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湿硬的小黄文室友 啊使劲用力插花心丢了宝贝真紧再浪点水真多

白话文 33182℃ 0

第七章 学习恋爱的那些日子(5) 到了教室,梁千晴连忙把通识课上遇到的组员难题全都和邱翊阳说了。
「化学系很常分组吗?遇到这种情形的时候你都怎么办?我苦恼好久了,完全拿那群学长姐没办法。」
说到一个段落,梁千晴定睛看着邱翊阳。他从进教室到现在都不发一语,只是安静的听梁千晴说,让她有点不好意思。
「抱歉,我是不是发太多牢骚了?」
「没关係,我不介意。能够听妳说烦恼,我其实挺开心的。」邱翊阳这才开口。「妳好像把我当烦恼信箱了?」
梁千晴搔搔头。「因为你给我一种成熟可靠的感觉,不知不觉就……」
「那我好像是做错了。」
「嗯?」
没打算回应梁千晴的疑问,邱翊阳接着问:「妳好像都只会和我提课业上的事吧?」
「啊……好像是。」
梁千晴其实没注意过自己和邱翊阳的话题通常是什么,只是觉得他擅长什么,就问他那方面的事而已。一回过神,邱翊阳已经成了解决她疑难杂症的烦恼信箱。
邱翊阳继续说:「关于自己的事情,妳很少对我说,我甚至连妳以前是哪个高中的都不知道。我不知道妳以前过得怎么样,也不知道妳现在在大学过得好不好。妳的人际关係或课业以外的烦恼,我一概不知。」
面对突然变得咄咄逼人的邱翊阳,梁千晴感到一头雾水。
「我身边没什么特别的事呀,没什么好说的。还是你有特别想知道什么?像是老师们的习惯和喜好吗?这样你比较好──」
邱翊阳打断她。「我说的不是这种,我是在说妳的事情。」
梁千晴突然发现,邱翊阳的眼睛里带着自嘲的神色,罕见的少了从容和自信。
她很喜欢和学识渊博的邱翊阳讨论,但若要聊深入一些的心灵话题,邱翊阳不会是她考量的首选。
他是可以聊知识的朋友,不是聊心事的。她以为这是两人的共识,所以对他突然改变的态度感到困惑。
蓦地,她想起余筱涵说过的话:邱翊阳绝对是对妳有意思!
该不会──
「梁千晴,妳是很迟钝的人。妳没发现我在追妳吗?」
她僵住,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摊牌感到不知所措。
还真的像余筱涵说的那样。
邱翊阳继续说:「小学的时候,我听过很多女生喜欢我的传闻,但我就只和妳澄清了。我觉得妳在那群叽叽喳喳的女生之中特别安静、认真,所以拖着不给妳答覆,好像对不起妳,才会和妳说『我现在没有想交女朋友』。」
到这里,都是梁千晴知道的事情。
「可是,在女生之中,也就只有妳最吸引我的注意。小学的时候傻傻的,以为以后机会还很多,要到有能力的时候再跟妳坦承比较好。谁知道分班之后,谁都是陌生人了。
在宿营重逢的时候,我觉得妳和以前一样,有着我喜欢的特质,所以我才会想追妳。」
梁千晴愣愣地问:「那常在文学院巧遇,是……」
「旁听是真的,但我还和余筱涵问了妳的课表,才能刚好搭上。」
「通识课结束之后碰不上你……」
「妳的高中同学看起来没有想放人的意思,我当然要找其他突破口。」
原来那些都不是巧合。梁千晴在这场对话里一再受到冲击,内心很是慌乱。
不过,她内心慌乱的原因却不是该如何答覆邱翊阳,虽然这样对他很失礼,但她的心全繫在不在场的宋祁宇身上。
如果邱翊阳那些态度和举动是真的有些什么的话,那是不是代表对自己做出类似举动的宋祁宇,也有可能喜欢自己?
