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男生摸 啊轻点你好大

白话文 17570℃ 0

Chapter02-5 轻柔的歌声 考完试后余未晞拨了通电话给黄舒妍,黄舒妍说他们正在Z大的凉亭乘凉。
「好,我和赫赫马上过去。」切断通话后,余未晞和许赫一起前往凉亭。
凉亭位在Z大校园的北区,上方有大树遮蔽,更添一分凉意。
「好凉!」风轻拂余未晞的髮梢,余未晞一脸惬意。
许赫没有乘凉的心思,他直接走进凉亭内和黄舒妍道歉,「对不起。」
黄舒妍找到许有茗后,立马传讯息给许赫,交代一下等待许有茗的过程,包括她差点发飙等等。
「没关係,我已经不care了。」黄舒妍早已把许有茗迟到这事抛在脑后。
许是方才许赫只把注意力集中在许有茗和黄舒妍身上,后知后觉的他蓦然发现陆少凌也在这。
许赫和陆少凌鲜少见面,感情也算不上亲密,所以许赫只轻轻地打了个招呼,「你好。」
「好久不见。」陆少凌微笑。
「哥哥你怎么那么晚才来?我们在这等超久的!」
「考试。」许赫睨了许有茗一眼,「害舒妍等这么久的妳有资格说我吗?」
「我就忘记了嘛。」许有茗小声嘟哝。
在见到许有茗之前,许赫早已告诉余未晞一些许有关许有茗的事。
许有茗的拿手科目是数学,至于化学……可以用惨不忍睹四个字来形容。
许赫曾经拿出二十万分的精力教导许有茗,结果失败了。
许有茗还是分不清化学键结和各个金属的特性。
这是许赫深感挫败的一次,因为许赫从未教出放弃读化学的孩子,许有茗是第一个。
经过微风的洗礼后,余未晞踏入凉亭,目光立马锁在许有茗身上,「赫赫这是妳妹妹对不对?」
许赫轻笑,「嗯,就是她,这么激动干嘛?」
「她好可爱喔!」余未晞走上前和许有茗打招呼,「有茗妹妹妳好,我是妳哥哥的好朋友。」
许有茗盯着她灼亮的眼睛,面颊微红,「我可爱又不是第一天的事,不过还是谢谢妳,我知道妳喔,我常听我哥提起妳。」
黄舒妍眸光微沉,似是嗅到了某种不寻常的味道,她意味深长地看了许赫一眼。
待许赫準备出声制止许有茗,余未晞已抢先一步开口:「真的吗?他说什么?我很聪明?好相处?还是……」
许赫真是出乎她的意料,想不到她在许赫的心中也佔有一定的份量,许赫肯定也把她当成了好朋友。
许有茗嘴角微勾,「傻子。」
「他说我傻子?」余未晞哭笑不得,她的成绩好歹有维持在系排前二十,难不成要挤进前十才不是傻子吗?
