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她双手绑起来折磨 口述我和小娻孑在车上

白话文 158℃ 0

第十二章-其实我也喜欢你⑷ 车的引擎声从不远处传来,吸引了来宾们的注意。不一会儿,五辆价值不菲的跑车停在宫家大门,让宾客们更是好奇坐在车内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停在最前端黑色宝马敞篷跑车的主人是蔚蓝天,他难得将过长的刘海往上梳,露出他那洁白无瑕的额头。身上的深蓝色西装配上那副脸孔冷傲孤清却又盛世逼人的面孔,更是散发出他那傲视天地的强势。 「蔚蓝,我就说你开得太快了,头髮都被风吹乱了。」 从副驾驶座下来的是封逸辰,用手随便梳理着自己的头髮。凌乱中却不失魅力的酒红色短髮隐隐有些黑色的髮丝,身上的酒红色西装更是把他衬托得刚强中有些魅惑。 隔壁那辆酒红色奥迪的主人是宇文轩,乌黑浓密的头髮没有过多的修饰,身上的黑色西装配上衣服认真的面容,更让他看起来非常严肃。 「我们都迟到了,真是个不礼貌的行为。」宇文轩望了一眼手腕上的银錶,再望着站在隔壁的白宇晨说道。 「就迟了五分钟而已,路上塞车嘛。」 微风徐徐迎面吹来,轻抚着白宇晨的褐色短髮。身上的白色西装让他看起来庄严却依然掩盖不了他那腹黑的个性。右耳闪着炫目光亮的十字架耳钉,给他的阳光帅气中加入了一丝不羁。 「你们开得那么快是在赶时间吗?」 从白色宝马下来的是张子凡,柔顺的银白色碎髮有些凌乱却不失魅力。身上的黑色西装显得他皮肤更是白皙。关上车门后,他望着站在眼前的蔚蓝天和宇文轩说道。 副驾驶座走出来的段枫彻墨绿色的短髮随风飘动着,冷酷的俊庞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身上的浅灰色的西装更是将他傲人的气势完美的显现出来。 「最赶时间的应该是蔚蓝吧?」 夏俊熙从银色宝马旁边的银色奔驰走下车,身上的淡蓝色西装配上俊美绝伦的脸孔,那诱人的嘴唇还漾着令人目眩的笑容。 他绅士的走到另一旁替坐在副驾驶座的人儿打开车门。凌紫嫣褐色的及腰长髮扎成辫子放在胸前,身上的灰紫色长裙让她看起来更是高贵大方,完全与平时那甜美的她判若两人。 「我们的主人公终于上场了呢。」 停在最后的深蓝色保时捷的主人是古寂,微长的刘海遮着他的眼角,时尚而邪魅的灰发没有过多的修饰。灰色的西装更是让他看起来冷峻中带点温文尔雅的气质。即使没有任何过多的修饰,他依然不失独有的魅力。 「走吧。」古寂扬起嘴角望着其他人说道。古寂坐在最前头,其他人尾随在他身后随着他走进宫家。—— 「不亏是宫家,来宾都是在城市里的大人物。」夏俊熙虽然时常出席这类的场面,但是看见这些大人物难免有些紧张。 别墅里的宾客人来人往,坐在花园旁的一群打扮得非常妖艳的女生们正盯着其他来宾们,似乎是在狩猎似的,而她们的猎物就是有钱有势的富家公子。 在城市里赫赫有名的富家公子们都受邀出席这场晚宴,要是她们被哪位公子看上了,可就能嫁入豪门做富太太了呢。 「等等,那不是城市里赫赫有名的七王子吗?」 被誉为七王子的正是古寂、张子凡、宇文轩、夏俊熙、蔚蓝天、封逸辰和白宇晨。他们的父亲都是世交,他们从小就认识彼此了,感情当然也是非一般的好。 『啪——。』正当那些女生们想向前搭讪时,所有的灯都被关上。放置在花园最前端的灯缓缓亮起,一位身穿端正西装的灰发男人走上红地毯,宫楚宁勾着宫楚殇的手臂尾随在后,如雷的掌声随之响起。 宫楚殇灰紫色的短髮崔在脑后随意的挽起几缕挂在耳边,淡紫色的双眸深不见底,像是蕴含着无尽的神秘力量的黑洞,瞬间就可以将整个人的灵魂吸食。身上的深蓝色西装配上他那冷漠的脸庞,让他看起来更是冷峻、孤傲。 宫楚宁三七分界的刘海拨到脸颊旁,露出光洁无瑕的额头,灰紫色的长髮披散在白皙的肩膀上。脸上的妆容并没有过多的修饰,而是更加勾勒出她立挺精緻的五官。身上穿着着灰色拖尾礼服也掩盖不了她高贵和冷艳的气质。 「原来那就是宫家两兄妹,真的是男的帅女的美呢。」宫家的后代们鲜少出现在镜头前,这几乎是所有来宾第一次见过他们的样子。 突然间,宫楚宁把视线转向花丛那一边,很快的又将视线转回前方,不知道是不是看见古寂了。只见古寂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似乎是在计划着什么事情似的。

