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湿硬的小黄文 啊使劲用力插花心丢了(我只在乎你)

白话文 75408℃ 0

第七章 学习恋爱的那些日子(2) 他们找了间义式餐厅用餐,梁千晴一直没脱下宋祁宇的外套,有些得意又心跳的穿着,宋祁宇盯着穿着自己外套的梁千晴,心里的躁动不曾停下。
两人进来的时候还不是正中午,客人较少,在餐点都上齐后,人潮才陆续多了起来。
儘管周围逐渐变得吵杂,他们这桌却仅有叉子碰撞餐盘时的锵锵声。
得说点什么。每次都是宋祁宇先开口,梁千晴这次也想努力起头。
「人变多了耶,好险我们来得早,不然可能就得在外面等了。」
「对啊,这样餐点也来得快,我没吃早餐,饿死了。」
唔,这个好像行不通,好难接下去。
她尝试换个话题。「欸,宋祁宇,你是第一次看刚刚那种类型的电影吗?觉得怎么样?」刚看完电影,正好是最佳素材啊!
宋祁宇先吞下嘴里的食物,再答:「比我想像中的好看,特别是高中时代那段,藤井树的心情让我蛮有共鸣的。」
「喔……」梁千晴想起以前和颜以沁的对话,想说也过了那么久,乾脆赌气的全说出来了。「我有听颜以沁提过,你高中的时候好像有喜欢的人?你也是那样对她的吗?」
「呃!」被当事人点名,宋祁宇差点噎到。「男生的话一点小恶作剧很正常啦!但现在不会那样了,我知道那样很幼稚。」
「是吗?我倒觉得,那些事情回想起来的话,或许还蛮浪漫的。」也让人有点忌妒。
说是浪漫,可是那时候的妳感觉超级不开心啊!宋祁宇不知道梁千晴的醋意,不禁感叹女孩子的心思还真难懂。
见话题的走向越来越不妙,他决定闢一条新路。
「妳最近上课还好吗?还适应大学生活?中文系的话,感觉女生比较多,是吧?」他若无其事的问起,顺便探探有没有冒出什么多余的情敌。
「是啊,系学会的学姊们都在抱怨壮丁太少,办活动的时候很麻烦。」
「不能找帮手吗?」
「所以我们常和化学系合作办活动,男女比例就齐了。」
「化学系……」总觉得好耳熟,高中班上哪个同学念了我们学校的化学系吗?宋祁宇思考。感觉快要想起来了──
「是邱翊阳的科系,你还记得他吗?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会在宿营遇到。」
原来是那家伙!好不容易换了个话题,怎么走向一个比一个糟!
宋祁宇脑中的警铃大声乍响,他控制好脸部表情,不让厌恶感表现得太明显。
「啊,是说邱翊阳还会到我们学院旁听,才一年级就这样,好认真啊。」
我不是想听妳夸他!宋祁宇感觉心中的火苗正急速蔓延,酿成一片火灾。
他尽量让自己的口气听起来不那么酸葡萄。「既然他常到妳们学院,你们该不会常碰到吧?」
「常碰到啊!」梁千晴的回答完全没给宋祁宇留面子。「他之前看我帮教授搬东西太重,还帮我搬。」
重点来了。
「他全部帮妳搬了啊?」宋祁宇问。
「嗯,不过其实也没那么重,一个人拿是有点吃力,分着拿就蛮轻鬆了,是他太客气。」
宋祁宇在内心拉炮庆祝,这局他稳拿下了。
他笑着说:「如果是我,只会帮妳搬一半。」
「一半?」梁千晴歪头。
「全部帮妳拿的话,妳明明被交付了任务,却两手空空,心里反而会有负担吧!一人一半倒是刚刚好,或我多拿一点。」宋祁宇觉得自己答得满分。
梁千晴的双手在下巴底下交叉,撑着头,彷彿老师审视学生一样,但脸上的表情并不严肃,反而笑瞇了眼睛。「嗯,我觉得这样好。原来你这么了解我啊!」