许有茗微翻白眼,「还真的是个傻子,连我的话都听不懂。」
「余未晞。」
余未晞心一惊,这声音不就是——
她偏头一看,双眸映照着清秀的脸庞,「陆少凌!」
许有茗噗哧一笑,「妳都没发现他。」
经许有茗这么一提,余未晞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
「没关係。」陆少凌再度微笑,几日没见,她的「傻」度好像又提升了。
许有茗看着陆少凌,「你们认识?」
「嗯,在S大音乐祭上认识的。」
「妳也有去音乐祭?」
「我和舒妍一起去的。」余未晞指向一旁的黄舒妍。
「那妳有听到杨辰唱的歌吗?」
「有啊,他唱得很好听。」
许有茗握住余未晞的手上下摇摆,「我也觉得超好听,我都快爱上他了!」
黄舒妍轻咳一声,「不能爱上他。」
许有茗一脸疑惑,「为什么?」
黄舒妍呵呵两声,走到她面前,「我是他女朋友,这样说妳明白吗?」
许有茗脑袋瞬间打结,好半晌才消化她所说的话。
她是杨辰的女友,杨辰的女友……
许有茗无法接受这事实,「妳骗我的对不对?人家杨辰宛若天边的浮云,岂是妳一个凡人能夺得的?」
黄舒妍扯扯嘴角,眼皮跳了跳,「有茗小妹妹,妳这样说未免太失礼了,什么叫做他是天边的浮云?告诉妳一件事,是他先追我的。」
「有茗。」许赫严肃地看着许有茗,「有礼貌一点,不然我马上打电话请妈妈带妳回去。」
许有茗心一惊,慌慌张张地开口:「不行!你不能叫妈妈过来!我安分一点就是了。」
黄舒妍呵呵笑了起来,许有茗不甘地偷瞪黄舒妍一眼。
余未晞眼珠子一转,直勾勾盯着许有茗,「有茗妹妹,我听赫赫说妳很喜欢唱歌,妳唱一首给我们听好不好?」
许有茗的声音甜甜的,余未晞很好奇她唱起歌来会是什么样子。
许有茗乾咳一声,「叫我有茗就好,有茗妹妹是什么鬼?」
许赫用眼神无声警告许有茗。
许有茗立刻扬起嘴角,「妳要听我唱歌啊,当然可以!」
余未晞和许赫他们坐在凉亭的椅子,静静聆听许有茗的露天演唱。
「第一次遇见你,彷彿……」
听到许有茗的歌声,余未晞不自觉地脱口而出,「诺诺。」
许有茗止住歌声,「妳也知道诺诺阿,我这首歌就是诺诺唱的喔,很好听吧?」
余未晞点头,「我知道这首歌是诺诺唱的,不过我是指妳的歌声和诺诺很像,轻柔又甜美。」
「真的吗?」许有茗有点开心。
余未晞再度点头,「真的,妳会这么开心是因为我说妳的歌声和诺诺很像吗?」
「嗯,我很喜欢诺诺,被说自己的声音和自己的偶像很像,当然会感到开心。」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提到唱歌或音乐,余未晞就会下意识地严肃起来,就像现在,她语重心长地道:「有茗,被说自己的歌声和偶像很像是件好事没错,我也曾因为这事开心很久,不过如果真的完全一样的话就不是件好事了,妳的歌声就像是别人的附属品,听到妳的歌声别人就会想起另外一个人,而不是认为『这就是妳的歌声』,倘若是这样妳会开心吗?」
许有茗眨眨眼睛,「这些少凌哥哥也跟我提过,你们是串通好的吗?」
余未晞偏头看向陆少凌,「你也说过?」
他和她说过一样的话?
「嗯,我只是以一个专业的角度告诫她。」
余未晞眼睛亮亮的,「原来我也跻升到专业的阶层了。」
黄舒妍轻拍余未晞的头,「说什么傻话,他可是S大的作曲者,妳怎么可能跟他一样?」
余未晞知道黄舒妍在开玩笑,但也没打算不了了之,「妳一个凡人凭什么说我?」
「好啊,妳学坏了,我要跟妳妈妈告状!」
余未晞一笑,此时,许有茗忽然开口:「虽然我还是无法理解你们所说的话,不过我会牢记在心。」
「妳以后就会知道了。」余未晞微笑,时间的历练会让许有茗成长的。
陆少凌起身,「有茗既然你哥哥来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我晚点还有课。」
「好,谢谢你陪我吃饭,我们下次再见面吧。」
许赫也起身和他道声再见。
黄舒妍只是微笑,託他多拍几张杨辰的丑照。
余未晞问道:「他不是妳男友?拍他丑照做什么?」
「以后吵架时可以拿这个当筹码。」
余未晞在心中为杨辰默哀。
「余未晞掰掰。」
听到陆少凌跟她说再见,余未晞挥挥手,「掰掰,下次见。」
