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粗又大的鸡巴 轮插好大好爽嗯啊

白话文 61030℃ 0

25 幸福再相遇 「你还想离开去哪里?」
崔仲瑜黝黑的双目中窜出火焰,大爪早在她转身前一步钳制住藕白纤臂,他被她放弃一切的无所谓刺激地益加阴骘,高亢着语调。
「如果连待在这里也不允许,我会去一个,没有你的地方…」
该死的,现在到底是谁对不起谁,到底是谁意志不坚先离开对方的,她怎么敢装出这一副无辜的模样!
崔仲瑜恨极了她无所谓洒脱的态度,好像在她眼里,自己已经是个无关紧要的人,她不在乎他,因此不需要再牵扯。
「这么急着离开,是要回到蒋维伦身边吗?」他用那种凛冽的眼神狠狠质问她,那个眼神,足以冰封世界上一切的热情,心房第一次被人挖出那么深的伤口,始作俑者却一点也不在乎…
比起她的封闭心灵拒绝沟通,崔仲瑜宁可重伤她,激她发怒,就算承受她的怒意,也不想见到她目空一切无所求的模样。
崔仲瑜铁了心把她抓在身边,大爪钳制住她的藕白纤臂,五指深深捺入柔软的肌肤里,彷彿要在皮肤上钉出十个洞才甘心。
「放开我,你和蒋维纶都一样,抓在手上的,都捨不得放手吗!」实在被抓疼了,她奋力想挣脱控制,却得到反效果。
「真的还和他联络吗,还是真像奶奶所说,又重新回到他身边了?」
明知道不可能,忌妒还是让他丧失理智,他不能想像,也不能想像,在他们分开这段时间,情况已经有了变化…
「我有没有和蒋维纶纠缠不休不关你的事,鬆开手吧,最后一次,我是,真心希望你能幸福!」不屈服在崔仲瑜来势汹汹的强硬态势,韩记恩浅浅牵唇,既然无法迴避,就直踩他的底线,希望冷淡能遏止他就此打退堂鼓。
但是,绝情的同时,心好痛…
他怎么会这样说,真的不了解她的心意吗…
怎么会这么痛…
痛到她几乎无法呼吸,几乎晕厥…
她紧闭唇瓣不肯示弱。
但眼见她明明伤心却拼死忍住眼角即将溢出的泪珠,也不愿意轻易呼叫求饶,让他回想起第一次见面,她故作坚强的模样,不由得软化了态度:「你告诉我,我要怎么样还能幸福?你带走了我的心,一个没有心的人,怎么才能幸福…」
「心,会慢慢拼凑回来的,时间一久,你会发现,把心找回来,其实没这么难。你已经订婚,就好好过生活,不要纠缠着讨论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谁先离开,为什么离开,已经无所谓了…」
韩记恩对他说,也像对自己喊话。破碎的心,会慢慢拼凑回来的,时间一久,你会发现,把心找回来,其实没这么难…
坦率无谓的脸蛋,眼神里却深深幽幽见不了底,崔仲瑜真是第一次遇到这般让人费神的小女人。
「谁和谁订婚?」
「你和蒋臻艾的订婚!」还是忍不住怨怼的妒意。
「我订婚了吗?我本人怎么不知道?如果你说的是和蒋臻艾的那场订婚宴,我很好奇,没有新郎的订婚她们是如何举行的?」
莫名其妙吵了这么久,只要确定她还是在乎他,一切就没有问题了…
一阵微风吹拂…
突然间,崔仲瑜举起手,轻轻撩起她的髮丝,收拢到耳际。
她惊疑地抬起眼。
与他肢体轻微的接触,涌起一阵轻颤,仍是让她激动不已,彷彿他温暖的手,从来不曾离开过…
「傻瓜!看来,你只听了董事会预定行程,没接收到董事会实况转播啊…」他狠狠捏了她的脸颊,轻轻撇嘴,像从前那样幸福的笑开了。
「什么?」
「对不起,当时没能好好保护你,让你这么伤心…」一切思念的折磨,只要这样简单的一句安慰就足够了吧…
失而复得的美好,她以为,就算没有怨恨至少该是充满抱怨,但是崔仲瑜这句『对不起』,语气却像记忆中这么温柔,充满包容和爱。
「呜…」澎湃的情感在心中冷热交击着,韩记恩不能克制地抱住了他,生怕一鬆手眼前的崔仲瑜就会会成化成泡影,两条藕臂紧紧环住他。
再也不想忍耐自己的泪水,就哭吧,想哭就哭各痛快吧…
一切思念的折磨,只要这样简单的一句安慰就足够了吧…
哭着再哭着,滚烫的泪珠大滴大滴的滑落,烫伤了脸颊,泪眼朦胧间竟然产生一种错觉,泪珠像晨曦中凝结的朝露自盛开的花朵中落下,那般纯净,心中有绝大部分的怨怼,已经获得洗涤…