她重新燃起一丝希望,满脑子都是这件事,刷去了她先前的郁闷。
邱翊阳见她这样魂不守舍,道:「不过,妳应该从来没考虑过我。」
「什么?」最后这句话,才让梁千晴回神。
「妳没在听我说话,对吧?」邱翊阳脸上维持着笑容,看起来却不若平常有余裕,反而带着点落寞。
梁千晴尴尬的坐正面对邱翊阳,即使不用点头,答案也够明显了。
邱翊阳苦笑。「虽然已经知道妳的答案了,还是给我一个答覆吧!我想乾脆的做个了断。」
梁千晴吞了口口水,想不到自己也有必须说出这句话的一天。
她低下头。「对不起。」
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是个即便是在被别人告白的当下,也会一直想着的人。
她暗骂自己真是太糟糕了,面对如此诚恳的邱翊阳,却做不出什么相应的应对,还满脑子宋祁宇。
「妳不用这么正式。」邱翊阳笑着拍拍她的头。「我也早就看出来了,只是不想死心。虽然我对妳的好感有在增加,但我想,可能也还不到真的喜欢的程度,我不管在哪方面,都是彻底的输了。」
他起身,晃了晃手上的书。「这本书是你们系上老师借我看的,快上课了,我要拿去还他,之后大概也没机会和他碰面了吧。」
「……你真的是因为我才来旁听的啊。」
「不是,只是单纯对这堂课没兴趣了而已。」邱翊阳的脸上又恢复原本从容的笑。

第七章 学习恋爱的那些日子(6) ***
纵使知道了宋祁宇可能的心情,梁千晴却因为期末的到来而暂时无暇顾及。
学期快要结束本是一件开心的事,但在那之前,还有成堆的报告和考试必须应付。老师们彷彿约好一般,都把死线定在差不多的日期,让学生们叫苦连天。
梁千晴属于会自我规划的学生,没有火烧屁股的困扰,真正让她烦恼的是电影赏析的小组报告。
她焦虑的不断点出又点进群组,却仍旧没看到新讯息,自己传的内容也还是保持着已读一。
隔天就是报告的日子了,而当初说会在时限内把自己的部分上传的学长姐们却一个都没做到,也不回覆讯息,简直像是人间蒸发。
余筱涵真是料事如神,下次她讲了什么预言,绝对要笔记下来。梁千晴想着这些乱糟糟的事,焦虑感依旧没有得到缓解。
突然,手机传来震动,她急切的滑开来看。是宋祁宇的私讯。
「我觉得他们不会出现了。」
梁千晴垮下肩膀。「我也觉得。」
「我们把他们的部份也做了吧!他们明天大概也不会去上课了。」
「我想也是。好。」
「那我们来分」──宋祁宇的句子还没打完,就见梁千晴传了新的讯息。
「我们要不要约出来,一起讨论的话,比较有效率。」
宋祁宇原先是很认真的想商量报告的事,却因为这句话,心思整个飞了。
他看看时钟,现在时间是七点半,要说晚也不至于,但出门到碰面地点后,也差不多八点了,再加上讨论时间……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大概也不会很早了。
最近天色暗得特别快,屋外已经一片漆黑,仅有几盏路灯微弱的照亮道路。
在这样的时间约自己出来,梁千晴到底在想什么?
「我还是很不安心,他们的部份虽然比较简单,但人一多份量也不少,我们的部份也还有一些细节的地方没有完整。我觉得线上讨论很难说清楚,两个人出来面对面的话,应该会比较有效率。」
对,就是这样。宋祁宇看了梁千晴的解释,叫自己冷静。
往好处想,她也是觉得有自己在会比较安心,才这么提议的吧?不能多想、不能多想。
他斟酌用字,谨慎的回覆:「好啊。妳不在学校了对吧?那我们找一个距离对方都不太远的咖啡厅吧。」
他花了好大的力气,才隐藏起自己不轨的心思,没把那点胡思乱想洩漏出来。
梁千晴家距离约定的咖啡厅稍近了些,因此早到了。
她先入座,心不在焉的浏览报告资料。
说是讨论,其实只是藉口。
这个报告就算各自作业再合併,也完全没问题,只是落后的进度让她太过不安,她觉得只要见到宋祁宇,这股不安应该就能被抚平。
好在有宋祁宇,在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率先提议,让她有了方向。如果宋祁宇没有加选上这门课,此刻的她就只能一个人徬徨,呈现出来的东西也一定会乱糟糟的,是因为有了宋祁宇,她才能提起几乎被磨光的动力。
她再次感受到,宋祁宇之于自己而言是多么重要的存在。
在报告前一天晚上硬是被找出来,不知道几点才能离开,距离也不近,宋祁宇有太多的理由可以拒绝,却一口答应了。
梁千晴承认自己居心不良,而她更希望,宋祁宇答应的原因也有那么一点和自己一样,也是出自居心不良。
随着店门被推开的声音,她的视线被牵引至门口。宋祁宇来了。
她朝他招招手。「我来的时候有插座的位子还有剩,真幸运。」
「嗯。」宋祁宇应声,拿出电脑。
他好像很冷静的样子。梁千晴暗骂自己不要再多幻想只会让自己落空的事了;而替自己的电脑插上充电线的宋祁宇,则在思考不能表现得太兴奋热络,讨论报告可是很正经的事。
他们快速的交流一下对剩余部份的想法,梁千晴对导演比较熟悉,负责了大半的生平和作品介绍,宋祁宇则去找些电影背后的故事和拍摄时的花絮趣闻,丰富内容。
