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 轮奸系列小说

白话文 22775℃ 0

《二百二十次》8.4 封玮整个人僵住,双臂的力度却没有减退半分,她也失神似地呆在他怀里,明明拥着自己的这个男人曾带给她许多悸动、激情、温热,她也无知无觉,继续说 :「没有用的东西就要丢掉。我喜欢你喜欢到没有了自己,喜欢了七年也是徒劳无功。我得不到我想要的,亦不可能打刧你的感情,并不是说我付出了几多,你就要还我多少,我从来没有要求你喜欢我,因为我知道这是要求不来的。那么我自己放手的话,」她转脸,凝视着他,那双细长的媚眼并无泛起半点涟漪,清澈、冷静、一如机械 :「这是可以的吧?」
这是可以的吧?
自己放手?
她说的每个字都是广东话,是他们的母语,但组合起来的那几串语句,封玮却怎样都无法明白。
「什么叫做放手。」他听到自己这样问她,他环抱着她的那双手,渐渐鬆开来。郁静逸得了自由,就将手里那箱她送给他的礼物,一把倾倒进垃圾桶,任桶盖呯一声回归原位,只遗下一个空纸箱。
「可能就是去喜欢另一个男人,会真心对我的男人。」她忘了自己是在答封玮的问题,喃喃自语,甚至因为那美好的想像,嘴角掀起一抹淡雅的微笑 :「很平凡,很穷,也没关係,但他只喜欢我一个人,无论身边有多少比我更美、更好的女人出现,他也不去看她们一眼。他不会因为瞧不起我、嫌我不够美、衬不起他,而刻意对其他人隐瞒我们的关係。他会愿意让全世界知道,我是他唯一的女人。」
封玮现在终于搞懂郁静逸的想法,不,其实他在几个月之前就隐隐有点明白,只是自尊不容许他承认——他根本不想承认,他只是自私地想一直跟郁静逸过这种日子,身心满足,没有责任的关係,他还可以跟外面的人说他是单身,爱怎样玩就怎样玩——那就是郁静逸从来没想过要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
她向来是个坦诚得可怕的女人 : 她心里想的,跟她所做的事是一模一样,全不像一般女人那样的口不对心。所以每次当她说她喜欢他的时候,全都是发自真心的。当她不要他上来,不要跟他做爱,不要让外人知道他们的关係,这些事,也是发自真心。
亦即是说,她从几个月之前就决意要离开他,才急着去除他们之间的二百二十次做爱、退学、一心远赴澳洲,大概她会觉得从澳洲返港后,她就可以重头再来,摆脱过去一段糊涂帐。她一走,他以后就没机会再见到她 : 她将会换工作、不知道会去哪一间大学读书、大概会连手机号码跟Facebook帐户都改掉、就连天水围这个单位也不再住下去。
郁静逸追着封玮七年,但她用来部署离开他的时间,还不到半年,而且这个过程竟然这么简单。