「傻瓜,别哭了,商场上惯用的手法不就是这样吗?放出风声让对方互相猜忌,然后各别击破。你不应该在第一次跟奶奶过招就示弱留下但书,当你向她保证,如果我选择婚姻你就会安静离开,她已经摸清楚你的底线在哪里了…」
「就是因为我清楚自己的底线在哪里,因为爱而受牵绊的心,本来就没有道理的,不想以爱为名,绑缚你,让你困扰,才忍痛选择离开,对不起,我真的是傻瓜吧…」直率的答案萦旋在嘴上。
这小女人的执拗叫他心痛,为了保全他的事业,宁愿咬紧牙根,什么都不说就离开他,就这么甘心赌上自己的爱情来成全他吗,好捨不得,捨不得到心都痛了…
「你何苦这样处处为人着想,为难自己呢?面对爱情,如果今天你先想着自己,就不会这样绕远路兜圈了…」
「对不起…我很认真的考虑过,还是做不出决定,除了怕为难你,也害怕,害怕被你抛弃,所以先逃跑了…」轻轻依偎在他温热的怀里,恍如隔世,那种全身鬆懈下来的虚脱感,惹的她好不容易收住的眼泪,又快流下来了。「原来,我的心没想像中那么勇敢…」
那柔软告白的表情让崔仲瑜眼神微怔,随即爽朗的轻笑逸出薄唇。
「无法勇敢,就回到我身边吧,我已经卸下饭店董事长的包袱,现在专营经营料亭和酒吧…」
「可是奶奶曾说过…」
「奶奶说过她属意的孙媳妇非得要蒋臻艾不可,可是,我坚持,非韩记恩不可,就看谁坚持的久,如果到死都得不到奶奶的应允,那个位置一直空着吧…」他耸耸肩,淡淡然的,语不惊人死不休,潇洒至极。「就我们两个,谈一辈子恋爱,不好吗?」
真的可以这样做吗…
崔仲瑜轻轻叹息,脸容带着一抹无奈,轻敛着眉,轻轻牵起她的手:「我们的事情是我对你的承诺,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永远不会改变。同时,我也想请你原谅奶奶曾经伤害你的事,她只是因为父亲的事情,太没有安全感了,一时间没办法承受我的反叛带来的打击,才会这么失控…」
「我都懂,我不会介意的。」
她感动的轻轻点头,相信他的承诺,在他为了自己默默作了这么多事以后,她一点也不怀疑,他的真心能感动奶奶…
随着他温柔的安抚,心里最后一丝的隐忧,竟然像云雾轻鬆地被拨开了。
「在董事会和奶奶直接对决,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做的决定,拂逆了她,我心里一直不好受,为了不要让她太孤单、太难过,或许,过一阵子,我会再回到饭店也说不定…」
他有些不确定的提议,他太在乎她的想法…
「你和奶奶是一对明明在乎对方却无法言明的祖孙,既然彼此关心,就给对方多一些时间吧,你因为我,已经冲撞了奶奶的底线,还能这样再和你见面,我已经很感谢,无论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强求…」
「你想对我说的话,就只有感谢而已吗?」
「不只有感谢,还有爱,我爱你,一直爱着你…」
「一直吗?」
「一直,我的心从来未曾离开你…」
「你考虑清楚啊,如果下次你又想离开我,恐怕没这么容易…」
记忆中曾经熟悉的温暖胸膛,再一次拥抱,悸动还是直窜心房。
「我不想再离开你了,绝对不能再离开你…吻我好吗…」她眼睫半合,邀请着,期待爱情雨露的滋润,她娇豔欲滴的模样更像一朵盛开的玫瑰。
準确无误的,他吻住她睽违已久的粉唇,只是浅嚐嫩红花瓣渐渐让他不满足,还想要汲取甜蜜的花蜜,滚烫的热血在体内沸腾,他得寸进尺地用嘴唇鬆开她的莹白贝齿,探出舌尖诱惑地舔舐,与她的丁香小舌共舞…
她感觉到身躯一阵天旋地转,小腹里彷彿有只蝴蝶在骚动,得费力守着意识忍住快要逸出香唇的歎息。
她暖暖笑着,眼里闪着泪光看着眼前这个深爱的人,好像真的看见一条命运红线紧紧的牵繫彼此,从来没有一刻,觉得幸福到像是醉了,灵魂好像快飘出身体,那么轻盈。
他悄悄收拢双臂,紧抱怀中的馨香美人,他怀疑自己爱上的是一阵无所不在的春风,否则怎么会让人无时无刻在胸臆间充满舒适和信赖感呢,这特别的女人,只消以温柔的爱环绕,就足以让他一生无法逃脱…

Chapter 24 她眼中的墨宇 何韵听见花乐颖的问题一时也傻了,宇哥不一直是所有剧组跟艺人最喜欢合作的对象吗?