两人中间隔着两台电脑,梁千晴偶尔会越过萤幕上方窥探宋祁宇认真打字的脸,顿时觉得有股安心的力量充斥自己,心上的吵闹立刻被压过,让她能更专心的投入。在她没注意到的时候,宋祁宇也会偷偷和她做一样的事,看着梁千晴专注的神情,他就会莫名的感到满足。
随着时间越来越晚,周围的客人陆续离开,直到差不多完成的时候,梁千晴才注意到时间,已经快要打烊了。
「宋祁宇,你那边的都做好了吗?」
「差不多了,就剩封面要打上组员名单,我想──」
「就把其他人都除名了吧!他们又没出到力。」不等宋祁宇提议,梁千晴先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这和宋祁宇想的一样,但他有点讶异梁千晴竟会自己先提出来。
看宋祁宇讶然的样子,梁千晴鼓起脸颊。「因为他们真的什么都没做啊。」
「不,我只是有点惊讶妳会先提,我以为妳会不……」
「如果这组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可能会不敢吧!可是宋祁宇你也在啊,我觉得没什么好不好意思的。」梁千晴一股作气的说完,眼睛没看着正在对话的人,而是盯着自己放在桌上胡乱交握的双手。
对余筱涵或邱翊阳说这种话,心里不会有什么特别的起伏,因为对象是宋祁宇,才会如此紧张。
不过,她还是觉得自己必须说出来,才能算是朝目标的勇敢再前进了一些。因为你的陪伴让我很安心这种话还说不出口,拐弯抹脚一下,应该还算合格吧?
她偷觑宋祁宇的表情,听见他说:「梁千晴,妳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不一样是什么意思?他知道我是因为他,才会鼓起勇气前进的吗?梁千晴试图从宋祁宇藏在电脑后的脸读出些什么,还没解读出来,便听见他说:「我觉得妳现在这样,蛮好的。」
蛮好的。仅仅三个字,宛如一颗不起眼的小石头,却在梁千晴的心湖上激起大点的水花,漾出一圈圈涟漪。
「那就这样决定了,我们小组就我们两个人,其他人都除名!」她为了掩饰慌乱,假装在检查报告,眼盯着萤幕不断滚动滑鼠,心思却完全不在上面。
如果不是因为喜欢自己就讲出这些话,宋祁宇也太过份了!总是只有自己这么手忙脚乱,真是不甘心。
报告是共用文件做的,她可以看见宋祁宇在第一页打上他们俩的名字,中途打错了几次,简单的名字花得比预期还久的时间才打上。
只是单纯的打错字,还是动摇的表现?希望是后者。梁千晴忍不住又多想了。

第七章 学习恋爱的那些日子(7) 他们收拾完準备离开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
两人结伴走到捷运站,在月台上,梁千晴抬头看显示版,再过不到一分钟,往她家方向的捷运就要进站了,宋祁宇要回学校,和她反方向。这就是今天的最后了。
她还想再多和宋祁宇逗留一些时间,即使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待着也好,无奈时间已晚,没有让她耍任性的余地。
一分钟过得很快,意识到是最后一分钟,又让时间过得更快了。转眼间,列车已经进站,她依依不捨的踏进开启的车门。
「掰──」道别的话还没说完,宋祁宇便跟着她一起跳上车。
车门在宋祁宇进来后的瞬间关闭,梁千晴错愕的看他。「你不是搭另一个方向的吗?」
「时间晚了,天色很暗,我送妳回去吧!感觉没亲眼看妳进家门,我会不放心。」
「这样你回学校都超过十二点了!」
「还有末班车可以搭就好,我刚刚看过了,没问题啦!」
「可是──」
「我都上车了,就这样啦。」
梁千晴说不过宋祁宇,闭上嘴。
她悄悄把手移到左胸口的位子,觉得心跳又猖狂起来。
深夜的捷运很空旷,偌大的车厢里只有他们两人并肩坐在双人的位子上。每停靠一站,梁千晴的肩就会因为慢下来的速度而碰上宋祁宇的,她能够更稳住自己的重心,却没打算那么做,只是自然的增加自己和宋祁宇靠近的机会。
下了捷运后,梁千晴偷偷放慢步伐,宋祁宇没说什么,只是配合她的速度走着。他们之间没有什么特别的交谈,彷彿任何一点话语都会打扰这段不可思议的宁静气氛。
到了家门口,梁千晴在心里悄悄叹气,感叹着时光流逝的快速。无论再怎么拖延,终究还是必须说再见。
她找出钥匙,在开门前,转头回望后方的宋祁宇。
「我已经到家了,你可以走啦,不然太晚了。」
「我看妳进去之后我再走。」宋祁宇坚持。
梁千晴踌躇着,这就像打电话的时候一样,知道该挂电话了,却不想当先挂的那方,她想目送宋祁宇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为止,宋祁宇却也想看着她直到她消失在门后。
「钥匙转不开吗?」见梁千晴迟疑的样子,宋祁宇关心的问。
「不是……」梁千晴舔了舔嘴唇。真正的想法,实在说不出来。
两人莫名的僵持,过了一会儿,宋祁宇灵机一动,轻声说:「妳好吗?」
梁千晴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啊啊,这个人怎么总是这样──
她漾起笑容,小声却蕴含万千情感的回:「我很好。」
──能够马上让人染上开心的情绪呢?