和煦的阳光照耀在陆少凌的身上,墨黑的头髮染上一层金黄。
余未晞微微一笑,她有预感,他们以后会成为好朋友。

Chapter03-1 热血的歌声 余未晞盯着前方,灰色的马路因炽热的太阳显得耀眼无比。
景色很美、很有意境。
可是……
「热……好热……」余未晞从口袋掏出一条橡皮筋,束起她墨黑的长髮。
刚刚她去卡玻理找妈妈,想点一杯热可可喝。
孰料妈妈这儿少了热可可的食材,不能喝到热可可的她摆出失望的神情。
她妈妈笑咪咪地看着她,「未晞要不妳去帮我买吧?我把食材写给妳,地点在JQQ超市。」
余未晞依言跑出来买食材,食材顺利地买完了,然后她快热死了。
天气好热、太阳好大。
「好想吃冰。」余未晞喃喃道,手不停甩着装食材的袋子。
「妳不是不吃冰?」
余未晞这次反应很快,只微愣一秒,「你怎么会在这?」
陆少凌抬手亮出和余未晞一样的袋子,「跟妳一样。」
「真巧。」余未晞笑了笑。
「妳往哪走?」
「这儿,我要去我妈妈的店。」余未晞指着左边的路口。
「所以妳是来帮颜阿姨买东西的?」
「嗯,这么说好像也不对,应该是我来帮自己买东西。」
「可可的食材?」
「宾果!」
陆少凌抬头瞥了一眼炽烈的太阳,「天气这么热妳喝的下?」
「店里有冷气,很凉的。」
「妳说的也对。」
余未晞盯着他手中的袋子,「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啊?」
「饮料。」
「冰的?」
「嗯,买回去给大家喝的。」
余未晞笑道:「杨辰有口福了。」
「他没有。」
余未晞皱眉,「你们不是好朋友吗?」
「这些是要给另一边的人。」陆少凌语带不明。
余未晞听了有点懵,想追问,又觉得不妥,他们还没熟到可以过问对方隐私的地步。
「你要去哪?」
「我跟妳一起走,我要去的地方在卡玻理附近。」
「好啊。」
JQQ超市到卡玻理有一段距离,中途会经过卡拉剧场,偶尔会有学生或乐团在此表演。
经过卡拉剧场时,余未晞脚步一顿,目光紧紧琐住舞台。
查觉到她的异样,陆少凌也停下脚步,顺着她的目光一看,「A中?」
余未晞没有看他,目光仍停留在舞台,「再过五分表演就要开始了,你要先回去吗?我想听一下再回去。」
她最喜欢的就是看表演,尤其是热音社团的表演。
每次观赏演奏,她就会觉得全身充满活力,彷彿在台上表演的就是她。
「我陪妳听。」
五分钟后,表演开始,舞台四周环绕白色的烟雾,成员一个接着一个上台。
A中的主唱顶着一头亮丽的金髮,加上金灿灿的阳光润饰,余未晞觉得十分耀眼。
A中主唱开始唱歌的那一剎那,时间彷彿被冻结般,只有余未晞和乐音是可推进的存在。
余未晞只感受到歌声和伴奏的流动,这歌曲跳动性强烈,鼓声频频出现,是首很热血的歌曲。
余未晞随着热血的歌声愉悦地摆动身子。
过了几秒,余未晞把注意力拉回来,不再只是专注在舞台,她听到了众观众的呼喊声,满腔的热血蓄积在胸口,等着她发洩。
余未晞双手呈喇叭状放在嘴边,轻声呼喊。
碍于她受伤的喉咙,她不能像其他人一样大声吼出来。
不过能待在这,和大家一起想受这乐音,已是她最大的幸福。
「真好听。」听了一曲后,余未晞一脸满足,她看向陆少凌,「我们回去吧。」
「确实不错。」陆少凌若有所思地盯着舞台,「妳知道这主唱的名字吗?」
「不知道,不过我有办法。」
语落,余未晞跑到前方寻问拿着应援板的人,得到答案后,她笑咪咪地回到这,「他叫李以杰,今年高二。」
「谢谢妳。」
「不会,话说你为什么要问他的名字?好像在挖角歌手一样。」余未晞开完笑地说着。
「是挖角没错。」陆少凌说得认真。
余未晞惊讶地盯着他,「真的吗?」
那不就意味着他是专业的作曲家或某专辑公司的人。
仔细一想,好像也不是不可能,毕竟陆少凌是真的会作曲,而且品质还一级棒。
「嗯,我有在帮人作曲。」陆少凌拿走她手中的袋子,「袋子我帮妳拿。」
余未晞伸手想要拿回袋子,「我自己拿就可以了,又没有多重。」
「换个说法,我想帮妳拿可以吗?」陆少凌知道不说点什么袋子肯定会回到她手中,倒不是他对她有什么意思,他只是单纯地想帮她,还有一点,这关係到男人的面子,一男一女走在一起,他的袋子比她的还小,这样子能看吗?