对人谦逊有礼,不会因为自己是当红艺人就摆架子给别人,对后辈更是耐心教导,上戏时跟其他演员默契十足,下了戏就跟所有女艺人保有距离,也就没跟任何人传过绯闻,这种零负评艺人让导演更是爱用。
所以对花乐颖的问题,她还真有些茫了。
何韵迟疑了会,让花乐颖更担心了。她可是心急如焚呀,但何韵怎么就是一副要说不说的样子呢……
「行啦妳别吊我胃口了,妳就实话实说吧,我可以忍受的!」花乐颖还以为何韵是因为怕自己听见事实的真相会受惊,所以才磨磨蹭蹭的不想说。可没想到事情却是往她所想的另一端发展了。
「他们是因为等宋禹才这样的。」
果然还是因为等人等到焦躁的,不过不是因为墨宇就是。
害她白担心了一场。
墨宇站在一旁,只简单穿着白衬衫和牛仔裤而已,却还是帅得没天理。引来许多工作人员和民众围观。
花乐颖正犹豫着自己要不要冲出去解救他,可是他看起来也没有不开心的样子……
何韵像是读出她的心思,笑着朝她摇了摇头。「没事的,宇哥很喜欢跟粉丝互动。」
起初花乐颖对何韵的话採取半信半疑的态度,可是当旁人要求要拍照、签名时,他通通都答应了,还不是用着不情愿的态度。
有个大概国小的小女孩拿着一本小册子和笔,笑着对他说:「葛格,我姊姊很喜欢你,你能不能在这里签名?」
墨宇朝她温柔的笑着,手同时也接过她的册子和笔,一边问道:「姊姊知道妳来了吗?」
小女孩摇摇头,「姊姊去补习了,她想来可是不能来。」
「真可惜。」墨宇原本要盖上笔盖了,听见小女孩的话后停下了动作,在签名旁边补了一句「妳有个很贴心的妹妹,学业要加油喔。」
小女孩接过册子后很开心的抱着册子回家了。
花乐颖确实是很诧异的。她一直以为墨宇就是个机车又欠揍的老屁孩,只是靠着脸蛋闯蕩演艺圈那种。
跟在他身边一段时间了,她也改正了她那肤浅的想法。墨宇真的不是个光有皮囊的艺人,他的内在或许还比她充实。
他虽然平常都一副老神在在从容不迫的样子,那其实是他早就在家里努力过后才得来的成果;虽然是目前演艺圈中的当红炸子鸡,但也不会因为自己有名、粉丝多,就对粉丝爱理不理的,他对待粉丝的真诚是切切实实的那种。
这让她对他完完全全的改观了。
看他对那个妹妹的态度,竟然让她的心底蔓延着一股特殊的情绪。但她也说不上来那是一股什么样的感觉。
过了不久,宋禹「终于」从休息室出来了,导演组的工作人员又被派来喊说要开拍了,墨宇身旁的人群才散去,他幽幽地走到副导身旁,「您也该说说她了吧?」
听何韵说因为导演个性太好,不太会兇人,所以请了个兇狠的副导。可是副导偏袒宋与,所以所有工作人员都只能暗自不爽。
这下子墨宇都开口了,没道理副导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吧?
「这……」副导有点为难地望着墨宇,不能得罪墨宇也不能得罪宋禹,要是其中一个不拍了那该怎么办?这片只剩下一个月的拍摄期,最晚年底就要播出了,再加上后製什么的最多也剩下三个月时间。
要是出了什么乱子他可承担不起啊!