Chapter 21 你要是死了,我连资遣费都拿不到 等到她恢复意识的时候,天也亮了。花乐颖尴尬的望着卧室中间的大床,确认床上没人之后才偷偷摸摸的站了起身。
没想到墨宇竟然在这时候推门而入,她僵住了。而墨宇还是如同平时一般从容。
他只淡淡的望了她一眼,走到大床旁,开了床旁边的柜子,拿出一份文件,接着,墨宇的视线就没有再往她身上看过。
好吧,她一点也不需要躲躲藏藏。
简单的梳洗过后,墨宇很悠闲的坐在客厅里,喝着咖啡,桌上放着电脑。
花乐颖看到不禁摇了摇头,她还真没看过一起床就开始工作的人。
「吃饭了吗?」墨宇闻声抬头,看了她好一阵子,才开口:「桌上有吐司,妳自己处理一下,我临时有工作。」
花乐颖走进厨房,果真看到半条吐司躺在桌上,可是……墨宇到底吃了没有?昨天他替她做了早餐,要是她不回报一下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墨宇很认真的敲打着键盘,眼睛都没离开电脑一次,她踌躇着不晓得到底要不要开口的同时,墨宇一口喝完杯里的咖啡,站起身正準备到厨房在倒一杯时,他就这么刚好的看见在他身后扭手指的花乐颖。
她的模样让一早就起床工作的他心情好了一些,语气不自觉的带着笑意,连唇角都微微上扬,「怎么了?」
花乐颖有些尴尬,接着搔了搔头,问:「你吃饭了吗?」
墨宇绕过她,在咖啡机上按了几个按钮后,听见她的问题,首先愣了一下,才转过头去跟她说:「妳吃就好。」
「你没吃早餐?」尾音上扬了八度,语气带着满满的疑惑。
墨宇没有回答她,只默默的拿着咖啡又走回电脑前,花乐颖这下子非得做他的早餐不可了。
虽然他讲话真的很不讨人喜欢,换个方式想,要是他身体不好突然暴毙怎么办?她可不想跟死人睡在同个空间里。
这样想着,心情开朗了不少。
简单的煎了颗荷包蛋,还煎了片火腿,夹在烤的酥脆的吐司中,虽称不上是顶级美味,但还是能填饱肚子的。
花乐颖把吐司装在盘子里,放到墨宇面前,「空腹喝咖啡伤胃。」
墨宇抬头,淡然的看了她一眼,嗯了一声,又继续敲打着键盘。
她连把吐司直接塞到墨宇嘴里这种残暴的想法都有了,轻吐了口气,直接把墨宇电脑的萤幕压了下去。
墨宇眼明手快的移开双手,想要再度翻开萤幕时,有只手就压在电脑上,不允许他翻开。
花乐颖盯着墨宇,露出不允许他说不的表情,威胁道:「你不吃我就没收它。」
墨宇见她这样,唇畔的笑意更加明显,「我不工作妳就没薪水了。」
她哼了一声,「你要是死了,我连资遣费都拿不到。」
「妳看我不爽很久了吧,整天咒我死。」墨宇拿起吐司咬了一口,入口时虽不惊艳,却意外的合他的胃口,可能就跟她本人一样;一开始看见她时,还以为她很好欺负,但被欺压久了,还是很有可能反抗的啊。

第九十五章:不管你是谁,都逃不掉(三) 我强忍着下颌的痛意「你就那么恨我这张脸吗?即使是明白所有的错不是她的;即使是明白她也是一个无辜者;即使是明白我并不是她。你也要这样对我吗?」
他有一丝闪神,捏着我下颌的手也有一丝僵硬。
「对,我就是恨你这张脸,即使一切都不是她的错;我就是恨她,即使她是一个无辜者;我就是恨她,多尔衮的错就应该由她来承担。」
「如果你一定要报复的话,我愿意来承担,即使我并不是她。」我绝然地看着他,向他宣示,我并不是真的怕他。
「你不怕我。不怕我会折磨你。」他危险地笑着鬆开了手,眼睛里的光芒也越来越複杂。
「我怕,我真的很怕。」我用手抚着被他捏痛的下颌也笑了,但却是笑得有一丝凄惨「但我知道现在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可能会放过我的。」
「你真的比东莪聪明太多了。难怪我会一次又一次的上你的当。」他讚赏地看着她,说出自己的想法。
「我能把这当成是夸奖吗?」
他真的很奇怪,让我看不清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也就是因为这样,他才变得恐怖,我现在真的很好奇,那个传奇人物董鄂妃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能让如此的他,为了她而改变,为了她甯要美人不要江山。
「哈哈」他大笑道,眉目满是轻狂「你知不知道,你越是这么聪明,就会死得越快些。」
「呃」我实在没想到他会说出这句出乎人意料的话,便很快就反应过来,盯着他「聪明不聪明,你都不会让我活得太长的。既然知道一切的结果,我还做那些无畏的挣扎干嘛。反正我的命也不值钱。」
不聪明的话才会死得更惨吧。我在心里暗自嘀咕着。
「但是不管你怎么对我,我拜託你不要牵联那些无辜的人,可以吗?」我企求地看着他,为了保证那些人的安全,我不得不这么做。
「我做什么还不用你来教。」她为什么到了这种地步,到了她自己性命都难保的时候,求他,却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别人。是她太善良了,还是太会演戏了。
「你的仇已经报了,你还想怎样,既然你能猜到我不是真正的东莪,那你也应该知道,真正的东莪已经不存在了,你还想怎么做,才能感到满足呢?」
「我要把我当初所承受的,加倍还给那些伤害我的人,就算她不在了又怎样。我一样可以让她死后都不得安宁。」
我深切地感受到,这人已经无药可救了,你越是激他,他越是更加疯狂的去报复。
既然注定要我来还,那就还吧。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他明白,其实我并不欠他什么……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