「当然,也不想想我们都认识多久了。」
「三年半。」梁千晴想都不想就答。「我们也就同班一年而已,可是怎么感觉这三年半,到处都是你的影子啊?」
「那表示我们很有缘。」
梁千晴抿着唇微笑,腼腆的点了一下头。「嗯。」
她今天的每声「嗯」,听在宋祁宇耳里都不若以往有种被敷衍的感觉,只是简单的一个字,却像被灌了蜜一样,甜滋滋的。
两人用完餐,要离开的时候,发现外面竟下起倾盆大雨。
「惨了。」宋祁宇咋舌。「我没看气象预报就出门,不知道今天会下雨,就没带伞了。」
「我有带!」梁千晴惊觉自己的语气好像太亢奋了,连忙降下高昂的情绪。「你也要去捷运站吗?要不要一起撑?」幸好自己有随身带伞的习惯,才能有这样共伞的机会。
宋祁宇估量了一下梁千晴的伞的大小,皱眉。「那把伞是不是太小了?我还是去问问看有没有爱心伞好了。」他怕梁千晴淋湿,害她感冒就不好了。
但梁千晴却意外的坚持,她拉着宋祁宇的书包。「捷运站又不远,挤一下就好了,没关係。」
他只好妥协。「好吧。那伞我来拿。」
宋祁宇把伞下的大半空间都让给了梁千晴,自伞缘滴落的雨水降在他的肩上,但他不怎么在乎。梁千晴有没有淋到雨才是重点。
梁千晴却对此不太满意,她扯了扯宋祁宇的袖子,把他往伞内──也是自己身边──拉近了些。「你另一只手都淋湿了吧!我是说一起撑伞,不是让你帮我撑伞。」
「可是这是妳的伞,我没──」
「有关係。」梁千晴加重了语气。「你不是才刚说很了解我吗?我都已经说要一起撑了,还让你淋湿,我会愧疚。所以你进来一点,对我来说才是好的。」
「喔、嗯。」难得看到强硬一面的梁千晴,宋祁宇被唬得一愣一愣的,被哄进了伞内。
殊不知,此刻的梁千晴心跳得飞快,彷彿要跳出喉咙。说了这么多冠冕堂皇的话,其实只是想要宋祁宇能离自己近一些而已。这样私心的理由,她实在说不出口。
宋祁宇挤进来后,两人明显感受到伞下的空间有多拥挤,彼此的手臂动不动就撞在一块儿,湿黏的感觉不知道是来自雨水,还是因为紧张而冒出的汗。
再往旁边挪动一些,或许手就不会老是撞在一起了,两人都清楚这点,却谁也没有移动,装作不知情的享受这点暧昧。
到了捷运站,梁千晴收下宋祁宇收好的伞,竟觉得有点遗憾。如果路再更长一些就好了。
说起来,高中一起出门的时候也常常结伴搭捷运来着。梁千晴回忆着,就连这样的机会,也是久违又怀念的。
「宋祁宇,你要坐到哪一站?我记得你超容易坐过站,我来帮你看着,不然你又要忘了。」
宋祁宇尴尬地搔搔头。「我现在在学校附近租房子……」
学校和梁千晴家是反方向。梁千晴懂他后面要说什么了。
虽然觉得很遗憾,但也没办法。梁千晴以为自己有把失落藏起来,却不知道下垂的肩膀已经透漏了她的心思。
「很快就可以再见面啦!」就像是要驱散她的遗憾,宋祁宇马上说道。「妳忘啦,我们还要上课!」
「对啊……还要上课。」梁千晴苦笑。
好像除了这样,就没有其他见面的机会了。虽然一个星期能见到一次是很好,可是渐渐的,这已经不能满足她了。
高一的时候可是天天都能见到呢!她怪自己以前不懂得珍惜。
「不然,妳如果找我的话,我都可以出来。」宋祁宇接着说,惹得梁千晴错愕的抬头。「像是遇到什么困难、想找人一起看电影,或是买一送一又找不到人的时候。只是单纯想聊聊天也可以!」
看着宋祁宇卖力的样子,梁千晴不禁失笑。
他真的像阳光一样,总能急速逼退自己顶上的乌云。