第十二章-其实我也喜欢你⑸ 各个打扮得庄严的宾客们都聚集在宫家的大花园,身为大宫集团下一任继承人的宫楚殇和宫楚宁在一旁与其他集团的大人物交流着。 宫老爷坐在一旁与其他宾客聊着天,视线不时转向宫楚殇和宫楚宁,嘴角不自觉扬起。 「宫老爷的孩子真棒,年纪轻轻就那么出色了。」另一位宾客淡笑道。 「对啊,对我们老一辈的都非常有礼貌,不像某些集团的臭小子对我们摆脸色。」 虽然宫楚殇是大宫集团的大少爷,但是他却愿意从最低的职位做起,从中向所有人慢慢学习,对于老一辈的人更是尊敬,其他与大宫集团有生意上来往的都非常喜欢他。 「那么老宫打算让哪个孩子接手集团呢?」张老爷喝了一口香槟后,缓缓开口问道。 「我打算让这两个孩子接手这个集团,一个负责行政、一个负责外交。」宫老爷深思了一会儿后,缓缓道出这句话。 宫楚殇也在公司里呆了好几年,自然对公司的行政方面比较熟悉,然而宫楚宁却是一个喜欢自由的人,让她负责外交的部分一定是最棒的安排。—— 「与大宫集团合作那么多年以来,我还是头一次见过宫小姐你呢。」 「宫小姐果然名不虚传,冷艳无比。」宫楚宁独自一人招待好几位与大宫集团有生意来往的客人,不知不觉也喝了好几杯烈酒,让她感到有些晕眩。 「不好意思,我先失陪了。」宫楚宁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缓缓离开花园,往大厅的方向走去。 宫楚宁穿过人来人往的大厅,走到厨房里向一位女僕要了一杯温水,随后坐在吧檯前休息。 「小姐,能不能赏脸和我喝一杯?」闻言,原本打算闭目养神的宫楚宁不悦的抬起头,準备看看眼前的人是谁时,没想到映入眼帘的是古寂那帅气的脸庞,他的嘴角还勾起一抹笑容。 「古寂!?你怎么会在这里?」就连宫楚宁都惊讶了,没想到古寂居然混进来这里。 「我是来救你走的,走吧。」语毕,古寂牵起宫楚宁的纤手,拉着她走出厨房。宫楚宁顿时感觉心里暖暖的,让她感到非常有安全感。 「少爷,我们发现有人打算带走小姐!」正当古寂準备带着宫楚宁逃出大厅时,却被好几位站在大厅里监视着宫楚宁的保镖给发现了。 机智的古寂带着宫楚宁穿进人群里,路过的凌紫嫣故意将手上的红酒打翻,倒在一位正打算追向古寂和宫楚宁的保镖。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凌紫嫣低着头向那位保镖道歉,「没关係。」语毕,那位保镖就匆匆离开,怎知古寂和宫楚宁却失去了蹤影。 「少爷,我跟丢了!」那位保镖透过耳机向宫楚殇报告道。 「没关係,我会亲自出马。」正当那位保镖以为宫楚殇会怪他时,只见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缓缓开口道出这句话。 「必要时用武力制止那些少爷团的行动,别伤到他们就行了。」 语毕,宫楚殇向宾客道别后,缓缓离开花园。果然不能对宫楚宁放鬆戒备,没想到她居然还会趁机逃走,他就不相信她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 「宫楚殇开始出动了,你们小心。」宇文轩透过耳机通知其他人后,尾随在宫楚殇身后,想看看他到底会有什么行动。 「我找到宫小姐了,他们在混进了泳池旁跳舞的人群里!」正当古寂打算从大门逃出去时,却被守在门前的保镖给发现了,没想到原本在大厅的保镖也来到大门前,被前后夹攻的古寂只好带着宫楚宁到泳池旁,混进正在跳舞的宾客们。 古寂的手搂着宫楚宁的柳腰,然而她的纤手搭在他的肩上,两人开始随着音乐跳起舞来。聪明的保镖们也邀请一旁的女僕们做他们的舞伴,準备混进人群里将古寂和宫楚宁捉起来。 「我们也混进去吧!」夏俊熙将凌紫嫣一把拉入怀里,混入人群里帮忙古寂阻挡那些保镖。 一位保镖挡在古寂和宫楚宁前面,抬起右腿準备往古寂的肚子踢去,敏捷的他闪过了他的攻击,然而在他们旁边的夏俊熙则抬起左腿把他踹下泳池。 另一位保镖和女僕慢慢向他们逼近,宫楚宁的一个旋转就把他们逼到了泳池边缘。正当他们庆幸自己没像上一位保镖被踹进水里时,古寂抱起宫楚宁,她也毫不犹豫的将两人踹进水里。 「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全部一起上吧!」闻言,数十位保镖一同冲向古寂和宫楚宁。蔚蓝天一行人见状也马上冲向前支援他们,现场顿时变得一片混乱。 「好了,停下!」一声令下,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一抹修长的身影往他们走去,那人就是宫楚殇。毫无笑容的他看起来冷傲孤清又盛世逼人,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傲视天地的强势。 「不好意思让各位来宾受惊了,这是七少爷为了祝贺宫老爷大寿而特意安排的表演。」闻言,宾客们原本紧绷的表情才慢慢鬆懈下来,望着他们一行人拍掌。 「古寂,能否借一步谈谈?」宫楚殇走向古寂,之前其他人都向前了一步,脸上满是敌意的望着宫楚殇。 「好。」古寂倒是非常好奇他到底想和他谈些什么,便尾随他走向位于花园最深处的凉亭里。