她试着确认,也问了声:「你好吗?」
宋祁宇露出笑容。「我很好。」
在确认了彼此的答案后,梁千晴这才开了家门,宋祁宇也在同时转身离开。
像是暗号一样的道别,让人有种特别的遐想。
你好吗?
我很好。
那是博子对藤井树的道别。
同时,也是对藤井树的思念。
***
台上的同学们正在报告,下一组就轮到梁千晴和宋祁宇了。
梁千晴再度确认手机,学长姐们依旧音讯全无,两排长椅上,也只坐着自己和宋祁宇。
幸好昨天就把他们的部份完成了。梁千晴鬆了一口气,却还不能完全鬆懈。
她擅长的一向是书面资料,上台报告总让她有股挥之不去的紧张感,就算练习时讲得流畅,一站到老师和同学面前,她就会不时的结巴。昨天和宋祁宇拼命到那么晚,她不想让他们的努力功亏一篑。
虽然对不起正在报告的同学,她还是偷偷拿出手机,複习等会要报告的内容。
忽然,一股热气凑了过来,宋祁宇盯着她的手机,在她耳边小声地问:「妳很紧张?」
「嗯。」而且因为宋祁宇出奇不意的靠近,好像更紧张了。
宋祁宇稍微退开了些,右手在左手掌心比划两下,冷不防的摀住梁千晴的嘴。
梁千晴瞪大眼睛,震惊的看着嘻皮笑脸的宋祁宇。
「餵妳吃『人』就不紧张了。」
梁千晴还来不及回应,台上的组别已经结束报告,轮到他们了。
两人匆匆上台,果然被老师质问:「为什么只有两个人?其他组员呢?我说过要全员到齐才能报告吧?」
梁千晴最不会应付这种场合,支吾了半天也讲不出什么,宋祁宇见状,把她推到电脑前面,示意她先操作投影片,自己则站出来解释:「老师抱歉,我们有试图连络其他组员,但他们从期中之后就不再出声,也不来上课,我们只好自己完成全部的报告。」
听了原委后,老师不再多说什么,看来是自有定夺了。「开始吧。」
随着这声令下,梁千晴清了清喉咙,开始报告。
宋祁宇知道梁千晴不擅长演说,也曾想揽去大部份的口头责任,但梁千晴对导演的熟悉度比较高,实在很难把太多的比例分配给他。他很懊悔,怎么不多做点功课,就能好好帮上忙了。
他站在梁千晴两步远的身后,看着她的背影为她应援。
「……之后,岩井俊二又编导了《青春电幻物语》,故事围绕着一群崇拜歌手莉莉周的青少年展开……」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今天的梁千晴报告得特别顺畅,虽说上次听她报告好像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高中时的英文报告,虽然核心是梁千晴的计画,但上台时她几乎都窝在后头,显现不出她的贡献有多大,一直让宋祁宇觉得很可惜。
可是今天的她不一样了,即便站在台前一人独挑大樑,也完全没问题。
梁千晴觉得,在吃了宋祁宇餵给她的「人」后,好像真的比较不紧张了,以往一定会结巴的段落,现在也能通畅的讲出来了。
究竟是那个「人」的功劳,还是宋祁宇的功劳,亦或是自己的努力真有了成效?她不知道,但察觉到自己的改变,她很开心。
她自信的按下一页,滑鼠却在这时出问题,连续跳了好几页,她不知所措的呆愣在台上。她是电脑苦手,面对突发状况完全无法应变,幸好宋祁宇反应够快,马上上前帮她把页数倒回去。
报告是有限时的,她没时间说谢谢,赶紧站回去,喉咙却突然紧了起来,像被锁住一般,发不出声。
「啊……」接下来要讲的东西清晰的浮现在脑海中,嘴巴却变得乾燥,说不出话来,下一句话在脑中越奔越远,再不说,就要抓不住了──
就在她紧张的把双手併在裤子两侧的缝线上时,一阵温热覆了上来。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