她立刻忘了前几秒的纠结,笑道:「那也要你刚好有空。」
「不管有没有空,都会为妳空出时间啊。」宋祁宇嘟哝,没让梁千晴听到。

第七章 学习恋爱的那些日子(3) ***
最近的梁千晴心情很好。
余筱涵瞇起眼睛,可疑的盯着梁千晴,她正望着自己带来的纸袋露出微笑,偶尔还会无意识的哼着旋律。
「那里面装什么啊?」余筱涵忍不住问道。不等梁千晴回答,她先瞄到里面的一角。「什么衣服?」
「这是宋祁宇的外套啦!」梁千晴慌张的把袋子移到余筱涵看不到的另一边,脸颊微微透着红晕。
「他的外套怎么会在妳那里?」
「我们週末的时候一起去看电影,冷气太冷他借外套给我穿,之后被雨淋湿,我带回家洗,今天才要还给他。」
「喔──」余筱涵刻意把尾音拖长,惹得梁千晴不敢看她。
「我们是为了作业才去看电影的啦!」她解释。
「你们组只有两个人?其他人呢?」
「他们都说没空。」有个正当的说词,让梁千晴鬆了一口气。
不过,余筱涵的审问还没结束。
「我说,宋祁宇大概也喜欢妳吧!再加上邱翊阳,妳的大学生活真是桃花朵朵开耶。」
「没有啦!」梁千晴羞红了脸,连忙挥着双手否认。
邱翊阳喜欢自己的事绝对是误会,至于宋祁宇……如果对方真的喜欢她,那当然是在好不过了,但是真有这么好的事情吗?处在暗恋对方的位子上,梁千晴一点妄想也不敢有,就怕以后的自己会更失落。
身为旁观者的余筱涵倒不这么认为。「邱翊阳不是常到文学院晃,还动不动就帮妳忙吗?理工学院那么远,他为了什么跑来应该很明显了。
至于宋祁宇,我比较少看到他,可是听妳说的,你们小组群组没人回话的时候他会跳出来,跟妳出来借外套给妳,帮妳撑伞宁愿自己淋湿。这么大气的举动,男生可不会对一般人做啊!」
余筱涵伸出食指指着梁千晴的鼻尖。「总归一句,他们做的这些事都独独对妳,都是帮你忙、为妳好。这些好妳也不是没感受到,总该察觉了吧!」
被指着鼻子的梁千晴傻傻的点头。好像有点被说服了。
说实话,虽然难为情,但她也不是没幻想过宋祁宇可能真的喜欢自己。尤其两人现在相处起来的气氛,好像真的比高中时候多了点粉红雾气围绕。
那天宋祁宇毫不犹豫地借出自己的外套,两人在伞下捱得那么近,他也没隔出距离,还对自己的喜好那么了解──
越想下去,余筱涵的假设似乎就越成立。
「妳是不是觉得我分析得很对?」余筱涵见梁千晴陷入呆滞,强行把她唤回来。
「……好像有可能。」梁千晴语带保留的承认。「可是,宋祁宇和我高中的时候就蛮好的了,可能只是好习惯了,行为稍微延伸一些,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
「原来妳喜欢的是宋祁宇啊。」
梁千晴这才发现自己说溜嘴,脸一下子涨红,像颗苹果。
余筱涵没理会她内心的小剧场,继续评论。「妳的喜好好奇怪啊,要是我的话就选邱翊阳,有颜值有脑袋又贴心,做什么都像有华丽特效一样,简直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
「宋祁宇也不输啊!」听到自己喜欢的人被比下去,梁千晴立刻跳出来维护。「宋祁宇也是很贴心的,只是可能没那么细心;头脑也不错,尤其是数学和地理,高中的时候教会我很多;做起事来比较笨拙一点,不过出发点都是好的。论颜值的话,我觉得也不会输!」她语无伦次,讲到最后也不知道是在说好坏还是坏话。
总之,宋祁宇就是有那么好!她知道就好!