他只会觉得他很懦弱。
「谢谢你。」余未晞多单纯的一个人,没有曲解他的意思,认定他是真的想帮她,就像她会扶老奶奶过马路一样。

Chapter03-2 热血的歌声 「颜阿姨妳好。」
余未晞的妈妈正在店门口帮小花浇水,听到陆少凌的声音,她转头绽放极为灿烂的笑容,「少凌你怎么会在这?」
「顺路,我待会就要走了。」
闻言,余妈有点失落,「这样啊……」
「妈妳难过什么呢?又不是以后都不会再见到面。」余未晞看向陆少凌,「谢谢你帮我拿袋子。」
陆少凌把袋子递给她,余未晞一手接过:「下次有空多来我们这坐坐。」
余妈补充了一句:「未晞会弹琴给你听。」
「为什么我要弹琴?」
「弹琴不好吗?妳不是最喜欢弹琴了吗?」
陆少凌嘴角微勾,「有空我会再来的,我先走了。」
未等陆少凌离开,余未晞先行踏入卡玻理,乐呵呵地準备她带回来的食材。
半晌,余妈站在她的后方,「未晞,妳怎么没跟少凌说再见?」
余未晞假装没听见,她哪敢说她等不及要喝热可可了,来不及和他道声再见?
这话说出口,她包準被妈妈禁喝可可。
她无法想像没有热可可的生活。
心满意足地喝完可可后,余未晞和余妈聊了一下近况,便踏上回宿舍的路。
天已黑,余未晞走在人烟稀少的路上,一颗心不安地跳动。
她不怕黑,只是这景象和那光景似曾相似,令她勾起了不好的回忆。
雨稀哩哗啦地落下,余未晞伸手接住雨水,雨水摊在她的手掌心。
乌云遮住了皎洁的月光,本就阴暗的道路瞬间变得阒黑。
余未晞心一慌,努力让自己不去回想那苦不堪言的回忆,雨愈下愈大,浸溼了她的衣服,水一珠珠地附着在她的髮梢。
余未晞傻愣地盯着雨,一把伞冷不防地罩着她。
「未晞妳怎么了?」
余未晞回过神,杨辰一手撑着雨伞站在她的左手边。
余未晞摇摇头,硬是挤出一个笑容掩饰她的失常,「没什么,你来找舒妍的吗?」
「刚找完,结果碰巧看见妳在这淋雨。」
余未晞自动退出伞的遮蔽,「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时间不早了,你们宿舍也有门禁吧?我自己回去就好,反正我待会还要洗澡。」
杨辰伸长手臂,雨伞再度罩着她,「我不知道妳是怎么了,不过我是不会让妳淋雨的,看妳是要一个人撑着伞回宿舍还是我陪妳。」
余未晞头一低,感觉她好像是闹事的孩子,总要人来操心,「你陪我回去好了。」
她当然要选他陪她一起回去,不然杨辰就得淋雨回他的宿舍了。
回到宿舍后,余未晞向他说声谢谢。
「我刚刚已经拨通电话请舒妍下来接妳了。」
「为什么叫她?」余未晞可不想让黄舒妍知道她淋雨的事。
「请她带件外套下来,妳自己看看妳的衣服。」杨辰别过头。
余未晞低头凝视自己的衣服,脸轰地变红,由于今早热的可以,她只穿了一件单薄的T-shirt,经过刚才那一场雨,衣服呈现半透明,她的胸罩若隐若现。
「谢谢你的提醒。」余未晞再度道了个谢。
「不用谢,真要谢的话就不要再让舒妍担心。」杨辰拨了拨头髮,撑着伞离去。
杨辰离开的下一秒,黄舒妍匆匆打开宿舍的大门,丢了一件外套给她,「未晞快盖上!」
余未晞应声接过,将外套披在身上,「小茜和梓欣洗完澡了吗?」
「洗完了,妳赶快去洗吧,感冒就不好了。」
余未晞一回到房间,立马从柜子掏出自己的衣服,走进浴室。
预料中的场景映入她眼帘,凌乱不堪的盥洗用具,散落一地的毛巾。
果然!
