀。
「你最好给我好好表现」李哲熙那个恶魔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哼,凶什么凶呀。谁理你呀。我不屑地撇撇嘴,瞪了他一眼。怎么那么瞧不起人呀。
看着涵烟已经帮我戴上了一个白色的面纱,拿着宝贝古琴,中着若有所思的涵烟走了出去。
经过刚被李哲熙那一闹我反而觉得不紧张了,只是一想到欧阳博也在这豔绝楼就觉得寒毛都束起来了,特不舒服。希望欧阳博待在哪个角落不要出来,千万不要认出我来。
晚上的豔绝楼还真不是一般的热闹,只听娇笑声,吵闹声不断地传进耳中。让人听了特别不舒服。
缓缓地跟着涵烟一起走上台,映着微暗的烛光望着台下那些沉迷的众人,我不觉发出一声冷笑。
「大家安静一下」涵烟一脸职业般的微笑对台下的众人说道。
「这位是我们豔绝楼新来的寻梦姑娘,今晚是她第一次上台表演,希望大家能多多关照关照。」至于那个寻梦就是我给自己起的名字啦。
「是嘛」台下一男子龇牙咧嘴地笑望着我「把面纱摘掉给爷看看长什么模样。」
什么玩意,还让姑奶奶摘掉面纱给你看,你配吗?
「涵烟这什么意思呀,怎么都用上面纱了」
废话,当然是防你们这些色狼了。
「对呀,这唱曲有必要带个面纱嘛,不明摆着扫行嘛」
真是虚伪,还扫行呢?
「别长得太丑不好意思吧。」
再丑也比你那德性好,不滚回家照照镜子,长这样还敢出来吓人。
「这还弹琴,她能有迎蕊弹得好吗?」
就算弹得好你懂欣赏吗?
「对呀,有妙蕊长得美吗?有涵荷跟妙蕊唱曲好听吗?」
……根本不给涵烟开口说话的机会,其他人也都在嘀咕着议论。而且话也越说越过份。
「安静」我受不了地大喊了一声,成功地阻止了地些嘈杂的声音。
只见所有人都呆住了,可能没想到这里也会有我这么没规矩的丫头吧,连涵烟都有点愣神。
「喜不喜欢各位爷听了不就知道了」我忍着心里的不爽莞尔一笑。
「对呀,各位爷还是先看寻梦的表演吧」涵烟愣了一下后开口打着圆场。接着有点紧张地看了我一眼走下台去。
给这些不懂得欣赏的人表演,简直就是对艺术的不尊重,看着那些噁心的不怀好意的坏笑,真是太令人反感了。
本来还怕自己会表演不好,看来一切都是我太多虑了,这些人会有几个是为了欣赏才艺的,都是贪图美色的虚伪的披着人皮的狼。都是些伪君子。我不禁有些后悔在这里表演了。
坐到前面放着琴的凳子上,缓缓拨动琴弦……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