26 你是唯一一个,连续三次掉进我的世界里的女人 「这样随便来拜访奶奶好吗?」
「我和她提过,她面无表情,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啊…」
「哎,真是的,可是奶奶现在不在…」
「多来几次,她会习惯的。」
崔老太太的豪宅花园绵延了一整片红红紫紫的缤纷花草,鲜活明艳,喷水器规律的旋转喷水,其中几株较发育较弱的花茎,怯生生地躲在浇不到水的草坪边,韩记恩觉得很可怜,主动找水管悉心为她们洒水。
阳光下闪耀的她的脸蛋,滋润大地的同时,好像也找到了乐趣,小脸仰向晴空在水花中旋转,长髮随着风的律动飘逸,清清凉凉的水花洒在身上,映着华丽的水珠光影,使得她更显精神。
崔仲瑜在门廊一端,看到韩记恩像水中精灵似的在水花间嬉戏,一时失神。
「别把自己弄太湿啊!」
「浇花怎么会不弄湿呢?你知道这是什么花吗?」
「不太在意,」
「这是醉芙蓉,是山芙蓉的一种。第一次在奶奶家看见她,觉得很美丽所以上网查了知识。听说,她清晨开花时是白色,随着时间颜色慢慢加深,中午变成桃红色,傍晚变成深红色,就如女郎醉酒,所以才称作醉芙蓉,很特别吧!有时间我们应该等在这里一整天看她变色。」她自然流露出天真浪漫的神韵。
「或者改天有空,我们可以在花园办个餐会,」韩记恩温柔地摸摸花瓣,关上水。「你怎么走过来啦?」
沾了水湿漉漉的髮丝黏在额前,却苦无巾帕擦拭,只能随性的甩掉手上水滴拨开乱髮。
「真的这么好玩吗?看你,一直玩的不停下来,把我晾在旁边也不管了,」他从口袋拿出手帕,爱不释手地擦拭着沾上泥土的小脸,随后执起她的手,往身体拉近,眷爱的在她耳鬓厮磨着。「想我们韩副理了了,过来抱抱吧…」
「天啊,大白天的,我们崔董事长一点也不害羞,肉麻死了啦!奇怪,怎么每次一离开公司,那个端正神气的崔董事长就像换了个人啊,要是被女职员们看见崔董事长这副模样,包準吓的她们眼睛都掉出来啊…」
不知道该怎么对付幼稚耍浪漫的崔仲瑜,韩记恩红着脸左闪右躲就怕被哪个突然冒出来的管家或路人甲看见。
「就是因为整天在公司里憋着脸孔当董事长假人太苦闷,搞的我累死了,才会一看见我们韩记恩就想撒娇…」
「真的,我这才发现,我们崔董事长真的很有讲甜言蜜语的天份耶…」
「你可别误会,这些话真的只对你一个人讲而已喔…」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被你专注爱上的幸运儿是我…」小扇般的羽睫微扬,脸颊绯丽,她轻笑吟叹,忍不住还是问了沉积在心里多时的疑问。
「为什么啊…因为你是唯一一个女人,连续三次不经意掉进我的世界里,第一次,是我的料亭,第二次,是我的酒吧,第三次,是我的饭店,我们有同样孤单的灵魂,都渴望与爱相遇,我深信这一切不是巧合,是命中注定…」
崔仲瑜轻轻环抱着她旋转,週围彷彿奏起只有两人听的见的幸福旋律,你贴着我、我吻着你,情侣间的肉麻游戏越玩越热烈,这时崔奶奶皱着眉头,从前廊走过来。
「咳咳…」为了打断这旁若无人的小俩口,崔老太太很有存在感的清清喉咙。
「奶奶。」
「奶奶您好。」
「真是的,每天上班在饭店里黏来黏去,难得放假还不让我眼睛清爽,你们两个是嫌我老人命长,想早点把我气死吗…」
「怎么会呢,奶奶,今天打算大展身手给您进补呢!前一阵子看过您的体检报告,心血管轻微有点毛病,我想,这可以靠饮食慢慢保养,跟管家商量过把点点食材和调味料稍微作了些改变,等一下就替您準备午餐,请您拭目以待喔…」
拥有崔仲瑜完全的爱情,她已经不再是刚进门时那个惶惶不安的女孩,她想靠自己的力量把握幸福,再怎样的辛苦也要以破釜沉舟的决心,靠自己的诚意一点一滴改变奶奶的偏见。
滴水穿石,假以时日,奶奶会接受她的真心的…
「你们两个,从头到尾就是擅作主张,我这个老人家没人看在眼里,反对有用吗?」崔老太太闻言,老脸皮一愣,露出一抹几不可察的红光,但死鸭子嘴硬的嘴里还假惺惺的嘀咕着。
「奶奶,记恩为了你的健康,宁愿省下约会时间,每天下班都很认真去餐饮部当小妹拜师学艺呢…」崔仲瑜劝诱的说着。
「原来韩副理这么大牌啊,当小妹拜师学艺不行吗,我也没要求她做这种麻烦事吗,不高兴可以不要做啊!」
「不是这个意思啦,奶奶您别误会了,我很乐意这么做的…」
「好了好了,我们别讲这么多,直接去準备午餐吧!」崔仲瑜眼见斗嘴斗个没完,设定停损。
老人瞅了两人一眼,深吸了口气才鼓起勇气『些微』示弱:「不说了,外面的蚊子咬死我了!」
虽然挥舞着双手,但进屋的背影显得有些轻快。
跟在后方的两人,凝视对方的眼神,有温馨,也有甜蜜,两只手,又悄悄牵在一起了。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