余筱涵摆摆手。「情人眼里出潘安,反正妳喜欢就好。」
梁千晴看着冷静的余筱涵,再发现自己居然激动到起身,还好下课时间的教室充满了大家聊天的吵杂声,没人注意到她不合平常形象的举止。她很快地坐下,手安份地放在膝盖上。
「妳要去告白吗?」余筱涵问她。
「呃……」
这问题、这心境,都和高中的记忆重叠了。
当时的她因为太过惧怕自己配不上宋祁宇,自卑地决定放弃,而现在的她早就下定决心要好好正视这份感情。不能再回头了。
「我会告白,可是大概不是最近。」
再给她一点时间,让她找个好时机。到时候,她一定会好好的把蓄积已久的感情全部倾诉。
余筱涵见梁千晴坚毅的表情,也明白了她的决心。已经没有她插手的余地了。
她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想起先前漏掉的话题。
「对了千晴,你们小组那些说没空的人,是几年级的啊?」
「都是大四的。」跳跃的话题让梁千晴纳闷,眼里尽是疑惑。
「那你们要小心了。」余筱涵语重心长地提出忠告。「大四都是一群危险份子,快毕业了很容易不管事,说跑就跑。」
「应该不会啦……」梁千晴很想相信自己嘴上说的,但实际上,她也比较认同余筱涵的话。
群组里头的人回覆得越来越慢,本来还会已读的,现在连读都不读了。他们的课堂出席率也越来越低,常常到课的只剩她和宋祁宇两人。
这些全都是快跑了的徵兆。
她回想刚开学时,学长姐亲切的问她要不要同组,还是不太愿意相信他们居然就这样把烂摊子留下。
离报告截止还有一段时间,再观察看看好了。她想。

第七章 学习恋爱的那些日子(4) 这天上课,同组的学长姐们依然一个都没到。
老师在台上告诫大家尽量要早点开始準备报告,因为这堂课没有考试,一个报告就定整学期的生死。
梁千晴听在心里,很是惶恐。
她拍了拍宋祁宇的肩,示意他看自己停留在群组上的手机萤幕,最新的讯息是她昨天传的「大家要不要来分配一下各自负责什么?」和宋祁宇回的「要不要明天上课来讨论一下?」两则讯息都是已读一,就是他们对方。
「这样要怎么做报告?」她头痛的轻捶额头。
「不然我们自己先分配吧!直接把结果告诉他们,让他们在时限内交上来就好。」
「也只好这样了……」
和宋祁宇讨论了一阵后,两人各自选了比较重要的段落,把简单的工作分配下去给其他人。
这次没隔很久,就陆续有人回覆「好」。这么简单又冷淡的一个字,此刻也让梁千晴惊奇。
她赶快通知宋祁宇。「欸,你看!他们回覆了。」
「我瞧瞧。」
宋祁宇倾身过来,不管是脸还是身体,都离梁千晴非常近,她可以感觉到他呼吸的气息徐缓的扑上自己的脸,她不敢移动,整个人僵住。
「什么嘛!能回这么快,代表他们早就看到了啊!也太被动了,这种时候才愿意出来。」
宋祁宇说了什么,老实说梁千晴根本听不进去,也没办法回覆,当机的脑袋现在全被之前余筱涵说过的推论给佔满。
宋祁宇大概也喜欢妳吧!
像是回音一般,在她的脑中不断重播。
宋祁宇见梁千晴没出声,才发现现在的姿势有点暧昧。「啊,抱歉!我靠太近了吧?」他往后退了一些。
宋祁宇在想什么呢?他现在也和自己一样静不下来吗?梁千晴脑中飞满了疑问。
不知道的事情太多,问得出口的又太少,好烦。
退开的宋祁宇看起来没什么异常,让梁千晴感到些微的不甘心。
多希望余筱涵那天的假设是真的,不如,来试探一下吧!