第十二章-其实我也喜欢你⑹ 凉风徐徐迎面吹来,轻抚着两人的头髮。宫楚殇背对着古寂不发一语,让他感到有些不悦。 「请问宫少爷想找我谈些什么呢?」古寂抱着手臂,靠着柱子望着宫楚殇的背影问道。 「我说,你这小鬼寂真的忘了我是谁?」宫楚殇转过身,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望着古寂说道。 小鬼寂......古寂也不知道多久没听过这个暱称了。难道......他是小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会为他出头的那位......? 「你是易大哥?」薄唇轻启,古寂有些疑惑的问道。 「你这小鬼寂还真的认不出你的易大哥咯。」宫楚殇握着拳头轻轻敲了敲古寂的头,两人顿时大笑了起来。 「真没想到你就是易大哥,我们也好久没见过面了呢!」认真算一算,他最后一次见过宫楚殇也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宫楚殇没向他道别就独自一人到国外留学,再次见面会是十年后了。 还记得十年前,古寂是个个子矮小、整天被其他人欺负的好对象。还记得当时好几个高大的小朋友正联合起来欺负古寂,宫楚殇毫不犹豫的出手帮助他。 之后呢,古寂就认定宫楚殇是他的老大,当时的他不会念宫楚殇的名字,把他的殇念成易,久而久之就习惯性的喊他作易大哥。 「听说,你和楚宁在一起了?」闻言,古寂有些害羞的乾咳了几声,别过脸点了点头。 「对象是你,我就放心了。」宫楚殇的唇角勾起一抹淡笑,他伸手拍了拍古寂的肩膀继续道:「楚宁是个缺乏安全感、外表坚强内心软弱的孩子,就拜託你照顾她了。」 「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她,不让她受一丝的伤害。」古寂突然间回想起炎俊伟对宫楚宁做的事情,不禁感到非常的心痛,他绝不允许自己再让宫楚宁受到任何的伤害。 「还有那边的,你们偷听够了吗?」闻言,躲在花丛后的一行人缓缓走出来,望着眼前的两人尴尬的笑了笑。 只见古寂走出凉亭,慢慢走到宫楚宁面前。 「楚宁,我发誓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请你给我这一个保护你的机会好吗?」古寂牵起宫楚宁的纤手,淡蓝色的双眸认真的注视着她那淡紫色的双眼。 「接受古寂,接受古寂!」白宇晨望着两人大喊道。闻言,怎知其他人也随着他一起喊道。宫楚殇则站在一旁望着他们淡笑着。 「嗯。」宫楚宁勾起嘴角,轻哼了一声当做回答。 闻言,古寂将宫楚宁拥入怀中,在她光洁无瑕的额头留下淡淡的一吻。古寂紧紧抱着宫楚宁,下巴抵在她的头上,她的额头靠着他的肩膀,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 「紫嫣。」突然间,站在凌紫嫣身后的夏俊熙开口道。 「怎么了?」闻言,凌紫嫣慢慢转过头,她粉嫩的双唇就这样贴上了夏俊熙的薄唇。 「你......流氓!」凌紫嫣低下头,满脸通红的举起拳头锤了锤夏俊熙的胸口,他的嘴角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将人儿拉入怀中缓缓开口道:「别忘了,你有我,我会疼你一辈子的。」 闻言,凌紫嫣更是害羞得将脸埋在夏俊熙的胸口,不肯抬起头面对其他人。 「年轻真好啊。」一群老人家站在不远处注视着他们一行人。看来,这些孩子都长大了,他们也是时候退位,让这些孩子们接手他们的事业了。 月光拉长了他们四个人的身影,这画面看起来是那么的甜蜜、那么的浪漫,真是羡煞旁人。 我相信我们的相识并不是偶然的,一定是上天冥冥中为我们安排好的缘分。 总有一些人,原是生命中的过客,最后却成了彼此记忆中的常客。

标签:

评论留言

我要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