余未晞叹了一口气,淋雨是个灾难,洗澡的前置作业也是灾难。
余未晞都会先让慕容茜和李梓欣先洗澡,因为被这两人用过的浴室就像战争过后,如此杂乱。
战争过后总得有人来重建家园,浴室也不例外,余未晞就是那可怜的清洁者。
迅速地整理完后,余未晞惬意地浸泡在浴缸,泡沫沾染食指和大拇指,余未晞把两者环成圆圈状轻轻一吹,半颗泡泡罩住她的手指。
就这样,她玩了好一会儿,沖掉满身的泡沫,擦乾身体,套上轻便的衣服。
洗完澡后便是快乐的吹头髮时光,余未晞看着李梓欣,「帮我吹头髮吧。」
「好。」李梓欣兴沖沖地去拿吹风机。
虽然帮她们收拾残局很辛苦,不过她也是有要点报酬的,李梓欣得帮她吹头髮。
对此,李梓欣非但不反对,还希望天天都能帮她吹头髮,因为她的头髮又柔又顺,摸起来很舒服。
黄舒妍躺在床上,悠悠地开口,「未晞妳为什么淋雨?」
李梓欣的手一顿,「什么?」
余未晞老实回答:「想到不好的回忆。」
黄舒妍一听就知道她想起了什么,不知情的李梓欣一脸疑惑,「什么回忆?」
坐在书桌前喝饮料的慕容茜转身看着她们,「不说?」
黄舒妍说道:「下次有机会我再跟妳们说。」
李梓欣点头,「好。」
慕容茜瞇起美眸,扳扳手指,「据我所知,未晞发生过类似的事有四次,第一次是去年的九月、第二次是去年十二月、第三次是今年三月,然后第四次是今天。」
黄舒妍深感不妙。
慕容茜又道:「前三次舒妍妳都跟我们说:『下次有机会再跟妳们说。』,就在刚刚,二十一点二十分三十秒零五,舒妍妳又说了同样的话,我严重怀疑妳只是在唬我们,根本没有要告诉我们的意思。」
若说黄舒妍是精明的外文系花,那么慕容茜也不是省油的灯,她可是数学系的一大支柱,天天都在做证明。
想要骗过思路缜密的慕容茜,两个字,没门!
余未晞嗅到一股浓浓的火药味,果不出其然,黄舒妍华丽丽地回击了,「妳说的没错,我没有告诉妳们的打算。」
慕容茜似笑非笑地瞅着黄舒妍,「不把我们当朋友的意思?」
「随妳怎么想。」黄舒妍心情颇差。
余未晞不希望朋友因为她而起内鬨,「我说!」
黄舒妍双眼睁大,「未晞妳……」
余未晞淡笑:「反正那已经是往事了,说了也没关係。」
慕容茜起身坐在地上,这次破例地没拿饼乾,「洗耳恭听。」
「小茜,舒妍刚刚说那句话没有恶意,她只是不想勾起我不愉快的回忆。」
「我知道。」
李梓欣关掉吹风机,一屁股坐在慕容茜的旁边,「我也要听!」
看着这两人,黄舒妍烦闷的心情早已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些许的愧疚。
也是,这两人是她们的好友兼室友,她们有权利知道余未晞的事,她不应该瞒着她们。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