她小心翼翼地开口。「宋祁宇,我最近有个烦恼,不,可能也说不上烦恼吧……」
「嗯?怎么了?」
能被依赖,宋祁宇很雀跃,他还在稳定刚才因为距离太近而跳太快的心脏,希望能保持着没事的脸度过这一局,梁千晴新开的话题正好能分散他的注意力。
「就是……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我很常碰到邱翊阳吗?我在想,他该不会对我有意思吧?」
「啥?」宋祁宇吓得跺了一下脚,又赶紧恢复镇定。「他不是就帮妳搬了一次东西吗?妳会不会想太多?」
「不只那次,我常常遇到他,会和他聊天。他懂得很多,和他讨论蛮开心的,也常常突破我的盲点。有时候我上课不好意思问老师的问题,和他说了之后,他还会回头去找老师帮我问,隔天把答案带给我。」
「那只是一些课业上的协助吧?」
「可是他又不是文学院的,还做到这个地步。」
「妳不是说他有在旁听吗?他只是利用帮妳问问题,在老师面前多刷点存在感啦!」
「说不定连旁听都是藉口──」
「妳就那么希望邱翊阳喜欢妳吗?」
这句话,让梁千晴闭上嘴巴。
看梁千晴像做错事的小孩般垂下视线,宋祁宇有点心疼,自己的话是冲了点,可是面对这个话题,他完全无法冷静。
梁千晴喜欢上谁,是她的自由,就算不是自己,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但是,听在心里就是不愉快。
「我跟妳说,男生都比较喜欢出头,展现自己比较有力气、比较聪明,才会看到忙就想帮。邱翊阳一定也只是这样,没有别的意思。」
在对手后面动手脚很卑鄙,但宋祁宇也只能用这样的方法牵制了。
没察觉到宋祁宇醋意的梁千晴,现在十分后悔自己心血来潮的试探。
既然宋祁宇都这样说了,那或许,他对自己做的那些,也都只是出自本能的行动,没什么特别的涵义吧!
喜欢什么的,只是又一个错觉罢了。
「也是啊,是我多想了。」她有气无力地垂下双臂,还硬逼自己要露出笑容。
宋祁宇看她这样,又是一阵捨不得。
不要喜欢邱翊阳,喜欢我不就好了。他心想。
***
宋祁宇和小组报告带来的双重打击,让梁千晴之后的几天老是恍神,常常在快撞上什么的时候,才被余筱涵眼明手快的拉住。
「妳最近怎么啦?精神好差。」
「没什么,就是有点失眠……」
余筱涵觑了她一眼。「看得出来。黑眼圈都出来见客喽!」
梁千晴无奈,她也很想好好睡觉,但只要想着那两件事,夜晚的时间就在她睁眼间飞逝而过了。
头好晕,筱涵去上体育课了,没有她拉着,等等可能又会撞上什么。才这么想,梁千晴便撞上一堵高墙。
「啊……」墙壁怎么会在路中间?还是自己何时走歪了?梁千晴疑惑,又发现眼前的墙似乎不怎么硬,大概是个人。
她瞬间清醒,大喊:「对不起!」
「没关係。妳很累吗?」
听见熟悉的声音,梁千晴抬头。是邱翊阳。
还好是认识的人,梁千晴一边想,一边不好意思的坦承:「我最近有点失眠。」
「看起来不只有点。」邱翊阳轻笑,手指冷不防的伸过来,擦过梁千晴的眼睛下方。「熊猫眼都跑出来了。」
「喂!」梁千晴很快拨开他的手,跟着笑了两声,不让场面太尴尬。
她被邱翊阳的举止吓到了,她没想过他会这样碰上来,不过大概只是个玩笑,自己也不要反应太大了。
邱翊阳没有停止笑意,他问:「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陪妳说话,让妳保持清醒这点小事,我应该还办得到。」
梁千晴本来想在下堂课前去空教室补眠的,但听邱翊阳一提,觉得他的方法也不错,而且有些事情,刚好适合问他。
「那我们到前面的空教室好了,可以吗?」
「当然。」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